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七話意外之物  
   
第七話意外之物

第七話意外之物
風火輪松鼠跳到保險箱上面,搖晃著身上的火焰看著我們。
我打量著保險箱,剛剛山壁挖開的時候頂多就是灰土多了點,但是在經曆陷阱和爆炸以及不明物體被炸爛之後,現在這個保險箱只能用掉到泥沼堶惜S被撈起來這樣形容,整個上面都沾滿了不明的黑色液體跟泥土,還真虧摔倒王子可以把它給拖出來。
「弄幹淨。」一邊把手套脫下來在掌心上燒掉,摔倒王子一邊理所當然的對我下命令。
「啥?」我愣了一下,看著他。
摔倒王子已經連話都懶得講了,下巴擡了擡,意思要我把保險箱給整理過。
「他是本大爺的小弟,幹嘛聽你的話!」五色雞頭跳出來反對,「漾∼不准清!」
微微挑了一下眉,摔倒王子用高高在上的表情睨著五色雞頭,「低賤的殺手家族,你有什麼資格在這邊發言。」
「哈,本大爺愛講就講,幹你屁事。」環著手,五色雞頭挑釁回去,「闖蕩江湖連個帳篷都要人家搭,你嘛好啊,黑袍沒有考野外求生技能嗎!看你這種人,外出就等餓死、下雨就等淋死、沒有馬屁精就等著無聊死、沒有錢就等著被笑死,哇哈、真是沒用到極點。」
「……」摔倒王子開始瞪五色雞頭了。
「我、我整理就是了,拜托你們兩個不要吵了。」這兩個打下去我都沒有把握可以制止,尤其其中一個還是原本就很鄙視我的摔倒王子,搞不好他會順手把我一起幹掉以絕後患。
拿起米納斯對保險箱開了一槍,巨大的水泡瞬間就把淤泥液體全部沖刷得一幹二淨,連最小的土渣都沒了,保險箱幹淨得還發出閃光。
差點被水潑到的風火輪松鼠發出幾聲抗議,然後沿著我的褲管竄上了我的肩膀,意外的牠一點熱度都沒有,雖然看起來還在燒,不過完全沒有燒到我。
「漾∼你不可以屈服于淫威啊!」每次都讓我屈服的五色雞頭很不滿地跟我說。
「我只是想說趕快整理好,就可以回去找阿斯利安了,式青大哥和山妖精也都還在,早點集合比較好。」在我講完之後,果然一說到阿斯利安就沒意見的摔倒王子冷哼了一聲把頭轉開,「而且跑一整晚肚子也有點餓了。」
五色雞頭咧了大大的笑容,然後搭在我肩膀上,「果然是本大爺的小弟,快點收工去吃飯吧!」
「好啦好啦……」蹲下身,我看著保險箱,真的是個非常普通的保險箱,上面還有舊式的密碼鎖,大概是被埋在這埵陷X年了,因為我記得現在很多都已經改成電子密碼鎖了,上次回家時候我媽媽也弄了一個,結果自己忘記密碼打不開,後來被冥玥的朋友打開了,等人走了我才知道那個是情報班的。
原來情報班還兼任開鎖解碼!
