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六話  另外一條路  
   
第六話  另外一條路

第六話 另外一條路

「艾芙伊娃,請先去幫我們准備一些點心好嗎?」

微笑著,艾堮扛蝶I了當的支開他的妹妹,這也讓我注意到好像有城主在的現場,艾芙伊娃幾乎都沒什麼說話,而且他們兩個很明顯 有種說不上來的隔閡。 也不知道要怎樣解釋,就是相處中有種莫名的不自然感覺。 艾堮托雃麻宏炕B艾芙伊娃也相當聽他的話,但是就是很奇怪。

在艾芙伊娃離開房間之後,艾堮收I了個小結界,將這堜M外面隔絕之後才轉回來看著我們,「很抱歉,但是城埵陶\多間諜,所以正式交談時候必須要如此做。」

我想起剛剛我們做這件事時,是為了預防五色雞頭他們沖進來搗亂。

「所以你想找我們講什麼事情?」式青環著手,露出了一種有話快點講完的表情,「其實我比較想和漂亮姐姐關在一個房間堶情A不是跟可以看不能摸的臭男人關在一起。」

偷偷用手肘推了式青一下,我發現他似乎莫名的對城主不太客氣,一直有種和厭煩的態度。他不是最喜歡漂亮的人嗎?

對式青的態度不以為意,艾堮曲N椅子上的琴放回了原位,「其實我原本是想只找您、幻獸的式青閣下,但是意外的讓我發現您和這位妖師後裔有所聯系,只好兩位一起請來。」

式青馬上跟我對看了一眼。

「無線電波被敵人攔截了!」 這種場合麻煩你正經一點嗎! 很想一把朝式青的後腦巴下去,我還是硬生生忍住了,同時也開始對不遠方的學長默默的懺悔。

「請不用驚訝,因為我們原本對這種術法聯系就比較敏感,並沒有什麼惡意。」淡淡的看著我們,艾堮戎u是簡單的解釋了一下,很快的就回到剛剛的話題上:「我想兩位也知道湖之鎮探勘出了古代封印……」

「如果你是對那個地方有興趣,你我勸你最好打消念頭,對于古代封印我知道的並不多,但是我們幻獸一系流傳著古代封印都不可碰的說法,那堶惚呇L的是聯合種族之戰的黑色之物,不管是誰都不能輕易的觸碰。」直接打斷了艾堮扛爾隉A式青眯起眼,然後站起身表示想要結束對話。

「您誤會了,我並非想要打開古代封印。」阻止了式青的動作,契堥城主再度邀請他坐下來,「兩位應該知道最近夜妖精的騷動吧,由于我們自己的情報網也得知一些相關的事宜,因此我懷疑鬼族或是某種黑色的種族在近期內會有動作,而這個動作可能和古代封印相關。夜妖精並不和任何人交涉,也無法硬逼他們配合我們,但是如我們這樣的城市必須保護我們的居民,在這種時期湖之鎮探勘出了古代封印,所以我想請問幻獸一系是否能提供任何情報。」

「幻獸不會輕易和其他種族有所交流,不只是人類,任何種族都有著自我的私心。」按著我的肩膀,式青搖搖頭,「你們有許多方式可以去取得情報,但是不要將希望寄放在幻獸身上,幻獸並不是賢者也不是最佳的情報網、只是生存在過往時間當中的生命。你們能夠求助公會,而不是私下交換自己的意見,如果你們為了居民好,請盡快讓問題浮上台面,而不是自己私下處理,讓公會無法插手。」

愣了一下,艾堮成S有接上話。

「我的忠告只到這堙C」一把將我從位置上拉起來,式青跑了個媚眼給仍然沒講話的城主:「如果不是這種事情的話,歡迎再來找我們聊天喔。」說完,他就拉著我走出書室了。

打開門時候我們看見了艾芙伊娃站在門外,我只來得及跟她點頭打了招呼,就被急急忙忙的式青給扯走了。

像是很熟這堛漁瑽翩A式青一路把我給拖出了城主的府邸。從外面看起來就是比較像好野人在住的別墅,其他就沒什麼特別的地方了。

他又拉著我走了有段路,才停下了有點過快的腳步。「怎麼了?」除了看到前方幾百公尺有個絕世漂亮的大姐姐之外,我還真不知道他有什麼理由這麼匆促的沖出來。該不會有個脫光的大美女在不遠的正前方吧!

