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四話  通道  
   
第四話  通道

第四話 通道

當天晚上,我們就在遠望者的營地堶措L夜。
後來我看其他拿下面具的都是正常人臉,似乎只有雷拉特比較特例,但是我沒敢問為什麼,看阿斯利安他們好像也都沒有特別驚訝……難不成部隊隊長有狗臉是常態?
吃飽飯後,阿斯利安和摔倒王子他們早早就去睡了,雷拉特讓我們在他們營地也搭起自己的休息地,因為遠望者有自己安排守夜的人手,所以我們就可以安心的在這邊休息一晚補充體力。
「本大爺去附近散步一下。」看起來像是沒打算早睡身體好的五色雞頭一把拖住我。
「我不想散步啊!」與其跟你去散步我甯願去睡覺!
「你是本大爺的隨從當然要跟過來!」完全無視于我個人意願,五色雞頭直接把我拖出帳篷。
怕吵醒摔倒王子他們,我只好含淚被拖出去。
『你們要去哪堙H』隨後也跟出來的色馬瞄了眼堶悸瑣ヰ齱A才輕輕的把帳篷門給撥下來關好。
「西瑞想去四周走走。」指著五色雞頭,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
『那我也要去∼』色馬跟上來了。
你們真是夠了。
走出遠望者的籬笆,因為知道我們是早先雷拉特帶來的人,所以他們也沒有多少反應,就讓我們直接出去才又關上小門。
整個外面都是黑漆漆的,在學院待久了之後,看見整片的漆黑讓我有點不太習慣,學院就算在入夜之後還是有光亮,像是小生物或者不明的東西會發亮,所以很難在學院看到幾乎伸手不見五指的整片墨黑。
『這邊有水氣。』色馬往前竄了兩步,領在我們前面走。
反正也沒有特別的方向,我和五色雞頭就跟在他後面。
「是說西瑞,你掉下去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我看他整個人都好好的,不曉得他摔下去之後是怎樣追上來的。
「就把後面的人都打一頓,然後走過來。」五色雞頭露出了江湖一把刀的滄桑表情,「本大爺哪有可能讓敵人踩著我的屍體經過!」
可以踩過去的人也很了不起了,我默默地為那些追兵默哀一下,看五色雞頭都已經回來了,他們的下場大概也很可悲……被這種人打倒應該在心靈某個層次也有受傷吧。
「是說我們到底出來要幹嘛?」
我猛然轉過去看五色雞頭:「你還沒搞清楚要幹嘛就跟出來?」他有病啊!
「本大爺當然知道是要去焰之谷,不過你們又講啥沈默森林,除了把人抓去焰之谷之外到底還要幹嘛?」五色雞頭環著手,在黑暗中還是稍微看得到他有顏色的腦袋偏向一邊。
「阿利學長跟學長想去沈默森林看看夜妖精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大概也只知道這樣子,「而且沈默森林有順路,所以大概會往那邊走吧。」
「喔哈,原來如此。」五色雞頭彈了一下手指:「總之要去殲滅夜妖精對吧。」
「不對。」對于我可以這麼冷靜的跟五色雞頭談話我自己也都覺得很了不起,「話說回來,阿利學長跟王子殿下不知道會不會打起來啊……感覺他們氣氛很僵。」雖然跟五色雞頭聊這個沒有啥用,不過基于放松一下才不會變成神經病的道理,我算是自言自語開口,也不太巴望對方會回答。
「打起來好啊,本大爺就可以把看不順眼的幹掉!」完全就是火上加油的五色雞頭對我比了拇指。
我真不應該講這些!
