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三話  人魚的聖泉  
   
第三話  人魚的聖泉

第三話 人魚的聖泉

說真的,我很少主動到會計部去。

更正,應該說我從來沒有去過會計部,只有偶爾在外面遇到幾次夏卡斯,對於這片神秘的領地我是完全不想接近。

怎麼說呢......

就算你知道會計部本身應該是無害的,但是你看到他是一個黑色的水晶建築,週遭氣圍好像整個扭曲,旁邊還長著很像食人花的東西的時候,就真的會不想進去了。



該不會那些花都是養來吃欠債的人吧!

「咦?你們在這邊幹什麼?」

就在我們三個準備不管三七二十一衝進去會計部的時候,後面傳來熟悉的聲音,「漾漾?還有雅多跟雷多,你們會在這邊出入還真稀奇。」

我一轉過去,整個心情突然放鬆了,「阿利學長!」沒想到會在這邊看到他。

阿斯利安朝著我們微笑了一下,「找會計部有事情嗎?有時候必須要先通報一下喔,不然會看到很可怕的事情。」

.......你用這種表情說那種話就夠可怕的了。

「什麼可怕的事情?」雷多偏著頭發出了疑問。

「啊,就......」夾著手上的文件,阿斯利安直接走到了黑色水晶建築前面,直接一把打開大門。

那瞬間,我好像看到某種黑道討債的畫面,還配上淒厲哀號和鞭子甩動的聲音,接著還有討債人員的經典台詞──

「你他媽的再給我砸爛古蹟欠債,我就剝了你的皮當人工沙發、抽了你的骨頭當雨傘、把血全部拿去澆花還有剁爛了餵幻獸吃!沒那種錢還敢學人家去砸古蹟!」

雅多一秒就把門給關上。

「就是這樣。」阿斯利安充滿微笑的向我們介紹,彷彿就像導遊正在告訴我們這裡是個著名的觀光景點一樣。

我發誓我從今以後再也不來會計部了!

幾秒之後,黑水晶建築的門由內重新被打開,出現再我們面前的是一個再正常不過的人,只是他的袖口好像來有染血,「請問幾位突然造訪有什麼事情嗎?」

......我看見了皮笑肉不笑的最佳範本。

「夏卡斯找賽塔拿紫館的開支報表,我正要出去所以幫賽塔順路送過來。」相較於我們三個一瞬間的錯愕,站在前面的阿斯利安完全沒有被剛剛那種畫面嚇到,連臉色都沒有改變,「另外這三位似乎有事情找你們,正打算進去。」

「既然這樣,那就請進吧。」袖口上有寫的人微笑的領著我們進去。

跟外面不太一樣,會計部堶控艦很明亮,一看進去就是很典型的辦公室,主要好幾個接聽電話的桌面在四周,接著兩邊都是房間,房間上面掛著名牌。

我很快就知道,這應該是個人工作間,現在很多公司也都會這樣做。

「夏卡斯的在二樓。」微笑著告訴我們樓梯的方向,那個人就逕自離開了。

「我們上去吧。」似乎對這邊蠻熟悉的阿斯利安先踏上了迴旋樓梯,我跟雷多雅多對看了一眼,也跟著上去了。

上到二樓之後其實這裡也沒有房間了就是一個超大的空間,四週全都是書櫃跟收納櫃,上面塞滿了不知道是報表還是啥的一堆紙和本子。

正在拿資料的夏卡斯就站在最末的黑水晶桌子前面。

「阿利,辛苦你了。」接過阿斯利安手上的資料袋,夏卡斯不知道拿著啥儀器正在把單子塞進去,接著從另外一端跑出一整條的數字列:「真是的,公會突然丟了一堆東西叫我幫他們計算,真是的。」

看著我好像一臉疑問,阿斯利安小聲的告訴我:「學校的會計部是工會的分部。」

喔,對了,我想起來之前酬勞公會也都是透過會計部發給我們。

「對了,你們三個來幹麻?」看著整串的數字,夏卡斯突然開口問著。

雅多微微看了我一眼,於是我不太確定的開了口:「請問您知道光之聖泉的情報嗎?」

正在計算的會計部首領停下手,這次真的正是我們了,「你們問那個地方做什麼?」

聽他的反問,我就知道問對人了。

「公會那邊給了我們一個任務,要去找含有鎮魂碎片的鈴鐺,而我們私人想要尋找水精之石,但是那裡的精靈守護拒絕公會的申請,不讓我們進去。」跟我有同樣的想法,雷多馬上跟著回答他的問題。

「問你們旁邊那個人也行啊,又不是只有我知道。」

「咦?」

我們全部轉過去看著阿斯利安。

「你們說的應該是人魚的休息地區吧。」阿斯利安看了那個把問題丟給他的人一眼,這樣說著:「那邊是古老種族支系,而我們狩人也是從很久以前就有了,如同夏卡斯一樣,所以彼此都會有聯繫的真的,想要去那個地方應該不是問題。」

「那位麼水妖精不行?」指著雷多他們,我也很有疑問。

水妖精聽說也是很遠古的吧?

