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十話  不知名的歌謠  
   
第十話  不知名的歌謠

第十話 不知名的歌謠
「幹嘛幹嘛!本大爺的旅館是不能住嗎!」
五色雞頭一把抓住我的領子,大有今晚就是要住這堛漁蘤捸A「給本大爺進去!」
你家旅館不是不能住,是我個人有著嚴重的羞恥心,而且我覺得當阿斯利安他們依照地點來這堮伬埬雩茪]是統一向後轉直接到別的地方投宿。
「我想要比較樸素一點的地方睡覺……」
『我也想。』同樣覺得自己踏不進去的色馬難得跟我有共同意識,『這真的能夠住嗎?』
「安啦,堶惜]有樸素的房間。」不由分說的五色雞頭直接拉著我的領子把我拖進去這個不知道啥鬼的大飯店堶悼h了。
喔我的天啊,整個地板全都鋪滿了紅地毯、還是有金蔥滾邊的那種!
擡頭看是金光閃閃的天花板和招搖的大水晶燈,下面又是紅地毯,被五色雞頭拖著進去招待大廳之後我覺得我的眼睛都快瞎了。
好像覺得很丟臉的色馬畏畏縮縮地跟在我們後面走進去。
我可以明白他覺得很丟臉的心,因為現在我也覺得很丟臉,尤其是在進來的那瞬間附近的路人都對我們行注目禮,好像覺得這兩個小孩子腦殼壞了。
這種地方怎樣看在我原本世界堶推雩茬ㄦ|被標上未成年請勿進入吧!
「請問兩位跟一匹……要住這堙H」搓著手走出來的是個很像服務生的男人,我看了一下,西裝領帶、跟這埵麻I不搭。
不過在他後面我看到好幾個夏威夷女郎之後,我徹底對五色雞頭的設計感失望了。
這堣ㄛO泰國浴嗎!
不對!我跟他計較這個幹什麼!
「廢話,本大爺是這家店的老板,給我弄最好的房間來!」從口袋堶戛酗F個金色的小牌子丟給那個西裝男,五色雞頭張揚地說著。
看見那個金牌的那秒,西裝男人的臉色突然一變,接著連忙戰戰兢兢的先來個九十度的大鞠躬,「不知道大人到這堥荂A有失遠迎!請見諒!」
被西裝經理一喊,整個櫃台堶惇黿o花花綠綠的男女馬上沖出來分成兩邊列隊,「歡迎大駕光臨!」
我有點被這種場面嚇到了。
嗯……如果有很多人穿著跟五色雞頭平常打扮沒兩樣的彩色衣服突然在你面前展開成兩條列隊,我想不管是誰都會被嚇到,這跟穿西裝的服務生們列隊的感覺又不同了。
「我們還有三個人沒來,一個是獸頭的,所以全部幫我們准備六個房間,要最好的。」五色雞頭直接對那個唯一穿西裝、大概是負責人的男人下命令。
「應該的、應該的。」西裝男人連忙抓來一個人交代下去,很快的大廳堶探N忙碌了起來,有兩個夏威夷女郎端來了茶盤恭敬地奉茶給我們。
「不好意思,可以幫我准備樸素一點的房間嗎?」連忙抓住那個西裝人,我背過五色雞頭低聲跟他說,「最好其中五個房間都樸素一點,不要這麼……閃。」
西裝男對我比了個拇指,「我懂、我懂。」
他的眼角有點含淚,我猜大概是每天都生活在這種金光閃閃的地方也讓他多少有點壓力。
五色雞頭到底是依據什麼東西才把一間好好的飯店搞成這樣?
「這堨H前是普通的飯店……所以有留很多樸素的好房間,小的會幫各位好好准備的。」含淚的西裝男悄聲地問著我,「請問您跟西瑞少爺是好朋友嗎?」
「算是同學吧?」不過我覺得他好像更當我是小弟。
西裝男人抹了一下眼睛跟冷汗,「可不可以麻煩您跟西瑞少爺溝通一下……他預訂了個金面大佛下個月要放門口,可是已經很多客人被飯店的門面嚇走了,能不能請他把大佛放到堶惜@點?」
我突然覺得經營這個飯店還真不容易,看起來全部都是血跟淚。
『要是平常,給我錢我都不想進來。』站在旁邊偷聽的色馬給了我這種評語,『不過這埵n看的姊姊不少……可是不純潔的很多。』
夠了,不要當場在大廳堶惜擦貐B女。
「房間已經准備好了。」在色馬還在分辨時,西裝男大概是收到訊號,就這樣拍拍我的肩膀告訴我們,「請各位跟著我們過來。」
幾個夏威夷女郎很熱情的靠過來幫我們帶路。
那個西裝男就一直跟在五色雞頭旁邊,恭恭敬敬地回答五色雞頭所有的話,我想他今天應該也是第一次看見五色雞頭本人的樣子。
如果他有希望過看到老板可以請他修改門面,我想他今天大概會絕望了。
出了大廳之後,我看見還是一樣到處都金光閃閃的走廊,感覺上就很像是做黑的那種感覺,整條半露天的走廊上還雕龍畫鳳,奢華到一種水平之後看起來就只剩下金光在閃,讓我有點不太想仔細去好好看看所有的金壁上還刻著什麼。
經過走廊後,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是好幾個隔開、像是小院落的地方。
這從飯店的外表完全看不出來,因為我以為他就是像一般大樓旅店一樣,沒想到堶惇O院落獨立式的住宿方式。
「本大爺要住那邊。」指著特別金的那一處獨立房舍,五色雞頭這樣告訴我,「本大爺記得飯店堶掄晹雪贗u啥的,晚一點我們再一起去。」
說真的,我很不想泡到金色的溫泉。
「其他幾位是在這邊的大院子,足夠住七、八個人和馬了。」另外幫我們安排好地方的西裝男讓幾個夏威夷女郎帶著我和色馬往走廊的另外一邊走。
說真的,當我看見平凡無奇的院子和小木屋之後,我松了一口氣。
色馬也是。