『到了。』走在前面的色馬停下腳步,幾乎是在同時,我們周圍也稍微亮了起來。
那是一個不算大的小湖,感覺上像是那種養青蛙的水池,大概可以跳下去遊個兩圈還不累的大小,水面上有些不知名的圓圓的葉子在漂動著,在池塘周圍有些小動物走來走去,但是就是沒有靠近,一看到色馬從樹林堨X來之後,那些動物把視線全都轉向我們這邊。
整個氣氛頓時靜默了下來。
色馬向前走了幾步,站在水池邊望了一下後便慢慢地低下頭,讓額上的獨角沒入水中,接著有著銀藍色的光芒從水面上漂浮起來散出了空氣,最後消失。
這種畫面有著奇異的虛幻感。
維持了約幾秒後,色馬才擡起頭,原本在水池邊走動的小動物一下子就湊近了水邊,開始使用起似乎變得非常清澈的水池了。
這個畫面還真眼熟……
「自來水濾淨器?」我只想到這個東西。
頓了一下,差點沒滑倒的色馬轉過身之後恢複成青年的樣子直接沖過來掐我的脖子,「濾你的頭!這叫淨化!你不知道獨角獸可以對自然産生淨化作用嗎!」
「呃!」我連忙從他的手下逃脫出來,被他這樣一說我也想起來好像的確有在哪本書堶惇搮L類似的記載,不過我還以為他那根角是用來偵測處男處女用的,沒想到居然可以拿來淨化飲用水!太神奇了!
「喂喂,不准對本大爺的仆人動手動腳。」五色雞頭把獨角獸掐回去。
兩秒之後我看到一只雞跟一只變成人的獨角獸在互掐,真是太沒品的舉動了。
決定不管他們,我在水池邊看了一下,大部分都是一些小動物,有些我還認得出來是松鼠和兔子之類的,有些長得很奇怪我就看不出來是什麼,例如有三只腳的螃蟹用直線往前走的方式停在水邊。
蹲下身,我看著一堆動物在喝池水,就算以前出去露營我也沒有這樣直接喝過生水,不曉得堶惘釣S有啥會引起中毒還是胃痛的細菌,不過既然剛剛色馬已經消毒過了,大概就沒問題吧?
掬了水隨便的喝了一口,我才注意到在附近有只藍眼蜘蛛悄悄地爬回樹林堶情A跟著看過去,我似乎看見有人影就在那邊,也沒有移動。
奇怪了,平常我完全感覺不到他的存在,為什麼現在可以看見?
「西瑞,我去附近一下。」
看過去,他們兩個還揪著對方不放,我看他應該暫時沒空吧。

繞過樹後,我看見了幾乎融入黑暗當中的人站在不顯眼的地方。
這下子我是真的感覺到很怪了,雖然我知道這個人依舊是在監視我,但是往常除了打開房間撞見藍眼蜘蛛外,我幾乎都沒有再見過他。
為什麼今天他會出現?
「你帶誰回來?」像是沒有注意到我,青年微微彎下身讓蜘蛛爬到自己的肩膀上,然後才頓了一下,「……我大意了,妖師。」
他的聲音感覺上有點虛弱,因為樹林堶惚傮t,加上青年還是穿著黑色衣服和蒙著臉,所以我幾乎都看不出來他現在的狀況是怎樣,「你受傷了嗎?」不曉得為什麼我直覺他好像不太舒服,根據我的記憶,他應該是會直接轉身消失才對;而且他自己說他大意了,也就是說他並沒有預期我會走來他的藏身處。
發生什麼事?
「重柳族不需要妖師來擔心。」只淡淡的這樣回我,青年一下子就轉身真的消失得無影無蹤,像是他根本沒有出現在這堣@樣。
但是我知道他應該還是在附近,因為要監視妖師,所以他不可能跑太遠。
就在疑惑同時,我後面傳來一些聲音,接著是某個家夥直接掛在我背後,「漾∼你在這邊幹嘛?抓山老鼠嗎?」
我打賭五色雞頭絕對不知道「山老鼠」是什麼意思!
