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九話  新的路途  
   
第九話  新的路途

第九話 新的路途
色馬痛哭過後的第二天,遠望者開始移動營地。
同時,我們也必須繼續前往下一個地點了。
因為再來要和我們一起走一段路,所以身為部隊隊長的雷拉特必須花點時間交代些事情給交替他工作的人。
趁著這個時間,我又到水池附近去走一圈,依然是很多動物在那堭r徊,聽說獨角獸淨化之後會維持淨潔好一陣子,不知道回程的時候還會不會看見這些動物?
拿出我自己在商店街堶捷R的綠水晶,我蹲下身將水晶埋入地面,然後捕捉四周流動的細微力量,注入水晶當中。
「祝禱此地為有善良的生命踏入,邪惡、黑暗與破壞不會侵足于此。」
在我念完簡單的咒語之後,埋著水晶的地方轉出了小小的法陣圈,接著又埋回土堙C
這是安因之前教我的,希望能夠有用處。
站在這堿搧菑籉嬰酗@會兒之後,直到五色雞頭來叫我,我才有點舍不得的離開。
大概是因為這堛滌坁姘鴽矬壎X完全的善意吧,所以讓我感覺很好,我想我會很想念這個地方的,雖然它一點都不起眼,也不是什麼重要的居住地。
回到營地之後,其他的遠望者和他們所搭的小區域已經完全消失了,偌大的空地就剩下阿斯利安和雷拉特等人,而飛狼已經被召來,就伏在旁邊讓雷拉特將學長放上去。
「第二次和羅耶伊亞家族的人一起旅行。」看了剛回來的我和五色雞頭一眼,不知道是不是想跟我們融洽些的雷拉特說了像是開玩笑的話,「上次、打壞了古跡。」
我轉過去看五色雞頭。
「看屁!又不是本大爺打壞的!」五色雞頭一秒就把我瞪回來。
「喔。」原來他家的破壞狂也不少。話說回來,五色雞頭是這副德性、黑色仙人掌也是那副德性,我實在是不能期望他家還會有什麼正常的人了。
搞不好他們兩個才是整個家族堶掖怚膨`的?
我決定如果未來五色雞頭叫我去他家玩,我一定打死都不會去。
摔倒王子是最後一個跳上飛狼的人,就如同剛出發時候一樣,色馬自己在旁邊展開了翅膀,在飛狼竄上天空之後也跟著飛在一邊。
不過和出發時候不一樣的是,這次安靜得十分詭異,完全沒有人出現在我們旁邊,偶爾就看到一兩只鳥飛過去而已。
「我們在日落前應該可以到達契堥城。」撥著被風吹得亂七八糟的發,阿斯利安這樣告訴我:「就在湖之鎮附近。」
「湖之鎮?」他說了一個讓我很敏感的地方。
「是的,雖然湖之鎮全毀,但是附近的村莊還在。契堥城算是離湖之鎮最近的大城鎮,從那邊到湖之鎮只需要一點點的短暫時間。在公會花了大半年解除了湖之鎮中所有和鬼族相關的連結、結界之後,近期契堥城已經決定接手湖之鎮重新整頓,我想再不久的將來那一片土地會重新再恢複繁榮。」
同樣也知道那時候被選為大競技賽地點之一的湖之鎮對我來說有很多重要記憶,阿斯利安講解的稍微清楚些,「目前湖之鎮還是有公會的人駐守,不過契堥城已經開始進行修複,我們會在城堸扈d兩天拜訪城主和得到一些資料,搭乘飛狼的話到湖之鎮只需要一點時間,如果你和西瑞想去看看,也盡量要小心點。」
聽著阿斯利安的話,我又想起那時候所有發生的事情。
湖之鎮,幾乎所有一切的事情都從那媯o生,後來在那塈鋮鴗F凡斯的屍體、後來在那塈睊嚝凗弗q安地爾的話。
如果那時候我可以跟學長商量,是不是就不會害學長變成現在這樣子了?
