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jkjk 4-6  
   
4-6

從小山上俯視拉古多利安湖,湖面波光蕩漾一片湛藍。
在陽光的照射下,湖面上就好像撒了一層玻璃粉似地一閃一閃。
才人他們騎馬來到了這堙C
因為露易茲不願意一個人騎馬,所以她和才人騎了同一匹馬並且坐在了才人的前面。
好像連一秒鍾都不願意與才人分開似的。
蒙莫蘭希和基修則分別騎著葦毛的高頭大馬。
“這就是那個有名的拉古多利安湖嗎!呀~真是太美了!水精靈就在這媔隉I太感動了!YAHOO~HOHOHO!”
好似來旅行的基修揚起手中的鞭子,大喊著驅馬沖下了小山。
但是馬兒怕水,在來到岸邊時突然停了下來。
由于慣性,基修從馬背上飛了出去,倒著掉進了湖堙C
“踩不到底啊!深啊~ 深!深啊~~啊~”
基修在水堳魕R地掙紮,不斷地的向衆人求救。看來他不會遊泳。
“交往的事情果然還是應該再考慮下比較好吧”
蒙莫蘭希嘀咕了一句
“確實再考慮下比較好啊”
才人附和道。
不知為什麼露易茲一臉擔心似地擡頭看著才人
“你看上蒙莫蘭希了?”
“不,不是這個意思的啊。再等等,馬上就能讓你回複成原來的樣子。”
才人他們也驅馬靠近了岸邊。
基修拼了老命地以狗刨式,曆盡艱苦遊回到岸上,一臉埋怨地看著衆人
“喂喂,別丟下我啊,不要舍棄不會遊泳的我啊!”
可是,蒙莫蘭希沒有看著落湯雞一般的基修,而是一臉狐疑地望著湖面。
“怎麼了?”
才人問
“奇怪了”
“哪堜_怪了?”
“水位上漲了呢。以前,拉古多利安湖的湖岸,應該在很前面的才對呀。”
“真的嗎?”
“嗯。你看,那邊露出了屋頂。看來村莊被淹沒了。”
順著蒙莫蘭希所指的方向,確實可以看見一間草屋的屋頂。
這時才人也注意到了,清澈的湖水下面是黑壓壓一片民宅。
蒙莫蘭希來到岸邊,用手擋住陽光,望著水下。
看了一會兒後,她站了起來,困惑地說道
“水精靈看起來是生氣了呢”
“你怎麼會知道?”
“我可是『水』系統的使用者,『香水之蒙莫蘭希啊』。托奡粟S因王家與住居在這拉古多利安湖的水精靈們締結了古老的盟約。
那時起,我們『水』之蒙莫蘭希家族的好幾代人都擔任了交涉官這一職務。”
“現在呢?”
“現在,由于種種原因,已經由別的貴族來擔任了”
“那你見過水精靈嗎?”
“小的時候見過一次。進行家族領地排水造地的時候,曾經請過水精靈來幫忙。那時准備了很大的玻璃容器,堶掘佽蛣社鹿隻ㄙ漱蘁踰F。
就這樣運到了領地。水精靈的自尊心很強,一旦冒犯了他們可不得了。實際上就是因為冒犯了他們,蒙莫蘭希家族的排水造地計劃失敗了。
父親也真是的,竟然對水精靈說出‘別亂走,會弄濕地板的’這種話...”
“水精靈是什麼樣子的啊?”
才人的好奇心又開始了。
“我也沒見過呢”
正在抖著濕襯衫打算把它弄幹的基修也附和道。
露易茲則對這些話題完全沒有興趣,躲在才人身後,揪扭著才人外套的衣角。
“非常地,漂亮啊!簡直就像是,對...”
這時,一名好像是一直藏在樹後的老農夫,向他們走了過來
“莫非,各位老爺們是貴族?”
這名看似50歲左右的農夫一臉為難地望著才人他們。
“有事嗎?”