「沒有啦,不要突然掛在我後面。」連忙把五色雞頭給甩掉,我偏頭想了一下,然後蹭了手指。
樹林堶捧L微亮了起來。
很久沒有使用光影村的契約,果然還是有用的。
在亮光照耀下,我看見剛剛青年站的地方有著一小灘一小灘白色的液體。如果我沒有記錯,他的血的確是白色的沒錯,那時他在我家被夏碎學長殺傷的記憶很深刻,看眼前地上的斑駁白色,他果然是受傷了,而且可能還傷得不輕。
但是他不是都在跟蹤我嗎?怎麼會突然受傷?
「喔喔,好久沒有看到白血了。」剛剛還在跟五色雞頭互掐的式青也湊過來,然後蹲下身撿起了一片沾有白血的枯葉。
「白血很稀奇嗎?」看著式青,我提問:「很少人有?」
「正確來說,有的人大部分已經退出世界曆史了。」搭在我肩上,和我有很多身高差的式青拋下手上的葉子悠悠哉哉地開了口:「基本上擁有白血的大多有神之血脈,當然一些特定種族也有,不過是很罕見的,我也才看過兩次。」
「兩次?」原來他還有接近過神系的種族?
「沒錯,為了接近漂亮的姊姊,害我不得不將守衛給踹昏、結果不小心下腳太重;另外一次是漂亮的姊姊打我打到拳頭出血,所以一共是看過兩次。」說到被打時候式青還一臉幸福地深深陷入回憶當中。
到底是誰說獨角獸是聖潔的神獸啊?
看著地上的白血,我還是有點擔心青年的狀況,「式青大哥,醫療班的藥水可以給我一點嗎?」
盯著我看了一下,式青完全沒有問我什麼就從口袋堶戛野X了一個小罐子遞給我,「這是快速恢複的專用藥,鳳凰族出産,回去的時候記得叫我多跟他要兩箱。」
可惡,我才想要咧!
左右張望了一下,我把藥水放在白血附近的樹上,我想那個人一定會看見我的舉動,但是會不會拿走我就不清楚了,搞不好他自己本身也有藥水,而我是多此一舉。
不過有時候有做總比沒有做的好,至少我不想看到認識的人再倒下。
「漾∼你要拿給誰啊?」盯著我的舉動,五色雞頭轉動彩色的頭,「附近沒有人。」
「欵、你不要問啦。」放好東西取消了光後,我拉著五色雞頭回到池子附近,過了幾秒後式青才悠悠哉哉地跟著走出來。
「你這個仆人居然敢不對本大爺吐實!是不是養了啥東西在堶情H」對樹林堛疑臚纁i露高度好奇心的五色雞頭露出了邪惡的笑容,這讓我非常不想知道他想到什麼。
「沒有啦,以後有機會再跟你說。」以後有機會我猜我大概也不會跟他說的,誰知道後續還會不會有沒完沒了的問題。
一回到水池後,五色雞頭突然安靜下來。
然後我也注意到了,這堨|周突然變得沒有聲音,剛剛明明還有小動物在附近打滾和喝水,現在連一只跳蚤都沒有了,整個池邊靜悄悄的完全沒有任何動靜。
通常這種時候按照不變的定律一定會發生什麼事情。
「我們被包圍了。」式青走過來搭著我的肩膀,「沒有美女姊姊,四個人,不知道要幹什麼。」
「奇怪,這娷鷋楛瑼抸蝳a不是很近嗎?」我還以為這附近都是安全的,沒想到水池這媟|有問題。翻手將米納斯扣在掌心中,旁邊的五色雞頭也甩出獸爪了。
不可否認的,那場對鬼族大戰的確對我有比較深的影響,至少現在狀況我也不太會驚慌失措,那是在入學之前我無法想像的。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那時候我沒有進入學校,我的世界是不是完全無法改變。
我沒有踏出那一步,現在的我是誰?
那個依舊很衰的褚冥漾?