「我們的飯店有分為樓層式的普通客房,各位現在住的這是院落式的貴賓用房。」
領著我們進到平凡無奇的小木屋之後,帶路的夏威夷女郎很友善地幫我們介紹著,然後用鑰匙打開了小木屋屋門,「別看飯店長這樣,其實住客率不算低,假日時候房間可以達到八成的住宿率。」
「八成?」見鬼了,來住的人腦殼都不正常嗎?
「是的,因為我們有開辟很多休閑設施,像是金湯溫泉也是非常讓人喜愛的一種。金湯溫泉當然不是金色的,只是名稱而已,從妖精族那堣犐茠滿A可以去除疲勞和使皮膚變好,是契堥城中女性最喜愛的其中一個湯泉。」
「其中一個?」難不成這堥麭B都是溫泉旅館?
「是的,雪野家族連鎖企業的旅館中也有一座櫻溫泉,同樣深受女性的喜愛,算是我們最強大的對手。」幫我們開了燈,女郎指引我和色馬看了非常寬敞的小木屋,稍微又介紹了一下小木屋堶掘茼釭熙]施。
我想千冬歲他家的溫泉會成為你家最強對手不是沒有理由的,你家的門面實在是讓人太害怕了,想泡湯又不敢踏進來的人當然就都會往雪野家去。
難怪那個西裝男會一臉想哭的表情。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小木屋真的很寬敞,而且是大通鋪,上面睡個十個人我想都不成問題,另外大型的電漿電視、電動、電腦的配備一項都不缺,甚至連衛浴設備都寬敞漂亮得讓人想直接拿著枕頭和棉被住進去。
「顧及客人的隱私,在住宿期間鑰匙會全部交給你們,而特別院落的鑰匙也只有一把,如果有其他需要也可以按服務鈴。飯店會幫你們准備好一日三餐,可以選擇要不要在房間吃、或是外帶餐盒,基本服務還有溫泉按摩,有需要請直接告訴我們。」夏威夷女郎露出了甜美的微笑,「那麼我就先告退了,待會請務必出席我們為幾位准備好的晚餐宴會。」
「謝謝你。」
在夏威夷女郎走掉之後,我把學長從色馬身上扶下來,然後小心翼翼地將他放在床上、蓋好棉被,順便將他已經散得差不多的紅色頭發都整理好。
一轉過頭,色馬已經變成人形跳到床上,面具整個被亂丟在地上。
我把馬面具撿起來隨手放在旁邊,「其實這媮棳△徆A的。」
「只要不要外面長那樣子。」式青很認同我的話。
趴倒在軟綿綿、好像會把人吸下去的床鋪上,我立刻就覺得人都困了。看了一下手表,差不多是六點多的時間,阿斯利安他們去拜訪城主和公會應該也不會這麼快回來。
不要太早回來也好,越早只是越會被嚇到而已。
勉強自己從床上爬起來,我看了眼同樣已經快睡著的人形獨角獸,「式青大哥,我去外面院子走一下。」
「唔!」式青模模糊糊的回了我一聲,然後翻過身陣亡在柔軟的棉被上。
看來這媕雩蚍時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就如同夏碎學長說的,這媞漇雃w全,所以式青才會這麼放心的躺下就睡。
小心翼翼地把我們的東西都擺好在旁邊的櫃子堙A我只帶了隨身包包和鑰匙就走出了房間。
剛剛直接走進來時沒有很注意看,其實這個院子布置得很高雅,旁邊種著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樹和花,還有個秋千輕輕地晃動著;不算太小的院落還有石桌椅,如果是純粹來觀光休閑,這堣@定是很適合闔家大小共同住宿的地方。
看了一下,我選擇坐在秋千上而不是石椅子,秋千輕輕地搖動著,四周也跟著安靜了下來。
就是這麼自然,隨著風,我聽見細微的歌謠聲順著風傳到我的耳中。
「第二個孩子躺在白骨中,靈魂滲入世界最深底,生命不會永遠的永琱[遠,所以歌謠才被傳唱在時空堙K…第三個孩子散在皮肉中,靈魂滲入黑暗最深底,生命不會永琲漱d古亙久,所以音樂才被敲響在時光堙K…」
我聽到歌聲時候整個人是一驚。
因為就在不久之前我也聽過類似的歌。