『你是真傻還是假傻!那個城主一直在刺探我們耶!』

……對不起我是真傻,因為我完全聽不出來,而且之後我還莫名的也覺得他講的沒啥不對就是。 白了我一眼,式青在附近買了點飲料之後,才帶著我往旅館的方向走,『一開始就很怪了,沒有種族可以輕易察覺聯系、尤其是獨角獸的聯系,所以他根本是有目的的偵測了我們。』 喔,這個我大概有點知道,畢竟學長連接我那麼久了也沒人發現,只覺得他是在對空氣說話而已。

『而且他又說他有在你們學校學過古代遺跡的相關東西,你們學校不就是跟公會關系最密切的地方嗎?既然學校有、公會一定更多,他不問公會來問我,肯定有鬼……啊,反正就是問題很大啦,不要下水攪和會比較好。』式青用很慎重的口氣先告訴我剛剛那些話的嚴重性。

「喔……」我點點頭,多少知道式青剛剛態度不友善的原因了。

『如果那個城主找你,就藉口推掉好了。』式青頓了半晌,然後想了想,又看了我一眼,『還有,那個小美女跟那個城主沒有血緣關系,如果你想把馬子,要注意一下那個城主。』

「噗!」

我的飲料從嘴巴堶掉Q出來了,「我才沒有那種想法!她是想打聽六羅的消息……等等,你剛剛說什麼?」似乎聽到了一個很大的爆點。

『那個艾芙伊娃跟城主沒有血緣關系喔,雖然是同族的,但是沒有感受到相同的血緣脈動,我想應該不是親人。』瞄了我一眼,式青嫌惡的看著我噴出來的飲料。

我想式青講的應該不會有錯。

但是…… 『你要小心那個人。』







回到旅館時候,堶悼縝b騷動著。 「怎麼了?」 我抓住從我前面跑過的西裝男,他臉色慘白到好像胃都快爆掉一樣。

『那個、那個。』站在旁邊的式青用一樣鐵青的表情要我轉頭看旁邊。在我轉頭那一瞬間我真的被嚇到,還是被嚇到有幾秒鍾反應不過來,眼前整個白花花一片、不確定我看到的東西是真的還是假的。

如果你看到電子花車跟上面有神像在牆邊轉跟幾百個燈泡閃閃發亮,我想你應該也跟我一樣會有那麼幾秒講不出任何話來。

電音三太子的音樂好像從另外一個世界飄過來一樣充滿了整個大廳。 沒錯,就是你現在想的那種東西。

「……新的?」我面無表情的轉過頭去看著已經快痛哭出來的西裝男,他抱著胃萬分悲苦的點了頭,表情充滿了完全不願意、也不想承認電子花車出現在大廳的這個事實。

看著閃亮亮的電子花車,我默默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人要勇敢的活下去。」實在是找不到什麼好話來安慰他了。

西裝男眼淚都出來了,然後用一種很想拜托我去說把電子花車撤掉的表情看著我。

我連忙把視線轉開,「呃、我還有點事情要先回房間了。」

「我只能靠你了!」西裝男一把抓住我的肩膀,「只要這個、這個就好,這個可以撤掉的話我一定會幫你刻牌給全部的人拜、報答你的大恩大德……這個真的太過分了,我們僅有的客群一定會被嚇跑的。」他開始啜泣了。

「拜托你不要刻牌,真的不喜歡的話你們應該跟西瑞溝通啊,雖然他是有點不講道理,但是好好講他還是有聽進去啊。」

聽到我這樣說之後,西裝男整個沒形象的痛哭了,「我有好好講……小少爺也聽進去了,所以他把本來要放在這堛漯鱄惜j佛放到屋頂去,變成這種東西了……」

我沈默了。 搞不好放金面大佛其實還比較好。 看著電子花車,我真的深深這樣覺得。 五色雞頭果然還是有把別人的意見給聽進去,但是他的品位實在是——說不定下次有廟會找他去他會很喜歡…… 看著正在發出閃光的電子花車,我真的這樣認為。是說他到底是去哪塈邡茬o輛電子花車的?