「沒有密碼,我們是不是整個帶回去……」我的話還沒說完,站在旁邊的五色雞頭整個獸爪直接砸在保險箱上面,接著號稱火災地震都不會被破壞的堅固保險箱就在我面前扭曲然後裂開,就像切西瓜一樣,整個被破壞了。
我看著把保險箱砸爛的五色雞頭,再默默地看著被砸爛的保險箱,無言了。
期望他們用和平的方式打開箱子是我的錯。
被打爛的箱子堶惘釣潃茪p盒子,一個是用水晶雕成的精致方形盒子,另外一個是小小的紙盒。我將兩個都拿出來,精致的盒子移動之後立刻給人一種壓迫的力量感,連知覺微弱的我都可以察覺,打開之後堶惇O個銀色的巴掌大圓形銀塊,上面刻著獅子的圖案;另外一個小紙盒打開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東西,堶悼u有一小塊的石頭,石頭上有幾個文字,更多就沒有了。
摔倒王子伸出手,拿走了水晶盒子跟銀塊。
「這個不要嗎?」我看著那一小塊石頭,雖然沒有什麼力量感,不過拿在手上暖暖的,還有點舒服。
「不需要。」俐落的講完那三個字之後,摔倒王子也不管我們,直接轉頭就走。
完成任務之後,風火輪松鼠發出了幾個聲音就在我肩膀上消失了。
「那個應該是祭祀用的石頭而已。」五色雞頭過來搭著我的肩膀,「很多種族都習慣把祭祀用的石頭撿一些起來收著。」
「喔。」因為石頭的觸感還滿不錯的,我就順手放進口袋堶情A反正摔倒王子也不要,搞不好我還可以拿來當暖暖包。
和五色雞頭回到山妖精那的篝火時已經是差不多半個小時後的事情,因為這次沒有風火輪松鼠的帶路,所以我走得就比較慢,沖在前面的五色雞頭也不知道認不認得路,還帶著我亂轉了一圈,比剛過去時候還花了多一點的時間才回來。
剛剛還在吃人豆腐的色馬已經站起來在附近走來走去,阿斯利安拿著應該是摔倒王子丟給他的銀塊在火焰邊看著,一堆好奇的山妖精就圍在旁邊眨巴著眼睛。
『你們也太慢了吧∼』色馬的聲音直接鑽到我的腦袋堶情A『人家高貴的王子已經回來有一下子了,不想等我們、自己先回去遠望者營地那邊了。』
根本不知道色馬在對我腦內溝通的阿斯利安將手上的銀塊放回水晶盒子後才轉過來看我們,「這好像是帶有破邪力量的原料,獅子的圖騰代表這是布利林的地妖精所制造的原料,我在書籍上看過,布利林是破邪性原料的産物之地,許多種族喜歡向地妖精取得這些有著自然力量的原料,不過布利林已經在約一百多年前消失了,現在也沒有原料的出産,這塊銀鐵應該是很久之前不知道是由誰帶出的。」
「一百多年前應該沒有這種保險箱吧。」我看著被五色雞頭一起帶回來丟在旁邊的破保險箱,這東西怎樣看都是近年的産物,上面甚至還有模糊不清的公司印記,應該是近代的産品才對。
「我想是有人在近期將這些東西藏在山堶悸滿A山妖精們剛剛也告訴我鬼族是在最近才來到,先前這塈馴沒有鬼族的涉足。」阿斯利安聳聳肩,「不過只是一塊破邪原料,我不明白鬼族為什麼會找它,這東西在公會能很輕易的找到,甚至可以找到更好的,在我們學院也是,並不難取得;而裝著銀鐵的盒子也不過只是尋常的工藝品,沒有什麼值得大費周章取得的必要。」
「會不會是上面有啥啥刻印我們看不出來的啊?」鬼族做事情一向莫名奇妙,這點在安地爾身上我有很深刻的體認。
「有這個可能性,我打算將這東西傳回情報班,讓他們去處理。」阿斯利安這樣說著,從五色雞頭那堶n過保險箱,就連著銀塊和水晶盒子一起傳送走了。
在全都整理完之後,時間已經差不多是要轉清晨的時候了。
「我們回去吧。」


火焰熄滅了。
在我們用傳送陣法回到遠望者的營地時,他們正好弄滅了一個篝火,而另外一個上面正在煮著不曉得什麼東西,小鍋子當中熱騰騰地冒著溫暖的白煙。
正在攪拌著鍋子的雷拉特放下手上的木勺站起身,「你們連山妖精、一起帶回來?」他越過阿斯利安看見後面那群山妖精,因為被直接帶到營地,在遠望者們包圍之後,山妖精群開始發起抖來。
「是的,我想先回來的休狄應該有告訴您這件事情。」在對方點點頭之後,阿斯利安才又繼續說下去,「雖然土地已經被淨化了,不過枯萎的樹林要恢複原狀似乎還要等一段時間,所以我想請問和樹人為鄰的遠望者是否有辦法幫山妖精暫時找到一個居住的地方?」
雷拉特表情嚴肅地看著那一小群山妖精,「這些應該不是全部、數量太少。」
「他們似乎大部分的族人都在暫時避難所,不過因為是其他種族的領地,所以無法一直留在那邊。」看來應該是在我們離開之後阿斯利安把事情都問清楚了。
「好、請等等。」雷拉特點點頭,然後招來旁邊一名女性用奇怪的言語慢慢地講了些事情後,那名女性一下子就離開了營地。
