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九話 徵兆  
   
第九話 徵兆

第九話 徵兆

「你剛剛說什麼?」

黑嚕嚕的夜妖精往我這邊看過來,滿臉質疑。

果然跟五色雞頭他們說的一樣,有夠神經質的,這樣也要問。

惡狠狠的瞪了那隻噴鼻血的色馬,我估計他剛剛發出的淒厲叫聲八九不離十一定是看到學長才尖叫的,根本不是我想像中的什麼拷問,還真是白擔心他了,下次他再叫我管他會被拷到幾十層地獄。

浪費我的良心!

拿去餵狗搞不好還可以飽餐一頓!

「關你啥事。」冷冷的回了這句話給黑嚕嚕的夜妖精,我也沒有笨到跟他說在跟色馬對話,這樣他們絕對會把矛頭到我這邊。

「沒錯,不關他們的事情。」黑色的鎌刀從我後面猛地伸出去,不過我看見銳利的刀鋒不見了,黑色的刀面直接把夏碎學長往後勾回來,「現在開始是大人的時間了,兩位小朋友,帶傷的紫袍跟無袍的小傢伙們,換手吧。」

沒想到後面的人會來這麼一手,夏碎學長整個往後踉蹌,我連忙撲過去扶住他。

甩動著黑色連刀柄放到肩上,大概是把外面的人全都解決掉了的黑色仙人掌悠晃了出來,跟打我巴掌的傢伙併站再一起,「你的眼睛跟胃還不錯,有沒有興趣簽個死後契約啊?」

......你已經有透視眼可以直接看到人家的胃了嗎?

我突然驚覺黑色仙人掌好像更上一層樓了。

「沒興趣。」非常直接了然的拒絕了對方詭異的契約,打我巴掌的傢伙收回了短刀然後張開了手掌,某種黑色的流光出現在他手上,那些光聚集成像是飛刀還是小刀之類的形狀,半是飄浮在空氣當中。

看著他們兩個的動作,黑嚕嚕的夜妖精彈了一下手指:「動手。」

整個四周立刻湧上一大群黑色的夜妖精。

進來時候我根本沒注意到裡面還有這麼多融在陰影的夜妖精,還以為只有我們面前看到這幾個......我懂了!原來萊恩有夜妖精的血統嗎?

難怪他經常會消失在空氣的某一方。

可是這樣好像也說不太通,因為聽說夜妖精只會融入黑暗,可是萊恩連白天都會融,看起來應該還是不太一樣。

一大群夜妖精撲過來的瞬間,黑色仙人掌快速的揮動了他的詭異鐮刀,好幾個夜妖精被逼退,然後又隱藏在陰影裡。

夾著黑光刀片,完全不覺得應該對同族手下留情的打我巴掌傢伙一刀一個,射出去的刀光準確的插在其他夜妖精的脖子上,完全沒有任何誤差。

這讓我有點冷汗,果然他那時候沒有真的要跟五色雞頭動手,不然我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站直了身,夏碎學長立刻上前幫忙。

或許是因為黑袍加入的關係,原本正在砸球體的那個黑嚕嚕傢伙看起來沒有剛剛那麼閒適了,手上的破壞動作突地加快,兩邊很像咒術師的同夥不曉得在念什麼咒語,地上出現了像是結界一般的圖案,讓人有非常不好的感覺。

『先把我弄出來!』

色馬的聲音傳來,我沒有多加猶豫,先朝兩個咒術師各開了一槍之後,對著色馬身上的捆綁物也開了槍。

像是水刃一樣的子彈割破了綑綁物,同時也讓咒術師各自頓了一下。趁著他們愣著的瞬間,色馬直接蹦起來,然後跳上球體旁邊發出了高昂的叫聲,就要把破壞的夜妖精踹下去。

旁邊幾個一樣黑嚕嚕的傢伙連忙去擋色馬,整個狀況陷入了混亂。

如果是玩遊戲的話,通常大魔王會在這時候出現。

就如同現在一樣。

但是那個大魔王是我方的人。

睽違快要一年的時間,就在破壞者錯愕之際,球體上的裂痕猛地發出了聲響,一條手臂夾著水液直接從裡面貫穿出來拽住夜妖精的頸子,手指慢慢的收緊,就像以往出任務般完全不會讓目標物有脫逃機會。

如果要我形容......