擅自離開了自己的院落,我朝著那奇怪的音樂聲音前進。
那個音樂聲音有點像琴還是啥弦樂器,歌謠已經停止了,但是唱歌的人明顯還在撥動琴弦,所以音樂並沒有中斷。
我順著音樂聲離開了院落,回到了剛剛金光閃閃的走廊區域。
走到底後,面前出現了個氣勢磅礴的大型山水庭院布景,而我找的音樂聲就是從這媔ヮ荂C
在庭院布景的山水石邊的小橋上,我看見一個拿著很像古箏、但是又比古箏的體積小一半、上面只有四條弦的怪樂器的女孩子坐在橋邊撥弄著音樂。
看起來剛剛的歌謠是她唱的沒錯。
站在走廊邊聽著她的音樂,清清淡淡的旋律其實並不太華麗,不過給人很舒服的感覺。
她只重複撥動著那一小段音樂,就是剛剛搭著歌謠的那一首。
合著聲音,我想起了我在夢媗巨鴘漕漱@小段——
「第一個孩子踏在血泊中,靈魂滲入泥土最深底,永琱ㄦ|永久的持之以琚A所以故事才被流傳在時間堙C」
女孩乍然停下了撥琴的動作,臉色錯愕地轉向我這邊。
「呃、不好意思打擾你了……我……」
「為什麼你知道第一段?」不給我講話的機會,看起來像是國中生年紀的女孩子抱著琴跳下了橋,馬上就沖到我面前,「快說!」
有點被她的氣勢嚇到,我倒退了一步,怕怕地看著眼前這個褐色短發綠色眼睛的小女孩,她的表情看起來像是會咬人,「只是巧合,我聽過一次,不過只有第一句。」有必要反應這麼大嗎?
「在哪媗巨鴘滿I說!」她的語氣帶著半命令式的強悍,像是我不講就會把我嘴巴給挖爛一樣。
「我、我真的不太有印象。」我說謊了,但是我想她一定不會相信在夢堻o種話,「只記得聽過第一句。」
張大綠色眼睛看我,大概過了幾秒之後,女孩失望的往後退開,接著蹲在地上難過了起來。
看她整個人很失落,我也不太好意思的蹲下來陪她,「這是很重要的歌嗎?」
女孩默默的點點頭。
「很抱歉,我只聽過第一句……」
她擡起圓圓的小臉,有點紅紅的眼睛望著我,「那個不是第一句……那是最後面了,你想聽全部嗎?」
我點點頭。
拍拍自己的臉,女孩抱著琴站起身,「我唱給你聽。」她引著我走回橋邊,然後兩個人一起坐下。
將四弦的琴斜放在身邊,女孩開始撥動了琴弦,一開始是比較輕快的音樂,調子和剛剛我聽過的相當相似。