蒙莫蘭希問
“各位老爺是來和水精靈進行交涉的嗎?是的話,我們就有救了!請快點解決這水災吧”
衆人面面相覷。看來這個農夫是那個被水淹沒村莊的居民。
“我們僅僅是,那個...,僅僅是來欣賞湖泊的”
總不能把是來取水精靈之淚的事情說出去吧。所以蒙莫蘭希隨便編了個理由搪塞了過去。
“是這樣啊...。真是的,領主大人也是女王殿下也是,只知道專注于和阿魯比昂的戰爭,當然不會管我們這邊陲小村的死活了。
他們怎麼可能想象到連地都種不了的我們,生活是多麼地艱苦啊...”
“唉”,農夫深深地歎了口氣。
“拉古多利安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水位開始上漲,大概是兩年前的事情了。水位慢慢地增高,先是碼頭被淹沒,然後是寺院,田地...。
您看,現在連我們住的地方都被淹沒了。掌管這片土地的領主大人只顧著經營領地,沈迷于宮廷應酬。
對于我們的請求不聞不問。”
“嗚嗚嗚”
老農夫嚎啕痛哭起來。
“常年住在這片土地上的我們是知道的。絕對不會錯的,這是水精靈在作怪。
真是的,老老實實地呆在湖底多好...。真想問問他們為什麼現在又開始對陸地感興趣了。湖邊以上的都是人類的土地啊!
可是,能夠和水精靈對話的只有貴族。就算是想問他們為什麼要如此動怒,但身為卑微的農民也是毫無辦法啊。”
聽罷,才人他們也面露難色地低下了頭。

農夫告訴他們,自己僅僅是想發發牢騷罷了,說完就走了。
蒙莫蘭希從掛在腰上的袋子堥出了一樣東西。那是一只袖珍的青蛙。鮮豔的亮黃色的身體上布滿了黑色的斑點。
小青蛙坐在蒙莫蘭希的手掌上,仿佛忠實的仆人一般,認真地望著蒙莫蘭希。
“青蛙!”
害怕青蛙的露易茲驚叫著,緊緊地靠近才人。【露易茲討厭2種東西:丘魯克,青蛙】
“搞什麼啊,這只青蛙的顏色好刺眼啊”
“不要這麼說啊!這可是我重要的使魔啊!”
看來這只小青蛙就是蒙莫蘭希的使魔。
蒙莫蘭希豎起手指對使魔下達命令
“聽好,羅賓。我想要和你的老朋友們取得聯系。”
說完蒙莫蘭希從口袋堥出一枚針,然後紮向自己的手指。
瞬間湧出一個鮮紅色的血球,隨後又將血滴在了青蛙身上。
緊接著蒙莫蘭希迅速詠唱魔法,治療指尖的傷口。
然後又對青蛙說
“這樣對方就知道我是誰了。當然,前提是他們還記得我。那麼羅賓,就拜托你了。
去尋找偉大的精靈,古老的水之精靈,告訴他們盟約持有者中的一人有話想要和他們說。明白了嗎?”
小青蛙點了點頭。然後跳進湖中消失了。
“現在,羅賓去找水精靈了。如果找到的話,應該可以把他們帶來吧。”
才人也有自己的煩惱
“如果他們來了的話,是說個悲傷的故事好呢。還是說一只忠犬為主人著想的故事好呢。雖然有點古老,但是一碗蕎麥面的故事也不錯吧”
【貧困的母子3人吃一碗蕎麥面的感人故事,這個就是初中語文書堛瑪嚝Х狺憛m一碗陽春面》日本著名作家栗良平的經典短篇】
“悲傷的故事?為什麼要講這個?”
“不是要水精靈之淚嗎?他要是不哭的話我們豈不是很為難?”