我覺得這個比較像厲鬼要爬出來的畫面。



***



色馬停下來了。

整個室內的人也全部都停下來,沒人有會想到發生這種狀況。

球體上的字體跟圖騰已經完全消失,紫色的水液慢慢的從裂縫中不斷流失,在裡面的人睜開眼睛,血色的眼睛直接盯著外面的夜妖精,但是都不是我們熟悉的那種眼神。

空洞、無機,沒有任何的生氣,像是現在這個動作只是他本能反應。

他透過球體看著外面因為缺氧開始痛苦扭曲臉龐的夜妖精,手指幾乎陷入對方的皮膚裡,卻沒有打算鬆手,似乎打算就這樣擰斷他的頸子。

兩邊的夜妖精只震驚了數秒鐘就發現情況不對,其中一個人舉起刀就想往那隻手砍下去,但是球體裡面的人動作快了很多,立即就放棄了手上的夜妖精收回。

按住脖子狠狠的咳嗽著,被哈維恩稱為賴恩的霜丘夜妖精狼狽的看著球體,同時被他的同伴往後拉開。

照理來說限在應該還在沉睡中的人不知道為什麼醒來了,但是我想他的意識好像沒有跟著起來。他在紫色的水裡面站起身,手指輕輕觸碰著球體內側,不太明白為什麼自己會在裡面。

下一秒,整個球體爆出了細碎的裂痕,眨眼間球體發出了聲響瞬間爆炸,劇烈的衝擊將碎片和水液炸得四處飛散。

我下意識的抱著頭縮身,好幾塊水晶材質的碎片從我的手上身體劃過去,割出了細碎的傷。

半晌,衝擊過後我才鬆了手,看見原本在裡面的人已經站在空無一物的地面上,整個醫療球體破壞到連原本形狀都沒有,只剩下滿房間的殘渣碎片,地上一灘一灘的小小水窪映著所有人的倒影。

「喔啊,大事不妙了。」搔搔臉,黑色仙人掌看著站在原地的人,發出這樣的話。

「什麼意思!」跟我們同樣被水液噴溼衣服的夏碎學長,轉頭看著醫療班中佔有高地位的人。

「就......醫療還未完畢。」聳聳肩,黑色仙人掌往前搶先一步,這次不是攻擊那個黑嚕嚕的夜妖精,而是轉手退掉了幻武兵器,直接衝著學長過去。

可能也發現事情不對勁了,夜妖精避開了學長的攻擊往後退去。

幾乎是同一秒的時間,我看見了學長身上出現了紅和銀色的圖騰,房間溫度立刻以一種詭異的速度升高,整個地面的水晶開始被蒸乾,但是離奇的是天花板的地方開始結出一根根的冰柱,連牆壁上也都開始出現霧氣。

