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八話 夜妖精  
   
第八話 夜妖精

第八話 夜妖精

「醫療班總部好像被夜妖精攻擊了,千......紅袍通知我快點告訴黑館裡面還在的黑袍。」

像是看到救命稻草,我連忙這樣跟尼羅說著。

「咦?」罕見的愣了一下,尼羅走出來關上門,表情似乎變得有點凝重:「就在剛才你還未回來之前,主人收到了公會的警急召喚,有大量的高階妖獸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失去控制衝擊公會分部,目前校園中的黑袍跟紫袍已經前往救援,黑館中應該只剩下......」

他一邊說著,一邊領路走到另外一扇我看起來也很熟的門前。

「黎沚先生。」敲了幾下門,我和尼羅等了有一會兒之後門板才被人從裡面打開,一張似乎才剛睡醒的娃娃臉打著哈欠出現在我們面前。

「怎麼了?你們站在這裡幹嘛?」歪著頭,黎沚不解的看著我們,然後把亂翹的頭髮拉直。

「醫療班總部請求支援,如果可以的話想請黎沚先生先過去。」尼羅飛快的這樣告訴黎沚之後,後者點點頭。

「我直接過去。」回答這句之後,黎沚就轉身回房間關上了門。

我想他大概是直接用陣法過去了。

不過我有件事覺得怪怪的,「為什麼黎沚會在館裡?」如果剛剛我聽到的沒錯,照理來說黑袍應該會先去公會分部吧?

「黎沚先生和冰炎殿下一樣有特殊身分,所以不用聽從緊急召喚,而可以視情況而自己行動。」簡單的這樣告訴我,尼羅說了現在黑館也沒有其他人了,所以我們就直接過去醫療班總部。

布下移送陣之後,我們幾乎是在幾秒後立即就到達了醫療班總部前面。

和平常來的時候不同,整個醫療班籠罩在一種詭譎的黑色氣息當中,莫名的氣氛包圍著總部本館,像是外面鍍了一層黑色墨水似的,和往常簡直成了強烈對比。

四周沒有人,甚至連聲響都沒有。

下意識的,我直接喚出來米納斯緊握在手上,尼羅瞇起了眼睛,全身充滿戒備。

很快的我們就明白這裡非常的不對勁,因為照理來說至少千冬歲跟萊恩也會在的,但是我們已經站了有好一下子卻沒有看見任何人,包括應該也到達的黎沚。

「這是夜妖精的獨特術法。」閉起眼睛,尼羅站在原地大約幾秒之後才再度睜眼:「我可以感覺到附近有不少人的氣息,但是顯然的都被黑夜的法術隔絕開來,看來夜妖精的目標是真的要襲擊醫療班。」

「那要再跟別人求救嗎?」我一下子就覺得搞不好公會分部也是他們搞的鬼。

「剛剛的訊息已經放出去了,公會方面很快就會有援軍過來,但是很奇怪的......夜妖精的目標應該是尋找古代的力量,獨角獸的話可以理解,但是為什麼要襲擊醫療班?」露出不解的神情,尼羅這樣說著。

古代......古代......醫療班裡面有什麼古代的東西?

「呃、那個,一千年前的人算不算古代?」我只想到一件非常不妙的事情。

尼羅看了我一眼,我猜我們想到的大概都是一樣的了吧。

可是夜妖精沒有理由衝著學長去吧,學長吃了又不會長生不老......

......該不會可以吧!

