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九話  沈默森林  
   
第九話  沈默森林

第九話 沈默森林

那天晚上我們都睡得很沈。

我甚至連個夢都沒有作,烏鷲沒有找我、學長跟羽堣]沒有找我,一躺下去之後整個都是黑色的,直到第二天清晨被摔到王子給打踹醒。

「出發了。」收回腳,摔到王子冷冰冰的丟這句話給我。

你好歹也用個比較好的方式叫醒我吧?我可以接受被推下床還是呼兩拳,但是就是不要踹醒我啊……一大清早就看見別人的腳底板,那種感覺真的有點不爽。

「漾∼你也睡太久了吧∼」

經過一個晚上的睡眠時間,根本完全恢複原狀的五色雞頭咧著嘴看我,前一晚那種感性時刻蕩然無存,現在看起來就還是跟平常一樣是只欠揍囂張的雞。

一邊打哈欠一邊從床上爬起來,我看見時間是清晨五點。昨天跟五色雞頭在酒館堶惜@直坐到兩點多才回來睡覺,其實根本也沒有睡到多少就又要趕路了。睡眠不足讓我一整個很疲勞,腦袋也昏沈沈的。

『呦、半夜不睡的壞小孩還沒清醒嗎?要大哥哥送你一個早安之吻嗎?』

我一秒就把坐到我床邊的式青給踢下去,「我醒了。」拖著疲憊的身體,我緩慢的爬下床,把自己的背包收好,跟著其他人一起下樓。

早早就已經開張的酒館堶惕中F幾個早起的村人,昨天被五色雞頭吃得亂七八糟的吧台完全被整理幹淨了,都不知道老板有沒有睡覺,居然一大早就醒了,還可以兼賣早餐。

阿斯利安跟我要回紫袍的袍級證明後就去櫃台結賬了,順便再弄了些早餐讓我們填飽肚子。

「今天我們會直接進入沈默森林,中途不會再做任何停留了,所以如果還有缺什麼得快點在村婺伒禲C」阿斯利安這樣告訴我們,「沈默森林是夜妖精的領地,所以必須要很小心,我想大家應該都還記得夜妖精很棘手,雖然不久前攻擊公會的是霜丘夜妖精,但是也得提防沈默森林當中的。」

說到沈默森林就想起了那個黑嚕嚕的夜妖精,現在我們要直闖他的大本營了,真不知道那種人的根據地是哪樣子? 該不會也全部都是那種感覺吧?一想到堶惘釩Ⅱ恩×N,我就有某種反胃感。

「我會跟著你們進沈默森林,然後再離開。」一開始就說過只會陪我們到沈默森林的雷拉特邊說著,邊把吃剩的骨頭都倒進去西瓜的嘴堙C

「非常謝謝遠望者這一路的幫忙,您帶我們避開了很多不必要的路段。」誠心的向雷拉特先道謝過後,在全部人吃得差不多的同時,阿斯利安在櫃台買了些幹糧就先出去外面准備飛狼了。摔到王子的視線一直盯著走出去的阿斯利安,表情上似乎像是想講點什麼話,不過又沒講出來,就繼續默默的咬著自己的早餐了。

我發現他偶爾會這樣陰陽怪氣的,不知道到底想要幹什麼。

大約在上午六點左右,我們正式啓程離開了這個小村莊。 飛狼起飛之後,我看見了穆芬在窗台上對我們揮手道別,然後她的身影逐漸變小,直到完全看不見。

『真是個身心堅強的好女人。』陪飛在旁邊的色馬嘖嘖的惋惜著。 你不是昨天才剛說人家是流浪漢種族嗎?今天就變回了身心堅強的好姐姐啊?都不知道你到底是用什麼當標准在選人!

「對了,沈默森林只有住夜妖精嗎?」打起了精神,我決定先把該問的問一問再去睡死。

「是的,和霜丘相同,沈默森林為永遠記得住所,雖然有其他的小種族,但是大多是動物和幻獸。夜妖精非常不喜歡隨隨便便和其他種族有所牽扯,所以住所大多住在與其他種族相隔很遠的地方,同時他們也不歡迎訪客,雖然我們手上有契堥城主所寫的書信,卻也不一定能夠順利被他們所接受。」微微眯起眼睛,讓風把頭發吹得四散的阿斯利安看起來有點享受清晨冰冷的風,「所以,進入沈默森林之後千萬不要離隊,不管發生什麼事最好都是大家一起行動。」

我聽見旁邊的摔到王子發出了某程度不屑的冷哼聲。

「夜妖精那種東西算啥,本大爺才不怕那種只會躲在黑暗暗地方的家夥!」整個腦袋堶惜j概只有杠上杠上再杠上的五色雞頭挑明了他到那邊會見一個殺一雙的傾向,「之前的帳還沒跟他們算完咧。」

我打了一個哈欠,看向旁邊那個是非不分的老兄,「襲擊你家的好像是霜丘的喔?」聽說夜妖精自己的族系也都分得很清楚,有必要把別人的帳算到不相幹的人的頭上嗎?

