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太子沖喜 第二章  
   
第二章


「咻──」長長的破空之音響起,天上規律排隊飛翔的鳥群驟然大亂,牠們驚恐尖叫著四散逃跑,其中一隻還是沒能躲過被長箭穿喉的命運,陡然跌落下來,筆直地墜落在茫茫草原之上。

一群馬兒興奮地在草原上踩踏跳躍,人的笑聲與馬的嘶鳴響成了一片。

「太子好箭法!不愧是我東遼的第一英雄!」眾人豎著大拇指,對坐在高大馬上的東遼太子拓跋雷齊聲讚譽。

拓跋雷扯著嘴角嘿嘿一笑,「今天的太陽太毒了,晃得我的眼睛都睜不開,本來想一箭雙鵰的,真可惜。」

「這種事不必強求,誰不知道太子的神威呢?」旁人繼續誇耀著,「當年太子十歲時就曾經殺掉凶狠的狼王,如今這小小的幾隻鳥兒又算得了什麼。」

「不過……」有位隨護臣子笑道:「太子啊,昨天陛下是不是又在問您了?」

拓跋雷將弓箭背在身後,漫不經心地說:「你指什麼?」

「太子殿下的婚事啊。飛得再高的雄鷹都不應是單只獨飛,在您心中那個可以與您比翼的小鳥兒到底什麼時候才能住進您的宮殿啊?」

拓跋雷哼哼一笑,「急什麼?誰說蒼鷹不可以獨飛?現在的日子我覺得挺好。」

「聽說荷花只有並蒂才會更顯它的嬌艷,鴛鴦只有交頸才會纏綿。蒼鷹雖然冷傲,但是身邊也不能少了溫柔的雲雀啊。」

「志向高遠的蒼鷹怎麼能和小小的雲雀同飛?」拓跋雷斜眼看著身邊說話的這一位臣子,「阿薩,是不是父皇派您來說服我的?他硬是要把齊格格部落的那位公主塞給我,我不是已經拒絕了嗎?他還沒有死心?」

阿薩是東遼的老臣,向來以睿智和穩重著稱,此時他笑著輕撚鬍鬚說:「陛下說您不喜歡齊格格的公主,因為她太過刁蠻,但是您也不喜歡蘇克部落的公主,說她太過柔弱。既然我們的二太子娶了一位天雀國的公主,您是不是也想找一位天雀的女人做老婆?」

拓跋雷忍不住哈哈大笑,笑聲響徹四野,「天雀國的女人?只怕也好不到哪裡去?她們一個個像嬌弱的小白兔,見到我只會哭哭啼啼,我可不不喜歡給小白兔擦鼻涕。」

「也不見得所有女人都是小白兔。二太子的妻子不是就挺好的?」

「那是一隻小狸貓,只有弘才能制得住。我可沒有弘的那份耐心去哄她。」拓跋雷一拉馬韁,「走吧,今天就打獵到這裡了,明天我要去圖圖察部落。」

草原上,馬蹄之聲四起,眾位勇士吆喝著,歡呼著,奔向歸途。

天邊,已見夕陽淡淡的紅暈從天邊升起,紅光映進拓跋雷的眼中,他的眼前忽然閃過一片淡淡的影像,那影像中彷彿有雙明澈的眸子就在天邊的角落悄然凝視著他。

「太子,怎麼了?」騎在他身側的護衛阿克力發現他的臉色不對。

「沒什麼。」他甩甩頭,笑道:「不要光看著我,小心又掉下馬背去。」

阿克力不由得紅了臉。「上回是我的馬兒沒看清路才把我摔下去的,又不是我自己要掉下去。」

另一位侍衛在後取笑,「什麼沒看清路,分明是你的心中在想姑娘,所以沒有握好韁繩。」

「阿克力也有心上人了嗎?」拓跋雷隨口問道。

「不是什麼心上人。」阿克力不好意思地撓撓頭。

剛才那位多話的侍衛笑道:「是剛剛從國外來的一位姑娘,現在東遼的草原上很多人都知道她的。」

「國外來的姑娘?」拓跋雷本能地有了一絲警惕,「是什麼樣的姑娘,會讓東遼的這麼多人都知道她?」

「她彈琴彈得非常好聽,連天上的雲彩都會靜止不動。她的歌喉就像是絲綢般光滑,她的腰肢就像是春天的柳枝。總之,她和我們東遼國的女子完全不一樣哦,許多人都被她迷住了。」

