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jkjk 5-1  
   
5-1

“那麼,從明天起就是暑假了。”
露易斯俯視著使魔說道。
“是啊…”
才人趴在地上回答自己的主人。
“你想要求的一周的假期是怎麼回事啊?”
這堿O奧斯托堛獐s場,如同往常一樣……才人又被露易斯踩到了腳下。才人將以含糊的聲音再次說明了被露易斯踩在腳下的原因。
“哎……因為謝絲塔對我說,要不要去塔爾布村玩玩啊…我在那呆一會兒後就會馬上回去你的領地的,這不就行了嗎?偶爾和家人們一起增進感情也是不錯的吧?”
臉被露易斯狠狠地踩了一下,再次提出的提案就這麼被壓了下來。
廣場對面的大門已經被歸鄉的學生擠滿了。因為這難得的歸鄉而感到興奮的學生們坐上了迎接的馬車。他們將要奔赴各自的領地,或是雙親工作著的首都特奡絮藆夾。托奡粟S恩魔法學院從明天開始會放暑假。這個假期長達兩個半月。
“那…那個…瓦利瓦爾小姐。我覺得…才人先生也是需要休息的啊。”
謝絲塔怯懦地勸說著欺負才人的露易斯。謝絲塔因為歸鄉的准備,並不是平時的女仆裝姿態,而穿著草色的襯衫及藍色的裙子。
露易斯立刻怒目瞪向她。可是,謝絲塔也不甘示弱。憑著戀愛的少女不會輸的氣勢,反過來瞪向了露易斯。
“休、休息什麼的就沒有必要嗎?總、總是隨意按照自己的喜好任意而為……太過分了!”
“對這家夥怎樣都可以吧?因為是我的使魔啊!”
對于露易斯的這個態度,謝絲塔好像有感覺到了什麼。
“使魔?呵,真的只是這樣而已嗎……”
謝絲塔忽然這麼嘟噥著。那眼神仿佛在捕捉兔子前設置陷阱時一樣閃閃發光。戀愛中的少女對情敵是敏感的。
“誒……?什麼意思?”
“沒、沒什麼……”
謝絲塔裝糊塗地低聲道。
“你倒是說說看呀。”
“最近,瓦利瓦爾小姐看才人先生的眼光有點奇怪啊——。我只是是這樣覺得而已。”
一股作氣地,謝絲塔這麼說道。露易絲一瞬間發火了。竟然連女仆都看不起我。是才人的錯,都是因為才人明明是平民卻總這麼活躍,才搞得學校的平民也都越來越囂張了。王國的權威,貴族的權威——嗯,且不論那些,我的權威都——!
露易絲氣得顫抖了起來。
被燦爛的陽光照得眯起了眼的謝絲塔輕聲歎了口氣,解開胸前的衣服,並用手帕擦拭著汗水。
“真是的,實在是好熱啊……夏天。”
仿佛綻放在野外的花朵般的健康氣息從那奡眶o出來。
脫下來一看真的好厲害,那兩座山丘實在是引人注目。露易斯突然注意到了什麼,看向了才人的臉。在露易斯的腳下,使魔正斜著眼努力觀察著謝絲塔敞開的襯衫的堶情C雖然這讓她很想要暴走,但是露易斯忍住了。
我才不會輸呢!哼,我可是貴族喲。就算沈默不語,高貴的氣息也會從襯衫的縫隙奡眶o出來的哦。
露易斯也輕呼著“哇,好熱”,解開了襯衫的紐扣。然後又用手帕輕擦拭著汗水。但是……在那堛漕癡S有不是山谷,不管怎麼看都是一片既寬廣又舒爽的平原。
要說哪一邊更加喜歡,才人理所當然地選擇了那有著起伏的地形,視線絲毫也沒有移動。
看到這個狀況的謝絲塔忍不住輕捂嘴巴,噗的一聲讓露易斯停下了動作。
“什、什麼啊!剛才,你笑了吧!”
“怎麼會…不可能笑不是嗎?對吧,喏,我因為看了貴族的身材而笑什麼的……對吧?”
謝絲塔的臉上閃著光芒,一邊這麼向露易斯勸說。然後背過臉去,輕輕說道:
“……就那個活像小孩子一樣的身體,還貴族?……呵。”
露易斯嘩啊地呼了重重的一口氣。
“你說什麼呢?!喂!”
“……啊呀…沒說什麼。話說回來還真是熱啊。好熱好熱,啊啊好熱。”
露易斯被氣得渾身抖動起來。才人說話了。
“呐,主人。”
“幹嗎啦!”