「哈!只要是黑的,本大爺全都照打不誤!」 你就是這樣才會被別人照打不誤!

難怪這個世界堥C個人一聽到殺手家族,臉上都會露骨的出現「揍他做他」這樣的字眼,你們家的教育真的很差。

「如果你很想睡覺就再睡一下吧,拉可奧就算不休息,從這堥鴩H默森林也要好一段時間。」注意到我滿臉疲憊的阿斯利安人很好心的建議著,「這段時間好好休息才能有精神繼續接下來的事。」

旁邊的摔到王子再度冷哼了聲,「反正也沒用,多睡少礙事。」……我決定不跟他那張爛嘴多計較。 因為是真的很睏,所以我也不違抗阿斯利安的好意了,哈欠打完之後就擠到學長那邊比較平坦的地方直接倒下去睡了。

隱隱約約可以感覺到五色雞頭一邊咕噥著,不過還是一邊把我固定好避免我摔下去,所以我也很安心的就直接入眠,反正就算摔下去也是會有人救我……大概吧?我想他們應該不會見死不救吧? 至少還有個阿斯利安有點佛心來著。

而在睡著之後,還有人在另一邊等我。





其實在睡著之前,我一直以為我會再回到那個樹屋。 但是出乎我意料之外,這次我踩著的是羽堥漱馫`綠色的草地。

『總算可以安心連上了。』看見我出現在夢堶情A一直在草地中間的羽堜I了口氣,『要小心不要被契堥的人察覺,我們可是忍了一天才再連上你夢境的。』難怪昨天我會一夜好眠,因為會作怪的都沒找我。

好吧,就算有作怪的也已經找過我了,大概是不好意思在短短三個小時堶採斨Z我第二次才沒有再夢到他。

『沒想到艾堮忖]敢動手。』依舊站在羽堮Ы銂瑣ヰ囓u講了這句話,光憑這句話我就知道那個契堥城主絕對會被秋後算賬了。

「我總覺得他好像沒有那麼壞……」看著學長和羽堙A我不由自主的只想到這句話。

『或許沒那麼壞,但是他隱藏了許多事實是真,同時也妨礙到你們的旅程;一個代表所以城鎮的城主不應該有此行為。』學長微微眯起眼睛,表示出他會公事公辦的決心。

因為不知道城主的為人,在這點上面我也不敢多說什麼。「對了,學長,我一直很想問你們一件事情。」從上次之後我就一直覺得很奇怪,但是沒有機會好好詢問。

學長挑起眉,擺明就是如果我亂問他就會先把我種在草原堶情C

「……該不會你們在這堨i以把我們那邊的事情 看得一清二楚吧?」上次那個山妖精是這樣、這次城主也是。我有種好像被人偷窺的感覺,而且還是不知道用什麼方式。糟糕,這樣的話我真的要很謹慎。

『並沒有,如果真的要看得一清二楚,就要幫我收屍了。』負責夢連結的羽奡坐F揮手,『只有一小部分,現實世界堶捧|有一部分流進夢世界當中,所以我們可以知道、運用點小小力量可以了解大約六成的事情,但是並不是完全曉得。』我看著學長,有點無言。

所以就是你們那六成看到的是我在幹無聊的事情、例如叫山妖精敲暈我嗎?也真是太無聊了吧! 下一秒,學長直接在我腦袋上面灌了一拳下去,『你是又在腦殘什麼!』

那個力道讓我覺得好像腦袋會被灌爆,捂著頭,我這個人有幾秒頭昏眼花的整個腦袋堶掖ㄛO星星月亮,過了好一下才視線清晰回來。

「學長……你不是說過已經沒有聽我在想啥了嗎……」有拐我!