「應該是你們沒有先透過自己的族群向他們打過招呼吧,如果沒有認識的人領路,那裡不可以貿然進去的。」一語就戳中我們剛剛做過的事情,說詞讓我感覺到很奇怪的阿斯利安彎起微笑:「不過既然夏卡斯在這邊,我想情它直接帶你們進去就行了,那裡有他熟悉的朋友。」

我們馬上又把目光轉回去正在記帳的人。

「我有啥好處?」被學長稱為錢鬼的人開口了。

「......」

全部人都靜默了。

我打賭我的錢包他一定看不上眼。

雅多跟雷多明顯也陷入不知道應該給他什麼他才有興趣的表情。

「水妖精不是有神殿寶石嗎,拿一個那種東西給我。」直接敲竹槓的錢鬼主動提出代價。

「成交!」



***



於是,我們再度前往了光之聖地。

「這麼說起來,夏卡斯也是人魚族嗎?」看著放下手邊工作跟我們過來的錢鬼,我好奇的問著。剛進來時我還差點把他誤認成精靈,但是他又不太像,某方面也跟雷多他們那種妖精感覺不太同。

「不是、不是那種東西。」不知道為什麼也跟來的阿斯利安立刻否決掉。

「啊,我們有聽說過,不過沒有真正看過。」顯然知道他是什麼東西的雷多跟著開口。

「咦?」

那他是啥?

該不會是錢鼠吧?傳說中會咬錢回老巢的那種死要錢的家鼠。

就在我想進一步詢問時後,四周的景色已經變成先前那個被驅逐的那個地方,被雷打出來的洞還在。

剛剛因為太倉促了沒有看清楚,原來這四週還有包圍著一圈翠綠到幾乎透明的樹林,風一吹過,從那其中滲透出水的氣息。

『又是誰!』小精靈的聲音尖銳的傳來。

「西蜜,是我。」

『你是誰!』似乎沒有認出對方的小精靈反而瞪著我們,馬上就看出我們是不久前再剛來過的那一票人,『啊!入侵者!你們居然還不死心,真的要讓我好好教訓你們一頓嘛!』

「等......」阿斯利安連忙將我拉後面一點,然後對上那個根本已經殺紅眼的小精靈。

『還帶了人手來,該死!』

根本不想交涉的小精靈猛然地非高了起來,我們都看見大片黑色的烏雲環繞在四周,散發出高度不友善的氣氛。

「後退。」夏卡斯看了我們一眼,然後揮手要我們這群人都退下:「拿錢辦事,我來處理就行了。」

嗯,就某方面他還算是蠻可靠的。

金錢相關方面。

『守護著聖地的永遠之光,請懲戒汙穢的入侵之人,以西蜜.愛兒芬之名發動。』聚集大量的雷光在手指上,小精靈直指地面。

猛地翻高了身,夏卡斯重重踢上了旁邊的樹幹,四周立刻散下了大量的樹葉。

在陰影當中,我看見了翻上去的黑影瞬間拉長,原本還是人樣子的影抽長擴大,整個形體完全扭曲開來。

來不及閃避的小精靈被某種白色的東西踹個正著,整隻精靈被打飛開了好一段距離,接著聚雷也全部都散了,天空很快恢復完全的清明。

然後我也看清楚落到草地上之後的「夏卡斯」真實形體。

上半深其實還是沒有兩樣的,只是衣服有點改了,讓我整個錯愕的是他的下半身。

幾乎是拉長的優雅馬體有著白色反銀的毛光,淡金色的長尾慢慢掃著,四隻蹄子穩固的踏在地面上......這東西怎麼看我都覺得他應該是......

人馬。

我看到白色的人馬。

錢鬼居然是人馬而不是錢鼠!

不是傳說中人馬非常避世隱居不介入是間紛爭的嗎!到底是誰的誤傳,我眼前的人馬克是利益至上的夭壽死要錢啊!