“你還真是無知呢。算了,反正這個也是只有水系統的MEIJI才會知道的事情嘛,身為平民的你不知道也實屬正常。
水精靈之淚只是一種通稱,並不是真正的眼淚。”
才人和基修面面相覷。這邊露易茲看才人也不理自己,寂寞地用臉在才人的後背蹭來蹭去。
要是平時的才人一定會被露易茲現在的可愛行為萌死過去。
但是才人現在的注意力已經全部集中到了蒙莫蘭希所講的話上。
“那麼,『水精靈之淚』到底是什麼呢?”
基修問
“水精靈...比起人類,他們生存的時間很久很久。在六千年前,始祖布利米爾降臨哈爾科基尼亞大陸時,他們就已經存在了。
其身體可以像水一般地自由改變形態...,被陽光照射時會産生閃亮的七色光...”
就當蒙莫蘭希要繼續說下去的瞬間,遠處的水面泛起光來。
是水精靈現身了。

距離才人他們所站岸邊30米處的水面下方,發出了耀眼的強光。
就好像是擁有自己的意志一樣,水面仿佛沸水一般,不停地蠕動著。
隨後水面又像年糕膨脹似地,湧了上來。才人吃驚地看著這不可思議的景象。
仿佛有只無形的手在捏合一般,湧起的水柱不斷變化著形狀。
好像一只巨大的變形蟲。雖然亮晶晶地閃著漂亮的光...,但還是讓人覺得很不舒服。
蒙莫蘭希的使魔青蛙從湖中跳上岸來,一蹦一蹦地跳回到主人的身邊。
蒙莫蘭希俯下身子伸手迎接小青蛙,然後用指尖輕撫它的小腦袋。
“謝謝,幫我把他們帶過來了呢”
蒙莫蘭希站了起來,向水精靈張開雙臂,說道
“我是蒙莫蘭希.瑪魯加媔.拉.菲爾.德.蒙莫蘭希,是水系統的使用者。是古老盟約中一員的血親。
看來你還記得青蛙上所沾之血,如果還記得的話,就請用讓我們能夠理解的語言和方式來回答吧”
水精靈...,湧起的水柱...,被無形的手像捏粘土一樣漸漸做出形狀。
目不轉睛地看著這奇妙景象的才人,吃驚地瞪大了雙眼。
水塊漸漸形成了和蒙莫蘭希一模一樣的人形,微微一笑。
但是體型要比本人大了一圈,身上也沒有穿衣服,是一個透明裸體版的蒙莫蘭希。
如果想象成一座冰雕可能會更好理解吧。
水精靈,不斷地變化著表情,先是笑臉然後是憤怒,緊接著又哭喪著臉。
仿佛是在一個一個地試著表情似的,水塊在不斷地變化。
原來如此,這個形象實在是美麗。就好像是寶石在不停運動似的。
這時水精靈恢複到了無表情的樣子,回答了蒙莫蘭希的提問
“我記得,唯型者啊【人類自然只有單一的外形】。我還記得你體內所流淌的液體。自最後一次見面以來,雙月已經交替了52次了。”
【可能是雙月的運行軌道不一樣,會有定期的交叉。】
“太好了,水精靈,我有事情拜托你。雖然有點厚臉皮,但還是想請你把身體的一部分分給我。”
身體的一部分?才人有點納悶。
“這是怎麼回事?”
才人捅了捅蒙莫蘭希
蒙莫蘭希不耐煩的回過頭來
“雖說是眼淚,但怎麼可能是讓精靈哭啊。他們是與我們完全不同的生物...,不如說,我們連他們是否稱得上是生物都不了解。
水精靈之淚就是精靈身體的一部分啊”
“要砍他的身體嗎?”
才人吃驚地大聲叫道。
“噓!別那麼大聲啊!精靈會生氣的!所以說精靈之淚幾乎是無法拿到的!
真不知道城媔瞼囿漕漕リH是用了什麼方法得到精靈之淚的...,簡直是無法想象啊”
水精靈嫣然一笑
“哦,他笑了!看來OK了!”
