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四話  幻獸  
   
第四話  幻獸

第四話 幻獸

我們全都愣住了。

包括夏卡斯和阿斯利安,他們大概也沒有預料到人魚會說出這樣的話。不,我想夏卡斯想的應該是沒想到可以拿免費的。

「哪,我再重複一次,就送給你『雅多.葛蘭多』,你說出了你真實之名給古老的人魚,而你們踏入了人魚的純淨之地,由外而來的氣息及將影響我們。送給你水精之石也代表你與人魚一族將會有所牽連。」艾絲莉雅撐著岸邊,接著慢慢的往上走,她的銀白色魚尾慢慢的變化成白皙的雙腿,水珠不斷從她身上落下連成了薄紗,飄逸的布料擦過我們,然後她站到了雅多的旁邊,「直到最後的那一天,你將──」

最末的一小段話就消失在她和雅多的耳語中,聲音很小,包括雷多在內我們全都沒有聽到。

雅多閉了閉眼睛,然後艾絲莉雅往後退了兩步,依舊是相同的微笑,「如果後悔,趁現在喔?」

「不,就這樣。」像是下了什麼決心,雅多立刻回答。

「等等!你們剛剛說了什麼事情!」發現不太對勁,雷多立刻抓住他的雙生兄弟的肩膀:「為什麼不大聲說出來?」

「因為這是我與他的協議。」露出神祕的微笑,艾絲莉雅彈了一下手指,原本在瀑布那邊玩的人魚群很快的停止動作,接著沉入水底不見蹤影。

「那麼跟我協議也可以,我是雷──」

白色的手捂住了雷多的嘴吧,艾絲莉雅的唇幾乎貼在自己的手背上,然後像是誘惑人般輕輕的吐出氣息:「我們不需要第二個人。」

「雷多,沒什麼事情。」將雙胞胎往後拉了拉,雅多沒啥改變表情的說。

「你騙人──」

大量的水聲打斷了他們兩個人的爭執。

剛剛消失的人魚群突然在我們很靠近的地方全都站了起來,就像艾絲莉雅一樣踩出了雙腳,大約五六個人的中間一名比較年輕的女孩手上捧著個水晶盒子,隱隱約約的我感受到那裡傳來濕潤的清靜氣息。

就像這裡的空氣一樣。

「艾絲莉雅大人。」女孩恭恭敬敬的將盒子捧上,周圍的其他人魚也全都有著想同的敬畏反應。

這讓我覺得艾絲莉雅應該就是他們的首領沒錯了,但是這裡為什麼沒有男的人魚呢?真是人相當好奇。

想偏了......

拿過了盒子後,艾絲莉雅遞給雅多,「那麼,我期待履行的那一天。」

收下了水精之石的盒子之後,雅多微微點了一下頭:「那麼,鎮魂碎片......」

「那個就不在我們這邊了。」幾尾人魚跳回水裡面,唯一站在原地的艾絲莉雅看了一眼夏卡斯:「鎮魂碎片在你朋友身上喔。」

「咦?在式青那邊?」沒想到答案是這樣,夏卡斯著實的一個大愣。

「嗯啊,一直都是在他那邊,因為那不是我們能觸碰的東西。」回完話之後,艾絲莉雅向後一跳,瞬間就沉入水中,然後游遠了相當長的距離,「如果要找式青,就自己等等吧∼運氣好很快就會出現了,那個小傢伙!」

說完,一群人魚就不理我們游開了。

四周很快恢復了一片沉靜,除了不遠的人魚們開始唱歌以外,西蜜也懶的再搭理我們,一下子就飛進森林裡消失了。

「雅多,你把剛剛的事情說清楚。」並沒有被轉移注意力,雷多拽著自家兄弟的手,堅持對方將方才的話說完。

雅多看了他一眼,啥也沒吭。

「別在這裡吵起來。」跟來看熱鬧的阿斯利安將兩個人分開,「有什麼事情,回去再慢慢說。」

「不行,如果不讓他說出來,他以後絕對不會講。」扯著沒有意願說話的雅多,似乎有點生氣的雷多拉著人往外走:「我們先回去,漾漾你幫我們拿那個鈴鐺,他如果不說,我找伊多來讓他說!」

語畢,兩個人就這樣拉拉扯扯的往外離開,完全沒有聽完我的意願。

啊喂,這是我的任務嗎我說?