「不管如何,我們先進去看看裡面狀況吧。」這樣說著,尼羅讓我後退一點,然後用著獨特的語言念了一串咒語,接著靠近大門的一扇小門上的黑霧慢慢消失,他立刻拉著我往裡面衝。

就在我們突破黑霧闖進去的同時,一道黑影直接迎面劈下來,尼羅想也不想的一把拽住那個東西,但是對方的殺傷力也不小,我看見暗紅色的血液從狼人的掌心落下。

沒想到會殺到熟人的甩鞭者也愣了一下。

「褚?」

「夏碎學長?」

立刻將幻武兵器收回來,夏碎學長迎了上來:「不好意思,我以為是夜妖精。」

「沒事。」尼羅看著逐漸在恢復的傷口,這樣說:「小傷很快就會痊癒的。」

左右張望了一下,夏碎學長示意我們往旁邊比較偏僻的樑柱後面躲,我也同時注意到了夏碎學長身上有些傷勢,大多都是輕傷並不太嚴重,但是也表示了剛剛電話斷線之後他的確和突然出現的人起了衝突,看來夜妖精好像不是好惹的角色。

聽尼羅說完公會分部的事情之後,夏碎學長也沉思了半晌,「你說的應該沒有錯,我想分部的妖獸跟夜妖精脫不了關係,但是他們的動機不明確,我有點擔心他......剛剛暫時逼退夜妖精之後就先隱藏起來想找機會到禁區,沒想到先遇到你們。今天醫療班有年度重大會議所以全部移往鳳凰族開會,只剩下幾名人員留守、那些人員被全部夜妖精集中在大治療室,而主要醫療班成員一時半刻也趕不回來,不曉得夜妖精怎麼會曉得這件事情。」

我們都安靜了,誰也不知道夜妖精想幹什麼。

「總之,我想先到禁區看看。」始終很擔心學長的夏碎學長這樣堅持的說道。

正想告訴他我們也是要去的那一秒,某種可以把我腦漿震爛的淒厲叫聲直接貫穿我的腦袋。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瞬間我真的看到眼前有星星了。



***



「褚!」

在我腦袋磕地之前,夏碎學長快了一不把我拉住。

等到那個該死的尖叫餘盪過後,我才回神,「沒、沒事。」色馬也被拖到醫療班裡面?

雖然我不太清楚色馬那個腦入侵距離是怎樣,但是根據之前學長竊聽的經驗,應該是不會太遠,很有可能就在醫療班附近而已。

夜妖精把色馬也帶到醫療班幹什麼?

南部成根精靈組合服用可以得到永生強大力量?

這太扯了!

可是剛剛那個悽慘的叫聲是怎麼回事?他們該不會對色馬下手吧......雖然馬是欠扁了一點,但是應該還不至於真的對他下手這麼狠吧,他被人魚圍毆時後明明沒有叫這麼慘。

雖然跟他沒有很熟,但是我也開始有點擔心色馬的安全了。

「我們被發現了,有很多不善的氣息逼近。」在我胡思亂想了幾秒之後,尼羅出聲提醒我們,「你們兩位請先離開。」

「這邊......」夏碎學長皺起眉。

「沒問題,我可以感覺到有黑袍的氣味也靠近了。」尼羅給了我們一個微笑,表示不會有太大的事情,「請快點到冰炎的殿下那邊吧。」

也沒有再多加遲疑,夏碎學長點了點頭,接著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褚,把地面打破吧。」

「咦!」浪突然打在我身上,我錯愕的看著他們。

「現在通道上都有夜妖精的氣息,如果夏碎先生受傷即表示派出的是正規部隊,我們人數不多也沒有黑袍,考慮到夏碎先生的身體狀況便不適合硬闖。最快的方式就是破壞建築物本體重新開道。」尼羅仔細的再跟我說了一遍。

我看著手上的米納斯,眼前的兩個人都點點頭。

意思就是叫我轟了地板然後從破洞下去嗎?

這樣我一定會被醫療班求償的!