「這位褚同學,你的表情好像在說不食人間煙火的人馬跟我畫不上等號。」

我看到一隻馬蹄舉高到快要貼到我臉上了,就差兩公分會從我正面踹下去,我幾乎可以感覺到威脅的痛楚刺進我的眼睛。

「呃......當然不是。」現在就算是也要說不是,不然我應該會變成第一個被人馬踹的人類......妖師。

不過他的馬身體看起來好好摸的樣子──

「摸一次兩百卡爾幣。」聽說是唯利是圖的會計部錢鬼當場開出價碼。

我硬生生的把口水吞回去,差點自己嗆到。

被踢出去的小精靈在撞進樹叢之後過了好一下子才搖搖晃晃飛出來,甩甩頭之後瞪大眼睛,看清楚了出現在她面前的人馬之後整個臉色也全部都改變了。

她很快的飛到已經還原成人馬的夏卡斯旁邊,很懷疑的左右繞了兩三圈,然後才露出鬆懈的高興表情外加愛嬌的聲音:『夏董∼你好久沒來了∼害人家差點都認不出你們來∼∼』

......我真想知道這個裡面是不是正派經營。

夏卡斯挑起眉,露出了一種了然的神色,「式青已經回來了嗎?」

『半年前到的喔,不過夏卡斯你怎麼知道的?』小精靈拍動著翅膀,一反先前凶惡的樣子,替我們解開了結界。

「從你的言行舉止。」給她這幾個字之後,夏卡斯移動了馬蹄,率先領著我們走進去。

『啊咧?』

「好久不見了,西蜜。」跟在後面的阿斯利安很愉快的也向她打了招呼。

『唉呀!你居然藏在後面∼∼』完全無視我們了,被稱為西蜜的小精靈追上了阿斯利安,拉住他後面的髮:『姊姊們都很想你喔,小狩人∼』

「真高興西蜜還記得我。」

『之前看到你還很小很小,現在變巨人了......』

我已經不太想揣測這兩個人在這邊扮演什麼角色了。

「跟上去吧。」雷多拍了我一下,和雅多也隨在他們後面走過去。

四周的空氣又恢復那種讓人昏昏欲睡的乾淨,隱隱約約的似乎還可以聽到一些像是低語般的細碎歌聲。

不知不覺當中我的腳步好像有點變慢,雷多他們一下子走得很遠,讓我只看見背影。某種奇異的聲音隨著風傳到我耳中,像是歌謠一樣傳唱著不知道什麼時候的過去。

很快的,雷多他們的背影也沒看見了。

我站在原地,突然就這樣不想走了。

腦袋有點暈暈沉沉的,不過就在這時候我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閃過我的思考當中,但是我並沒有去捕捉那一點思緒,就任它消逝了。

隱隱約約的我好像有感覺到米納斯跟老公頭在騷動,但是也不太想管......

就待在這裡也是不錯的。

現在我只想到這樣的事情,其他的都不想去......

『這裡不能逗留。』

某種奇異的聲音突然從旁邊傳來,接著我感覺到一陣刺痛突然從手背上傳來,那個痛一下子就鑽到骨頭裡面變成劇痛,我人也半秒立刻回過神。

一回過神之後我才發現有個大黑色的東西差幾步就要站在我面前了,發現我回神之後,那東西用很快的速度逃走,連是什麼我都來不及辨認。

抬起手,上面有個不知道被啥咬過了傷口,小小的滲透了點血。

剛剛如果沒有清醒過來......

算了,我不太想知道我的下場。

「漾漾!別脫隊!」終於發現我不見而折返的東西快步跑過來,拉著我的手臂他們方才消失的方向走,「這裡是充滿各種幻獸的聖地,一個不小心很容易被勾走靈魂,還會吸引來別的東西,沒有來過的人要是落單發生意外就不好了。」

