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jkjk 4-10  
   
4-10

昏迷了一段時間的安麗埃塔聽見呼喚自己名字的聲音後睜開了雙眼。
露易絲正在用充滿擔心的目光看著自己。
雨已經停了。周邊的草叢一片濕漉漉,周圍包裹著清新舒暢的空氣,安麗埃塔覺得剛才為止的那場決鬥簡直就是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不過這一切都是真的,她的旁邊,正躺著維爾斯那冰冷的身體。不遠之外還橫七豎八地躺著好幾具已經變得冷冰冰的屍體。
這就是曾經被“安德瓦堙豆棓賦予過虛假生命的人們的最後結局。由于露易絲發動的“解除魔法”,讓他們擁有的虛假生命消失,恢複了原來的姿態。不過這個理由安麗埃塔卻並不明白。她只是覺得似乎一切都回到原來的樣子而已。不過,這樣已經足夠了。
她想相信這只是一場夢,可是,一切都有如噩夢般的現實。而且自己還打算拋棄一切,把自己交給那個噩夢。
安麗埃塔用雙手捂住了臉。現在的自己,已經沒有了抱住維爾斯的軀體哭泣的資格了。甚至沒有臉去面對從小就憧憬著自己的露易絲。

安麗埃塔最後打算搬動維爾斯的屍體,就在這個時候……
安麗埃塔的雙眼看到了難以置信的奇跡。
也許是安麗埃塔那悲傷的愛情傳達給了哪位神靈也說不定。
也有可能是有誰為了治愈她的罪孽,把上天的天平輕輕搖晃了一下。
但安麗埃塔的手輕輕碰觸上維爾斯的臉頰的時候,他的眼睛輕輕的睜開了。
“安麗埃塔?是你嗎?”
雖然是十分微弱,若有若無的聲音,但是那確確實實是維爾斯的聲音。安麗埃塔的肩膀開始顫抖了。
如果說奇跡存在于哈爾吉尼亞的話,那一定就是指像現在這種事情了。
因為明明是已經熄滅了的生命之火,現在竟然又開始散發出微弱的光輝,這個理由,誰也說不清楚。也許是露易絲的“解除魔法”在吹走虛假生命的同時,也點燃了維爾斯僅留的一絲生命之火吧。
也有可能是安麗埃塔思念維爾斯的心意,喚起了某位神仙的心血來潮。這個誰也找不到答案。只是,維爾斯睜開了眼睛,這個是事實。
“維爾斯殿下……”
安麗埃塔呼喚出戀人的名字。她心堜白,現在這個維爾斯,是真正的維爾斯。不是依靠虛假的生命活動,被人操縱的人偶,而是真正的他。
眼淚從安麗埃塔的眼中滑落。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天啊,我等這一天已經等了好久了……”
其它的人一臉驚訝地圍了過來。看見睜開了眼的維爾斯之後,所有人都驚訝得瞪大了眼睛。
安麗埃塔這個時候終于發現了一塊鮮豔的血紅色已經染透了維爾斯那雪白的襯衣。那是因為被虛假的生命所封印起來的、被瓦爾德所刺的傷口又再裂開了。
安麗埃塔連忙用手捂著那傷口,唱起了治愈的咒語。
然而……殘酷的是,安麗埃塔的魔法對那個傷口,完全不起作用。傷口完全沒有縮小,血不停地往外滲出,血跡漸漸擴大。
“維爾斯殿下,為什麼……不……我不要……”
“沒用的……安麗埃塔,這個傷口已經不可能治好了。曾經死過一次的肉體,是不可能複活的。我只不過是蘇醒一會兒,只是一會兒罷了。也許是因為水之精靈的力量也說不定。”
“維爾斯殿下,不、不要……你又要扔下我一個人了嗎?”
“安麗埃塔,我有最後一件事要拜托你。”
“請不要說什麼最後……”
“我想去那個第一次和你相與的拉德格埵w湖畔。我希望能夠和你在那塈@一個約定。”
塔芭薩拉來了風龍。才人和琪爾可兩人一起用力把維爾斯搬上了風龍的背上。接著登上了風龍背的安麗埃塔小心翼翼的讓維爾斯的頭枕在自己的膝蓋上,用身體支撐著不讓他掉下去。
承載著他們一行人,風龍起飛了,一路朝著拉德格埵w湖畔進發。