『光看你的表情也可以猜得到。』高高在上的對我發出了鄙視的目光,學長冷笑了一聲,『你腦子堥S營養的東西也就只有那些吧。』……真抱歉我腦袋堶惆S營養!總比有人腦袋堶掖ㄛO美女大全的好吧!我突然覺得我算仁慈了,如果當年學長聽到的是式青的心聲,他一定不用三天就把式青分屍剁完埋在學校堶捧磲峸ヾC 跟式青比起來,我覺得其實我的腦袋算很善良了。

『你又在想什麼?』對我露出恐嚇的拳頭,學長紅色的眼睛掃了過來,我連忙拼命的一直搖頭。「沒事,真的沒事了。」每次來到這邊我都覺得遲早有天我會被打死在夢堙A突然覺得烏鷲那邊算是天堂了至少他不會打爆我腦袋、還會給我茶水。

『我們這次找你來時候發現一件奇怪的事情。』在我們兩個吵了一個段落之後,羽堣~插話進來,『你身上有兩條夢連結的通道,你自己知道嗎?』

那瞬間,我心媗撜Y了一下,不過第一反應就是:「那是啥意思?」

學長跟羽媢麍搕F一眼,由後者繼續開口:『如果你不知道就算了,只是很罕見的狀況,可能是別人的夢連結到你這邊、而你們兩邊都不曉得,如果最近你沒有夢到什麼怪東西的話,那倒不會有什麼傷害。』

看著羽堙A顯然他們知道的那六成當中並沒有烏鷲的事情。 我不知道應不應該瞞著學長,但是隱隱約約覺得最好不要告訴學長,因為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烏鷲的來曆,我很怕他們直截了當的就把烏鷲的夢連結砍掉。這可不像我的最愛、砍掉還可以去找來連回去,目前除了我,他已經沒有辦法再找其他人了,我不希望看到他露出悲傷的神色。

『禇?』

連忙回過神,我看見象征著已經露出懷疑的表情了,所以我連忙隨便找了件事情告訴他,「那個、我在湖之鎮下面的遺跡看到安迪爾了。」接著,我把當時的事情全都告訴學長,包括那顆複制子石的事情,但是我省掉最後烏鷲破壞石頭那一段,只講到重柳族那家夥莫名的把我放水流而已。聽完我的敘述,學長微微皺起眉。

『他的目的果然是那堙K…』

「學長,你知道那個遺跡的事情?」式青不肯多說,我對精靈大戰之前的世界又不是很了解,所以才會全部告訴學長。畢竟式青跟重柳族那家夥只有說不能再說出去,我現在是在夢堶掩﹛A算是說「進來」,也不會有其他人聽見的。

『我在公會當中將三袍所有的圖書館都翻過一次……』

「哇!你吃飽太閑喔!」下一秒,我就看到鞋底了。

『人有時候真的不要太多話呢。』看著我捂臉蹲在地上,羽媮椏D涼的丟過來這句話。

可是本來就是太閑……一般人就算考上袍級,應該也不會去把圖書館都翻過吧?還有學長你那是什麼非人的記憶力啊,翻完居然還都記得會不會太可怕了一點!其實你不是精靈族是外星一族的吧!

等臉上劇痛過去一點之後,我捂著臉往後退開一小段距離,很怕學長沒踹夠再給我 第二腳。冷瞪了我一眼,學長重新開始剛剛被我中斷的話:『那個遺跡是羽族所屬的,依照你的描述,圖騰紋應該是日行者的代表刻痕。資料上記載,遠在于精靈大戰之前還有個聯合大戰,當時世界上還沒有鬼族這個東西,只有黑暗的陰影。那是創造世界時候所留下來的負面産物,由時間種族看守與鎮壓,據說三千年前因為某些關系,時間種族鎮壓陰影的聖地失控,大量的陰影影響了半個世界,之後才被各大種族的聯合軍給一一殲滅,但是從此之後鬼族就形成了。』大致上把更久遠的戰爭說明了一下,學長環著手繼續說著,『當時陰影席卷各地,部分被封印了起來,在原世界、守世界都有這類的封印遺跡,但是因為時間久遠,大部分都已經失落了,我想安迪爾對于陰影一直很有興趣,畢竟鬼族就是緣起于那東西,所以才會一再尋找遺跡。但是他手上有多少資料、知道有多少,知道就必須讓公會注意了。』

聽完學長的講解之後,我整個都清楚了。

結果式青害怕的就是這種東西嗎?