我正考慮要不要告訴雷多我剛剛差點連靈魂都被抽走了,不過我本人倒是一點感覺都沒有就是了。

雷多拉著我走一段路之後,很快的我就看見其他人就在前面不遠的地方等待了。

『啊啦,還好沒有變成飼料。』西蜜有點尖酸的丟了這樣一句,可見她還是很不喜歡陌生的訪客踏進這裡。

「好了,人都到齊了,那我們就直接進入光之聖泉吧。」看見我們都歸隊之後,最前面的夏卡斯這樣說著,然後伸出手,從西蜜那邊接過了一個會發光的透明小玻璃球。

將雙手握住圓球之後,夏卡斯喃喃唸了一些我聽不懂、據阿斯利安說是通關密語的東西之後,那個玻璃球在他手中瞬間迫成粉塵。

幾乎是在同時,我們四周的景色也像是被敲破的玻璃一樣突然碎開來。

清涼的水氣猛然迎面撲來,夾著濕潤與大量的水聲。

再度看清楚四周之後,我也不得不驚嘆了。

那個一個巨大的水潭、大到幾乎讓我覺得應該是湖泊了,在最末盡頭還有著瀑布......但是很怪異的是這座瀑布居然是逆流,水全部往上沖著,水霧在四周畫出了很多奇異的銀白色虹彩而非七彩虹,不時還有被衝上的魚群往下跳。

包刮我們所站著的地方,圍繞在這裡的是白色到幾乎透明的草地與森林。

這裡讓我想到風之白園,因為白園中的植物也是這樣的顏色。

幾只小小的動物就在白色近乎透光的森林中跳動著,樹梢上也站著我沒有看過的漂亮飛鳥,空氣中夾帶著淡淡的水霧,一切就像是夢幻世界般美到讓人一部開眼睛。

「歡迎光臨光之聖泉。」

站在最前面的夏卡斯背對著美麗的景色,微笑的說著。



***



「我還以為聖泉說的是泉水。」

兩秒後,雷多問出了我的疑惑。

『一開始是小小的泉水沒有錯,不過後來擴大了,就變成現在這樣子,名字還是保留原來的撐呼。』飛在上面的西蜜這樣告訴我們,『這裡已經經歷過比水妖精還要多的時間,不可小看。』

「了解∼」雷多衝著她一笑,不過眼神卻很凌厲的在注意四周的狀況。

不只是他,我發現雅多也是這樣。

「奇怪了,平常這時候應該多少會看見一點人魚,怎麼今天都沒見到。」夏卡斯左右張望了一下,接著瞇起眼睛:「西蜜,發生什麼事情嗎?為什麼剛剛在外面妳會那麼緊張?」

被他一說,飛在上面的小精靈抖了一下。

我也突然感覺似乎不太對勁,雖說是聖地,但是沒道理小精靈會馬上就攻擊我們,除非她正在防備著什麼。

「聖泉地方已經不在安全嗎?」阿斯利安同樣詢問著,「但是我卻感覺不出來這裡有奇異的事物入侵。」

『不是這樣的,其實是最近試圖想要入侵這裡的人變多了,所以我們才有點緊張。』嘆了一口氣,西蜜停在夏卡斯的肩膀上,『畢竟古老的聖地有著稀奇的力量,雖說從以前開始就這樣了,但是總覺得最近想闖入的人也越來越強大,好幾次我們應付的很吃力,害怕有一天連這裡也不保,所以一開始我才會以為你們那些朋友也像入侵者一樣。』

「原來如此。」思考了一下,夏卡斯用一半的馬身坐在白色的草地上,「我還是建議你們可以加入公會聯盟,有了公會支援,這些事情才會減少。」

『但是公會中也不是全都好人』西蜜皺起漂亮的小臉,『他們連冰牙精靈的小孩都沒保住,要我們如何放心將我們神聖的地方交給他們。』

夏卡斯咳了一聲。

我在心中反覆的想著西蜜說的話,雖然我在學校中還有其他人的保護下並沒有聽到太多風聲,但是學長的事情果然在這個世界造成了很大的新聞。

「我們這次前來就是想要拿到鎮魂碎片幫助冰炎的殿下重新醒來。」雅多這樣說著,態度上已經禮貌很多,雖然還是那種臭臉,「希望可以得到你們的協助,古老的種族聯盟中應該會有冰牙精靈了位置,請看在這個份上能夠幫忙。」

西蜜皺起眉頭。

「既然水妖精的兄弟都這樣說了,西蜜妳也太不近人情了。」

小精靈還未回答,一個清脆的聲音就先打斷了她的考慮,接著是好幾個水聲傳來。銀色的東西從逆流瀑布上飛躍出來,接著用非常優美的姿勢落入水潭當中,幾乎沒有濺起什麼水花,然後是快速的在水底下穿梭著。

那東西的速度很快,不用眨眼時間就衝出水面,出現在我們面前。

先出來的是帶著水珠發亮的金色長髮,濕潤的貼在發著微微珍珠光澤的白皙皮膚上面,跟精靈有很大的不同,她的身體想是水揉成的一樣微微有點透明,像是一掐就會散開,而腹部以下全都是銀白色發亮的鱗片,銀到透光的魚鰭則是隨著水流而飄浮著。