不過我隱約也知道剛剛那件事不對,所以還是讓他們自己去處理的好。

「最麻煩的水精之石已經拿到了,我還有一堆帳要算,你們兩個就留在這邊等式青吧,他如果有回來,晚一點絕對會出現。」站起身,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變回人身的夏卡斯拍了拍身上的草屑。

「咦?這麼快?」看見導遊要離開了,我突然開始緊張。

「不然再下去我要按時收費,你出的起嗎?」用一種鄙視窮人的目光看我,臉上寫著時間天價的夏卡斯抬高了鼻孔。

「對不起我應該出不起......」我連價錢都不敢問,總覺得聽了大概會心臟病發作。

「夏卡斯,式青該不會是......那個吧?」坐在旁邊的阿斯利安偏著頭看了看四周,提問。

「你不認識式青嗎?」錢鬼疑惑的看著狩人,後著搖了搖頭:「總之,就是你想的那玩意,如果人魚都到下游來,那他應該很快也會出現了,你們就在這邊稍微等一下,到了之後如果他不給你們鈴鐺,你就跟他說夏卡斯馬上會來跟他清債,叫他連三成的利息都給我準備好。」

......你放高利貸放到人家聖地來了?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阿斯利安點了點頭。

「那就這樣,先閃人,再見。」

於是,聖地就剩下我跟阿斯利安兩個。

然後對此我只有一種想法。

我們兩個才是路人吧......



***



「突然好安靜,要不要找你的朋友過來呢?」

打破了尷尬,阿斯利安依舊很平易近人的開口詢問。

「嗯......不用了。」千冬歲現在正在發揮他的戀兄癖,叫他絕對不會有好下場,萊恩最近跟莉莉亞走很近所以不要妨礙人家比較不會被豬踢,喵喵的話大概又是去出任務吧。

最後我只想到一個人。

五色雞頭來大概會引起人魚的全面戰爭。

所以還是不要找人來會比較安全,對我而言的生命安全。

「阿利學長要找朋友來嗎?」丟開我自己那群奇怪的不說,阿斯利安找來的應該會比較正常吧?

一聽到我這樣問,阿斯利安立刻搖頭:「不用了,如果知道我在人魚聖地,來的應該不是戴洛就是......」

摔倒王子。

他不用說我也知道是誰。

自從阿斯利安左眼被毀去之後,戴洛老兄好像很緊張他弟隨時都會出問題,從那時候開始就押著人搭檔,也不讓阿斯利安去接太繁重的任務了。

雖然他本人認為是小題大作,但是看在兄長輩的眼中大概不是。

關於這點,從千冬歲身上也可以有很大的驗證,就像他覺得小亭的杯子不消獨就可以毒死他哥一樣。

有時候,兄弟真是一種奧妙的東西。

腦子很奧妙。

不過我就不知道摔倒王子是在跟人家湊什麼熱鬧了,從大戰之後開始到現在都快一年了,明明他又不是我們學校的人,來的機率卻增高了,還都是來晃一晃、鄙視完其他人才離開,都不知道來這裡想幹麻。

證明血統純良?

還是欠人扁?

高貴的種族真是一種讓人難以捉摸的東西。

不知道我腦袋裡在想這堆亂七八糟,阿斯利安輕輕咳了一聲:「我想,我們還是自己等吧。」

「嗯。」

說實在的,我也不太曉得要跟阿斯利安聊什麼東西,雖然說認識歸認識,但是平常他並不是跟喵喵他們一樣和我混成一團,甚至可以說在大戰之後回歸平靜生活就各過各的了,而且之後他升上了大學部我們也變得沒什麼碰面機會,偶爾在校園遇到會打招呼,僅此這樣的關係。

阿斯利安這個人說起來,似乎有著非常好的人際關係,這一點我在很久之前就已經知道了,但是後來稍微打聽一下,發現幾乎到處都有認識他或聽過他的人,人氣相當好,評語也幾乎都是正面的。