看了一下靠在阿斯利安身邊的人,我有著非常重的內疚。
「都來到這堣F,當然要去看!」完全沒有想那麼多的五色雞頭重重地拍了一下我的背,差點把我的脊椎骨拍到從嘴巴堶掉Q出來,「最好那堶掄棬d幾個鬼族等本大爺好好的去整理他們!」
「這是不太可能的。」阿斯利安微笑著打斷他的妄想。
『契堥城啊……好久沒去了。』飛在旁邊的色馬傳來聲音,『那真是個好城市,美人多、東西也好吃,重點是去到哪堣H都很熱情。』
「那是怎樣的城市?」被色馬這樣一說我也好奇起來了。
「是人類的城市。」坐在旁邊享受風吹的雷拉特說著:「很多人類居住,以前和湖之鎮有貿易往來,酒和食物很有名,吸引了不少種族過去群居。」
「就我所知,現任的城主也是相當有名的人,似乎是人類和獸王族的半混血,風評相當不錯,在上任短短的十多年後便與附近不少城市都有締結合作契約、維持著完全的和平和往來。」邊說著,阿斯利安又看了一眼沒吭聲的摔倒王子,不過很快就移開視線,「因為是人類的城市,所以我想漾漾在那邊應該會自在些,那奡N很像原世界的城市一般。」
我點點頭,整個心思還是有點放在湖之鎮上面。
或許我真的會再回去看看。
飛狼竄過了整片樹林之後,出現在我們下面的是連貫著的山脈,整片濃密的色彩出現在我們的正下方,因為不是飛到雲上,所以飛狼幾乎是貼著樹頂在飛的,光影折射之間不時會看到被驚嚇的動物從後面探出頭。
新鮮的空氣讓我的心情也整個好了起來。
于是就在這種速度下,我們飛往了下一個定點。


如同阿斯利安所預估的,在日落的同時我們停在一個城鎮的前面。
出乎我意料之外,我本來以為在山堛瑰雩虓|是個普普通通、很鄉村的一個城市,因為這個世界比較崇尚自然力量,所以在奇雅學院之後我就沒有看過這麼有個性的地方了。
這堨都是方塊形的水泥建築。
帶著有點銀的白是建築物唯一的色彩,和醫療班那種南方建築不同,這媗蓎o比較都市化,看起來有點像台北還是市區的那種感覺。
我們在城市大門前停下之後,立刻就有兩個穿得很像警察的人走過來盤查了,不過在摔倒王子亮出自己身分證明之後,警察就恭恭敬敬地放我們過關了。
踏進城市之後,那種現代感更明顯了。
「那是便利商店嗎?」看著踏入後左邊的一家1-17之後我徹底無言了,讓我更無言的是它玻璃窗前面還有陳列好幾個看起來最正常不過的夾娃娃機,堶捧穔M是放了幾個布偶。
「是的,這媕雩虒穨A生活的地方很像吧。」阿斯利安讓飛狼離開後,就把學長放在色馬的背上。
因為怕引起騷動,所以他們花了點時間幫色馬做了一個像是馬面罩的東西,用銀打造成的馬面罩上突出了裝飾角,剛好可以蓋住色馬的角,讓人完全以為是裝飾品。
另一方面,色馬也微調了自己的身形,雪白的身軀也不再發出淡光,在馬面具套上之後看起來就和真的馬沒有兩樣了。
我們走在馬路上。
和原世界不太一樣,這堛滌邪籊斨職Q著地磚,也沒有任何車輛,取而代之的是這堻ㄛO駝獸,像是馬、驢還有一些我沒有看過的動物之類的,這和現代化的房屋背景有點不搭,卻又奇異的很融合。
「我去買些飲料。」既然都已經看見便利商店,我很自然的就想進去找飲料喝。
「本大爺也要去買點儲備糧食。」五色雞頭搭著我的肩膀,在阿斯利安點頭之後我們兩個就朝那家奇怪的1-17邁進。
當熟悉的叮咚聲和歡迎光臨聲傳來時候,我還真有種回到原本世界的錯覺。
便利商店堶掖ㄛO陳列架,上面放的東西雖然不是我本來那個世界的,不過也已經相差無幾了。我甚至還在今日特別推薦架上面看見萬歲牌小魚幹,而且還貼了紅紙叫做暢銷。
難道這堛漱H都不知道有小魚幹這玩意?