出現在我們面前的人魚有著湛藍色的眼睛,帶著不可侵犯的氣勢以及惑人的光采直視著我們所有人。

「艾絲莉雅。」看著浮出來的人魚女性,夏卡斯準確無誤的叫出她的名字。

「夏卡斯,好久不見了,沒想到無視我們邀請函的你會突然過來呀。」遊了半圈之後,漂亮的人魚將身體撐在水邊的石頭上,不久之後四周也露出好幾個美麗的腦袋。

是說,我好像沒有看到公的人魚?

現在出現的五六尾全部都是女性體,長髮在水上漂動著,像是絲紗一樣讓人忍不住又多看了兩眼。

注意到我在看他們之後,裡面還有人想我們招手,嘻嘻哈哈的往瀑布的地方游去了。

「我的時間就是金錢,來這裡有賺不到錢,還是妳要按價付費?」直接向人魚索取價碼,完全不客氣的夏卡斯往我們這邊抬了抬下巴:「那兩個水妖精想要找鎮魂碎片,還有你們這邊有水精之石嗎?」

人魚看了我們一眼,顯然不太感興趣,「哪,夏卡斯先生,您久久未來訪,一開口就是要兩樣寶物,這似乎有點過頭喔?」

「妳們真的有水精之石嗎。」聽見人魚沒有否定的反問句,雅多立刻上前詢問:「我們非常需要這兩樣東西請問必須要什麼代價才能取得?」

湛藍的眼睛轉了回來,看著雅多:「水妖精,名字?」

「雅多.葛蘭多。」

「很好,年輕的水妖精兄弟,你顯然不知道,若是將名字告訴古老的人魚,也等於將性命放在對方的掌心上。」伸出帶著墣的手,艾絲莉雅輕輕的拍了拍雅多的臉頰。

幾乎是在同一秒,雷多立即將他的雙生兄弟往後拉開。

「艾絲莉雅,別捉弄我們了。」在岸邊坐下,阿斯利安微笑的看著旁邊的女性人魚:「這樣的話,會使水妖精的兄弟誤會。」

「只是告訴他們,想與古老種族打交到要自己有點心理準備而已。」勾起笑容,艾絲莉雅大概也是玩過雅多之後差不多滿意了,「為什麼不介紹最後這位......人類?」

她轉過來看我了。

我馬上倒退一步,突然有點害怕。

『對喔,為什麼會有人類跟過來呀?』西蜜一下子飛到我旁邊,樣蚊子一樣繞來繞去,讓我很想一巴掌將它給打下來,不果我倒是沒種真的幹下去。

「實際上,漾漾是妖師後裔。」完全沒有啥閃避的意思,阿斯利安不用半秒就把我的身分給揭穿了。

『妖師!』小精靈馬上整隻便成黑精靈,接著她的形體抽大起來,黑色像是牛頭犬一樣的東西馬上對著我咆嘯:『黑暗種族出現在聖地想要做什麼!』

我還能做什麼......不就是現在站在這裡被妳吼嗎......

「這事我們學院中的人。」夏卡斯拎走那隻牛頭犬,淡淡的說著:「未來會視我們這方的人。」

『所以可以去搶銀行不怕被抓嗎?』傳說中純潔無瑕的小精靈說出了跟班導一樣的話。

「不,絕對會被抓的。」我義正辭嚴的打碎她的妄想。

『呿,沒用的妖師。』

到此,我對小精靈的夢想也差不多都要破滅了,雖然到這邊之後已經破滅很多,但是還是會令人感到傷悲。

不過在簡短的幾句之後,西蜜倒是從牛頭犬變回原本的小精靈樣子,震著翅膀停到了艾絲莉雅旁邊的石頭上,『那到底要怎麼辦呢?』她偏著頭看著旁邊的人魚,像是喃喃自語自般的問著。

支著線條優美的下顎,艾絲莉雅很有興趣的盯著雅多看,「哪,怎麼辦呀......我們這邊的確實還有一顆水精之石,但是對於聖地還說,這顆水精之石也有著非常重要的功效,我們無法隨便就出讓給陌生人。」

「所以,您想要以什麼交換?」拍了拍雷多的手,雅多再度詢問。

艾絲莉雅勾起微笑。

「送給你吧。」

上篇:第二話  指定的任務     下篇:第四話  幻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