眨眼就出現在學長面前,黑色仙人掌的腳底下轉出了大型的法陣,上面有許多很像植物的花紋,每個顏色都不太相同,很快的壓下了地面的炎熱氣息。

「獨角獸,碎片拿過來。」對著色馬伸出手,黑色仙人掌擋下了學長想攻擊他的動作。

『變成要強制置入了嗎∼』也不敢輕忽,色馬很配合的把鈴鐺吐出來。

一看見他們要的兩樣東西都出現了,原本退下的夜妖精又撲上來了。

黑光的小刀準確無誤的插在兩個人的額頭上,哈維恩和夏碎學長瞬間就擋在黑色仙人掌他們兩個人前面。

「想都別想。」冷冷的瞪著夜妖精,夏碎學長完全不在意的釋出自己最大的不友善。

「你以為霜丘會如此容易被擊退嗎!」一聲令下,訓練有素的夜妖精部隊整齊劃一的將所有人包圍。

讓米納斯轉成二檔,我站到哈維恩旁邊的地方,「霜丘的夜妖精除了公會以外也想跟妖師一族槓上嗎?」

我注意到哈維恩有點吃驚,不過他沒有明顯的表現出來,他總算知道他巴到的不是個人,而是個妖師......不對,我還是個人。

「妖師」兩個字顯然也給其他的夜妖精帶來震驚,幾個夜妖精開始交頭接耳,用著他們自己獨特的語言。

就在僵持之際,我看到影子閃過我們面前,然後靜止下來。

「或是你們想再加上狩人一族與奇歐妖精。」

朝我比了記大拇指,阿斯利安與摔倒王子和戴洛老兄同時冒出來,在擋在我們前面:「公會派遣者已經全到了,霜丘的夜妖精,你們沒有勝算。」

「下次襲擊公會分部記得派點夠看的腳色,我們都打得好沒勁啊。」打了個哈欠,班導懶洋洋的靠在入口處,「那麼炭妖精們,你們選擇滾蛋還是繼續戰?」

其實他這句把哈維恩也罵進去了,不過他本人似乎不怎麼在意。

「或是可以選擇賠償完再滾蛋,我們的時間很貴的。」靠在入口的另外一邊,班長用一種打量肥羊的眼神看著夜妖精。

看情勢完全已經對自己不利,黑嚕嚕的夜妖精皺起眉,然後用一種兇狠到奇怪的表情瞪著哈維恩,「傾聽黑夜的聲音,沉默森林聽不見的夜之訊息即將毀滅你們的無知,今天沉默森林阻擋雙丘,有一天我們會將這筆帳再算回來的!」

看起來五色雞頭他們形容的果然沒有錯,夜妖精應該還滿小心眼的,連自己同族的都找碴也算真的不簡單了。

「什麼意思?」看著自己同族的人,哈維恩疑惑的反問,「黑夜並未捎來任何訊息,現今只有耳聞霜丘的兄弟們正在茲事,請問霜丘是否知道什麼事情?」

「黑夜的徵兆已經出現了,沉默森林想繼續與霜丘為敵,或者加入我們,自己好好想想吧。」

幾乎就是話講完的瞬間,原本包為我們的夜妖精退入黑暗當中,完全的消失不見。

「真是莫名奇妙。」哈維恩說出了我內心的感想。

「現在神經病多啊,不然公會就不會一天到晚都有新任務了。」班導說了句很實際的話,「看來夜妖精都滾蛋了,小班長妳要站門口嗎?」

瞄了我們這邊一眼,班長聳聳肩,「先上去吧,醫療班人員應該都到了,把空間讓出來比較適合。」

我轉過頭,看見學長已經不是站著,而是倒在黑色仙人掌懷中,整個人依舊昏睡著,和剛剛哪種詭異的感覺完全不同。

「這是怎麼回事?」在旁邊蹲下身體,夏碎學長咳了一聲之後詢問。

「嗯......看起來應該是醫療中斷,他自己本能就是先攻擊了,我也不知道那個自己行動是怎樣,搞不好他的本能就是暴力。」黑色仙人掌左右張望了一下,抱起人往裡面的休息室走,夏碎學長就在旁邊跟進去,「剛剛我先把鎮魂碎片放進去替代靈魂意識先鎮壓失衡的力量,再來就要等到琳婗西娜雅趕過來了。」

「既然沒事,剩下的就與我無關了。」收回黑色的刀光,哈維恩的態度依然很冷漠,用奇怪的眼神瞥了我一眼之後轉頭就要離開室內。

阿斯利安快了一步截住人,「很感謝你特地過來這邊幫忙,你是感覺到有夜妖精入侵的氣息嗎?」

似乎沒有打算回答他的話,哈維恩沒停下腳步,直到摔倒王子擋在他面前。

「低賤的夜妖精聽不懂人話嗎?」

好吧,至少我平衡一點了,原來在王子的腦袋裡面不是只有人類和殺手低賤,妖精也有分高貴跟賤不賤的。

「尊貴的奇歐王子跟庶民說話不怕嘴爛掉嗎?」雖然開口,但不是說出什麼好話的哈維恩也不是很客氣的回答以上的話句。

「你以為在醫療班就能夠完全復活嗎?」顯然有點火氣的摔倒王子抬起手,準備引爆空氣。

「你覺得如果我在你鼻子捅個洞,醫療班可以幫你完全治癒嗎?」將短刀直指眼前的摔倒王子,火氣也不怎樣低的夜妖精這樣回答。

真是太好了,其實我從以前就很想捅王子的鼻孔,因為他每次都用鼻孔看人,沒想到原來打我巴掌的傢伙也跟我有共識,衝著這一點我就當作之前巴掌事件沒有發生過!

快!快把他的鼻子捅成黑洞!

「請兩位停止。」無奈的從中間隔開兩個自尊都很高的人,阿斯利安嘆了口氣,「我想這種時候不太適合爭吵,到此為止吧。」

「是啊,哈維恩你的個性還是跟以前差不多啊......啊喂,我在跟你講話耶。」大概是跟夜妖精有認識,戴洛老兄才剛想懷舊一下,沒興趣和他套交情的夜妖精一下子就消失在走廊的黑暗裡面,一點面子都不給,「好吧,算了。」

瞪著想跟進去休息室的阿斯利安,摔倒王子語氣不善的給了他一句:「回去紫館。」

「喔好,你跟我哥先去公會吧,我等等回去。」露出眾生皆同樣的官方式笑容,阿斯利安拽著我往休息室移動,「放心,這裡都是醫療人員,我晚點讓他們幫我檢查舊傷,你們快去吧。」

我最後看到的就是摔倒王子惡狠狠地在瞪我。

啊靠,干我屁事!