在我無法反擊時,我和我家人已經死于重柳族或是其他地方?
如果那時候我沒有選擇,現在的我在哪堙H
人需要改變。
「喂!四個渾蛋,要打就出來打,本大爺最不屑你們這種江湖上的鼠輩!快滾出來受死不要浪費時間!」不知道為什麼從我認識他到現在完全沒變的五色雞頭隨便指著個黑暗的地方叫囂:「男子漢大丈夫,伸頭一刀縮頭也一刀,快點出來讓本大爺砍完收工!」
原來你也會有想收工的時候啊。
我睨了五色雞頭一眼,在幾秒後樹林埵陷X個黑影閃了一下,果然在我們附近走出來四個人。更正,好像也不算是人,矮矮小小的有綠色皮膚和尖耳朵,身上很多濃密的卷卷褐色毛,看起來有點像妖精、但是又不知道是啥東西。
「把身上的東西交出來!」其中一個毛特別多的發出怪堜ヴ薵熊躅捸C
我看著那群大概只有到我大腿部分的怪東西,然後轉頭看向式青,「這是搶劫嗎?」我還真是第一次被這樣搶劫,之前的都是來直接就打了。
「啥!搶劫不是這樣說的!」五色雞頭有意見了,「應該說男左女右趴在牆上!」
「呃,我還以為你會說『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若想走過去、留下買路財』。」沒想到他想講的還比較精簡。
五色雞頭擊了一下手,「沒錯!本大爺都忘記有這句了。」他立刻轉過去看著那四只都是毛的東西,「聽到沒有,此路是本大爺開、此樹本大爺栽,想活著回去就把身上的東西都交出來!」
我說……現在被搶的應該是我們吧,你反過來搶別人幹嘛!
沒想到會被反搶的卷毛矮東西全都愣了一下,然後過了一下子才回過神來,「把、把東西交出來,不然就殺光!」
眯起眼睛,五色雞頭張了張獸爪,「太好了,直接過來殺吧,本大爺等等再從你們屍體上拿東西!」
那叫洗劫屍體!
「你們應該是山妖精吧,為什麼會到這堥虓m劫?你們不曉得附近有遠望者的營地嗎?」式青蹲下來,問著。
「咦!」長毛的東西嚇了一大跳,「遠、遠望者?」
「這埵頂楛瑼怢Z·雷拉特的部隊,山妖精不是最怕那個嗎?」式青偏著頭看著已經臉色發白的四個長毛東西。
式青說完之後,那四個卷毛東西真的發起抖來了。
「好吧,你們這些家夥,本大爺也懶得打了,把東西都交出來就快滾吧!」整個變成搶劫那方的五色雞頭不屑地冷哼著。
「你沒事要他們拿東西幹嘛啊?」我很無力地制止真的要把身上東西丟出來的卷毛東西,「快走吧。」
卷毛東西張大眼睛望著我們,「可以走了嗎?」
「請隨意。」
毛特別多的那一個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他大概以為我們會把雷拉特他們叫出來,然後徹底殲滅他們,「真、真是對不起,其實我們是因為沒東西可以吃了。」
「對喔,山妖精應該是住在深山堶惜~對,這堨u是小樹林,為什麼你們會從山媔]到這媟m路人?」式青站起身,看著四個長毛的東西。
被這樣一問,有幾個立刻就露出哭喪的表情,「黑色的通道出現在山堶情A我們只好離開。」
「黑色的通道?」我怎麼好像在哪邊聽過這個說詞?而且不曉得為什麼,一聽到黑色通道時我整個人有種非常不妙的預感,似乎會發生啥事一樣。
「喔?說來聽看看。」五色雞頭很有興趣的追問了。
幾個長毛的東西互相對看了一會兒,然後那個毛特多的才開口:「一個黑暗門,出現在我們的山堶情A黑色的東西到處亂走,我們只好下山。」
「怎樣的門?」我盯著那四個長毛的東西,他們的表情很是困惑,好像是不知道應該要怎樣形容那個東西,支支吾吾了一下子還未找出形容詞。
過了快五分鍾他們還是說不出個所以然,就在我打了哈欠很想叫五色雞頭回去睡覺了的時候,其中一個突然發話了。
「帶你們去看!」長毛的東西甲這樣喊著,「我們帶你們去看。」


時間是半夜十二點十六分。
我看著手表,默默地想著我半夜不睡覺,跟這些人一下子跑到深山堶戚n幹什麼?
