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微微一笑很傾城 Part 38緩緩歸矣  
   
Part 38緩緩歸矣

陌上花開,可緩緩歸矣。
翻譯成白話文就是——夫人,回娘家夠久了,改回來了。
於是,七天後,微微就以去B市實習為理由,踏上了回校的路途。

新買的《歷代詩詞鑒賞詞典》攤開在小餐桌上,飛機輕微的顛簸中,微微低頭看著書,但是唇邊淺淺的笑容和久久不翻動的書頁卻在告訴旁人,她已經出神很久了。

「各位乘客請注意,飛機馬上就要降落,請各位乘客收起餐桌,繫好安全帶。」
「各位乘客請注意……」
空姐一遍遍地提醒著乘客們注意安全事項,微微回過神來,把東西收拾好。十幾分鐘以後,飛機平穩地降落在首都機場。拒絕了同機某有車男士的邀請,微微拖著行李箱,腳步輕快地登上了開往A大方向的機場大巴。
這次回來她並沒有跟大神講,有心給他一個驚喜,但是,也許是驚嚇也說不定?
反正能驚到他就好了>00<

大夏天的,提著沉重的行李箱爬樓實在不是件愉快的事,可是奇怪的是,微微卻一點鬱悶的感覺都沒有。
因為行李箱太重,六層樓微微爬了十來分鐘,然後等她到致一科技門口,卻聽「叮」的一聲,旁邊的電梯門居然開了,有一女二男從電梯裡走出來……
電梯…….
居然好了?
微微擦著汗,很有衝過去踹它幾腳的衝動。

就在這時,致一科技的玻璃門也被打開了,一個身形高壯的男人從裡面走出來,方臉大塊頭,穿著黃色的T恤衫,赫然正是愚公。
無論何時漂亮的人總是最吸引人眼球,愚公一走出來,第一眼看到的不是正前方的一女二男,而是站在一邊的貝微微。
愚公簡直懷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錯,驚訝地瞪著眼珠子上下打量微微。
微微其實比他還驚訝,尷尬地朝他小小地舉了下爪子算是招呼。
愚公張了張嘴,沒發出聲音。他總算沒忘記正事,把眼睛從微微身上移開,上前幾步跟電梯裡走出來的女子握手:「方總監,歡迎歡迎,這麼熱的天讓你們跑過來真是辛苦了,我是小於,哈哈。」
被稱為「方總監」的女子大約二十七八的樣子,穿著條紋汗衫短裙,繫著金屬色寬腰帶,全身上下待著一種獨特的時尚感。她笑著跟愚公握手,「您好。」
「肖總本來要親自出來迎接,不巧正好有電話……」
「是我們來的不是時候。」方總監笑著說。「實在是今天場景音樂的效果出來,急著想讓你們聽一下,你們肖總在這方面是行家,還要請他指點。」

微微聽他們在一旁客套,越聽越想哀號。
搞什麼啊,大神不是說今天就他一個人在公司嗎?所以她才敢直接跑到她公司來啊,現在是怎麼回事?不僅愚公在,這幾個人好像也是來找大神的……
要不她現在溜走算了,晚上再跟大神聯繫好了。

然而微微還沒來得及行動……
「這位也是貴公司的員工?」方總監目光複雜地落在微微身上。
愚公摸了摸下巴說:「哈哈,這是我們公司員工的家眷。」
一時間幾雙眼睛一齊向微微看來。
眾目睽睽下。
微微拖著行李箱,陡然產生了一種私奔被抓的錯覺。

「請,請,大家裡面請。」愚公拉開玻璃門,招呼著方總監等人進去,然後朝微微招手。
微微憂鬱一下,拖著行李箱跟上。
致一公司還是微微上次來的模樣,裡面空無一人。據大神說,致一的員工們已經連續加班兩周了,有人乾脆晚上都睡在公司,於是著階段任務完成後,他強制性地放了他們假。
可是愚公為啥不休假……
愚公招呼著客人的同時也不忘八卦,悄悄落後幾步,嘿嘿地小聲說,「三嫂你這是私奔呢?」
「這叫私奔嗎?」微微有氣無力地反駁,「我這明明就是公演。」
愚公樂了,神神秘秘地說:「你這演出時間也太巧了,給人當頭一棒啊。」
微微不解,狐疑地看著他,愚公正要說更多,微微眼睛卻突然往另一側看去。
辦公室那端,一個挺拔秀頎的身影正向他們走來。
他穿行在格子間,姿態從同而優雅,神奇一貫的旁若無人,忽然間身形一頓,目光灼然地向這邊射來。
黑眸幽深,與微微視線相接。
微微已經一個多月沒看見他了,驟然心跳如擂鼓。