是說色馬呢?我從剛剛開始就沒聽到他的聲音。

一被拉進內室之後我馬上知道為什麼沒聽到了,因為色馬正趴在床沿邊對這沉睡中的學長拼命滴口水,估計他腦袋裡面現在應該是興奮到空白一片了。

「好,人夠多了,現在一個人都不准再進來。」

黑色仙人掌當著摔倒王子的臉將內室門摔上。

四周陷入安靜。



***



我回過頭,看見學長就躺在床上。

說真的其實我很好奇一件事情,他在水裡泡那久皮膚居然都沒有浮腫,而且也沒水腫啥啥啥的,真是太神奇了。

『我太感動了,三王子跟公主的小孩真的超正,這趟沒有白來。』色馬感動到流眼淚了,不知道的人看到大概還以為純潔無瑕的獨角獸正在為了精靈之子的不幸而默哀。

但是我想知道的人會像我一樣想直接過去海扁他一頓,我現在突然非常可以了解人魚們的心情。

「借過一下。」一腳把佔位最大的色馬踢開,黑色仙人掌不知到從哪邊拿來一個銀色的小煙爐,裡面冒出淡淡的紫色的霧氣,某種讓人精神為之一陣的香味立刻薰滿整個房間,「這是跟那個水一樣效果的醫療藥品,可以暫時維持一下,請巴在床前的各位滾遠一點不要把藥煙都吸光。」

被黑色仙人掌這樣一說,夏碎學長跟阿斯利安往後退開,讓醫療班的人拉上了床簾,將紫色的煙霧包裹住狹小的空間當中。

「醫療中斷會造成什麼影響?」看著黑色仙人掌的動作,夏碎學長很快的問著。

「嗯......目前還不會有什麼影響,不過因為鎮魂碎片已經放進去了,所依必須立刻讓他會到兩族裡面將失衡的狀況解決,否則時間拖久,最嚴重的狀況就是連醫療班都將束手無策。」拿了幾罐飲料過來,黑色仙人掌繼續說到:「大家都知道我們的精靈王子殿下在成年之前不能主動回到自己的種族當中,種族的人也不能自己與他接觸帶回,所以根據醫療班本來的計畫是在置入鎮魂碎片之後要尋找幾個可以信任的人,維持這種狀況由我們將他帶入冰牙族與焰之谷。但是球被破壞了,時間也剩不多,加上鎮魂碎片放入時機不好......」

「所以差不多應該啟程了。」

不曉得什麼時候轉成人形的式青一屁股坐在我們中間的桌面上,「醫療班的結界不是全部都被破壞了嗎,已經不能保護這個大美人了,現在不趕快走,只會越拖越嚴重而已。」

結界被破壞?

我看了一眼夏碎學長,突然恍然大悟,難怪剛剛打碎地板都沒事情,我就記得公會的建築物應該都會有一堆亂七八糟的結界來整死人,但是打地板外加他們在裡面戰鬥時候都沒有碰到、原來是這麼一回事;沒想到夜妖精可以入侵到這種地步,真是可怕。

「沒錯,現在的狀況就是如此。」

不屬於我們裡面任何一個人的女性聲音傳來,接著室內是房間的們再度被打開,旁邊站著輔長的鳳凰族首領出現在那哩,「醫療班裡面出現了間諜,他對於整個內部瞭如指掌,甚至能趁著醫療班人員不在時候一口氣癱瘓全部的結界。」