四只長毛的東西在征得五色雞頭和式青的同意之後,沒有問過我的意願一下子就使用了像是移動陣的法術,將我們從樹林水池傳到另一個完全伸手不見五指的樹林堶情C
站在我旁邊的式青張開了手掌,好幾個銀藍色的光點從他的掌心往上飄,接著四散開來,一下子我們周圍的樹林就全部給照亮了。不過不是白天那種完全亮的強光,而是幽幽的淡銀色光芒,讓我們可以不用完全置身在黑暗當中。
和剛剛水池邊的樹林不同,我們紮營的那片樹林一整個就是生機蓬勃,但是這堣ㄓ@樣,就像恐怖片一定會出現的大量枯木,幹枯的枝椏扭曲地向四方伸展、甚至糾纏在一起,同樣感受不到生命力的枯萎藤蔓就掛在上頭,不時還有些看起來很像是骨頭或垃圾的東西被纏在堶情A整個就是陰森森的讓人發毛。
具體一點的來說,這媮棬u是適合拍恐怖電影,隨時都會有人拿著刀出來砍你的那種場景。
「啊,這堿O多洛索的巨山,山妖精的住所,離我們的營地不會很遠。」認出這種活像是屍體會從土堛戎X來的地方,式青轉頭看著那四個長毛的山妖精,「不過之前來明明還有很多生物啊,還有很多漂亮的姊姊。」
原來他是用漂亮姊姊來認地形的,我突然在想,如果有一天式青到一個全都是這種長毛東西的地方,搞不好就這樣從此消失在世界上了。
「這媟P覺有點詭異。」其實我講的是廢話,大概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出來這媟市蛌爾瑊均C
層層疊疊的幹枯樹枝遮蔽了天空,就像要將這媮蘌簸_來似的。
「生物都離開了。」長毛的山妖精這樣告訴我們:「黑色的通道出現、生物就離開,山妖精的家在深處,回不去了。」
「就在前面。」毛特別長的山妖精看起來相當緊張地握住自己腰上的小短刀,然後僵硬地指著樹林比較深的地方,「黑色的通道在那堙C」
「既然知道在哪堙A那就朝著那邊沖吧!」五色雞頭一馬當先就往前沖,完全不顧我們這邊的反應,「擋我者死——」
「西瑞!很危險啦!」
非常不想地心引力事件重來一次,我才剛想追上去時候,某種細微的聲音突然從我側邊傳來。像是有啥東西敲擊在金屬上,很清脆的聲響,接著是某種悶哼聲。
「後退!」立刻反應過來,式青將我往回拉,就在我剛好也閃開的那瞬間,一把黑色的刀子正好從剛剛我站著的地方削過去,只差不到兩秒鍾、我就差點被劈成兩半了。
還未站穩,山妖精的哀號聲立刻從旁邊傳來。
我看見了灰色的眼睛。
「鬼族!」沒想到居然會在這堿搢麭o種東西,我隱約的也可以知道他們所說的黑色通道是什麼東西了。既然鬼族會出現在這堙A恐怕那個通道是——
「黑色的生物!」被劈了一刀的山妖精發出尖叫聲,然後四散地竄入黑暗當中。
一下子隱身在黑暗中的鬼族竄了出來,大概是七、八個左右,都是那種最小的角色,似乎沒有像是安地爾那種等級的。
這讓我稍微安心了一點,如果數量不多憑我現在的力量應該還可以勉強應付。