「放心,緊急狀況下破壞建築物不會被要求賠償。」立刻就看出我在想什麼的夏碎學長無奈的笑了下,說著。

「喔、了解。」

既然他都這樣說了,我也毫不猶豫的直接往地上開了一槍。

地面猛然一個震盪和巨響,不知道這次是給我什麼子彈的米納斯後座力有點強,稍微把我的手給彈開了一點,但是還沒到二檔那種可怕的地步。

在煙霧過後,底下果然出現了一個洞,但是不太像是被轟出來的,而是很像那種被雷射槍掃射過、切割平整到有點恐怖的長洞。

米納斯,這到底是什麼子彈?妳已經自己開發出雷射水槍了嗎?

『這是高密度壓縮水子彈,試作品。』優雅的聲音傳來,接著又不理我了。

「快下去吧。」看著深到都是黑色,下去不知道會怎樣的洞,夏碎學長率先縮著身體就滑下去了。

說真的,我不知道他會通往哪裡啊!

看著黑色的洞,我還真有那麼點害怕。

「請不用擔心這邊的事情。」不知道其實我是擔心下面的尼羅突然再我背後一推,我連叫都來不及就整個人摔到洞裡面去。

最後一眼時,我看見黎沚的黑袍出現在洞上,接著是發生對戰衝突的聲響,然後我就滑下去了。

那個動其實沒有我想像的長,因為我連驚叫的聲音都還沒發出就到底了。

不過其實想也對,總不可能樓上樓下中間隔層有幾百公尺厚吧,反正我就是億個落空後,整個人摔在地面上。

「痛死我了......」

早我一步下來的夏碎學長拽住我的手把我從地上拉起來,我這才注意到剛剛之所以會覺得洞黑,是因為這層沒有燈,整個黑鴉鴉的一片什麼也看不到。

「似乎下層的能源都被切斷了,我們要小心一點,夜妖精是黑暗的種族,不需要光也能襲擊獵物。」輕聲的這樣告訴我,夏碎學長張開手掌,一點小小的光球出現在他手上,四周也稍微被照亮了。

我看見一堆雜物、四周空間不怎麼大,看來我們應該是摔到放雜物的地方,抬頭往上看時候那個洞已經不見了,連一點點的聲音也聽不見。

......等等,地板是會自己修復的嗎!

啊靠!沒有人告訴我這點,剛剛我如果晚一點下來不就剛好被夾在中間變成兩半了嗎!

我下次打死也不跟著幹這種危險舉動!

「嗯......」

「夏碎學長,你身體不舒服嗎?」轉過頭看見旁邊的人微微皺起眉,我有點緊張的問著。要是千冬歲在這邊,大概現在會撲過來掐我脖子。

「沒事,大概是剛才和夜妖精衝突時後有點過於激烈活動。」勾起淡淡的笑,夏碎學長閉上眼睛,過了幾秒之後才轉過來看我:「褚,我想他們的目標應該是在他身上沒有錯,等等進去之後如果真的有危險,你一定要先逃走,其他事情不用管,因為現在我無法完全保證你的安全。」

看著夏碎學長,我知道他是為我好才這樣說的。

但是,我不會逃走,和之前不同。

「我以妖師的血脈祈禱,事情不會有那麼糟。」很認真的這樣告訴夏碎學長,我是真的希望不會發生太壞的事情,畢竟之前鬼王站大家都還活著。

然後,夏碎學長笑了,「你們真的都長大了,不管是你還是千冬歲。嗯,我想你說的也是正確的,或許事情不會太糟,我們直接過去吧。」

「好。」

略為休息半晌之後,夏碎學長才走在前面推開了門,外面的走廊就跟裡面一樣是完全漆黑的什麼也沒有看見。

我問夏碎學長說是不是應該熄掉亮光,他說其實有熄沒熄夜妖精都可以清楚的看見我們所以無所謂,只放了些隱藏行蹤的術法就繼續往前走了。

四周太過於安靜,夏碎學長走路又沒聲音,只有我腳踩出來的聲響聽起來特別刺耳。

對醫療班總部顯然比我還熟悉的夏碎學長完全沒有猶豫,一下子我們就走到滿深處的地方。

不過我覺得有點奇怪,照理來說現在應該要有人來突襲我們才對啊,不是聽說夜妖精佔據這邊嗎,沒有被突襲到我覺得很怪。

太不合常理......