在拉德格埵w湖畔,維爾斯把身體靠在安麗埃塔的肩膀上,沿著湖邊散步。天空已經開始微微發白,清晨馬上就要來臨了。
“真讓人懷念啊。”
“是呢。”
“第一次遇到你的時候,你看起來簡直就像妖精一樣。你看,當時你就是在這堿~澡的。”
維爾斯用手一指,說到也許他的眼睛已經看不見了吧。他指著的那個地方,和安麗埃塔記憶中的完全不同。
不過,安麗埃塔還是點了點頭,拼命的忍住想要哭泣的沖動。
“您還真是一點沒變,很會稱贊人呢。”
“那個時候我真的是這麼想。覺得要是我們兩個人,能夠就這樣拋棄一切,遠走高飛就好了。隨便去哪堻ㄔi以。地方什麼的我一點不介意。只要有一間帶花園的小屋就行了。對了,還要有個花壇。這樣你就可以用來種花了。”
維爾斯的雙腿,似乎每走一步,力氣就會消失一點似的。
“我其實一直有個問題想問你。為什麼你在那個時候,沒有對我說像今天這樣溫柔的話呢?為什麼不告訴我,你愛的人是我呢?我一直都在等你說這句話啊……”
維爾斯微笑著說到;
“我實在沒法做到,明知會讓你不幸,還說出那樣的話。”
“你在說什麼呢。能被你說愛,對我來說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維爾斯沈默了。安麗埃塔感覺到生氣正一點一點的從自己心愛的維爾斯身上流失。能夠撐到現在,已經可以說是奇跡了吧。
可是,現在不能哭。剩下的時間,哪怕是一點點,也希望能夠用來跟他說更多的話。可是,安麗埃塔的聲音還是不禁帶著顫抖。
維爾斯像是用盡了全身力氣似的,對安麗埃塔說道:
“答應我,安麗埃塔。”
“我什麼都會答應你的。你要我答應你什麼呢?請盡管說吧。”
“答應我,忘記我。忘記我之後,去愛其他男人。我想聽你說出這句話。在這個拉德格埵w湖畔,在水之精靈面前,我希望能聽到你說出這句話。”
“請不要為難我了,這句話我實在沒辦法答應你。我怎麼能騙你呢?”
安麗埃塔停住了腳步,肩膀在不停發抖。
“求求你,安麗埃塔,如果沒聽到這句話的話,我的靈魂一定會無法安息的。難道你想讓我不幸嗎?”
安麗埃塔搖了搖頭。
“不,我絕對不要。”
“已經沒有時間了。沒有時間了……我已經……所以……求求你……”
“那麼、那麼、請你發誓吧。請你發誓愛我。現在的話,你應該可以說出這句話的吧。只要你發誓愛的人是我,那麼,我也會向你發誓的。”
“我會發誓的。”
安麗埃塔用悲傷的表情,說出了她的誓言。
“……我發誓。我會忘記維爾斯殿下,然後,會愛上別的人……”
維爾斯露出放心的表情。
“謝謝你。”
“那現在輪到你了,求求你說吧。”
“我當然會發誓,你扶我到水邊去吧。”
安麗埃塔把維爾斯扶到了水邊。清晨的太陽從叢林間露出了半邊臉,拉德格埵w湖畔灑滿了陽光,那種美景看上去似乎是天上的仙境一般。
湖水漫上了小腿。
安麗埃塔緊緊握住了維爾斯的肩膀。
“請快點說吧。請說您愛著我。就算只是這一瞬間也好。我一定會永遠懷念這一瞬間的。不管你說什麼,我都永遠不會忘記這一刻。這樣可以吧?”
然而,維爾斯卻沒有回答。
“維爾斯殿下?”
安麗埃塔搖晃著他的肩膀,可是,維爾斯已經沒有了一絲氣息了。
她開始慢慢回想起當初在這堛鴞蜂菾m維爾斯的日子。
像是把回憶的點點滴滴,從寶石箱中取出來,逐個進行確認似的。
那些快樂的、充滿光芒的日子再也不回來了。
在這個湖畔立下的誓言,也不會再有實現的日子。
“真是壞心眼的人。”
安麗埃塔直直的看著前方,低聲說道:
“直到最後,你都沒有發誓說愛我……”
安麗埃塔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在眼睛閉合的同時,一絲淚痕,從臉上滑落。