「這樣一個女人,來東遼做什麼?」

「不知道,聽說是來尋親。」阿克力遺憾地說:「但是許多東遼的貴族都迷上了她,聽說好幾個部落的小王子都想娶她。」

「她現在人在哪裡?」拓跋雷對這個女人的興趣漸漸讓旁邊的阿薩留了心。

「太子殿下也想見她?」

拓跋雷的神情很嚴峻,「這樣的女人你們難道不覺得她的出現可能會對東遼帶來危險嗎?我們東遼好不容易平息的部落之爭也許會因為她而再度開戰。」

「沒有這麼嚴重吧?」阿薩看著阿克力,「你知道那女人在哪裡嗎?」

「聽說她最近一直是住在齊格格公主那裡。因為她治好了公主母妃的病,所以郡主對她非常感激。也因為公主的照顧,使得那些對她有非分之想的東遼貴族都不敢擅動。」

「齊格格公主?」拓跋雷軒起濃眉,這是他現在最不想聽到的一個人。

「或者,由老臣去看看?」阿薩看出了他的心意。

「一個女人而已,也不至於興風作浪。」拓跋雷笑笑,覺得自己大概是有點小題大做了。

「萬事小心,太子是沒錯的,否則皇上也不會如此器重您。」阿薩拍馬屁向來是老手了,當然不會有其他人那麼明顯,但拓跋雷聽後依然只是笑笑而已。

「反正明天要去圖圖察,會路過齊格格那裡,那就順路去一趟吧。」拓跋雷揮起鞭子,「阿克力和我一起去。」

「是!殿下!」阿克力欣喜若狂,策馬狂追拓跋雷的背影。

阿薩輕輕搖搖頭,「天上的雄鷹總是只願意在天空盤旋,又有誰能束縛得住他寬厚的翅膀和飛揚的心呢?」

--------------------------------------------------------------------------------------------------

拓跋雷的身影剛剛出現在地平線上的時候,就有哨兵將他的消息報告給了齊格格郡主。而齊格格的公主更是喜出望外,急切地在屋中轉著圈,六神無主。

「天啊,我該怎麼辦?太子殿下來了!我該怎麼辦?」

坐在她旁邊的是一位白衣女子,她的容顏雖然不是絕艷,卻秀麗清逸,讓人在第一眼的時候,就無法不久久地停留在她那一雙如泓潭般清澈明媚的雙眸中。

「怎麼了?太子殿下是來給公主找麻煩的嗎?」白衣女子的東遼話說得很流利,雖然還帶著一些異國的口音,卻因此更顯出一種異國風情。

「不是不是,妳不知道……」齊格格的公主叫希亞,此刻她臉紅得猶如草原上的鮮花一般艷麗。

看到她這樣羞答答的樣子,白衣女子立刻瞭然,「太子殿下是妳的心上人?」

希亞雖然紅著臉,還是點了點頭,「父親說已經和皇上提了親事,但是皇上那邊一直沒有消息傳回來。」

「那麼,此刻太子殿下到來,是不是就說明他已經知道此事,而且也默許了?」白衣女子順著希亞的想法往下說。

希亞一摸自己的臉頰,驚呼道:「天啊,我的臉這麼燙,一定很難看,我這個樣子怎麼出去見他?」

「我看看?」白衣女子笑著拉開她的手,「很漂亮啊,就像是剛剛塗抹了一層胭脂,任何男人看到妳都會愛上妳的。」

「真的嗎?」希亞驚喜又不安,還不忘打趣了下自己的這位朋友,「可是最近來到我齊格格部落的男人,似乎眼中都只有妳啊。」

「希亞公主,不要開我的玩笑了。」白衣女子說:「趕快換件漂亮的衣服去見妳的心上人吧。」

「好,妳等著我,我就回來。不過,別怪我不肯把妳引見給他,我實在是怕太子殿下見到妳也會被妳迷住哦!」希亞銀鈴般的笑聲迴盪在長長的走廊中。

白衣女子坐了下來,輕歎道:「善良的希亞啊,妳要是知道我已心有所屬,就不會有這些顧慮了。」

--------------------------------------------------------------------------------------------------