可是,從他的嘴...,應該說是不知道從來發出來的聲音,才人他們所聽見的台詞卻是完全相反的
“我拒絕。唯型者啊”
“也是啊。真可惜,好,回去吧”
蒙莫蘭希非常幹脆地就放棄了。
才人驚了
“喂喂!等等!露易茲怎麼辦啊!喂,水精靈大人!”
才人推開了蒙莫蘭希,和水精靈相持起來。
“等等!你快停下來!惹惱他了怎麼辦啊!”
蒙莫蘭希打算推開才人,但才人絲毫沒有退縮。
基修在考慮自己該做什麼。
露易茲則是一言不發地粘著才人。以現在的狀態來看,也不知道究竟誰才是使魔...。
“水精靈大人!拜托了!你讓我做什麼都行,請把『水精靈之淚』分給我吧!一點就好!只要一點就好!”
變化為蒙莫蘭希姿態的水精靈並沒有回答。
才人“咚”的一聲跪在了地上,頭貼向地面,俯首說道
“求你了!我最重要的人現在有了麻煩!就算是你,也有最重要的人吧?跟那個一樣的,我最重要的人現在遇到了麻煩...,
我很需要你身體的一部分!所以求你了!就是這樣!”
可能是已經放棄了去阻止勢在必得的才人,蒙莫蘭希不停地歎著氣。
多愁善感的基修好像被才人的行為所感動,不住地點頭。
露易茲則是一臉不安地緊緊抱著才人。
水精靈顫抖著,變化了數次外形,最後又變回蒙莫蘭希的樣子。對才人說
“好吧”
“哎!真的!?”
“可是,有個條件。不懂世理的唯型者啊。你說過無論什麼都會去做的吧?”
“是!我說過!”
“那麼,去擊退那些襲擊我的,你的同胞們吧”
衆人面面相覷
“擊退?”
“不錯。我現在提高水位都要竭盡全力,無法騰出精力去對付那些襲擊者們。
如果你能擊退那些人的話,我將贈送給你我身體的一部分。”
“不要,我討厭打架...”
蒙莫蘭希馬上就做出了反應
才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你要吃牢飯嗎?蒙蒙”
才人以蒙莫蘭希在暗地婼晥M禁斷秘藥的事情為要挾,使蒙莫蘭希像之前一樣再次屈服了。
“我知道了!真是的!隨你的便了!”
這樣,才人他們決定去解決那些不知為何原因而襲擊水精靈的家夥們。

水精靈住在湖底的深處。每到深夜,襲擊者就會使用魔法進入水中,來到湖底襲擊水之精靈。
才人一行,按照水精靈所指示的,藏身于枷堥側的岸邊樹下,耐心地等待著襲擊者的到來。
基修仿佛沒有戰前的緊張感似的,坐在才人旁邊大口大口地喝著葡萄酒。
途中他興奮到都想要高歌一曲似的,情緒高漲,才人對此頭痛不已。
再說露易茲,由于才人光顧著和蒙莫蘭希說話,所以她的心情很不好。
你覺得蒙莫蘭希比我好是吧,你更喜歡她是吧。好,隨便你亂來,但是請別討厭我。
想到這堙A露易茲“哇哇”地,一會兒哭一會兒生氣還老“嗷嗷”地大叫。
才人沒辦法只好哄她睡覺,在這個過程中,才人不得已又親了露易茲的臉蛋N次。
這麼做還是值得的,現在露易茲裹著毯子在邊上睡著了,好像小孩一樣。
也不知道是不是藥的作用。可能,一旦陷入熱戀,任何人都會變成這樣吧。
“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襲擊水精靈的家夥們能夠潛到湖底,在水中應該是無法呼吸的啊”
才人問蒙莫蘭希。
蒙莫蘭希經過短暫的思考回答道
“多半是風系統的使用者。做出空氣球,進入球內走到湖底的吧。雖然水系統使用者可以使用在水下呼吸的魔法。
但是與水精靈為敵,將身體置于水中簡直就是自殺行為。所以,一定是風。操作空氣,這樣不用接觸到湖水也可以來到湖底。”
按照水精靈所說,他每夜都會受到襲擊,每次身體都被削去一部分。
“那樣軟塌塌的家夥,要怎麼做才能讓他受傷呢?”
