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微微一笑很傾城 Part 36 一路順風  
   
Part 36 一路順風

落霞峰上一時靜寂。
一向操作精確到零點幾秒的白衣琴師,這次竟然遲滯了好幾秒才點了接受。

類別:髮簪
名稱:發微(由製作者命名,可修改)
品階:凡器珍品
等級要求:90
屬性:琴意+15%,內力回復速度+12%,敏捷+38,生命+1000
耐久:500/500
適合職業:琴師
製作者:蘆葦微微

「其實,上次除了問風騰要了四隻神獸,還要了兩種珍稀材料,天山白玉和九天淬火,還有以前收集的一些東西,就做了這個。」
「你原來的髮簪也很頂尖了,我就是想試試能不能做出更好的來。」
結果,真的給她人品很好的做出一件珍品來。
在夢遊江湖中,系統出的高級裝備叫神兵仙器,而玩家自己製作的裝備則稱為凡器,但是並不是說凡器的屬性就一定不如仙器了,比如微微製作的這個髮簪,屬性就比一般仙器要牛。不過玩家要出一個凡器珍品,難度卻是非常大的,除了珍貴的材料和高深的修為,還要看幾率。
「^_^,我運氣不錯吧。」
微微緊張地敲著字,話分外多起來,好像多說一句,那種窘迫感就少一分似的。可是雖然很窘,再來一次的話,還是會用最大的力氣把那句話說出來吧。
手指微頓,白衣琴師說:「是我運氣不錯。」
微微臉燙了一下,不知道是心裡有鬼還是怎麼,總覺得他再普通的一句話,都彷彿蘊含著深意一般。
「……呃,那都不錯好了。」她在說什麼呀……
彷彿感受到了電腦那邊她的窘意,肖奈微微一笑:「發微何解?」
「就是髮簪by微微的意思。」毫無浪漫細胞的理科生微微覺得這很好理解,「你要不喜歡就改個好了,我沒文藝細胞……
「不用改,我很喜歡。」
結髮與微。
怎麼會不喜歡。
「哦。」
這回微微沒體會出什麼「深意」來,應了一聲,想跑路了,「那個,我先下了,今天玩太累了,想早點睡覺。」
白衣琴師並不阻攔。「好,夫人辛苦。」
「……」
這個人……好像永遠一語雙關的樣子,不知道在說她玩得辛苦還是做裝備辛苦,微微囧囧的,留下一串點點點後,迅速的掉線了。
紅影在山崖之上消失,時間一秒秒過去,好幾分鐘後,筆記本上,修長的手指才輕擊右鍵,換上新的髮簪。
白玉髮簪淌著流光,簪在漆黑的發中,晶瑩剔透,盈光流轉,肖奈望之出神。
忽然很想見到她。
此時的她,眉毛會微微揚著,眼睛會比平常更明亮,明明窘得很,偏要裝成無所謂的樣子,還會有一點點青澀,肯定美麗無比。
宿舍門「砰」的一聲被暴力踢開,打破了一室迷思,隨即,愚公的大嗓門驚訝的響起來:「不是吧,老三,如此良辰美景花前月下眷侶如花,你怎麼回來得比我們還早!」
「你最近成語詞典沒白看。」手指從筆記本上移開,最後一眼看向遊戲畫面,肖奈合上電腦,扔到床上。「打麻將?」
哇!
愚公一聲怪叫,飛快的從床底下拖出麻將盒來,「你幹嗎了,居然想打麻將?」
「沒什麼。」肖奈隨口說:「心情好,想發洩一下。」
「霍霍,先說好,最近我手氣好,牌風賊順,到時候你輸了別賴賬。」愚公嘩啦啦的倒出麻將牌。
肖奈不置可否地在桌邊坐下。
……
……
一小時後。
肖奈把面前的牌一推:「清一色一條龍,別賴賬。」
愚公淚汪汪。
猴子酒同情的拍拍他:「節哀,沒想到今天老三請客,最後全是你買單。」
「誰說我買單,夜還長著那。」愚公一拍桌子,「再來!老子要翻身!」
夜的確還長。
這個夜晚,滯留不走的大四生們將度過在校的最後一夜,低年級的學生們剛剛從考試中解脫,整個學校都顯得躁動而歡樂,好多宿舍的燈火徹夜長明。