附帶一提,打聽學長時候,還有人很貼切的說了惡鬼兩個字,而夏碎學長則是讓人不想為敵的好人(大概是)。

「那個,雅多不知道答應了什麼條件......」因為四周太安靜了,人魚也是隔了好一段距離在玩,實在是覺得氣氛太過詭異,我只好隨便找了個話題來說。其實也算不上是隨便找,這也是我很想問的事情就是了。

看了我一眼,阿斯利安有看了一下在遠處打鬧唱歌的人魚:「我想,多半不會是什麼好事情。」

「咦?」

「因為人魚並不是什麼善良的種族,甚至是稍微有些邪惡的。原世界不是很多故事都這樣嘛......傳說人魚會在海上唱歌取走旅人的生命。」大概也是有了話題,阿斯利安開始說了起來:「跟狩人不同,我們天性是指引旅人,頂多偶爾會開一些小玩笑但是不會危害旅人的性命;但是人魚是會隨著心情傷害或玩弄性命的,而且她們也不會替旅人指引路途。」

被他這樣一說,我開始有點擔心雅多了。

不知道他究竟答應了什麼事情,如果他不說出來......我只好去問剛剛那條人魚看看,如果她也不說,不曉得米納斯有沒有辦法讓她說。

淡淡的水波聲音在我腦袋裡面想起來,接著是我最熟悉不過的溫柔聲音,米納斯就像之前一樣主動發話:『我並未嘗試過這種方法,您所說的應該是拷問吧。』

這些話旁邊的阿斯利安聽不見,我是在大戰之後才發現原來幻武兵器也可以用這種方式對話的,難怪萊恩常常拿著一串大豆在冥想。

其實也不是拷問啦,只是想把知道的事情問一問而已。

『那就是拷問。』

我發現米納斯最近說話也有點越來越不客氣了。

「你在與幻武兵器對談嗎?」坐在旁邊的阿斯利安突然開口,打斷我跟米納斯的交流。

「咦?看得出來?」我還以為從外表看起來就是在放空。

「稍微有那樣子的感覺。」不知道是看到啥感覺的紫袍給了我奇妙的答案,因為太奇妙了,所以我根本不想深入詢問下去。

反正十之八九一定會得到一個『感覺上就是這樣』的答案。

「阿利學長平常也會跟幻武兵器對話嗎?」反正有不想問他為什麼,我乾脆順著話題繼續聊下去。

「偶爾,不過都是單方面說話的說。」阿斯利安聳聳肩,「我的兵器可不太多話,夏碎的也是,很沉默,有時後放出來讓他們沉默的排排坐還挺有趣的。」

......我還真想看看那種畫面。

就在我想著然後想問他可不可以下次弄給我看時候,阿斯利安突然對我比了一個禁聲的動作,然後將我往後面的樹林拉,在裡面躲藏好。

「來了。」

順著他所指引的方向看過去,我看到另一端的樹林區當中隱約的出現了銀白色的東西。

與夏卡斯不同,那種銀白是幾乎閃耀的顏色。

泛著微光,同樣漂亮的光角就在那生物的額上,隨著白雪色的鬃毛穿過了空氣。

我不自覺的秉住呼吸了。

生平第一次,我看見了傳說中在繪本才會出現的......獨角獸。

而牠貼著草地正在匍匐前進。



***



我揉揉眼睛,有一瞬間我還以為眼睛抽筋了。

因為我從來沒有看過一匹馬在森林裡面匍匐前進,更別說是一匹馬長的很像馬但是比那東西更珍貴無數倍的獨角獸。

那隻聽說非常高貴的生物現在正用一種......肚子貼在草地上,然後四隻腳在地上滑動的詭異姿勢往前爬。

跟著牠爬的方向,我看見牠正在偷偷的像瀑潭,接著在有一段距離的地方嘿嘿嘿的露出詭異的表情再看那一堆人魚。

通常,這種畫面我們會形容它叫偷窺。

一匹獨角獸偷窺一堆人魚?

我看了一下阿斯利安,他的表情好像是想笑,我覺得我自己的表情應該沒有正常到哪邊去。

用樹幹當做掩護,就在很近的距離看了好一下之後,獨角獸才又往前爬了好幾步,大概是想要看清楚一點。

真是一匹色瞇瞇的馬。

對了,我記得之前繪本上好像也是說獨角獸只親近處女還啥的......