「漾∼」 就在我沈思的時候,弄來電子花車的萬惡凶手從堶悼X現了,「本大爺專程去弄回來的,很漂亮吧!」望著五色雞頭,我熊熊不知道應該要怎樣回答他。

「本大爺原本要對方交出做醮用的那種台子比較多層,氣勢才夠!結果對方只有這種的真是太沒意思了。」五色雞頭環著手看著在角落很熱鬧的電子花車,這樣抱怨著。

如果你真的去弄那種回來,我相信你們的飯店真的會打破不倒傳說、瞬間倒下去吧。 請先搞懂那玩意的意思再來擺啊! 站在旁邊的西裝男推了我一下,然後用哀求的目光盯著我看。

『這真是……太驚人了,我不想看了。』另外一邊的式青過來很久很久才回過魂來,,然後捂著臉逃逸了,速度之快,讓我連想抓住都來不及。

「怎樣?有啥感想?」興致勃勃的五色雞頭很歡愉的轉過來看我,眼神期待到像只搖尾巴的雞在等人告訴他真的很贊之類的。

「呃……我很少參加民俗活動,對這個不太了解。」咳了聲,說真的看歸看,我是真的不會想要把這種車放在家奡N是,實在是太驚人了,搞不好晚上起來還會被自動人偶嚇到。這個還是在遊行時候出現會比較好。

「嘖,你們這些人都不懂這東西的好!」五色雞頭白了我們一眼。其實我才想問哪埵n!?

真的有人會放一輛電子花車在飯店堶悸熄隉I 有那麼一秒我覺得閃光飛碟被比下去了。

「是說西瑞……你不覺得這個比較適合放在花園嗎?有那種小橋流水啊、也有一點場景可以相輝映。」失禮了老兄,我大概只能幫到這樣的忙。

「花園好、真的花園比較好。」不想要門面被看笑話的西裝男連忙附和我說的話。

「蛤?」五色雞頭露出一種很不想移動到花園的表情。

「你看花園真的會比較適合放,而且花園比較大,人家可以慢慢參觀。」我是覺得放到花園之後那座花園可能會變成傳說中的荒廢庭園。 踏進去的人一秒就逃出來。

「花園好像可以放比較多台——」五色雞頭真的動搖了。聽到他要放比較多台之後,西裝男的臉又開始慘白,然後一直在推我,希望我再多講點啥。老兄,我真的盡力了。放比較多台總比放在大廳好吧!至少你們可以趁五色雞頭離開之後總體進行封印加上隱藏法術啥的比較不會嚇到客人啊。

「人家雪野家族集團也沒有這樣……」

西裝男的聲音雖然很小聲,但是好死不死的五色雞頭卻聽到了,「你說啥?」他整個朝西裝男瞪了過去,眼神都快可以殺死人了。

「他是說千冬歲他家門面好像沒有這麼氣勢磅礴,你也要留一點生路給人家走。」硬是把話給拗過去,我連忙揮手叫西裝男快點去忙自己的事情,再繼續多講下去我都怕那個電子花車會用來紀念他了。

這次五色雞頭真的認同了。「說的也是,那個四眼仔的旅館啥也沒有,真是爛到讓人完全不想進去住一晚。」

「嗯,所以你就不要在大廳放太多東西了,把一些放在堶接馱H家參觀也很不錯啊,這樣才叫有內涵。」糟糕,我講到自己都想吐了。沒想到我胡說八道還這麼順,自己都開始覺得自己變厲害了。但是這次五色雞頭真的出乎我意料了。

「……看著本大爺仆人的面子上,把那台花車送去雪野家的爛旅館吧!」五色雞頭一講完,我幾乎可以聽到西裝男的歡呼聲了。

我錯愕的看著五色雞頭,「西瑞,你在發燒嗎?」還是我剛剛耳鳴聽錯?