過了不用多少時間,營地附近突然傳來些許怪異的聲響,像是有很多人在講話、但是又低語無法聽清楚,隨著風來、隨著風去。
山妖精們有點小小的騷動,然後擠成一團。
過了有一下子後那名女性又出現然後低聲的和雷拉特說了些話,接著雷拉特才回過來告訴我們結果,「我們詢問了這一帶的樹人,樹人願意讓山妖精暫時住在他們的地方,直到山妖精的山林複原,當然、山妖精必須敬重樹人、即使樹人在睡覺。」
聽見雷拉特這樣說,原本還有點發抖的山妖精們臉上露出了不敢置信的表情,好像樹人的允許對他們來說是天大的喜訊一樣,瞬間每個山妖精臉上都露出了狂喜。
「跟著她、帶你們去。」指了指剛剛那個女性,雷拉特這樣說著。
山妖精群歡天喜地的跟著那名女性遠望者離開了。
「好啦,那些鬼東西處理完了,飯呢?」直接在人家鍋子旁邊蹲下來,五色雞頭完全不客氣地攪了攪木勺,「稀飯?」
我看見整鍋都是粥和蔬菜。
「健康。」雷拉特朝他比了個拇指。
「那晚餐要烤肉,行走江湖就是要一杯酒跟一盤肉!」五色雞頭居然當場點菜了。
「好。」遠望者的首領居然還點頭。
我連忙把五色雞頭抓過來小聲的說:「你怎麼可以跟他點菜!」就算人家要陪我們走一段路好了,哪有人可以這樣大大方方的點菜啊!
五色雞頭很爽快地拍拍我的肩膀,「安啦,他很喜歡做菜。」
錯愕了一下,我看著又回去煮蔬菜鍋的狗頭人,怎麼我認識會做菜的人看起來都不像會做菜的樣子啊?
「快能吃了。」拿起木制的大鍋蓋蓋在鍋子上,雷拉特這樣對我們說道,「天亮前、再去休息一下。」
「學弟們也累了一個晚上了,在食物煮好之前先稍微休息一下吧,煮熟之後我會叫你們起床的。」阿斯利安這樣對我們說著。
我看了手表,還很早,而且天空還是灰黑色的,跑了一整晚我的確也很累了,所以我點點頭,不反對阿斯利安的安排就走回帳篷。
說要去清晨散步的色馬很歡愉地再度跑出營地了。
「本大爺在這邊等飯好。」顯然吃的欲望大于休息的欲望,五色雞頭在雷拉特旁邊蹲下來。
無奈地朝我聳聳肩,阿斯利安只好向他說:「那麼我和漾漾去休息吧,西瑞學弟如果有事情再叫我們。」
「去去去!」五色雞頭扇扇手把我們驅逐掉。
既然他這樣說我當然也不客氣了。
跟阿斯利安並行著回到我們的帳篷,我才看見早我們一步回來的摔倒王子已經和著衣服靠在旁邊,看見我們進來後只張開眼睛看了一下,又側開身繼續他的休眠。
看見學長還是在原本的地方躺好,也真的感覺到疲累的我就回到睡覺的位置上窩著,很快就睡熟了。
不知道是不是今晚太累還是學長沒事就不會來找我,總之那個短暫的休息時間我什麼都沒有夢到,再醒來時候已經是上午八點多了。


上午十點,所有人在已經熄滅的篝火邊圍成一個大圈。
雷拉特攤開了他的大地圖,在我們所在地和沈默森林做上了標記,「這埵釵n幾日的路程、用飛狼趕路,原本大約要半個多月。」他說,然後在途中一些像是樹林還有類似小村莊跟我看不懂的東西上也做了記號,「會經過一些棘手的地方。」
「我們有公會的身分,大多數地方都可以自由出入不受影響。」阿斯利安說著,然後在那些標記點上指出了大部分,「這些都是與公會有相關的區域,只有少數的種族、例如遠望者才會阻擋我們的路。」
「遠望者不擋,不要生事、就不會擋。」雷拉特揮了揮手,似乎不太滿意阿斯利安的論點。
「那有啥大不了,擋路者一律殺無赦!」五色雞頭很亢奮地發表自己的看法:「要知道江湖上不是朋友就是敵人,要讓他們先沒有今天我們才有明天!」
「我想我們應該是比較需要和平的前進方式。」阿斯利安用很迂回的語氣這樣告訴他。
「嘖!」被反駁的五色雞頭不滿地哼了聲。
「如果走綠海灣就不會這麼麻煩了。」沒有跟我們坐在一起,站在旁邊的摔倒王子用冷冷的語氣說著,「綠海灣有我們族人提供船可以直達焰之谷附近的海港,可以把你們浪費的時間都省掉,提早結束任務。」
阿斯利安微微看了他一眼,也沒有多講什麼。
是說,他們如果要這樣一路冷戰下去,我看這旅程真的會滿累人的。
「那麼我們就往沈默森林走,另外、山妖精方面已經移居到樹人的地方,今天晚上有宴會,要招待你們。」雷拉特傳遞了山妖精的話,「重要的是要招待獨角獸。」
原本眯起眼睛趴在旁邊已經快睡著的色馬一聽到要招待他,眼睛都睜大了,『快、快告訴他我要很多漂亮的姊姊!』
我轉過頭不想理他。
『快點說,我幫他們淨化森林耶,當然要找很多漂亮的姊姊來!』整個開始噴氣,色馬站起身不斷地用腳蹄推我的肩膀。
我才不想幫你找什麼漂亮姊姊!
