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七話 客人們  
   
第七話 客人們

第七話 客人們

我聽到怪異的聲音。

在結界解除之後,好像有東西很快地抽離的感覺,伴隨著幾乎聽不見的聲音。

五色雞頭顯然比我還要早發注意到,腳步一拔就想追上去,不過被阿斯利安攔下來了:「讓他們把消息帶走吧。」

「間諜這種東西還真是不嫌多,你們剛剛進來的同時附近就已經出現兩個了。」看了我們一眼,黑色仙人掌這樣說著:「消息傳出去之後一定會有更多人冒出來,雖然我家的西瑞小弟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不果你們這陣子還是聚在一起活動比較好。」

「我去你的混帳老三,誰說本大爺沒用!」一把直接拍在桌上,五色雞頭表現出他想翻桌的氣勢。

「你啊,還有誰。」黑色仙人掌該死的誠實回答他。

「我去──」

「不好意思先暫停。」阿斯利安擋著即將對毆起來的獸王系兄弟組:「我有點是想私下跟式青和西瑞學弟說。」

推著五色雞頭跟色馬到另外一個房間裡面,而這邊突然只剩下我跟黑色仙人掌。

「我先回去!」開玩笑,我不是很想跟他處在同一個房間啊!雖然我知道身上沒啥東西讓他垂涎,但是心理壓力就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放心吧,如果我想要,你身上早就空了,到處都是破綻。」黑色仙人掌露出了邪惡的笑容。

我立刻倒退了起碼有幾公尺遠。

不過因為退開了,我才注意到黑色仙人掌後面的桌上有盞燈,剛剛進來時候沒有注意到,還以為是普通檯燈,現在仔細一看才發現不是,感覺上有點像提燈,上面有個古樸的雕飾,頗像電影裡面會出現的那種高級貨。

看著那個火,我突然有點寒意,那種火不是一般蠟燭火,而是那種好像快熄但是卻憋著一口氣熄不掉的蒼白色火燄。

「那個是......」看著搖曳的詭異燈火,我有種說不出的怪異感覺。

黑色仙人掌跟著我的視線轉頭,然後拿起了那盞燈火,因為他的臉被眼鏡根頭髮蓋住,所以讓人看不太出他現在的表情:「這是別人放在我家的東西,其實已經滅很久了,但是最近不知道為什麼突然自己點燃,就像這樣沒有在熄滅了。」

「那是做什麼用的?」我在另一邊的椅子坐下來,黑色仙人掌順手把提燈遞給我。

「守護旅人一族的引路燈,傳說好像是怕有人回不了家,所以在家的人會點燃引路燈,他們會藉由這盞燈火傳達給在外面的旅人,讓迷失的靈魂回到最原始的地方,不管是人或是另外一種形式。」黑色仙人掌告訴我,那一個種族不是狩人,因為狩人是荒野上的種族,這是指類似傳說故事中半神話的種族,其實很少人見過他們的真面目,也被稱呼為旅人守護者,「之前放在我家時候整個都熄滅了,怎樣都沒辦法點燃,鬼族大戰之後突然亮起來,還是這種奇怪的亮法,所以我今天想說順路去問一下放在我家的那個人這是怎麼回事。」

「另外一種形式?」我抖了一下,那種形式我想大概就是往生了。

可是如果連往生都可以指引回來,那麼熄滅是......

連靈魂都消失嗎?

那盞燈用在誰身上?

我有點不太敢問,因為黑色仙人掌看著燈沉默,讓人無法多問。

「那個......我希望那個人可以平安回來。」看著那盞燈,我也只能這樣默默的誠心祈禱。

「哈,誰知道?」放下了燈,黑色仙人掌聳聳肩,「不過就算他回來了,我家也不是他想過的生活,應該很快的又要在點燃燈了,還真是不知道該不該回來。」

「我覺得......我個人覺得啦,就算真的不喜歡家裡,不過到最後還是會想回家的。」看見黑色仙人掌把頭轉向我這邊,我連忙又補上,「純屬個人意見。」

黑色仙人掌沒有接話,我也不敢隨便亂接話了。

大概過了幾分鐘之後房間的門才被打開,五色雞頭帶著一種奇怪的表情走出來,接著後面是那匹色馬、最後才是阿斯利安。

他們剛剛不曉得說了什麼東西?