「你不是說要留條生路給人走嗎?本大爺就是看那家破爛旅館啥也沒有,所以念在他是本大爺仆人朋友的面子上才給他有個充門面的東西,不用太感謝本大爺了,做人就是要成功一點。」五色雞頭很慷慨的拍拍我的肩膀,去吆喝手下把花車開出去了。我只覺得腦袋一昏,只想到一件事——千冬歲一定會掐死我!













拖著腳步,我回到了房間堶情C 一打開門,摔到王子跟阿斯利安都在,式青不知道去那邊了沒看到人也沒看到馬。

「學弟,你的臉色好像有點不好?」阿斯利安轉向我,有點關心的問著。

「沒事,人生有點被打擊到……」我估算千冬歲晚一點就會來掐死我了,當他看到電子花車出現在他家旅館之後絕對就會來。 為什麼我的人生要因為一只雞而頻頻遭受莫名的打擊呢?

「什麼?」愣了一下,阿斯利安有點錯愕,大概以為他聽錯了所以又問了一次。

「沒有,沒啥事啦。」揮揮手,我示意他不要再繼續追問下去了,繼續追問下去悲哀的還是我。摔到王子用一種近乎白眼的表情看了我一眼之後,兩個人繼續說著被我中斷的話。因為他們沒有避開我,也沒有要我出去,我就直接在旁邊聽他們的討論了,順便還從冰箱堶推陘j家拿了飲料跟點心出來。

「我想我是感覺應該沒有錯。」微微皺起眉,阿斯利安很難得跟摔到王子有比較長的討論時間。「一開始接觸時候還好,但是經過剛剛之後、我確認多少有些問題。」

「嗯。」摔到王子同樣認同他所說的話。 「學弟認為那個城主如何?」

話題一下突然丟給我,我差點被飲料嗆到之後馬上擡頭看他們:「什、什麼東西?」我連他們在討論啥都不知道吧?

「你耳朵沒挖幹淨嗎!」摔到王子居然用新詞罵我了。

「呃、你們是在討論那個城主嗎?」我剛剛好像有聽到他們在講契堥城主的事情。

「是的,我們認為在湖之鎮遺跡出現之後,城主的態度上有些問題,似乎想隱瞞我們些什麼,但是剛來那天並無這種現象。我有詢問過亞學弟,他對于城主的底細也不太了解,只告訴我們契堥城主當初進入學院之後對于古代研究方面有相當的熱誠。」阿斯利安簡單的將他們正在討論的內容告訴我,「你認為城主有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呢?」

想了想,我還是把我和式青遇到的事情告訴他們了,不過關于鑰匙跟鬼族我自己就刪掉了,摔到王子跟阿斯利安明顯對幾個斷句感到有疑惑,但是沒有進一步追問我,只是靜靜的聽我把所有的事情說完、包括艾芙伊娃不自然的舉動跟式青的猜測。

聽完我的話之後,阿斯利安和摔到王子對看了一眼,兩個人突然都開始整理東西了,「我們提早離開這堙A趕快把東西准備好了,然後去告訴西瑞學弟。」一邊這樣說著,阿斯利安很快的把幾樣東西給打包好,放在一旁。

「咦?」

看他們的樣子不像是在開玩笑,我連忙打開了門,看見我要去找的五色雞頭剛好也要走進來,一撞見我們在打包之後就咧了嘴,「嘖嘖,本大爺才在想說你們應該不會那麼後知後覺吧,到現在還在度假。」

「羅耶伊亞家族收到什麼情報?」阿斯利安頭也沒回的問著。

「有一批陌生人入住了,而且是沒登記過的,守衛直接睜只眼閉只眼讓他們在鎮上入住,我家的人去幫我把電子花車開回來還被查詢咧。」五色雞頭一臉就是對守衛查詢的意見很大。

說真的,我覺得電子花車應該比可疑分子還要可疑吧,如果是我絕對也會先查電子花車而不是查可能是觀光客的人。

「果然。」歎了一口氣,阿斯利安搖搖頭。

「先跟千冬歲他們聯絡一下嗎?」我拿出手機,想著如果有問題還是先跟喵喵他們說一聲會比較好,因為今天晚上他們原本會過來找我們。

「等我們先離開這邊再告訴他們就行了。」阻止了我的動作,阿斯利安微微皺起眉,「不要讓太多人知道。」

看了一眼五色雞頭,他拍了我一下,順手把手機塞回我的口袋堶情A「要知道突擊敵人能成功就是不要讓敵人知道你的行動!懂嗎!」

問題是我們並沒有要去突擊他啊!