拓跋雷走進齊格格郡主的宮殿時,郡主已經笑著迎上來,「太子殿下大駕光臨,微臣有失遠迎了。」

齊格格郡主諂媚的笑容讓拓跋雷覺得心中好笑,對方一定誤會他是來同意親事的吧。

他擺擺手,「郡主不必客氣,我只是路過這裡,隨便看看,沒有多餘的事情,其實本不想打擾的。」

「太子殿下太客氣了,微臣和太子殿下就猶如一家人,怎麼能算得上是打擾?」齊格格郡主當然聽出了他的話裡的弦外之音,不免有些失望。

「太子殿下──」這長長的嬌呼聲讓拓跋雷有想躲到一旁去的衝動,他知道自己最怕見的人來了。

希亞提著粉紫色的長裙,一路跑著來到他面前,還有些氣喘籲籲,「太子殿下,您終於來了,希亞等您好久了。」

「等我做什麼?」拓跋雷悄悄閃開身,讓她企圖拉住他手臂的動作落空,「希亞,妳最近沒有好好地練習騎射吧?」

希亞頓足扭腰,「太子殿下一見面就笑話我。其實我有認真練習騎射啊,但是最近我找到一個特別好的老師,她可以教我好多以前我都沒有學過的知識哦,所以……」

拓跋雷暗中留意,表面上故做嘲諷的挑起濃眉,「有這麼厲害的老師?我倒也想見見,看看是什麼樣的人能制得住如風一般不願意受人掌控的希亞公主。」

「想見她?可沒有那麼容易哦。」希亞嘟起小嘴,「我可是從多少人手裡才把她搶下來的,要是讓你見到她,難保你不會把她搶走。」

「哈哈,希亞,妳以為我是喜歡隨便搶女人的盜匪嗎?」

拓跋雷順口的一句話讓希亞聽出了破綻,「你怎麼知道我的老師是女人?」

「這個……」他啞口無言。

希亞的眼圈登時紅了,「好啊,我就說你怎麼會突然來看我?原來是聽說了我的這位老師,也跑來看她。赫赫有名的東遼第一英雄,居然會栽倒在美色之中,太子殿下太讓我失望了!」

希亞抹著紅眼圈跑掉,齊格格郡主急忙道歉,「太子殿下恕罪,這孩子是被驕縱慣了,說話沒有輕重。」

「沒什麼,她的脾氣我當然瞭解。不過,她的那個神秘老師到底是什麼人?」拓跋雷走向議事廳。

「說起來那女孩的來歷是有點奇特。」齊格格郡主笑道:「彷彿天賜給我們齊格格家的。」

「哦?怎麼說?」

「那天我妻子到郊外旅遊,無意中遇到這個姑娘,當時她衣衫襤褸,疲憊不堪,我妻子將她帶了回來,讓她休養,她深表感激。但是問起她的來歷,只說她是來尋親的,然後就什麼都不說了。