「你在幹什麼?」因為太近了,所以很快就有人魚發現正在偷窺的獨角獸而發出大叫聲。接著好幾條全都由向那個方向,然後轉成人腿走上岸。

被發現之後,獨角獸也很乾脆的站起來,歡樂的奔向少女們的懷抱──

「跟你說過幾次不要在遠處偷窺!」其中一個直接舉腳從馬臉上重重的迴旋踹下去,在馬蹄摸到他胸部之前,體積還不算小的獨角獸整個飛出去了。

「可惡!變態!」

「色馬!」

「該死的小鬼!」

接下來是一頓拳打腳踢。

我整個錯愕住了,完全的愣到最高點,不知道要做何反應。

是說妳們剛剛也是這樣在下面游泳啊,被我跟阿斯利安看那麼久不是都沒反應嗎?為什麼被匹馬看到反應就這麼大!

有那麼一秒我有種還好剛剛沒有被打死的慶性感。

「因為那匹獨角獸的表情太下流了。」阿斯利安咳了一聲,大概也看得出來我的疑問在哪裡。

為什麼你可以看得出還牠的表情下流?

就在短短的時間內,人魚圍毆完了那匹獨角獸之後就全都又跳回水中,接著被瀑布整個往上沖回上游,一下子水面立刻變得異常安靜,同時我也知道那個水往上流的真實作用了。

還真方便啊不用再游回去......

被圍毆完的獨角獸就躺在原地,隱約的我好像還看到牠的鼻子裡出現了血紅血紅的顏色。

「過去吧。」確定人魚都走乾淨之後,阿斯利安才拍拍身上的草屑,筆直的往躺在地上的傳說幻獸走過去。

我翻了翻隨身小背包,裡面還有些衛生紙,不知道馬會不會自己擦鼻血。

隨著阿斯利安,我們很快就靠近了躺在地上流鼻血的馬。

一發現陌生人(還不是女人)的出現,獨角獸馬上站起身,銀白色的鬃毛晃了晃,差點讓我不自覺得一把抓上去。

「您是......式青?」站在馬前面差不多三、四步距離的地方,阿斯利安先開口詢問。

有著藍色眼睛的獨角獸瞇起眸,馬頭上下左右晃了晃打量著站在面前的狩人,連我都可以看得出來這隻獨角獸臉上掛滿了問號,好像是在說「老子啥時候認識你」這種話。

「我為狩人部落的席雷阿斯利安,目前任職聯合公會的紫袍。因為公會任務原因想取得鎮魂碎片,據說在您身上,想請問是否真的有這回事?」換上了和平日不同的嚴謹態度,阿斯利安慎重的詢問著對方。

......其實不過就是頭獨角獸,這樣溝通好像也太過於謹慎了。

盯著阿斯利安看了半晌,獨角獸在身上蹭了蹭鼻血,在皓白的毛皮上留下了一攤刺眼的紅色,然後才不知道從身上的哪裡咬出一個大約五十元硬幣大小的鈴鐺。

那是一個銀色、看起來毫不起眼,大概路邊隨便買都有的鈴鐺,上面繫著小繩結,一點都不特別。

阿斯利安伸出手輕輕的放在鈴鐺前面,大概過了幾秒鐘之後才收回手轉向我這邊:「是真貨。」

「咦?那可以給我們嗎?」我看著眼前的獨角獸,後者立刻把鈴鐺藏回身上......不然你身上是有異次元口袋嗎?怎樣看我都不覺得那平坦的毛皮上有可以藏東西的地方。

「我們真的很需要那樣東西,您應該知道冰與炎的王子的事情,這樣物品是要用在他身上的,並非要用在其他地方。」

獨角獸搖搖頭,大有王子干我屁事的意味。

我想了一下,然後看著還在滴鼻血的獨角獸:「學長是個大美人。」

那瞬間,獨角獸的眼睛發光了。

阿斯利安用一種很難以形容的表情看我,而我當然知道他為什麼會露出這種表情,看著獨角獸的反應,我再接再厲的說下去:「你想想,精靈一族怎麼可能會差到哪裡去,加上學長他媽媽可是焰之谷的第一公主,聽說是頂頂有名的超級大美女,這樣正正加下去他們的小孩一定是超正,就算不是美女,一定也是美人,你忍心看著美人王子就這樣沉睡不醒嗎?」