「正好今天補滿原世界物資,現在買多還有打折喔!」看我的目光都在小魚幹上面,店員很熱情地招呼起我們。
我向下看,果然還看到很多零食,都是在我原本世界可以買到的,看來這個世界的便利商店多少還會兼職「進口」這項工作;這點就跟我們那邊的販賣方式差不多了。
「營養口糧!」像是挖到寶,五色雞頭拖出了一大堆那種十元還是十多元就會有一包的餅幹棒,「這些全要了!」
「你吃得完嗎!」他居然把整箱的營養口糧都買下來,這個有那麼好吃嗎!
「這個還不錯啊。」五色雞頭用一種不知道我幹嘛要阻止他的表情看我,「漾∼你不知道嗎,虧這東西還是你們那堥茠滿A你真是白活了你。」
我當然知道好不好!
「這位也是原世界來的?」把我們說話聽得一清二楚的店員好奇地發出疑問句。
「我是。」拿著幾罐飲料到櫃台結帳,我順便解了他的疑惑。
「真是太巧了,我們老板也是原世界的人,到了這堣妨幓N開了一大堆連鎖的便利商店,沒想到生意還挺不錯的。」似乎對便利商店很自豪,店員愉快地說著話,「聽說原世界到處都是便利商店啊?」
「也沒有到處啦,只是某些區域多了一點。」我尷尬地搔搔臉,不知道應該怎樣跟他解釋。這個店員看起來也不太像是一般人類,因為他的耳朵有點尖,我想應該是別的種族才對。
「真希望可以去原世界看看。」
我們出店門時,店員還多送了我一條巧克力棒,這讓五色雞頭忌妒了,所以他劈手就搶了我的巧克力棒占為己有。
「這堹u的很像我原本住的地方。」把手上的飲料罐都分給其他人,我左右看著,除了娃娃機外我還看見了生鮮超市、一些鞋店和服飾店,怎樣看都很像我們原本世界的那種市場或是精品街之類的。
「這東西原世界也有嗎?」雷拉特指著娃娃機。
「有,就是投一枚硬幣下去之後夾娃娃,如果夾到就是你的。」看著狗臉露出了興奮和完全的好奇,我只好簡短跟他說明。
雷拉特很興奮的點點頭,接著就靠近娃娃機投硬幣了。
「奇怪,我記得那個機器好像不是夾娃娃用的。」看著雷拉特興奮的樣子,站在我旁邊的阿斯利安將吸管插進了蘋果多。
「咦?是娃娃機吧?」他不就長得是個娃娃機的樣子?
「不,我沒看過有人在這前面夾娃娃。」阿斯利安否定了我的話,「在這個世界當中,我記得好像是另外一種用途——」
他話還沒說完,我就看見慘劇了。
操作著夾杆,就在雷拉特的臉上充滿了快樂按下了確認鍵後,夾子往下掉了。
那一秒,我只看見了恐怖片的畫面。
原本應該要給人夾的娃娃突然像是食人魚一樣跳起來,布做的嘴巴猛地張到最大,堶悼都是鋼釘一樣的牙齒跟紅色的口水。
一整票布娃娃咬住了夾子,然後像串葡萄一樣被拉上去。
我的眼皮跳了兩下。
下一秒,我看見食人娃娃從娃娃機的窗口噴了出來。
四周行人全部發出尖叫。


「哈哈哈,對不起對不起,這只是純觀賞的而已。」
在食人娃娃沖出來對著路上人亂咬而被阿斯利安他們制伏之後,剛剛在堶悸漫戚聞聲出來,一邊大笑一邊把娃娃塞回去娃娃機堶情A「既然你們都夾了就送你們一只吧。」他拿著一個西瓜樣式的娃娃拋過來,被雷拉特穩穩的接住,「放心,這個東西只是我們放好玩的,轉移主人之後他就不會咬主人了。」
我看著雷拉手上張開嘴巴正在喀喀喀朝著空氣亂咬的西瓜布娃娃,果然沒有對他進行攻擊。
「借我看——哇啊!」西瓜咬住我的手!