『到時候分你一個。』色馬用一切都可以商量的口氣催促我。
這並不是分不分的問題好嗎?
我再度深深體會到學長每次都想痛毆我的心情了,因為腦袋堶採擗F別人的話還真不是普通吵,連思考一下都會被打斷,超級討厭的。
色馬直接用鼻子來推我了。
我就是打死不幫你說我看你能怎樣!
已經看出來我們這邊波濤洶湧的阿斯利安輕輕的咳了聲,代替色馬提出了糟糕的要求,「請問可以請山妖精准備些純潔的少女嗎,盡量能漂亮些的,若要招待獨角獸我想應該必須用純淨的女性比較好,畢竟獨角獸不能忍受汙穢。」
那一秒我看到色馬的眼睛閃出了感動之淚。
沒有任何懷疑的雷拉特點點頭,「這個當然,等等讓人傳達。」
我突然對于阿斯利安必須幫色馬說謊來達到他的色狼目的感到有點悲傷。
大致上路線已經討論好了,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後我就先離開了他們的討論會議,我想在路線上我也幫不了什麼太大的忙,所以讓他們慢慢講比較好,而且摔倒王子的意見看起來會很多,避免被遷怒到我還是先閃為妙。
「本大爺要去補眠了。」跟我一樣把大綱聽完後,吃飽也喝足的五色雞頭就打了個大哈欠,自動走回帳篷堙C
一下子我也不曉得應該去哪邊,這堣S沒什麼特別可以打發時間的東西,我想了一下就往昨天晚上那個被色馬淨化過的水池走去。
才一踏出遠望者營地,我立刻就發現色馬跟上來了。
「你跟來也沒用啊,我不是要去看漂亮的姊姊。」側頭對那匹總是把自己色欲表示得很明顯的色馬說著,我有點想加快腳步看看能不能甩掉這家夥。
『沒禮貌,我也不是一天到晚腦袋堶掖ㄧ佽蛜}亮姊姊好不好!』
啥!居然沒有,這讓我有點驚嚇了,我還以為他不管睡著還是清醒腦袋堶掖ㄛO漂亮姊姊,原來我誤解他了。
『我當然也很喜歡漂亮的大哥,美人是不限于性別的,只要通過標准都是欣賞對象。』
那一秒,我徹底唾棄這只馬。
「我要去水池邊,既然你那麼喜歡美人你還不如回去看護學長,水池那邊只有動物吧。」涼涼的這樣告訴色馬,我還是不太想去水池邊清靜還要聽他的廢話連篇。
要知道這只馬只要一沈思下來就會在我的腦袋堶捲蚍ぁL的啥啥啥美人,有夠煩的。我很害怕有一天他連追妻十八招都會蹦出來給我聽。
『這樣說好像也有道理,去那邊只有水池和動物,我還是回去看那個大美人好了,大美人不管怎樣睡都很美,看也看不厭倦啊……』差點沒有滴下口水的色馬停止了腳步,露出了淫蕩的笑容。
「那就快回去吧。」反正帳篷媮晹酗郎熆頭,色馬應該也不至于搞出太誇張的事情。我想在他吵嚷之前應該就會被沒睡飽的五色雞頭給宰了吧。
五色雞頭可不會管他是獨角獸還是啥,基本上這個人連天使都敢去招惹,區區一匹馬也只被他看成食材而已,隨時都可以下手。
似乎沒有對我的話想太多,可能自己在腦中又回憶幾次學長之後,色馬就歡天喜地的向後轉了。
『對了,我必須先跟你說。』在離開之前,色馬的聲音突然又從我腦袋中傳來:『被我們淨化過的水會在短時間當中保持絕對的淨潔,所以你可能會看到奇怪的東西在水池附近,不用太驚訝就是了。』
我懂,就像自來水濾淨完大家都會趕快沖去用的那個意思。
目送色馬離開後,我依照昨天半夜的記憶走向了有水池的地方。