一口氣說完之後我自己也感動了,果然跟五色雞頭混久了什麼鬼話都說的出來。

獨角獸現在不只滴鼻血,連口水都下來了。

阿斯利安連忙把我拉到旁邊去。

「這樣可以嗎?」他用著有點擔心的語氣低聲問我:「你把學弟賣了?我原本打算告訴他夏卡斯的事情。」

「呃,應該沒關係吧,獨角獸不是只對處女有興趣嗎?而且就算他想對學長怎樣,可能也沒命回去吧。」我對學長有百分之百的信心,他絕對會殺了獨角獸然後放血剝皮抽骨,讓全天下都知道對他流口水會有什麼下場。

「這樣說也......」不知道算不算贊成,阿斯利安皺起眉,露出一種很詭異的表情:「我想你最好別讓學弟知道是你提議的。」

「嗯,不然我也會死得很慘。」我有這種預感。

是說,我的膽子好像變大了,大概是因為快一年沒有被揍,所以連學長也想整了嗎?

「那我跟過去可以嗎?我想看超正的美人。」

這一句很顯然不是我,也不是阿斯利安所說的話。

愣了一下,我們同時轉過頭,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有第三個出現在我們旁邊,

如果是我沒有發現就算了,但是看阿斯利安的表情,他似乎也沒有注意到這個人。

在我們側邊的,是個穿著白色的有點中國改良式唐裝的男人,銀白色長髮藍色眼睛,讓我們一眼就認出來他是誰的並不是他的臉,而是他腦袋上那根太過突兀的單角。

「式青?」阿斯利安先叫出對方的名字。

「是的。」勾起大大的微笑,剛剛還是獨角獸現在變成男人的傢伙抹掉臉上的鼻血,「小的是幻獸──獨角獸一族的式青。」

原來他會說人話嘛!

無視於我們兩個想給他一拳的表情,這次真的露出貨真價實猥褻的笑容,男人一邊搓著手一邊靠了過來:「你們剛剛說那個王子非常漂亮,如果真的需要我的鎮魂碎片,那唯一條件就是讓我一起跟過去。」

糟糕了,原來色馬會變成色狼,不知道學長有沒有辦法對付。

「是王子,不是公主喔。」阿斯利安重申了一次學長的性別。

「沒關係,我喜歡看漂亮的人,美人還是美女都喜歡,不過美女姐姐最好了,美人只可以欣賞。」捲著自己銀白色的長髮,似乎泛著光的男人滿足的微笑著:「但是也無所謂,既然是焰之谷第一公主的孩子,那一定很有可看性,我也聽說冰牙三王子很漂亮......」

我看見男人的口水有滴下來了。

「呃,幻獸可以到一般地區嗎......」阿斯利安有著很大的疑惑。

接著我們聽到好幾個水聲,剛剛被沖上去的人魚又紛紛的跳下來,好幾尾就隔著岸邊衝著我們大叫:「快把這傢伙帶走!」

看來獨角獸的騷擾已經困擾她們很久了。

「姊姊們──」一看到人魚跑回來,獨角獸馬上放棄與我們交談,很歡樂有奔過去了。

於是幾分鐘之前的狀況重新上演,不過這次被圍毆的不是馬,是個人。

我突然覺得問題很大了。

「漾漾......」阿斯利安重重拍了下我的肩膀,露出一種好像要幫我送終的表情:「明年的今天我會記得祭拜你。」

喂!不要一下子就跳到我會有忌日好嗎?

而且你應該先幫我隱瞞吧!要是學長真的要找人算帳,你應該要保護你最低層的學弟才對啊!

「呀啊──」

不小心被獨角獸摸到屁股的人魚發出尖叫聲,然後一腳踹在他臉上。

看著這一幕,我突然覺得可悲了。

早知道剛剛就不要多事,讓阿斯利安拿夏卡斯去壓他就好了!我雞婆什麼啊我!

有時候,人真的是自己找死。

我現在深切的體驗到這句話了。

不知道後悔行不行......

上篇:第三話  人魚的聖泉     下篇:第五話 新加入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