從叢林的樹蔭看著他們兩人舉動的才人抱緊了露易絲的肩膀。露易絲一動不動地看著安麗埃塔的樣子,默不作聲地哭了起來。
摟抱著露易絲的肩膀,才人想到——
自己所做的,真的是正確的嗎?
那個時候,如果真的照安麗埃塔所說的讓他們走的話,是不是真會如她所言……她會更為幸福一點?就算是虛假的生命,虛假的愛情……如果本人能夠把它當作真實來相信的話,那是否就可以了呢?
一邊摟著懷中像個小孩子似的哭個不停的露易絲,才人的腦海堣@直在想著這件事。什麼是正確,什麼是錯誤……恐怕今後也會有很多事情,讓自己不得不去煩惱吧,才人呆呆的考慮道。
今後應該也會有像這次一樣,必須作出決斷的時候吧。
才人抱緊了露易絲。
他在默默祈求……希望到了那個時候,自己不至于迷惘吧。
安麗埃塔把維爾斯的遺體橫放在水中。
然後揮動那小小的魔杖,詠唱起了咒語。
湖水開始波動起來,維爾斯的身體被慢慢送入水中,向深淵沈去。
水十分清澈透明,深不見底……慢慢下沈的維爾斯的遺體仍然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維爾斯的遺體越沈越深,已經看不見了,但安麗埃塔也還是一直站在那堙C
一直到湖面反射陽光,七色的光線開始沿著湖邊晃動……安麗埃塔還是一動不動、一直看著湖水的深處

“我究竟都幹了些什麼啊……”
“您終于醒過來了嗎?”
露易絲用似乎充滿悲傷。也似乎帶點冷漠的聲音問安麗埃塔道。她看起來不像是在生氣。雖然她或許有不少看法,不過看上去和平時的露易絲沒有什麼差別。
安麗埃塔點點頭。
“我要怎麼向你道歉才好呢?對于因為我而受到傷害的人,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得到他們的原諒呢?請告訴我答案吧,露易絲。”
“比起這個。我們現在更需要公主殿下您的力量。”
露易絲用手指指了指倒在地上的才人。
“好重的傷勢。”
“他被那個龍卷風卷進去了,請公主殿下用您的‘水’幫他療傷吧。”
安麗埃塔點點頭,唱起了咒文,用加注了‘水’之力量的王家的魔法杖力量治愈才人身上的傷口。才人注意到為自己療傷的人是安麗埃塔的時候,不禁大吃了一驚,瞪大了眼睛。
“我真是不知道該怎麼道歉才好。還有其它受傷的人嗎?”
有好幾個鷹馬隊的貴族勉強保住了性命,奄奄一息。安麗埃塔一個接一個地幫他們治療傷口。
然後……他們一行人不分敵友,把地上躺著的所有屍體都搬到樹蔭下去了。就算葬禮要等遲一點在舉行,現在也不能就這樣放著他們不管。
露易絲他們……包括琪爾可和塔芭薩,都沒有責備安麗埃塔。安麗埃塔只是做了一個噩夢而已。一個甜蜜的,充滿誘惑的噩夢。如果真的要恨的話,也應該狠那個給予了維爾斯虛假生命,讓他操縱安麗埃塔心靈的人吧。雖說也不能完全說安麗埃塔沒有過錯,但是她做的事情可以抵消她的罪孽這一點,也是事實。

安麗埃塔最後打算搬動維爾斯的屍體,就在這個時候……
安麗埃塔的雙眼看到了難以置信的奇跡。

上篇:4-9     下篇: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