幾個剛剛那種奇異的聲音又從鬼族的黑色刀子上面發出來,我發現他們的刀似乎被什麼東西給彈開,幾個亮亮的小圓球落在地上、消失在黑暗堶情A而鬼族的刀子硬生生的從中間被打出一個洞。
「米納斯。」思考著不知道要不要轉二檔,我直接對著眼前撲過來的幾個開了一槍,王水泡泡馬上環繞在我們四周。
來不急煞車的鬼族當場撞個正著,接著發出嚎叫開始腐蝕。
不管看幾次我還是覺得王水球大概是最痛的子彈了。
「漾漾、式青,後退。」就在我想著要怎麼辦同時,一片紫色的布料直接劃過我的視線,接著是連串的爆炸聲響。
眨眼瞬間四周揚起一片爆炸剩余的沈灰,接著就安靜下來了。
「阿利?」我愣了一下,沒想到摔倒王子跟阿斯利安會在這時候出現。
「感覺到你們的氣息突然中斷,所以跟著移動術法追了上來。」抽出了軍刀,阿斯利安望著枯樹林的深處,「沒想到這種地方會有鬼族。」
我偷偷瞄了一眼站在旁邊的摔倒王子,他的臉色已經不是用踩到屎可以形容了。
「對了,學長……」怎麼會只有他們兩個?
「雷拉特和他的族人在保護學弟,暫時離開不會有問題。」眯起眼睛,將軍刀放直之後,阿斯利安又慢慢的擡起軍刀,「狂風招來。」
隨著他的聲音,整座樹林突然卷入一陣暴風,枯樹全都發出了讓人不安的恐怖聲響,接著是好幾個咆嘯聲從堶捷ルX來。
放低了身形,阿斯利安微微躬了步伐,「舞刃之風。」
就在好幾個鬼族撲來的同時,阿斯利安也揮舞著軍刀,那些有著灰色眼睛的黑色種族猛地被颶風給撕裂了好幾塊,黑色的血液潑灑了出來。
站在旁邊的摔倒王子彈了手指,那些屍塊還未落地之前就被小型爆炸給炸得連灰都不剩,他們在瞬間就把埋伏在樹林中的鬼族小兵都給清除掉了。
「好棒好棒!」式青很賞臉地用力鼓掌。
「西瑞學弟呢?」注意到少了一個人,阿斯利安連忙問著。
「他大概是朝著他人生的道路去了……」看著黑色的樹林道路,我默默地這樣告訴他。
「快點跟上去,不要分散了,這埵陸酊貜漁薿均C」阿斯利安說出了我的猜測。
山妖精指的黑色通道果然是在說鬼門,看到鬼族出現的時候我就有這種感覺了。
這些鬼族怎麼像蟑螂一樣到處都可以鑽,真是有夠煩的!
式青晃了一下身體,立刻轉為獨角獸的形態,像是帶路般的一下子竄入了五色雞頭剛剛消失的地方,他所到之處的路都紛紛亮起了微弱的光芒。
不屑地冷哼一聲,原本可能打算把五色雞頭放生讓他自生自滅的摔倒王子看見阿斯利安追上去之後,也心不甘情不願地臭著臉跟上。
才剛踏出一步,我的視線突然被地上的小小亮光吸引。
那是一小顆圓圓像是水晶一樣的東西,剛剛打穿鬼族的刀似乎就是這玩意,仔細一看地上還有五、六顆。
「學弟,快點跟上!」阿斯利安催促的聲音從已經有點遠的地方傳來。
沒有多想,我立刻撿起那些小圓珠子塞到口袋堶情A然後轉身追了上去。
希望在我們到之前,五色雞頭的人生道路不要走偏。

上篇:第三話  綠海灣與沉默森林     下篇:第五話  鬼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