另外就是,那時侯重柳族的家夥會出面,就是因為陰影是時間種族在鎮壓的啊.難怪他會對遺跡堶惆獄羆翿x,連安迪爾那時侯說的話也都清楚了。

真是無法想像「鬼族的起源」那東西。

其實之前我有聽其他人講過守世界跟原世界,很久以前是在一起的,後來才分裂開,印象中似乎也跟三千年這場有關系……

看來有時間我應該要去把聯合戰爭完整的了解看看。

『時間差不多了。』負責通聯的羽奡ˋ籈畯怴C

他出聲之後我才想到另外件事情,「對了,你們剛剛說夢 多少可以看到現實,那麼夢堶悼i以把現實的東西給消除嗎?」

羽媞繫b的看著我,『那必須要是很強大的力量才能辦到,為什麼這樣問?』

「沒事,好奇而已。」

沒有另外再問什麼,羽娷I點頭,『那麼,一切小心了。』 「好。」







再度醒來時候,我看見附近的天空都已經變成黃昏的色澤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拉可奧飛得很高,距離天空很近所以才會看得那麼清楚。折射了層層光芒的雲朵呈現微微淡金的色彩,天空就像是被染上顏色的布料一樣、柔順到讓人想要去觸摸看看。太過於溫暖的顏色讓我在清醒的那瞬間以為我看見的是另外一種世界,美麗而不像是人類能夠看見的那種地方。

坐在旁邊的五色雞頭正在打盹,摔倒王子在翻閱書本,阿斯利安和雷拉特一直盯著前方和四周警戒著,式青依舊跟在旁邊悠悠哉哉的飛翔,看起來好像不怎樣累的樣子。

「醒了?」第一個注意到我睜開眼睛的是阿斯利安,他移過身體,幫我解開身上的繩子,「抱歉,因為西瑞說你睡相很差,所以要捆好才不會掉下去,我無法阻止他。」有半秒我沒有意識到阿斯利安講的話和抱歉的笑容。半秒之後,我就很想把五色雞頭從飛狼上面踹下去了。什麼叫做我睡相很差!還用麻繩把我捆起來是怎樣,還有你麻繩是從哪堥茠滿B你幹嘛隨身要攜帶一捆麻繩!

在我還來不及將整捆的繩子扔回五色雞頭臉上之前,他已經先清醒了。

「嘖!」可惜!

「嘎∼本大爺坐到屁股都快裂了!」自己按著腰,五色雞頭回過神之後就先開始抱怨了,「幹嘛那些追兵不趕快再追上來,讓本大爺殺一殺才不會那麼無聊啊!」

「別沒事殺追兵啊,沒有人追過來比較好吧!」我始終無法理解五色雞頭這個人到底是怎樣,「你無聊的話可以去看書。」指著旁邊的摔倒王子,我給他打從心中最真誠的建議。

「本大爺不屑跟某人做一樣的事情!」直接在飛狼身上站起來,五色雞頭讓狂風把他那一頭堅固的彩色頭毛吹不斷搖晃,還做出那種拍照專用的勿忘影中人姿勢,「身為年輕追風人,就是要擡頭挺胸的面對夕陽!」……我無法理解你後面那段話耶。說真的,你那個應該已經超越我的時代,直接沖往我阿爸他們那年代去了吧? 追風人又是什麼東西啊!?
剛剛被點到的摔倒王子用一種看白癡的眼神看了我們一眼,連話都懶得說就轉回了文字堶情C他甯願在搖晃的地方看書看到近視也不想跟我們浪費口水就是了吧?
「年輕啊。」迎著狂風,五色雞頭再度發出了意義不明的感歎聲,「就像夕陽一樣快要一去不複返了。」是說,你現在應該也還是最年輕的吧……而且這邊比我們兩個都還要快不複返的占了半數以上喔。

「那是什麼意思?」雷拉特在這種時候被激起了好奇心,還來追問。

「就是說年輕的人老得快,所以才要去追夕陽把夕陽打下來,就不會老了。」五色雞頭給予完全錯誤的解答,而且還用很正經的表情說著,被教育者居然還跟著點頭,吸收了完全不對的知識。