「還能攻擊公會分部咧。」輔長聳聳肩,說著。

「一名黑袍,一名紫袍以及無袍級的護衛,這是我們向公會要來的人手,立刻將亞殿下送上旅程。」不拐彎抹角,琳婗西娜雅筆直的看著我們,「但是過於倉促,人選尚未決定。」

「我──」

「想太多了夏碎小朋友。」輔長直接走過來,往想要舉手報名的夏碎學長的頭壓下去:「你傷勢復發了,不是說過不要激烈運動嗎!」

抓著輔長的手,夏碎學長瞪大了眼睛:「他是我的搭檔,我一定要去。」

「但是請想千冬歲會多擔心。」站在一邊的阿斯利安拍了他的肩膀,看著對方猛然僵硬的神情,「紫袍的人選這邊有,延續之前欠你的,我會將人平安送到。」

看著阿斯利安幾秒,夏碎學長又轉過去看著床鋪,「我......」他用力的咬著下唇,表情很不甘願。

我看了看黑色仙人掌,又看了一下琳婗西雅。

「你想去?」最後是輔長先看穿我腦袋想的事情。

「呃......是這樣沒錯,如果不行也沒關係......」反正我是雜魚,也搆不到所謂可以保護人的地步。

「老實說,這趟對學生來說非常危險,尤其是無袍級的人。」輔長也很老實的這樣告訴我。

「不,他將會是其中一員。」

琳婗西雅後面傳來聲音。

我看見了我們星象的權威老師。

對鳳凰族的族長禮貌性的行禮之後,星相老師看著我們:「徵兆的出現即將帶領某些人走上旅程,所以我特地來這一趟。」

從剛剛開始我就一直聽到夜妖精說什麼徵兆徵兆的,現在變成星相老師,該不會那麼衰有顆掃把星這幾天剛好飛過去吧?

「徵兆是指什麼?」大概對這事情也很有疑惑,阿斯利安主動開口。

「晦暗的星子並未告訴我們那是關於什麼,但是那是屬於夜妖精的古老傳說。」緩緩的說著,星相老師看著我們裡面所有的人:「夜幕降臨之後,徵兆出現於古老的神話當中,一個故事、引領旅程,這是我查看星相後所能得到的結論。」

「既然未來的引領是如此,那麼我們便順應星象的指引。」琳婗西娜雅看著我:「你怎麼說?」

我怎麼說?

「我當然是想去!」

有很多夜晚,我一直夢到那時候學長在冰川裡面告訴我的那些話,如果可以我必須做得到。這是我即將選擇的未來道路,縱使我會後悔、我會害怕,可是我不想像十一個月前一樣,直到現在只能看著沒有人的房間門板。

我不要再那樣。

「九瀾必須留在醫療班當中,那麼我們還缺一名黑袍。」琳婗西娜雅淡淡的掃了我一眼,然後才繼續了話題:「我會請公會用最快的速度替我們挑選一名人選......」

「喔,不用那麼麻煩了。」黑色仙人掌打斷了他家族長的話,然後指了指他們的後面:「鐺鐺,現成的黑袍一枚。」

我們全部都看見了那個剛剛被摔門關在外面的摔倒王子,他正在用一種全家都被殺光的表情在看我們,估計可能下一秒會把這邊給炸崩。

「換人!」阿斯利安第一個投反對票。

「我去!」應該是把所有對話全都聽完的摔倒王子像是存心槓上一樣冷冷的丟下幾個字,「或是你想要我現在連絡戴洛折返?」

喔,這裡又一個擔心手足的兄弟檔。

阿斯利安被堵得說不出話來,我看見夏碎學長的拍拍他的肩膀。

「那麼,基本的成員就這樣吧。」琳婗西娜雅張開了手掌,上面立刻出現個透明的珠子,大概是棒球的大小,裡面有個很像公雞風向儀形狀的指針:「這個交給你們,在必要時刻可以幫得上忙。」

我看著阿斯利安收下了指針,想著這個該不會是指南針之類的東西吧?

還以為這些人變態到可以不用指明方向,就跟鳥差不多可以隨著世界磁力分辨方位,原來還是會迷路的啊?

黑色仙人掌看了一下旁邊的時間儀器:「那麼從現在開始,五個小時之後在醫療班大門口集合,準時出發。」

「五個小時?」

太快了吧!我還以為他會叫我們回去睡個覺還是過兩天通知,沒想到是準備行裡立刻出發?

「這是最短的時間,我們需要準備。」看了床簾那邊一眼,誤以為我嫌太慢的輔長這樣告訴我們:「快點回去準備一下,路上還需要很多東西,遲到的人就不用跟去了,我們會立刻派出遞補人選。」

「我們快點走吧。」拉著我的手,阿斯利安帶著我走出內室。

「我也......」

「夏碎小朋友你留下,月見馬上就到。」把人扣押住的黑色仙人掌露出邪惡的笑容:「如果你要先讓我治療我也很樂意。」

「不用了。」

眨著閃亮大眼睛,式青看著琳倪西娜雅:「我可以留在這邊嗎?」

他八成看上了這堨R滿美女。

琳婗西娜雅對他露出淡淡的笑容。

「你給我滾出去。」

上篇:第八話 夜妖精     下篇:第十話 過去的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