「主人以外的人它還是會咬。」店員給我一個遲來的警告。
雷拉特把我的手從西瓜的嘴巴堶惟漭X來。
『好好玩喔……』色馬對著夾娃娃機露出了渴望的視線。
「不准去。」甩著被咬出一排齒印的手,都見血了。我恨恨地看著那個該死的西瓜娃娃,不是都說現在已經不太會衰了嗎?為什麼我還是這麼衰啊!
「這個娃娃不需要喂食,只要偶爾把它放在草地上給它活動一下就好了。」煞有其事對我們說起如何照顧咬人布偶,店員摸摸西瓜的頭,「偶爾跟它玩一下,如果照顧得好娃娃還會繁殖,到時候就可以看到西瓜群了。」
還會繁殖!
我看著還在對空氣亂咬的西瓜,突然覺得不太妙。
該不會我們下次去拜訪遠望者就看到他們的營地已經變成西瓜園了吧!
「非常的謝謝。」露出很有意思的表情看著亂咬的西瓜,雷拉特一臉看起來就是會努力把它後代繁殖得很茂盛。
我決定晚上不要睡在雷拉特旁邊了。
「你們還要浪費多少時間!」從頭到尾都沒有參與的摔倒王子臭著臉不悅地發出聲音。
「幾位要去哪邊呢?」好心的店員看著我們,也看得出來我們正在旅行——因為每個人身上或多或少都有點行李或背包。
「我們想拜訪契堥城城主與這個城市的公會據點,和找旅館住宿一晚。」把視線從西瓜上面移回來,阿斯利安很有禮貌的回答他。
「喔喔!不遠不遠,我帶你們過去吧。」說著,店員很豪爽的直接把店門拉下來,然後敲了鐵門兩下,上面立刻出現「大爺今天不上工」的字樣。
這個世界的人都這麼隨性的嗎!
「本大爺要跟我的小弟到附近逛逛。」五色雞頭一把搭住我的肩膀,「順便找旅館。」
「旅館的話可以從這條街走個十分鍾左右,左轉就可以看到好幾家了。」店員指著路稍微告訴我們方向,「不過要小心,有的旅館是非法經營的,堶惘酗偵簹F西我就不知道了。」
看著店員,我點點頭。
「既然這樣,那麼住宿就由你們兩位去尋找了。」阿斯利安從口袋堶戛野X他的紫袍證明卡片交給我,「這暫時先放在你身上,讓櫃台看過之後他就會幫我們安排好了。」
我戰戰兢兢地接下了紫袍的卡片,有點害怕自己會不經意弄丟。
色馬靠了過來,『我也跟你們一起去旅館好了。』他看了一下街上,附近路過的人好奇地看著我們這一大群外來者,有的人也將視線落在他身上。
「式青大哥也要一起去找旅館。」我指指色馬,然後阿斯利安就點點頭,讓我們幾個人一起成行。
于是,我們在這堣嬰豕漍丹U往不同的目標。
與阿斯利安他們分開行走之後,這次直接領在前面的五色雞頭好像一點也沒有猶豫,直接帶我們走過幾條巷子。
「西瑞你以前來過這邊嗎?」看他走得好像很熟悉,我疑惑地問著。
「我家在這埵雀}旅館。」五色雞頭很直接的就回答我,「之前看過地圖,沒來過。既然本大爺親身蒞臨,當然要去看看我家的旅館。」
原來殺手也兼開旅館?
這樣想想也對,人家不是說啥情報來源都要有東西掩飾嗎,開旅館其實也是個不錯的方式,不過這樣我就想到了……該不會千冬歲他家也有旅館吧?
拿出手機直撥了千冬歲的號碼,在響了一下子之後就接通了。
『褚?』
夏碎學長的聲音,背景整個是鬧哄哄的,依稀好像可以聽到「小亭要咬死你」、「不要把沒消毒的東西拿給我哥」之類的爭吵聲。
「呃?夏碎學長?」我總覺得最近打電話給千冬歲越來越常是夏碎學長接的了。等等,該不會反過來千冬歲都跑去監聽夏碎學長的電話吧?