這個世界構成是血與肉 而我們生活在世界中
你的左手就是我的右手
我的心髒埋藏著你的血管
生活在這堛漱H啊其實這樣共通
為什麼爭鬥?
為什麼憎恨?
為什麼貪惡?
為什麼無止盡的時間中要撕裂短暫的生命
痛苦扭曲的降臨

我的眼中流著你的鮮血
時間的孩子們握著雙手一一的倒下
第一個孩子踏在血泊中,靈魂滲入泥土最深底,永琱ㄦ|永久的持之以琚A所以故事才被流傳在時間堙C
第二個孩子躺在白骨中,靈魂滲入世界最深底,生命不會永遠的永琱[遠,所以歌謠才被傳唱在時空堙C
第三個孩子散在皮肉中,靈魂滲入黑暗最深底,生命不會永琲漱d古亙久,所以音樂才被敲響在時光堙C
之後的孩子們軀體四散
直到消失 不為人所知

這個世界是由生命構成
你和我其實都相同
如果明白我請好好珍惜我
我們沒什麼不同
短短的歌謠就在女孩清亮的歌聲中慢慢結束,相襯的琴聲緩緩的告一段落。
然後她轉過來,用有點哀傷的綠色眼睛看著我,「全部的歌謠是這樣,這首歌幾乎沒有人知道,是時間種族的古老童謠。」
我看著她,一下子不知道應該要說什麼安慰。
「你不用安慰我,我比你年長至少有一倍的時間了。」抹了一下臉,女孩這樣說著:「只是第一次聽到有人知道這首歌謠的詞讓我有點驚訝而已。」
「嗯……怎麼你會知道時間種族的歌呢?」我記得之前聽過時間種族幾乎都已經沒有在世界上了,除了想殺我的重柳族和幾個小部落之外。我想重柳應該也不會特別來教導女孩唱歌吧?
「是在幾年前有人唱給我聽的,那是他兄弟很喜歡的一首歌,他說只有他跟他兄弟知道。」女孩隨手撥著琴弦,「那時候他說他回程會再經過這堙A所以我一直等他回來,但是他沒有再回來過了。」
「會不會他走了別條路?」我試圖讓她想往好一點的地方。
「不會的,我們約好等他回程之後,當我將這首歌練到精湛時他會來聽我唱歌答謝他。」悲傷的一笑,女孩這樣告訴我:「我欠他一條命,那時候是他幫我收集了各種藥材我才可以活下去,所以我等他回來,而且他也說過這趟出去會找到這首歌謠的名字,再回來告訴我。」
「嗯,我想你等的人一定會回來的。」我默默的在心中幫女孩祈禱,「我們也要去旅行,如果在路上遇到知道這首歌的人,我也一定會幫你告訴他。」
女孩點點頭。
「我叫艾芙伊娃,是人類同時也是獸王族。」她伸出手,對我表示出善意,「同樣有著人類之血的朋友,你來自哪堙H」
「我叫做褚冥漾、是原世界的人,來自Atlantis學院,因為有任務所以跟朋友們正在旅行。」簡短的自我介紹,我沒有告訴對方我妖師的身分。
女孩點點頭,「Atlantis學院,非常好的學院,我的兄長曾經在那方的聯研所上過一小段時間的課程,那是讓人尊敬的地方。」
有點不好意思的搔搔頭,如果她知道我當年是莫名奇妙進去的,大概就不會覺得那堳颩得尊敬了。
就在我想跟女孩多聊一下時,某個大呼小叫打斷了我們愉快的氣氛。
「漾∼你跑來這媟F啥啊!」永遠不識相的五色雞頭打從出現在走廊遙遠的那一端就大喊我的名字,「你是蘿莉控嗎!」
你是去哪媥ヮ麭o個混蛋名詞的!
被打擾之後臉上出現了些許不悅,女孩抱著琴站起身,「那麼,請容我告退了,與您認識真的非常愉快。」
「呃、別這麼說,也謝謝你唱歌給我聽,你的歌謠真的好好聽。」
女孩笑了。
在五色雞頭卯足勁沖過來之前,我突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情,「對了你要找的人有名字嗎?或許我在哪邊聽到過?」
她點點頭,「我在等的人叫做六羅。」
我看見五色雞頭當場愣住了。
「六羅·羅耶伊亞。」

上篇:第九話  新的路途     下篇:第一話  消失的旅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