“我稍微去一下塔爾布村也可以吧?”
露易斯再次呼啊地,費力地呼出一口氣。接下來就如你之前幾次所看到的一樣,她彎下了身子,開始盡全力地毆打著才人。“冷靜點,瓦利瓦爾小姐,請冷靜點!”謝絲塔只好咬著牙,向著她的背影說道。當一切都好像平日一樣開始大吵大鬧的時候……
一只展翅翺翔的貓頭鷹出現了。
“嗯?”
這只貓頭鷹落在了露易斯的肩膀上,並用翅膀啪啪地拍打著她的腦袋。
“什麼啊這只貓頭鷹!”
貓頭鷹的嘴婸庰菑@封信。露易斯把那封信取了下來,看到了印在了上面的花押後,表情變得嚴肅起來。
“是有什麼事嗎?這只貓頭鷹……”
謝絲塔問道,偏著頭想要偷看。
露易斯的臉色忽然變得非常認真,而且還催促才人趕快給她起來站好。
“什麼啊?”
露易斯打開了信封,仔細地瀏覽了堶惆滷i信紙。然後低聲說道。
“歸鄉什麼的,中止了喲。”
“中止什麼的到底是怎麼回事嘛。難得謝絲塔這樣積極地邀請我去……一定會超級失望的喔。”
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後,看見露易斯開始把為了歸鄉而准備的已經整理好的行李翻開又重新打包,才人用詢問的語氣如是說道。
露易斯把剛才貓頭鷹送來的信遞給他。
“不行啦,我根本就看不懂這邊的文字。”
于是露易斯啪地在床上坐好,開口說道:
“之前那次事件之後……公主大人變得相當消沈,這你知道的吧?”
才人點了點頭,那簡直就是一個大悲劇。不管怎麼說,明知道已經死去了的自己的情人,竟然被敵人那邊給複活了,而且還親手綁架了自己。會變得消沈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的確很可悲吧……不過,似乎也不再這麼一直沈浸在悲慟的深淵堣F呢。”
“怎麼回事?”
露易斯向才人仔細說明了在信上所寫的內容。
阿魯比昂在重建艦隊之前一定會放棄正規的侵略,開始搞些背地堛漱ㄔ興W陰謀戰。——マザリーニを筆頭に(不知道Mazariini是啥……),大臣們好像做了這樣的預測。比如說在城媞敦宎仱妗o起叛亂,用這種卑鄙無恥的方法從根本上攻擊擾亂托奡粟S恩……要是真發生了這種事那可就不得了了。因為擔心敵人的陰謀會得逞,安莉艾塔他們決定了要維持與加固城內的治安……
“加強城鎮治安的確是好事啦,那麼,交給你什麼樣的工作了?”
“在隱藏自己身份的情況下進行情報收集的任務哦。查一下又沒有什麼不正當的運動正在進行啊,平民之間又正在流傳著什麼樣的傳言啊之類的。”
“哇啊,那不是特工嘛!”
“‘特工’…是什麼?”
“呃,在我的世界堙A做這種收集情報的工作的人,就是這麼叫的。”
“喔……總之,就是所謂的‘間諜’了吧……”
不知為何,露易斯看起來好像對此非常不滿。
“怎麼啦?”
“因為……不是很不起眼的工作嗎,就這樣的。”
“不是哦,情報不也是很重要的嗎?過去日本也因為輕視情報而一下子就戰敗了耶,爺爺是這麼說的喲。”
“啊?”
“不,這是我那邊的事啦……呃?”
在安莉艾塔的信上還寫著這樣的指示,讓他們在特尼斯塔尼亞找個旅舍住下,隱藏身份後進行賣花之類的工作,暗中微服在平民之中收集各種各樣的情報。而任務中必要經費的支票也一道放在了信封堙C
“原來如此。”
“因此,我重新整理了下行李。也不能帶那麼多衣服去啊。”
露易斯指著全部裝進一個箱子堛漲瑽鶠C
“就是說…明明是假期卻必須要工作嗎…”
才人似乎很哀傷地輕聲歎道。
“別在那媯o呆了!喂,立刻就出發吧!”
如此這般,兩人就朝著特奡絮藆夾出發了。為了隱藏身份,不能使用馬車。學院堛滌足O學院的東西,也無法使用。最後,只好走著去了。
令人憎恨的太陽升起來了,才人低聲念著。
“可惡……現在本來應該已經在謝絲塔家堻傿萓B涼的水了的……”
“別發呆了!喂,快點走啊!”