“水精靈的動作本來就很遲緩...。而且是MEIJI的話,是能分辨得出普通的水與水精靈本體的。因為水精靈本體上是帶有魔力的嘛。
接近後,用強力的火焰來燒他,使其徐徐蒸發...。一旦變成氣體後就無法在以液體的形式融合在一起了。”
“無法融合在一起?”
“水精靈宛如是虛設般的存在。即使是被千切萬斷或是融合在一起,意思都是一樣的。個體既整體,整體既個體。
他們可是和我們完全不同的生物啊。”
“嗯...”
才人附和道
“還有,如果對方不接觸水,水精靈的攻擊就無法打倒對手。”
“什麼啊,完全不強嘛”
“真是的...。你根本就不知道水精靈的恐怖啊...。精神集中稍有紊亂,空氣球就會破損,哪怕只有一瞬間接觸到水,心智就會被奪走。
操縱其他生物的生命與精神,對于水精靈來說就像是呼吸那樣簡單,根本不算什麼。
雖說是有空氣球的保護,但是進入水精靈的控制領域,不把生死置之度的話是根本做不到的。”
才人歎了口氣。真是的,在這哈爾科基尼亞大陸上無法想象的生物實在是太多太多。

好似夾住天頂一般,兩輪圓月緩緩升起,發出淡淡月光。
已經到了夜晚。
才人一言不發,手一直放在身後背著的德魯富林加的劍柄處。
蒙莫蘭希緊張地有些害怕,用顫抖的聲音不停嘀咕著
“總之,我最討厭戰鬥這樣野蠻的事情了,就交給你們了啊!”
“放心吧,蒙莫蘭希。有我在,我勇敢的戰鬥少女們會替我去制裁那些無賴的”
由于葡萄酒,已經酩酊大醉的基修靠在了蒙莫蘭希身上。
“好了你去睡吧。一身酒味”
“基修,就拜托你做誘餌了”
基修滿臉通紅,點了點頭。
擁有一些戰鬥經驗的才人,直覺告訴他不久將會有一場惡戰來臨。才人感到嘴堛熙鞎G在不斷地分泌出來。
敵人是什麼人?不過,這也無所謂了。我可是傳說中的綱達魯夫啊。
管他是MEIJI還是其他的什麼人,我絕對不會比他們弱的。前段時間,我還解決掉那麼多的龍騎士呢。
才人現在才意識到自己還是很強的。
看著露易茲的睡臉,才人小聲說
“等著我,一定會把你變回原樣的”

再那之後過了有1小時左右吧,岸邊出現了兩個人影。他們穿著黑色的長袍,由于帶著風帽也看不出他們是男是女。
才人握住了德魯富林加的劍柄。左手的使魔印記開始發光。
但是,現在還不能沖出去,因為還不能確定出現的這兩人就是襲擊水精靈的敵人。
隨後,這兩個人在湖邊舉起了杖,看來是在詠唱咒文。
不會錯了,才人見此情景提劍站了起來,從樹後向這兩人背後的樹木跑去。
只有兩個人的話應該可以輕松取勝,畢竟自己曾打倒過XXX(需屏蔽),解決掉十幾頭食人鬼(OGRE/ORCS)。
像這樣的2人組算不了什麼。
看吧,他們好像還沒有察覺到我啊。輕松,輕松。
與此同時,基修確認到才人已經躲在2人組身後,自己也開始詠唱起了咒文。
2人組所站的地面突然隆起,隆起的土塊變成一只巨大的觸手,抓住了襲擊者的腳。
就是現在!