「後來我妻子染上瘧疾,東遼的名醫我找遍了,都不能治好,這位姑娘開了個草藥方,幾副湯藥服下之後,我妻子奇跡般的好了。從此我們將這位姑娘奉為上賓。」

「哦?是很神奇。」拓跋雷沉思著,「這麼看來,她倒是我東遼的一道福光。」

「是啊,後來她的名聲傳開,有不少貴族來找她看病。而她不僅給貴族看病,普通百姓如果來求她,她也會幫忙。」

「還是神女一樣的心腸?」拓跋雷微笑道:「看來我可以放心了。」

「放心?怎麼?您對她……」齊格格郡主這才明白拓跋雷的真正來意。

「突然冒出一個讓東遼男子為之癲狂的女人,我總要來看看,以免出亂子。」拓跋雷問:「這姑娘真的美若天仙?」

「要說她的容貌,不是我自誇,比不了我們家希亞,但是……」齊格格郡主斟酌著字眼,「一見到這姑娘就會讓人心生好感,忍不住想和她多親近。」

「哦?說得我倒是很感興趣。」拓跋雷又忍不住揚聲。

就在此時,樓上傳來了一縷幽幽的琴聲,他抬起頭,「是誰在彈琴?」

齊格格郡主笑道:「還能有誰?我們這裡除了那位貴賓,還能有誰會彈天雀的琴?」

「這琴……是天雀國的?」拓跋雷蹙起眉,「好像在哪裡聽過。」


琴聲剛起不久,一串急促的腳步聲打亂了琴音。希亞公主哭哭啼啼地跑上來,一把抱住琴旁的人,「宋姊姊,怎麼辦?原來他的心裡並沒有我。」

「出什麼事了?」白衣女子只好放下琴,轉身幫她擦了擦眼淚。

「他來,其實是為了妳。他根本沒有提親事,一個字都沒有提!」

「為了我?」白衣女子好笑地說:「那怎麼可能?我又不認得他。」

「但是妳的芳名早已遠播整片東遼草原了,太子殿下也一定是聽說了妳,所以特意來看妳。」希亞緊張地握住白衣女子的手,「宋姊姊,妳、妳不會和我搶他的,對不對?」

「當然不會。」

「即使他是太子?」

「太子,又如何呢?」白衣女子撥了一下琴弦,「太子也不可能為所欲為,也不見得要萬民敬仰。」

「他可不一樣哦。」希亞本來還在生拓跋雷的氣,但是此時又忍不住為他維護起來,「我們的太子殿下從十歲起就是東遼土地上的傳奇了。他十歲那年,有一次自己去草原上玩,結果不小心碰到了狼群,當時小小年紀的他憑著自己的神射一下子射中了狼王的頭,嚇退了狼群,轟動了東遼。」

「哦?果然是很厲害。」

「是啊是啊,後來他十六歲,陛下帶他上陣,他主動要求做先鋒,與敵人一名驍勇善戰的將軍對陣,二十個回合之內就將對方挑落馬下,以氣勢震住了敵軍,從而贏得了那一仗,威懾四方,贏得『東遼第一英雄』的美譽!」

白衣女子斜睨著她,「看來妳是真的很喜歡他。」

「當然。」東遼的女孩子從不諱言自己的感情,但希亞又不禁傷感,「可惜從小到大,他都只是把我當做一個討厭的小妹妹,一點男女之情都沒有。」

「也許時機未到吧。」白衣女子悵然道:「或早或晚,妳都會遇到自己的情緣,只是……誰也不知道它的到來到底是福是禍。」

「嗯?妳說什麼?我聽不大懂。」希亞困惑地說,隨即又笑著甩甩頭,輕聲說:「來,妳過來,我讓妳偷偷看看他,可千萬別讓他看到妳哦。」

希亞拉著白衣女子的手,跑到窗欄旁邊。從這裡可以一覽無餘地俯視樓下的長廊以及整座前院。

「妳看,」希亞壓低聲音,「那就是太子。」

白衣女子順著她手指的方向往下看去,觸目所及只看到一個高大的背影,只是這個背影就讓她的心頭如擂鼓一般咚咚作響。

怎麼?怎麼回事?為什麼會心跳得這樣厲害?不,不可能,不可能是他!

那個高大的背影穿著一身華麗的錦服,腰上懸著一柄同樣華麗的短刀。這背影如山一般讓人心頭安定,就好像……三年前,某個人初次站在她面前時帶給她的那種感覺。

她的心跳更快,幾乎是迫不及待地想跳下樓去,奔到他的對面,看清楚他的臉。就如同感應到了她的心跳聲,太子在和齊格格郡主說話的時候正好微微側了側身。她的心頭一提,又一鬆──

看不清他的面容,因為他的臉上蓄滿了厚重濃密的鬍鬚,遮蔽了他的大半張臉,而他頭上那頂東遼特有的冠帽又遮住了他的前額。

換句話說,她根本看不清他的五官。

三年了,三年的記憶並不會像利刃刻在石頭上的圖畫那樣清晰,她能深深鐫刻在心底的是他帶給她的溫暖,而他的容貌卻在以驚人的速度從她的腦海中淡淡地褪去。

多可怕啊……死生契闊,與子成說。

生死都已說定,她卻抓不住他的容顏。誓言的意義又在哪裡?

「咦?希亞,妳又在欄杆邊趴著,多危險!」齊格格郡主愛女心切,忍不住出聲呼喚。

希亞又氣又急,拚命想做手勢讓父親不要再轉移太子的注意力。但是晚了,拓跋雷已經順著聲音將身子轉向這邊,直直的,看到樓上的人。

那個白衣女子就是這位突然出現在東遼的貴賓嘍?拓跋雷饒有興味地向上張望著,但是那位貴賓的臉色卻好像大變,一瞬間,她本就雪白的皮膚顯得更加蒼白,蒼白得晶瑩透亮,她的身子一晃,似乎要跌下樓去。