「我還有點事情必須要先離開,那之後的事情再麻煩你們了。」沒有告訴我剛剛他們密談啥,阿斯利安很匆忙的舊走掉了。

既然會避開我三個人說話,那我想大概也是不想讓我知道的事情,不要太多是去亂問好了。

『我肚子餓了∼』色馬再我腦袋裡面一開口就是先哭餓。

於是我想起來,其實剛剛我們本來是要去吃飯的,不過被打斷了而已,「我們先回去餐廳吧,九瀾先生要一起去吃飯嗎?」

「免了,我還有事情要做。」黑色仙人掌揮揮手:「你們自己去吧,路上小心一點。」

我曉得他是指夜妖精的事情。

「放心,本大爺不會讓那傢伙有機會出手的。」

五色雞頭發出了讓人不安的保證。



***



重新回到餐廳之後人已經少了很多了。

看了一下時間,我們在醫療班逗留的比較久,所以已經過了吃午餐的時間,現在大概就剩幾桌正在喝下午茶或吃點心的人,沒有吃飯時間那麼滿了。

五色雞頭跑去拿餐之後我和色馬找了一個非常不起眼又隱密的角落坐下來。

『剛剛我們有告訴那個彩色刺蝟頭一些關於我的事情,包刮人形跟碎片的部份。』色馬在旁邊坐下,然後開始整理毛皮。

「咦,沒關係嗎?」他們剛剛明明就還是吃跟被吃的關係。

『那小子雖然嘴賤歸賤,不過我看得出來他可以信任。』自己也沒好到哪邊去的色馬頓了一下,說著:『而且你好像跟他走的狠勁,接下來放出消息之後一定會有很多人來偷襲我們,多一個人就多一點幫助,這個程度的告知我還可以接受。』

「是這樣喔。」是說我應該沒有跟五色雞頭走很近吧?

『與其說這個,你還不如幫我介紹一下十二點鐘方向那個美女姐姐......她朝我們過來了耶!』

隨著色馬興奮的聲音轉過去,我看見庚學姊端著飲料跟點心往我們這邊走過來,因為色馬體積不小,所以她一下子也注意到我們這邊了。

「漾漾,你一個人?」親切的微笑著,庚學姊把端盤放在桌面上,很優雅的坐下來:「這就是傳說中的獨角獸啊,今天早上我一直聽到很多人在說高中部有人帶獨角獸上課,原來是你啊。」

「啊哈哈......因為任務的關係,所以只好帶著。」看著色馬瞇著散發出色光的眼睛往庚學姊那邊靠過去,我咳了聲:「大概就這幾天吧,不會太久。」

撫著色馬柔軟的鬃毛,絲毫沒有意識到馬正在吃她豆腐的庚學姊很認真的看著我:「那你要小心一點喔,因為獨角獸很罕見,我想會有很多人會對你下手的。」

「沒差啦,對我有意見的人本來就很多了。」自從很多人知道我是妖師之後,來找碴的就沒中斷過,不過我也慢慢習慣了,真是可怕。

「喔、不,我不是指這個。」也知道我身份的庚學姊說到:「因為獨角獸是珍奇的幻獸,所以有人出很高的價格購買,於是在地下市場當中捕捉獨角獸是很熱烈的競爭,現在的幻獸已經相當難抓了,大部分都有公會以及各種種族的保護,所以更有人想入手,像你這樣帶著很快就會有人試圖來搶了。」

結論就是挑弱的下手嗎?

對不起我就是很弱還大搖大擺的帶著珍奇幻獸逛大街啦。

『而且會變人形的更貴唷。』色馬補上這句話。

啊,難怪他會叫我不要害他,原來如此。

可是我實在很難理解,不過就是隻長角的馬而已,這個世界裡面長角的連兔子跟其他動物都有,有必要這樣大肆捕捉獨角獸嗎?

該不會他像五色雞頭說的一樣真的可以吃,吃完還會長生不老之類的?

那人魚應該也是很貴的東西了我想......