在走了一小段距離之後,我來到了昨晚遇到山妖精的那個水池,且如同色馬所說的一樣,水池邊已經充滿了各種動物,幾乎繞滿了半個水池。
不過我的目的不是這個。
小心翼翼不打擾到那些動物,我躡手躡腳地走到了昨天放藥瓶的地方,意外的那個藥瓶已經不見了,看來應該是那個人有接受我的好意,不然有可能就是被別人給拿走了,畢竟那是很好的藥物啊……
退出了那個地方,才剛想去水池邊洗把臉時候我突然被旁邊毛茸茸的東西給嚇了一大跳,因為他靠我太近了,讓我完全沒有心理准備。
「你是要把我嚇死啊!」仔細看清楚之後,是昨天那個昏倒的山妖精,後來他被同伴給扛走了,我就不清楚他是怎樣醒過來,但是我絕對沒想到他會這麼突然就冒出來站在我後面,差點連心髒病都給嚇出來了。
山妖精嘿嘿的笑了兩聲,然後撓撓自己毛毛的頭,「還以為你有察覺到氣息。」
「不好意思,因為我學藝不精所以沒有你們想像中那麼厲害。」我頂多就是偶爾詛咒別人摔倒還是自己咒衰自己會靈,其他就普普通通。
「是喔?」山妖精歪著頭,用一種不解的表情看我。
我想,大概在他們眼中能把一山的鬼族都殲滅的我們是超級英雄了,不過那些其實都是阿斯利安和摔倒王子的功勞,我只有被這家夥騙了滾到鬼族群堶情A沒有啥特別貢獻了。
不曉得為什麼,我在這個山妖精身上感受到有點反感的氣息,我想大概是因為昨天在鬼門前有被他嚇到,所以現在看他都覺得有點陰陰森森的,尤其是山妖精身上臉上都是毛,讓人家更有種不太想親近的感覺。
「山妖精的宴會要招待你們。」一講到宴會就開始高興起來的山妖精比手畫腳地說著:「幫你們吟唱、作歌,公會中的英雄們驅逐了山中的鬼族,獨角獸則淨化大地。」
他該不會想把滾進鬼族的事情也唱進去吧!
「勇敢的殺入敵人群,是人類的好榜樣。」徑自把我給美化過的山妖精倒是沒有想到我所害怕的事情。
要是他寫進去,繼撞樹的妖師之後我就會多了一個滾入鬼族群的笨蛋妖師名號……我都覺得冥玥會不辭千堛漕袀t死我了。
妖師的名譽該不會在我這一代就敗壞了吧!
「我會去聚會的,拜托你們不要寫成歌。」我想盡量低調一點過日子。
「聚會聚會∼」很歡樂的山妖精一邊哼著歌然後一溜煙的就跑開了,「很久沒有聚會了,世界改變後就沒有聚會,大家一起來聚會∼」
看來山妖精這種東西似乎也滿喜歡熱鬧的。
轉過頭,我看著水池邊大量的動物,牠們優美地喝著水或是清理著身體,這在原本的世界是完全看不見的景象。
然後,我看見了一只藍眼蜘蛛在比較淺水的水潌打滾著和一只應該是老鼠的東西在嬉戲。
時間好像一下子變得很慢,我拿出了口袋堶惆滬荋眶o著溫暖感覺的石頭在手上摸了摸,觸感舒服到讓人不太想放開,所以我蹭了有好一下才又把石頭放回口袋。
遠望者的營地附近都是安全的,所以暫時可以不用擔心會突然被要搶獨角獸還是鎮魂碎片的人襲擊。
在暖暖的太陽和輕微的風吹拂之下,我仰躺在旁邊的草皮上,慢慢的閉上眼睛。
晚上之前,我還可以作夢,還可以暫時輕松。
明天過了,這趟旅程將會持續下去。
我想,我會在這段旅程中得到些什麼吧,從未踏出校園的我,不曉得可以撐到什麼時候?
這些事情,就等我睡醒之後再繼續吧。


上篇:第六話  隱藏山中之物     下篇:第八話  夢的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