才人像彈簧一樣從樹後沖了出去。與那些家夥的距離大約是30米。
對于發動了綱達魯夫之力的才人來說,不過是3秒不到距離。
可是,敵人的反應十分迅速。
高個子的襲擊者幾乎在地面隆起的瞬間就詠唱了咒文,從杖的前端不斷溢出的火焰,將2人腳邊的土塊焚燒至渣。
小個子的襲擊者,更是做出了令人吃驚地的行動。
竟然不是對著詠唱了咒文,做為誘餌的基修,而是轉向了本不該被察覺的才人。
小個子襲擊者迅速轉動身體,揮動魔杖。
空氣錘(AIR HAMMER)!巨大的空氣塊飛向了才人。
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的奇襲會被察覺的才人,結結實實地挨了這一擊,整個身體被硬生生地擊飛了。
幾乎完全沒有時間差,緊接著冰之箭也射過來了。
才人扭動身體以跳躍躲過了這致命一擊。
可是,高個子的MEIJI以才人的著地點為目標釋放了一個巨大的火球。
才人想以側滾躲開火球,但是火球正確地跟上了才人。
敵人簡直就像是將棋高手,完全預測到了才人的一舉一動,攻擊一波接著一波。
“搭檔!舉起我!”
德魯富林加叫到。
才人用劍接下了火球。
但是,火球竟然把劍身吸了進去。然後發生爆炸,散發出無數細小火焰球。
刺眼的光芒使才人瞬間看不清東西,由于這種變故,才人只能呆在原地為無法行動。
他拼命地揉著眼睛,想要確保視線,但是眼睛十分疼痛,好像是火星飛進了眼堙C
才人立刻變得慌亂起來。
不好!那些家夥很強!
本想讓基修去吸引他們的注意力,以為可以輕松解決,沒想到是自己大意了。
毫無疑問,敵人是戰鬥的專家。
在被攻擊的瞬間就可以判斷出真正的攻擊來自別處,並且准確地迎擊了奇襲者。
不僅如此,他們的戰鬥配合也十分巧妙。
一方詠唱魔法的同時,另一方已完成咒文並施放魔法。
雖然只是單純地反複進行著這些動作,但是效果極好。簡直就是無懈可擊。
呼嘯而來的烈風,將呆立不動不的才人手中的劍吹掉了。
才人的身體瞬間變沈。
才人通過微微打開的右眼,看見了巨大的火球向自己飛來。
他放棄了,只是稍微的大意,沒想到自己就要如此簡單地去赴死了。
啊啊,我果然還只是只菜鳥啊。
擁有綱達魯夫之力,讓我過高估計了自己的實力。
僅靠簡單打法是無法擊敗的敵人實在是太多太多。
啊啊,露易茲,對不起!露易茲!
可是,命運女神看起來還沒有放棄才人。
在火球擊中才人的瞬間,才人面前的空間自行産生了爆炸,將才人和火球全部吹飛了。
這個魔法...,是露易茲的『虛無』!
“不要欺負才人~~!!”
露易茲的叫喊聲響徹夜空。
才人感動地塊要哭出來了,在這千鈞一發之際,露易茲來救我了。
明明是在睡覺...,應該是被這場騷動所驚醒了吧。
等著我,露易茲。
我不會再大意了。這次一定要把那些家夥解決掉!然後讓你恢複為原來的樣子。
才人拼命睜開右眼,撿起了德魯富林加。
像蓄滿的彈簧爆發一樣,才人正准備沖上去的瞬間...。
不知為何,那2人組突然停止了行動。
好像因為露易茲叫喊聲,察覺到了什麼似的。通過陰影看起來兩個人在交流著什麼似的。
然後同時脫下了擋住自己臉孔的風帽。
在月光的照耀下,2人的臉漸漸顯現出來...。
“丘魯克!塔巴薩!”
從戰鬥開始,基本都是在看著的基修叫到。
“什麼啊!是你們啊!”
放心下來的心情與殊死戰鬥的疲勞,在這雙重擠壓下,才人跪倒在地上。
“是你們?為什麼你們會在這堸琚I”
丘魯克吃驚地喊道。

上篇:4-5     下篇: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