將行李全部推給了使魔的露易斯怒吼道。
到了街上的兩人首先造訪了財務廳,將票據換成了金幣。共有600新金幣,400艾克。
才人把手伸進了系在腰帶上的包堙A想起了從安妮艾塔那拿到的錢。有400新金幣,大概是260艾克。
才人首先走進了服飾店,想要給露易斯買一點當地平民氣的衣服。雖然露易斯會不高興……穿著帶五芒星的鬥篷就等于是大聲宣布自己是貴族一樣。根本不可能混進平民埵炮停○齱C那就白白浪費了特地徒步走來的意義了。
但是,穿著平民服裝的露易斯似乎十分不滿。
“怎麼了?”
“不夠啊。”
“什麼不夠?”
“這領取的活動經費啊。才400艾克,買匹馬不就沒有了嗎?”
“馬就算了吧。不是寫著說要隱藏貴族的身份了嗎?就是說要裝成平民的意思。用走的吧,反正有腳。”
“不管裝不裝平民,沒馬的話我就不能滿意地執行公務啊。”
“那就買匹便宜的好了,就這麼妥協吧。”
“那種馬到了關鍵時刻不是一點用場也派不上嗎!馬具也是需要的!而且……旅館也不能選去奇怪的地方住。這點錢,只住兩個半月就會全用光的!”
有600金幣卻只夠住宿,……那是什麼地方啊?
“不行!便宜的旅館的房間我根本沒法睡覺!”
不愧是貴族的大小姐,明明是混進平民埵炮停○曭漸羺。卻似乎打算要住高級旅館的樣子。…到底在想些什麼啊,才人這麼想道。
“我也有一點錢,借給你也是可以的……”
“……那也還是不夠啊。執行公務是很花錢的呀。”
“那怎麼辦呢?”
“有沒有可以讓錢增加點的方法呢。”
如此這般一邊討論著怎樣才能讓錢變多呢果然還是去住便宜旅館吧,他們進入了一家酒屋。才人發現了藏在酒屋的一角的賭博場。在那埵酗j群喝醉了的男人和一些看起來很可疑的女人,在得失之間展開著熱鬧而龐大的籌碼流動戰。才人並沒理睬正愁眉苦臉的露易斯,目不轉睛地盯著那個賭博的世界。
“喂,你到底在看什麼啊!”
“沒什麼,這就能讓錢變多哦……怎麼樣?”
“那不是賭博嗎?你別嚇我哦!”
“呼,你就看著吧。狠狠地玩它一把。”
才人把30枚金幣……20艾克換成籌碼,往放著正不停轉動著的圓盤那張桌子走去。圓盤的邊緣上,以紅黑分間共有標示著各種數字的37個小溝槽(……我怎麼記得是38才對)。
那個圓盤中間則有一個小小的鐵球在滾動。而且,在圓盤四周則是用仿佛要把它吃掉一樣的眼神盯著鐵球的大群眼色怪異的男女。
這是個賭博輪盤。
才人往那群正在下注的玩家看去。首先來試試手氣如何吧。于是和贏了的玩家一樣押了10艾克的籌碼在紅色的格子上面。
鐵球轉進了紅色的小溝槽堙C
“你看你看。錢變多了哦!啊啊,我真偉大!”
接下來才人小心慎重地一點點下注,轉眼30艾克的籌碼就入手了。
“你看你看!任務資金又變多了哦!……啊啊,話說回來,這不是跟某個只會說的誰誰完全不同嘛?”
才人擡頭挺胸地說著。露易斯的眼睛變得閃閃發亮起來。
“也給我玩玩吧。”
“還是不要吧。你是不可能的啦。”
“胡說。使魔都能贏的東西,主人的話至少也能多贏十倍!”
露易斯學著才人的樣子把他贏來的那些籌碼全部押在了黑格子上。……可是卻沒有中。才人辛苦增加的經費在一瞬間全部消失了。
“你幹什麼啊!我好不容易才贏回來的耶!”
“啰、啰嗦!”
“真是的……你啊,就因為總是這樣一味地亂自豪一通,才會連自己掙錢這種事也做不到啦。稍微也學一下人家謝絲塔吧,就算只有料理這一項也好啊。幹脆到餐廳去應征廚師吧。那樣的打工,也是能掙錢的。”
學一下人家謝絲塔吧。——這句話好像一下子點燃了露易斯心中的某把火。
“你、你給我好好看著哦!誰會輸啊!!”
“……露易斯?”
才人被她的那個樣子給嚇了一跳。

上篇:4-10     下篇: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