「宋姊姊!」希亞一把抱住她,慌得將她拉了回去。

齊格格郡主不好意思地說:「天雀國的女人到底是軟弱,沒見過太子的威儀,所以有點羞澀。」

「那不是羞澀。」拓跋雷陷入沉思,「她姓宋?」

「是的。」

「叫什麼?」

「這個……沒有問過,她好像也不大願意提起。」

「宋……宋……」拓跋雷反覆念著這個姓氏,好耳熟的一個字。

「在天雀國,宋是四大國姓之一吧,很常見的。」齊格格郡主不以為然地說。

拓跋雷又將困惑的目光投向樓上,欄杆旁兩個女孩兒的身影都已不見。但是,剛才那雙乍然出現的明澈眼波卻好像投入他心底的兩粒石子,將他的心緒陡然攪亂成無數個漩渦。

這個姓宋的天雀少女……他一定要見一見!似有什麼東西在很久之前從他的身體裡遺失過,而此刻,這件東西又在重回他的眼前,他迫不及待地想要抓住,哪怕付出一切代價,也要抓住它──




即使他蓄了那麼濃密的鬍鬚,即使他的五官看不清楚,但是他那一雙炯炯有神,如鷹一般銳利的眼睛依舊讓她怦然心悸。

是他!一定是他!頹廢地倒在欄杆下面,希亞抱住了她,不明白她為什麼會突然暈倒。

「宋姊姊,是身體不舒服嗎?」希亞還自顧自地解釋,「是不是被太子嚇到了?許多女人都害怕他,我應該先告訴妳一聲,免得……」

「不是……」她握住希亞的手,握得非常緊,握得希亞的手都在發疼,「你們太子殿下,叫什麼?」

「雷。」希亞警覺地收起了笑容,「拓跋雷。」

她的手軟軟地鬆開,輕舒一口氣。沒有錯了,真的是他。

「宋姊姊,妳說過妳不會和我搶太子的。」

搶?這個字眼多可笑。

她想挑動嘴角,給予自己,或者命運一個嘲諷的微笑,但是這笑容太過古怪牽強,讓希亞更加心驚膽戰。

「宋姊姊,妳答應我!」

「抱歉,希亞。」她聽到自己夾雜著喜悅和痛苦的聲音,「我,是為他而來。」

--------------------------------------------------------------------------------------------------

拓跋雷本來到這裡除了要見一見那個傳說中的天雀女子之外,還有件要事要和齊格格郡主商討,就是關於鐵器冶煉的問題。

因為東遼中鐵器冶煉一般都是由圖圖察負責,但是如今圖圖察那邊似乎有異動,冶煉的速度不僅慢了,質量也大不如前。所以他暗中來找齊格格郡主,商議是否將冶煉技術轉到齊格格部落來。

齊格格郡主當然是樂得連連點頭答應,因為這是一件極肥的美差,自然能從中得到許多的好處。

只是今天的拓跋雷卻與以往有些不同,他經常在與齊格格郡主談話之時顯得心不在焉。

齊格格郡主還以為是自己表現得過於張揚,惹得太子不快,又忙著解釋說:「這件事其實也不著急,萬一圖圖察那邊知道後不高興,只怕影響部落間的和睦。」

「這個你不必擔心,圖圖察那邊由我去說。」拓跋雷擺擺手,沉吟片刻,問道:「那個天雀的女子,以前來過東遼嗎?」

「似乎這是她第一次來東遼。怎麼?太子覺得她面熟?」

「嗯……像是。」他遲疑地說,「但是如果見過,我不應該不記得。」

「是啊,太子向來是過目不忘,也許只是見過長相類似的人?呵呵,宮裡宮外,太子每天要見的女人實在是太多了。」

「也許。」拓跋雷覺得胸口有什麼東西堵在那裡,他急於想將那塊巨石推開,卻怎麼也推不動。

和齊格格郡主商討完事情的時候已是中午了,郡主留他吃飯他執意不肯,因為還要在午時過後趕到圖圖察那邊。

走出議事廳,意外地看到小院中站著一道白衣身影。

這影子本來淡如白雲,卻讓他的胸口又像是被什麼東西狠狠的勒了一下。

「妳……」他蹙著眉,詫異地看著對面的那個人。她為什麼會面對自己流下眼淚?這麼多年裡,見到他畏懼逃跑的人他見過,見到他驚聲尖叫的人他見過,見到他一臉嫌惡的人他也見過,但是,卻沒有見過如她這樣,望著他,不語先垂淚的奇怪人兒。

終於,她的聲音在一片露水的濕意中淡淡散開,「你還活著……太好了。」

什麼?他驀然怔住,銳利的眼眸因為她的這片濕意也變得柔和。雖然不懂她這句話的含意,而且也實在是不吉利的一句話,但是他竟然有了某種莫名的感動。

他,還活著?這句話意味著什麼?

上篇:第一章     下篇: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