「褚,趴下!」

還沒想完,走在前面的夏碎學長甩出長鞭,幾個清脆的聲音傳來,匡啷幾聲掉下了幾枚鐵製的暗器。

對不起,我不應該腦殘。



***



整個走廊都是黑色的,一個人都沒有看見。

「我們被包圍了。」護在我前面,夏碎學長放大聲音這樣說著:「夜妖精想與公會為敵嗎,居然敢攻擊醫療班總部!」

過了一下,四周還是靜悄悄的沒有一點聲響。

這邊的路我就差不多有印象了,在轉過一個走廊就是學長在的那個禁止進入房,如果沒有改變位置,我們很快就到了。

「如果不出聲也不辯護,那我將以紫袍身分判定夜妖精惡意襲擊,屆時夜妖精將與世界種族為敵,這樣也無所謂嗎?」

在夏碎學長說完大約過了幾秒之後,我看見在黑暗當中出現了一個黑嚕嚕的人,就像之前我再餐廳外面遇到那個摑了我一巴掌的人一樣,從頭黑到尾。說真的他們其實也不用偽裝,只要面對牆壁我們大概也看不出來。

「無所謂,霜丘的夜妖精有自己需要做的事情。」低沉的聲音從黑嚕嚕的人嘴巴裡面傳出來,沒仔細聽還聽不太懂,「但是與其他夜妖精種族無關。」

「你以為別的夜妖精走在路上,人家會分的出來他是霜丘還是哪邊的嗎?」夏碎學長直接一語戳到對方的心頭上,還見血。

這樣說也沒錯,救我看過的兩隻都長這樣,我還真的乍看之下不知道他們誰是誰的種族,當然是先打再說。

「......公會至少可以分清楚。」黑嚕嚕的人沉默了一下子才這樣回答我們。

就在兩邊僵持不下時後,我看到某種小小藍色的光突然消失在轉角的地方。

『跟著那個東西。』米納斯的聲音突然從我腦袋裡面冒出來,那時候我也沒想到那是什麼,只想到既然米納斯都這樣說那一定有她的道理。

「夏碎學長,我們衝過去吧!」

「咦!」

愣了一下,大概也覺得不想跟夜妖精繼續無意義溝通的夏碎學長點了一下頭,「蹲下!」

幾乎是反射性的我抱頭蹲下來,接著聽見了簡短類似吟唱歌謠的聲音,然後是個巨大的爆炸聲響,整個走道都狠狠的晃動了。

不用一秒的時間,夏碎學長拽住我的手就開跑,整個走道的爆炸煙塵馬上竄到我的鼻子裡面,唯一看到好像是剛剛那藍光和一隻蜘蛛消失在轉彎盡頭。

「他們跑了!」

大概本來以為要先來場惡戰,殺個你死我活的夜妖精沒有預料到我們開逃,馬上大聲的喊著,立刻就有聲響從我們後面追上來。

黑色的流光直接從我們身後切開,我看見好幾個黑嚕嚕的妖精往後跳開,差點沒有被砍到。

對鬼王站時候看到的那把討人厭的笑骷髏鐮刀的笑聲充滿了爆炸煙塵當中,然後是黑色仙人掌站在我們後面,「喔哈,沒想到這裡真有趣,炭妖精想來攻打我們老巢是嗎?」

「殺手一族!」追兵停下來了。

「我家兩個巢你們都來過了,現在留點紀念品下來吧。」打了個哈欠,黑色仙人掌看了我們一眼,「去吧,醫療班的人很生氣的要回來了。」

夏碎學長點了下頭,拉著我往前面衝,最後一腳踢開了盡頭的大門。

近乎是在同時,伴隨著踹門的巨大聲響而來是某種東西撞擊的清脆聲,幾個黑嚕嚕的夜妖精將大房間中的水晶大球圍繞起來,有個人拿著大型武器嘗試將大型圓球給打碎,而旁邊倒了兩個穿著藍袍的人,應該是暫時代班的醫療班人員。