「例如就像現在一樣。」微笑著喝了一口杯中的飲料,庚學姊彈了一下手指,剎那間捲起了大風、接著就看見四周的屏風全部倒下,在那後頭有好幾個來不及閃避但是明顯就是在偷窺我們這一桌的陌生人;大部分看起來都不像高中部,有可能是大學部或是外校人士。

一看到被揭穿了,偷聽的人有幾個大概是因為不好意思自行離去,幾個就乾脆喊出了我在電視上也看過的臺詞──

「把獨角獸交出來!」

優雅的放下飲料站起來,庚學姊微笑的看著旁邊的幾個人:「你們不是本校的學生,還有、在場你們包圍的人皆都參加過大競技會,你們居然敢來找碴?」

呃,基本上我在大競技會聽說原本的身分叫打雜跑腿......

「管你們是誰!把獨角獸給我交出來!」其中有人甩出刀類的幻五兵器氣勢滔滔的喊著。如同往常,在餐廳裡面的其他學生沒有正常人驚慌失措的尖叫逃走,反而是在外面又包了一層,全都露出很有興趣外加看好戲的表情,連點餐臺裡面的餐、廚師都抬頭往這邊看過來了。

「誰要找碴?本大爺奉陪!」好死不死再這時候回來的五色雞頭閃亮亮的從人群外面飛躍近來,還閃亮亮的站在最高點的餐桌上,「本大爺江湖一把刀,來挑戰的都給本大爺留下一隻手來!」

是說......我們的餐點呢?

看著五色雞頭空空的手,我知道這頓大概又吃不太成了。

「就這樣囉,快點上吧,我們還要吃飯。」庚學姊的眼睛慢慢轉成綠色,然後盯著其中一個人。

我拿出了米納斯,那隻眾人目標的該死色馬居然退到旁邊......吃觀眾的豆腐!

一回頭看到他害怕嬌羞的倚在路人女同學的身上那瞬間,我還真有衝動把米納斯轉成二檔先給他腦袋來一槍再說。

「都不用出手,小朋友們。」

就再兩邊的氣氛有著一觸即發的超高危險同時,不屬於我和庚學姐也不是五色雞頭的聲音從我們中間傳來,接著是空氣震盪出黑色的漩渦,從漩渦裡面走出來一個色馬最害怕的女人:「真是的,不將校園安全警衛放在眼裡嗎?」

看起來完全不像警衛而比較像入侵者的惡魔搖著尾巴從漩渦當中走出來,然後撥了長髮:「外校人士,試圖在學院中搶劫學生會遭到報應喔。」

看到奴勒麗出現的那一秒我就知道他們下場會很慘了,但是很顯然來搶馬的人不覺得自己會很慘,反而是開始露出不屑的人色,還有人說一個惡魔想單挑XX高貴種族,看來我們學院也開始衰退之類云云的話。

勾著美豔的微笑看著眼前的包圍著,奴勒麗示意我們幾個往後退,自己往前走了幾步:「對付你們也用不到幻武兵器。」她轉動手腕,黑色的鞭子就出現在掌心上,接著惡魔朝空中甩出個響鞭聲發出了恐怖的聲響,「艾克達,出來吃飯了。」

那一秒,空氣瞬間扭曲,黑色的霧氣環繞在惡魔的正上方。

「漾漾,在後退一點。」庚學姊拍拍我的肩膀,順便把五色雞頭一起拉下來。

就在我們退開不用幾秒鐘的時間,我看到黑色的爪子從扭曲的空間當中伸出來,活像遊戲中最終魔王出現一樣的場景只差沒有配樂,從惡魔身後的上空出現的是隻有三個頭的黑色老虎,黑到幾乎折光的身體上架著蝙蝠般的大型翅膀,詭異的腥味伴隨著空氣席捲整個餐廳。

庚學姊放下了保護結界,連同色馬一起包圍起來。

「妖魔的召幻獸!」那幾個搶劫的人臉色很明顯露出驚恐的樣子。

「啊啊,慢慢玩吧,放心我們醫療班會幫你們復活的,不過可能回去檢查一下,怕有內臟忘記放回去。」奴勒麗拋出個飛吻,接著三頭的黑老虎發出了恐怖的咆嘯聲之後追著那群人衝出餐廳了。

「他們大概聽不見了。」遙望變成小點的人跟大點的召幻獸,庚學姊做下結論。

「呿!」根本沒有出手機會的五色雞頭無聊的冷哼,然後不知道從哪邊生出來兩個大餐盤,上面塞滿了大概是我們點的食物就丟在桌上。

奴勒麗轉過來看著我們:「真是有意思啊,剛剛突然收到很多外校人士進入的警戒報告,看來學院這陣子會很有趣。」

「數量都在學院監視的監控中嗎?」眼睛已經恢復正常色的庚學姊這樣樣詢問著。

「八成吧,那種會隱形的還是突然臨時起意就沒辦法完全掌控囉。」惡魔聳聳肩膀,然後看了一眼全身僵直的色馬,還順便給馬一記飛吻:「多小心囉,我還要去工作,等等會有人來處理屍體。」

說完,惡魔就像來的時候一樣消失在黑色的漩渦當中,只剩下外面依稀聽得到的老虎咆嘯聲和人的慘叫聲。

嗯,果然會變成屍體......