依照那個戀兄癖已經快破表的表現來看,我覺得非常有可能。
『不好意思,千冬歲現在正在……忙。』夏碎學長用了個比較委婉的說法告知我,不過我想他應該也知道我已經聽到他的背景聲是「離我哥遠一點」、「小亭主人才不要給你碰」這樣的聲音了,『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喔,沒有什麼事情啦,我們剛到契堥城,只是單純想打電話回來找千冬歲聊一下而已。」一邊跟著興致勃勃的五色雞頭走,我也開始半打量著這堛熊騛D,連理發院跟精品店都有,看起來和我們那邊真的相差無幾。
是說之前的湖之鎮也是很類似我們那邊世界的樣子,看來這種城市在守世界應該不算太少。
『契堥城?』夏碎學長停頓了一下,『找到旅館了嗎?我記得雪野家在契堥城中似乎有設定旅館據點,如果不介意你們也可以過去投宿,我想這樣會安全一些。』
果然有!
看著五色雞頭的後腦袋,我開始在想這兩家會有仇不是沒原因的,連産業都很相似。
「西瑞要帶我們去他們家開的旅館……」
『這也不錯,羅耶伊亞家族雖然名聲上不是太好,但是如果是他們所開設的旅館,我想在安全上也是沒有問題的。』輕輕的咳了一聲,夏碎學長壓低了聲音,『不過可別讓千冬歲聽到比較好。』
「我知道。」
『既然你們已經到契堥城,那埵陶歲幼a的據點,如果情況允許的話千冬歲他們可能會過去找你,因為移動術法是自己家直連的,與外面有所限制的狀況不同。』夏碎學長再告訴我這個好消息。
「我們只會待兩天、明天我可能會去湖之鎮。」連忙把行程交代一下,我有點擔心千冬歲他們跑來會找不到我……其實也還好,因為千冬歲追蹤術很厲害。
『好的,我會再轉告他。』
掛掉手機之後,我才注意到旁邊的色馬一直沒有吭聲地盯著我看。
「幹嘛?」被他看得有點莫名奇妙,我低聲問著。
色馬眨眨眼睛,馬臉上出現了一種叫做欠揍的表情,『你剛剛說夏碎學長是不是醫療班堶惆滬茠爣o不錯的美人?』
「我先告訴你,如果你碰到夏碎學長的衣角可能會被射成刺猬。」我相信千冬歲絕對幹得出來這件事情。
『真好,大美人跟小美人……』完全陷入自己妄想的色馬才沒有注意到我在跟他說些什麼,『早知道你們學院就停留久一點,到處都是不同樣子的美人,精靈和天使也好棒,這次旅行回去之後我可以再去你家住嗎?』
「別想!」我又不是自找麻煩的白癡!
『小氣!』
「到了。」
不知道我們後面正在無止盡的勾心鬥角,在前面帶路的五色雞頭一下子停下腳步,然後咧開大大的笑容。
擡起頭那一秒我差點被七彩霓虹燈給閃瞎眼。
旅館……這是旅館嗎!
我看見的是一棟非常大的房子……說是房子,旁邊的房子應該都會哭了。那是一棟招牌上閃滿了七彩霓紅燈的建築物,金光閃閃的用料跟銀白色的其他建築完全不同。整條不知道用啥做的巨大金龍很囂張地橫掛在寫有「靈光大飯店」招牌的上方,接著還張燈結彩、下面有不知道在講什麼的跑馬燈……我暈了。
更可怕的是這間旅館前面還有兩大面的落地招牌,一面寫著「泰國浴」、另一面寫著「今晚來住」的字樣,同樣裝飾著彩色燈泡,整間旅館看起來就是閃到不行。
隱約的我好像還聽到從堶捷ヮ茯Y種像是卡拉OK的音樂聲。
為什麼這個城鎮容許這種離奇的建築物蓋在這邊?
還有那個靈光大飯店的名字是啥鬼,住進去的人都會變成靈光嗎!
「這是本大爺名下的産業。」五色雞頭再度補上這句,「本大爺親自設計、今天還是第一次看到!真是太棒了!」
我默默的轉回過頭,決定去找雪野家的旅館。


上篇:第八話  夢的聯繫     下篇:第十話  不知名的歌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