他腳下只是一緩,隨即行走如常,轉眼已經到了他們眼前,方總監上前一步,伸手:「肖總。」
肖奈調轉視線,與她一握,彬彬有禮:「方總監。怠慢了。」
「哪裡,是我們唐突了。」
肖奈微微笑了一下,又客套了兩句,眼睛看向愚公。愚公會意,立刻招呼方總監等人,「方總監這邊請,我們公司會議室的音響設備最好,不如到會議室聽聽效果。」
愚公帶著人走向會議室,肖奈拿過微微手裡的行李箱,語調平靜地說:「跟我來。」

根本…….
沒有驚到他嘛。
微微私奔變公演,熱情已經受到了打擊,再看肖奈完完全全神色如常,不由有些失落起來。心裡原本擂著的小鼓也慢慢收了回去。這樣的情緒蔓延著,微微甚至難得敏感地注意到,肖奈此刻的步伐都比平常快許多。
會不會急著把她安頓好,好去招待客人呢?
雖然這是爭取的做法,但是……好歹歡迎一下她嘛,口頭也行啊T_T

微微幽幽怨怨地跟在肖奈後面,肖奈打開辦公室的門,稍稍側身讓她先行。
微微□□地走進去。
「卡嗒。」
身後傳來門被關上的聲音。
微微下意識地回頭,卻覺腰間一緊,灼熱的手掌像烙鐵一樣牢牢抓住了她,熾熱的氣息從身後貼近,然後身體不知怎麼地一轉,微微就被按在了門板上了。

行李箱「砰」地一聲倒在了腳邊。
肖奈俯下身,長腿逼近,低下頭狠狠地壓住了她的唇。

起初只是唇瓣被用力地吸吮摩擦,漸漸地,對方似乎不滿足了,開始向裡面侵入。因為毫無心理準備,微微的牙關根本沒有一絲防備,輕易地就被撬開,任人長驅直入。炙熱的唇舌不知節制地攻城略地,反覆地毫不厭倦地在她樓中肆意狂放地來回掃蕩。
隨著唇舌的深入,他們幾乎全身上下都緊緊地貼在一起了,可是壓迫著她的人卻覺得不夠似的,更加緊迫地壓著她。身後是冰涼的門板,而身前接觸他的每一塊地方卻暗哨版的火熱,微微宛如置身冰山火海之中,前後夾擊毫無退路。
「唔……」
微微喘息不過來了,本能地想要推開他一點,可是完全沒有用,反而引來更加強力的壓制,微微昏昏然,眩眩然,覺得自己的腰都快被折斷。
他的氣息彷彿通過口腔傳到了四肢百骸,抽走了她全身的力氣。

不知過了多久,混沌中好像聽見敲門的聲音,依稀聽見有人說:「肖總,讓人家在會議室等太久不好吧。」
……
這個賊兮兮的聲音,是愚公嗎?
微微腦中掠過一絲清醒,想到有人就站在著薄薄的門板外,頓時羞窘不安,下意識地退避閃躲,可身上的人好像要懲罰她的分心似的,更加猛烈地侵佔起來。

門外的人似乎走開了。
在她覺得自己再也承受不住的時候,狂風驟雨忽然停止了。但他並未離開,唇舌像安撫一般,輕柔地舔弄著剛剛遭受洗劫的領地…….
良久,他才徹底地放過她。
微微得到喘息的忌諱,可是腦子卻依然沒有思考的力氣。他的手掌稍稍放鬆對她的鉗制,她竟然和沒用地腿一軟,差點站不住了,隨即雙手竟然自發地抱住了他勁瘦的腰。

啊!
待到微微反應過來自己幹了什麼的時候,簡直羞愧難當,反射性地就想解釋:「飛機,飛機上的東西太難吃了……」
話說到一半,微微及時地剎住了車。還好,及時清醒過來,沒把話說完,要是接下去說自己沒吃飽所以沒力氣,就算大神不笑她,她也會去上吊的。
她全身無力,說話聲音極小,肖奈好像連半句都沒聽到似的,灼熱的氣息在她頸間流連著不動。
片刻之後,他終於稍稍退開了一些,蘊滿波光的黑眸近在咫尺地凝視她,又執起她的手親吻:「在這裡等我。」

上篇:Part37 陌上花開     下篇:Part 40 小實習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