「可是我們出去一定還是要經過契堥城大門吧?」經過守衛的話行蹤一樣會被知道,雖然我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突然警戒度這麼高,但是如果要偷偷溜走,這個城市的大門也都還有衛兵看守著吧。

「誰說要經過門的。」五色雞頭突然哼哼的兩聲挺起胸,「本大爺羅耶伊亞家族可不是幹假的!地道那種東西隨隨便便也挖了十幾條了,看愛怎樣進去出去就怎樣進去出去,本大爺來去一陣風,不是那些宵小鼠輩可以擋得下來!」

你們為什麼隨便在人家城鎮下面挖地道啊!

「那就麻煩你安排了。」阿斯利安一秒就同意使用那些違章地道,「另外我想再拜托你一件事情。」「啊?」 五色雞頭一臉問號。

「就當是幫你們的旅館宣傳吧。」紫袍的狩人突然笑得異常燦爛。

在聽過阿斯利安的計劃之後,五色雞頭差點爽翻了,一直說阿斯利安真是夠義氣的好朋友,然後摔到王子一臉在這種隊伍很衰尾的表情,完全不想靠近我們了。

我們的東西並不多,原本五色雞頭還說要弄個伴手禮啥的,被我們一致否定掉了,所以在傍晚前連同之後才歸來的雷拉特和式青,全部人就已經准備好可以馬上離開。

那個好不容易把電子花車噩夢弄走的西裝男歡樂的帶著我們去到小花園堶情A然後指給我們花園造景後面的密道,還偷偷告訴我這是五色雞頭指定要蓋的地方,說啥曆代君王都會蓋在那堙A真不知道是又看了哪出電視劇想到的。

在我們都進去密道之後,已經開始染上黃昏色彩的天空猛然發出個巨大聲響,接著是整個大飯店上面開了煙火陣,轟轟轟的震得整個天空都是那種巨大的聲音,漫天的煙火亂射立刻就讓外面騷動起來了。

然後我聽到電子花車跟花車女郎的音樂聲在外面響起了,閃光飛碟還詭異的穿梭在那些煙火堶情A七彩的霧氣在整個天空上面寫出:「靈光大飯店歡迎闔家光臨」之類的字眼、還有啥本區最大溫泉經營、今晚下殺八折等等的。

「這個太贊了!」五色雞頭直接朝西裝男比了個拇指,「本大爺要的舞龍舞獅團呢?」

「已經安排好了,我們一共叫了二十隊進攻契堥城的大街小巷,還調來了民俗團跟進香團,煙火陣會連放一個小時,晚間還有流水席ihe鋼管秀,絕對讓飯店的名聲一次打到最響、幹掉雪野集團!」很亢奮的西裝男拇指回去,其實我很想告訴他這種名聲可能還有壞的名聲,人家以後會覺得你們比較像靈骨塔還是啥啥寺廟的而不是大飯店比較多。

為什麼飯店企劃會變成這樣啊! 我深深的覺得這個西裝男其實已經被半洗腦了。你們找進香團來幹什麼啊!我說!

「好了,我們快趁外面引起大騷動離開吧。」阿斯利安催促著,然後提著燈走入了黑暗的密道中。完全不想呆在這種氣氛當中的摔到王子扛著學長很快就跟上去了,雖然對外面很有興趣,不過雷拉特也沒有多加留戀,直到最後面的五色雞頭跟著我的腳步踏上黑色的道路。

「各位下次再到契堥城歡迎再度光臨靈光大飯店。」西裝男的聲音最後消失在辣妹唱的脫脫脫脫和鞭炮聲當中。

暗門轟的一聲被關上,四周全部安靜下來了。

上篇:第五話  地底下的秘密     下篇:第七話  訊息與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