水晶材質的大球上面出現了如同蜘蛛絲般的裂痕,甚至裡面紫色的液體已經開始滲透出來。

「你們在幹什麼!」一看見水晶球體被破壞,夏碎學長立即就震怒了。

我看見了水晶球體中......依然在沉睡的人。

原本我以為會直到清醒的時候才能在看見的人,就跟我最後一次來時候一樣,火焰色的頭髮擴散在水中,像是無重力一般他整個人在紫色的液體中深深沉睡著,簡單的白色服飾同樣漂浮在那裡面,只是因為球體被撞擊之後開始隨著水勢飄動。

「學長!」不知道那些黑嚕嚕的黑妖精還有沒有幹什麼,看到這種場面的瞬間我也生氣了。

站在中間拿著兵器搥打球體的顯然就是夜妖精這支隊伍的首領,他看了左右一眼,立刻就有兩三個人往我們這邊撲上來。

反應動作比我快的夏碎學長立刻甩動長鞭,空氣爆裂的聲響就交雜在他們之間。

「米納斯,可以轉換嗎?」看這些夜妖精我就知道一定不是我可以對付的人,不小得能不能在這邊使用二檔一次解決。

『顧及到冰炎的殿下,我不建議使用第二種變化。』米納斯的聲音在我腦袋中浮現。

「好。」

直接朝空氣中放了一槍,我看到的是一大堆泡泡冒出來。

幾個夜妖精看到泡泡後有瞬間錯愕一秒,接著發出不屑的嘲笑聲......當然他們在打破第一個曉得裡面有王水之後,就笑不出來了。

空氣中飄滿了米納斯的獨家王水泡,原本想要攻擊我們的夜妖精也往後退,動作整個被王水泡給拘束住。

「離開醫療空間。」夏碎學長看著那些圍在球體邊的人,厲聲的說著,「立刻!」

我很少看見夏碎學長這麼生氣。

「這種小東西以為能夠對夜妖精造成傷害嗎。」冷冷一笑,某個黑嚕嚕的夜妖精突然甩了手,好幾個銀亮的東西飛出來,原本漂浮慢慢移動的泡泡應聲發出破裂的聲響,王水灑了滿地都是,很快的把醫療班房間溶出好幾個大洞。

幾乎不在意我們的攻擊,拿著武器的夜妖精又是重重的往球體上面一劈,那個裂痕變的更大,我們都看見紫色的水像是小管子一樣從細小的破裂口中開始噴出。

因為遭受破壞,球體上的字像是掙紮一樣不斷閃動著微弱的光,然後緩緩的開始變淡。

「可惡!」

就在夏碎學長往前衝打算攻擊那個要破壞球體的夜妖精同時,我看見一個黑嚕嚕的東西從他身後冒出來。

我來不及開槍、夏碎學長回不了身。

就在那一瞬間,我曾經看過一次的短刀抵在偷襲者的頸子上,接著一扭過去,黑色的血液從夜妖精的脖子噴出,他便倒攤在地。

出現在黑嚕嚕夜妖精的後面,還是一個一樣黑嚕嚕的夜妖精。

「霜丘的夜妖精兄弟們,你們破壞了夜妖精的名譽做出如此的動作,所為何事?」冰冷的語調隨著甩落的黑血而出。

我看見那個曾經甩我一巴掌的傢伙就站在夏碎學長的身後。



***



「沉默森林的夜妖精兄弟,哈維恩。」

破壞球體的夜妖精顯然認識打我巴掌的傢伙,然後用差不多冷冷的語調開口:「這事情你不要插手,這是屬於霜丘的事情,我們不想牽連其他族的夜妖精兄弟。」

「你們已經破壞了夜妖精的名譽,沉默森林想知道霜丘的理由,夜妖精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而並非牽連到其他族中的兄弟。」看了我一眼,打我巴掌的傢伙往前一站,不偏不倚的正好擋在夏碎學長前面:「以及,我不希望學院中的人與夜妖精的兄弟有所衝突。」

原來阿利學長他們的話他還是有聽進去嘛......