不過召喚獸好帥啊,我記得阿斯利安也有,好像是飛狼什麼的,喵喵似乎也是貓王坐騎之類的。

這樣說回來的話,其實很多人都有嗎?



***



「的確有一門課是召幻獸學術的。」

騷動過後,在觀眾都散會之後庚學姊這樣回答了我的疑問:「因為在出任務時候除了搭檔之外,若單獨一人有召幻獸輔助是相當方便的。」

「本大爺才不需要那種東西。」咬著雞肉串的五色雞頭從鼻子冒出哼氣。

是啊是啊,我知道你是人間凶器......忽略。

「那之前鬼族闖進來時候......」

放下了杯子,庚學姊交疊了手指放在膝蓋上,「一般來說召喚獸有強有弱,與鬼族對戰時是有人使用,但是通常向這樣大規模抵禦並不會全都使用召喚獸,因為那是混戰,稍微一不小心召喚獸就會變成阻礙,而且對鬼族戰時候差距明顯,沒有必要讓召喚獸再來送命,這不是玩遊戲,召喚獸不會再復活的。」

我大概了解庚學姊的意思了,同時也想到那時候的確是很混亂。

『我的同伴裡面也有因為和別人結締契約成了召喚獸而死掉的。』色馬的聲音像是鬼一樣又自動冒了出來,『因為很信任對方所以幻獸、妖魔獸才會把生命交到別人手上,但是通常不適當使用就會讓我們很短命。』

「這樣喔......」反射性的回答之後,我猛一抬頭就看到庚學姊和五色雞頭露出奇怪的表情在看我。

失禮了學長,原來我以前都害你要被別人用這種目光看。

匆匆的說了下沒什麼我在自言自語之後,我很快的轉移了話題:「所以就是之後會再有召喚獸的課程,大概是幾年級的課?」

「其實漾漾的話現在就可以去選了,召喚獸的課程不是看年級,而是老師會挑人喔,所以入班之前都會有考試,不適合的人會被刷掉,但是其實這個課程是因人而異,也有人不用上課還是可以使用召喚獸的。」

根據庚學姊告訴我們的,似乎召喚獸課程不是只有交你怎樣簽訂契約使用召喚獸,還會分析各種種族、召喚獸適合的用途和一些養殖型和其他相處方式等等,說到後來讓我覺得其實召喚獸課程好像有點像獸醫還是訓獸師之類的課了......

看來要有愛心的人會比較合適。

在整個討論完離開餐廳之後已經是下午不早的時間了。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奴勒麗的出現奏效,總知道我們踏出餐廳轉向黑館時,完全沒有任何人再來找麻煩,就連平常會堵我說「滾出去吧妖師」的那種一般學生跟外校生也都沒有了。

這讓我覺得有點奇怪。

「樣∼那本大爺就送你們到這邊啦∼」等到了黑館前,五色雞頭停下腳步:「還是本大爺也要跟進去?」

「不用了,我想黑館裡面應該不會有怪東西了。」不對,其實黑館裡面全部都是怪東西,但是不會有新的了。

這樣跟五色雞頭道別之後,我和色馬才走進去。

「等等,那個獨角獸!」還未進去時候後面突然傳來匆匆忙忙的叫聲,接著我們看到一個穿藍袍的人出現在旁邊:「提爾說可以請你先過去一趟嗎?」

色馬疑惑的看著那個人。

「不是還要再幾天?」我也覺得奇怪,明明輔長說還要一點時間的。

「因為醫療班方面出現了一點狀況,我們需要把置入時間往前移。」似乎不想說是什麼狀況的藍袍這樣告訴我:「所以必須現在過去。」

我看了一下色馬,色馬對我點了一下頭,『沒關係,反正我也很想很想看美人......啊啊,美人啊......』

他大概完全沒有疑惑吧,我想。

「那我先帶走獨角獸了。」

「咦?我不用去嗎?」原來他只是要帶獨角獸?