然而夜色終究淡去,明晨如約到來,愚公同學到底還是沒翻身,心酸地背著幾百塊的債務踏上了社會。
而微微,也將在傍晚,離開B城回家過暑假。
「微微,你的車票這麼早啊。」
曉玲和二喜合力提著微微的行李箱,送微微下樓。
「是啊。」
心不在焉地應著,微微從樓梯間的窗戶往下看,綠樹掩映中,肖奈的車已經等在樓下了。
曉玲也跟著她探頭,嘻嘻笑:「有個爹媽當教授的男朋友就是好啊,車能在學校裡開,不然還要做班車到校門口,麻煩死了。」
「不然怎麼叫多功能大神呢,不過微微啊。」二喜說,「你這麼早走,你家大神不怒嗎?」
應該不怒……吧?
坐在車裡,微微偷偷的察言觀色,怎麼看,大神都是一副專注於開車的樣子。清俊的側臉沒什麼表情,但是顯然也不會高興就是了。
微微訕訕地奉上一直拿在手裡的小塑料袋,裡面是一盆小仙人掌,「這個給你。」
肖奈瞥了一眼。「新嫁妝?」
大神果然不會放過嫁妝這個詞,昨天大概只是來不及發揮。「是我一直養的仙人掌,暑假照顧不到,所以給你照看下。」
「哦。」肖奈淡淡應道,「順便讓我睹物思人?」
她知道中午吃飯的時候才跟他說晚上要走是突然了點,可是,這也不怪她啊。微微嘀咕:「我不是故意訂這麼早的,學校統一訂票的時候,我還不認識你呢。」
喂,不帶這麼彆扭的!
事實面前,肖奈也無話可說。
到了北京站,肖奈去買站台票,微微跟著,肖奈從櫃檯上拿過找零和車票的時候,微微忽然傾身問售票員:「明後天去W市的車票還有嗎?」
售票員查也不查的說:「沒有了,五天之內的票都沒了。」
意料之中的答案,可是因為大神陡然看過來的眼神,卻格外讓人失落起來。
肖奈唇邊終於有了笑意,拉著她快步走出隊伍,拿出手機,開始翻號碼。
「後天的機票怎麼樣?」
微微怔了一下才明白他的意思,連忙攔住:「不用了。」
多留幾天還是要走啊,剛剛會問其實只是一時衝動而已,冷靜下來就覺得不妥了。微微垂著腦袋說:「我跟爸爸說明早到家的。」
氣氛有點沉,看著他把手機收回口袋,微微心裡悶悶的。
然而……
「算了。
歎口氣,拉起她的手向候車廳走,肖奈妥協了,「到家立刻打電話給我。」
心裡一鬆,微微連忙點頭。
「早點買手機。」
繼續點頭,信誓旦旦:「回家立刻買。
微微忽然想起昨天她們宿舍的夜談,二喜問大神怎麼不買手機給她,當時她怎麼回答來著——大神才不會做這種沒分寸的事呢。
心底莫名的漾起一種心有靈犀的快樂。
一直送她到火車上,肖奈剛剛把行李放好,列車員就提醒列車快開了。
「那你快走吧。」微微也不知道此時該說些什麼,只曉得叮囑他,「記得照顧好仙人掌。」
其實仙人掌放個把月不澆水也沒事吧,可是昨晚收拾行李的時候,第一個閃過的念頭就是要把它給大神。原因之一是注意到大神辦公室居然沒盆仙人掌吸收輻射,可是更深處的原因,自己也沒深究的,大概真的是為那四個字吧。
睹物思人……
暑假,要兩個月呢。
「回去放在你辦公室的電腦旁邊……」
最好天天看見。
肖奈揚眉。所以,她走之前就一直講她的仙人掌?如果就這樣讓她走了,他未免也太失敗了。
輕盈的吻
下一秒,克制守禮卻又似乎帶著無限壓抑的,輕輕的落在她眼睫上。
不多留戀的離開,肖奈望進她的眼睛
「微微,一路順風。」
因為,她是飄回去的>o<
微微這一路回家果然很「順風」

上篇:Part 35 補嫁妝     下篇:Part37 陌上花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