其實這樣仔細一看,雖然說都是黑嚕嚕的夜妖精,不過長的還是不太一樣,打我巴掌的傢伙看起來比較小一點,那些聽說是霜丘的整個大了他一號,看起來他們只有黑嚕嚕是共同點。

「哈維恩,有些事情我們並不希望牽扯太多兄弟們,沉默森林一向不干預外事,就請你們繼續沉默下去,直到事情完成的那一天,霜丘願意接受夜妖精的審判。」似乎是不太想傷害打我巴掌的傢伙,破壞球體的夜妖精語氣有點軟化。

「可以,放棄你手上的冰牙精靈,就此離開,沉默森林不會過問任何事情。」看了一眼球體,打我巴掌的傢伙這樣告訴他們。

「很不好意思,冰牙精靈是可以解讀古語的必要人之ㄧ,而且這位身分特殊,我們需要完成的事情必須要有他的存在,所以得帶走他,但是我們保證不傷他的性命。」

「你現在的行為正在縮短他的性命!」語氣憤恨的夏碎學長這樣喊到。

黑嚕嚕的夜妖精看向夏碎學長,「既然要帶走人,我們當然也有方法可以暫時穩定他的狀況。」他往後抬了下頭,從球體後面有兩三個人拽住已經被捆的像粽子的色馬出來,「我們的人調閱過醫療班的紀錄,如果他們接下來要用鎮魂碎片安定靈魂,這件事情我們也可以辦到。」

像是要印證他的話,色馬旁邊又出來兩個像是術師的打扮的人,穿著一樣黑的長袍子,整個看起來就是很陰森,應該是半夜會拿著骨頭念咒語的那種。

『他們在放屁!不可以現在用鎮魂碎片!』

色馬一看到我,聲音馬上就從我腦袋裡面瘋狂喊起來。

我注意到色馬臉上有血跡,不知道是被打還是怎樣,有點狼狽。

「現在不是使用鎮魂碎片的時機,醫療班有一定的程序,你們只是為了自己而強硬使用,我不會讓你們將人帶走!」緊緊握著長鞭,夏碎學長從打我巴掌的傢伙後面走出來,呼吸已經開始紊亂了。

看他的樣子,我知道一定是還沒恢復的傷勢造成的,夏碎學長的狀況根本不適合硬拚。

瞄了我們一眼,打我巴掌的傢伙重新看向那個夜妖精,「霜丘的賴恩,放下人、離開。」

「既然夜妖精的兄弟無法理解我們的苦心,那也只好動手了。」

我想,傳說中自家內鬨大概就是我現在看見的這個樣子,而且還是一堆黑漆漆的東西正在互相鬧內鬨。但是一開始他還是因為我們在背後說了跟我們槓上的。

轉動了短刀,打我巴掌的傢伙冷哼了聲,似乎也不想繼續跟他們說下去。

『喂,別讓他們動鎮魂碎片。』色馬的聲音再度傳來,『他們裡面有巫術失,想要強制使用鎮魂碎片的力量,沒用好不是我掛就是水裡面的大美人掛。』

「你為什麼臉上有血?」看著色馬,我反射性先問出這句話,接著我才驚覺不對,因為所有人都轉過來看我。

還沒意識到這點的色馬聲音依然傳過來,『喔喔,剛剛看到這個超級大美人,不小心噴了點鼻血。』

那一秒,我真想開槍打死他。

上篇:第七話 客人們     下篇:第九話 徵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