「是的。」必恭必敬的說完後,醫療班的人領著色馬就慢慢的消失在移送陣當中了。

盯著人不見了地方,我反而真的越來越覺得奇怪了。照理來說輔長知道色馬是我和阿斯利安帶回來的,我們也都知道學長的事情,他沒有必要隨便找個我不認識的醫療班過來才對,像喵喵或九瀾我也都算熟......

立刻就覺得不對,我跑進黑館之後撥了手機,不用半秒鐘手機立刻就被接通了。

『褚?』另端的人傳來聲音。

「夏碎學長?我不是打千冬歲的號碼嗎?」手機又給我跳號了?真不是我要說,這支手機經常在給我隨自己心情亂接號,有時候打給喵喵還會變成萊恩,一定要找時間看看這裡有沒有手機業者可以修理。

快速的跑上黑館自己的房間,一路上我都沒有看到半個熟識的人在走廊外面亂晃,只有女鬼像在那邊眨眼睛眨到眼抽筋。

『不,千冬歲剛剛還在這邊,但是他說要到紫館幫我拿幾本書所以暫時離開,手機忘記帶走了。』頓了頓,手機那頭好像有點遲疑,『不過也過了有些時間,該不會有跟小亭鬧起來了吧......』

「我想問一下。」打斷了夏碎學長的疑惑,我立刻問了我想知道的事情:「提爾輔長有沒有告訴過你今天學長要提前使用鎮魂碎片的事情?」

在那之後,我曉得輔長一直都有告訴夏碎學長關於學長的進度。

因為他們是搭檔。

夏碎學長沉默了,大概過了好一會兒那邊才傳來聲音:『提爾沒有說過,發生什麼事情了?』

我幾乎可以想像得到夏碎學長現在一定是掀開被子站在地上了,如果平常被千冬歲看到,一定又會說好一陣子這個不行那個不行,還不可以影響他哥休養的進度之類的。

把剛剛有醫療班的人帶走色馬的事情大概說了一下,手機那邊又傳來好一陣的靜默。

約過了有幾十秒後,夏碎學長才開口:『我剛剛用了探測術法,發現醫療班幾個重點區域似乎都被人布下結界隔絕外界進入,他們大概沒有想到會有人打手機不用傳影術,按照這個隔絕術法的樣子還看,應該是夜妖精──』

夏碎學長的話還沒說完,一種巨大的聲音透過手機傳達到我這邊,接著我聽到好幾個說著奇異語言的陌生聲音。

『你們是霜丘的......』

我只聽到手機最後傳來這句話,接著完全被斷訊了。

夜妖精闖入醫療班?

聽著手機詭異的斷線聲,我切斷了通話,一下子整個不知道應該要怎麼辦。

他們不是只想要色馬嗎?為什麼會闖入醫療班?

對了,我記得今天醫療班好像有事情被召回去鳳凰族,那麼現在醫療班總部裡面所有的人手應該非常少,為什麼會挑在今天?

「瞳狼?」看著手機,自從大戰之後鬼娃就消失了,幾乎不再出現,我也不曉得為什麼會這樣,但是手機還是可以照常使用就是。

過了一會兒還是沒有任何聲音,我真的感覺不妙了。

兩秒後,手機響了。

『漾漾?』顯示著萊恩的號碼,但是傳來了千冬歲的聲音:『醫療班總部被攻擊了,快點通知黑館裡面還在的人!』

他的電話很急,我可以聽到那邊還傳來像是打鬥的聲音,一定是千冬歲轉回醫療班之後才發現醫療班被隔絕了,所以才會連萊恩都在那裡。

黑館還有誰在?

剛剛我回來時候沒有察覺到有別人,而且最近多人都出任務了,記得也沒有見到安因。

因為很急,我也不管怎樣了,就從這層樓開始看到門就敲,但是幾乎都沒有回應,連應該在校園裡面的奴勒麗都還沒回來。

敲到伯爵的門時候,終於有人應門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打開了門扉,尼羅的臉出現在後面。

上篇:第六話 鎮魂碎片     下篇:第八話 夜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