「我們已經接近沈默森林了。」完全無視於我們這堛瑪欞~講座,阿斯利安指著下面這樣說著,我跟五色雞頭也很好奇地探頭出去。

飛狼稍微放低了高度,在穿過雲層下面之後,我們看到一大片幾乎是原始叢林的地方,幾只感覺上跟翼手龍很像的東西從高處飛過,因為距離很遠所以看不出來大小。整個原始叢林相當的廣大,從我們現在看過去一直到視線的盡頭全部都是,滿滿的全部都是濃密的深綠色植物,在夕陽之下被染上一種詭異的色彩。

因為是黃昏的關系,除了翼手龍之外還看到一些排成人字形和一字形的飛鳥快速地呼嘯而過。這座叢林幾乎沒有發出什麼聲音、只聽到翺翔之物不斷震動翅膀的細小聲響,就如阿斯利安稱呼它的名字一樣。

「差不多在這一帶,下去吧。」飛狼又掠過叢林上幾分鍾之後,阿斯利安拍著它的頸側,讓飛狼逐漸的降下地面。

『這堶惘釩雃h生物的氣息耶。』跟在旁邊慢慢收起翅膀的色馬這樣左右張望著,然後慢慢的讓前蹄踏到地面上,『土地很乾淨,還不錯。』找到空地完全降落停下之後,飛狼也收起翅膀低下身體讓我們逐一的走下來。剛剛在上面看的時候還好,一進入叢林之後我發現這堶扈u的很壯觀,一眼望去全部都是那種可能好幾百年、或是千年的古老巨樹,看到的大樹都有好幾個人那麼粗,有的是互相扭曲交纏,像是網子般覆蓋在上方的密集樹枝和厚厚的葉片層完全遮住了陽光。

整個叢林堶捷繚t異常。



取出了提燈,阿斯利安照亮了一小片的範圍,「這邊四處都有結界術法的氣息,大家要小心一點。」摔倒王子皺起眉,然後微微地擡起手,很有想要把叢林堶悸熊痊氻@次破壞掉的氣勢。「請不要這樣做。」阿斯利安壓下他的手,「不要驚動夜妖精,這堿O他們的住所、而他們並不是敵人。」

「哼!」摔倒王子不悅地轉過頭,然後甩開對方的手。「沈默森林的夜妖精要避世,之前取得的情報說他們附近出現了不好的東西,不知道沈默森林堶惇O不是也有異狀。」沒有在意摔倒王子的舉動,阿斯利安將燈拿高一些,照亮了我們附近樹木的枝椏。這種下照光照亮之後、樹也變得有點可怕,大概就像人把手電筒放在臉下面的那種感覺吧。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我好像在樹幹上看見了人臉。

「樹不太友善。」

常年都穿梭在樹林堶悸犒p拉特這樣告訴我們:「因為我們是陌生人。」被他這樣一說,圍著我們的樹叢不知道是因為風還啥東西,枝葉不斷搖晃、摩擦著發出了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沙沙聲。「小心一點。」他再補上這麼一句話。

「先找到夜妖精的行蹤吧。」取出了一枚契堥城主給我們的水晶,阿斯利安蹲下身,把水晶放在地面上。接觸到地面之後,水晶突然散出了微弱的光線,接著不用一秒的時間突然自己崩解粉未、覆蓋在地上變成了個發光箭頭,「往這邊。」走在最前面,阿斯利安擡著燈領著我們進入了完全是深黑色的原始叢林。說真的,這種地方如果是我一個人我絕對不敢進來。我以為山妖精跟契堥城附近的森林就已經夠嚇人了,沒想到沈默森林才是最恐怖的那一種。每踏一步都覺得前面好像會有危險、每走一步都覺得黑暗中有什麼東西正在看你,發著亮光的眼睛一閃即逝,完全分不出來是動物還是其他東西、或者只是幻覺而已。

按著老頭公和米納斯,我注意到走在我前面、每次都很吵的五色雞頭身體有點緊繃,幾乎也是完全警戒著這個陌生的黑色地帶。走在最後面墊底的是雷拉特,再前面點是式青,摔倒王子扛著學長只走在五色雞頭前面一點點的距離。

沒有人講話,連腳步聲都被黑暗給吞噬了。我第一次走得這麼小心翼翼,每發出一次聲音我都覺得有東西會從樹後面沖出來砍掉我的腦袋。

這堳雃M險。每個人所表現出來的都是這種感覺。

『等等,這附近有黑色的門!』

最先發現不對勁的是式青,接著是阿斯利安和摔倒王子。

「小心!」

上篇:第八話  缺少的兄弟     下篇:第十話  魔森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