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二話 雙使者  
   
第二話 雙使者

第二話 雙使者

我醒來時候,先感覺到的是一股溫暖。

被那個奇怪的暖度驚到,我馬上清醒無比的整個人從地上跳起來,接著我才發現我的外套從我身上掉下來。

附近有一小堆的火,旁邊用小樹枝插著麵團。

這個麵團不陌生,我在這次旅行中吃過很多次,用麵粉加水和一堆個人不同攜帶物做出來的,阿斯利安會做、遠望者也會做,後來我看過五色雞頭自己肚子餓時候也弄來烤過、只是焦掉而已。

但是我沒有看過摔倒王子做過東西。

他頂多就是拖著半死不活的獵物回來讓別人去煮,自己像是老大一樣坐得遠遠地等吃飯,囂張到一個極點。

「坐下。」

就在我錯愕之際,後面傳來比冰還要冷的聲音。

麻著頭皮回頭,我果然看見比我還早清醒的摔倒王子坐在我後面,整個臉像是被大便打到一樣非常的臭。

慢慢地坐回去我剛剛跳起來的位置,我偷偷瞄了他一下,雖然身上還有一點傷,但是重創的地方只剩一點點疤了。這讓我懷疑有可能是他清醒之後自己又用了可以治傷的法術,因為我的力量應該不足以讓他恢復得這麼好。

意識到這點之後,我同時發現我身體好像變得比較輕鬆,仔細一看,昏倒之前還有的一些小傷勢都不見了。

「你的治療術法太沒用了。」摔倒王子鄙視的話直接證實我剛剛的猜測。

「呃……你幫我治的?」沒想到救人反被人救啊……還真是委屈他來就我這個沒啥用的賤妖師了。

摔倒王子冷哼一聲,把臉轉開,完全不想多看我一眼。

縮著脖子看著應該也是他升起來的小火,我突然想到這裡的樹好像都是那種人臉樹……算了,不要去想火在燒什麼會對我的精神比較好。

轉過頭,我看見旁邊扔著已經空了的小瓶子,裡面傳來些許藥物的味道,應該是摔倒王子本身自己有攜帶的恢復物品。

氣氛頓時冷到很尷尬。

「呃,我……」

「閉嘴。」心情非常不好得摔倒王子顯然完全不想聽我說話,我一開口就叫我閉嘴。

早知道就先掐死他。

默默的後悔自己救人還被白眼……好吧,他也有救我就算扯平了。我把身體轉過去另外一邊,很不想再面對白眼了。看著影子飄動的山壁,光影村的術法似乎還暫時維持著沒有中斷;我一邊拉過自己的小背包,裡面還有點水跟零食,應該可以稍微撐一下。

救這樣想著時候,後面突然有個熱熱的東西飛過來,接著直接砸在我後腦上。

差點沒被那東西燙破腦袋,我叫了一聲轉回去,看見的是已經烤到有點咖啡色、正在冒著熱騰騰煙氣和香味的麵餅滾在地上。

「過來吃飽。」用樹枝敲了敲火堆旁邊的地板,摔倒王子只給了我四個字。

如果可以的話我真希望你可以用別種方式叫我吃,我會很感動的!

不過話說回來,我來是應該感謝他不是拿石頭丟我……要知道重柳還拿過堅硬的瓶子差點砸得我顱內出血。

這樣一想,區區一個烤餅算不了什麼了。

移動到火堆邊之後,我接過摔倒王子用樹枝戳過來的熱餅,某種很像酒類淡淡的香氣夾著麵團香味鑽進嗅覺裡,讓我整個精神都振作起來了。

「這個好吃。」咬了一口熱餅之後,我發現除了香氣,整個烤得餅酥酥的恰到老處,裡面還有一些小果實,不知道是葡萄乾還是什麼,一秒就超越了五色雞頭的焦餅。

沒想到摔倒王子還留一手。

我還以為他什麼都不會做,真是失敬失敬。

看了我一眼,摔倒王子咕噥了一句:「不准說出去。」

「咦?」有點驚訝的看他,對方做出一個抹脖子的動作,我自動的再把視線轉回來。他很明顯就是在警告我不准把他做菜的事情說出去,不然明年的今天很有可能就會是祭拜我的時間。

是說這有什麼好不能說的嗎?

然跟伊多他們也很會做吃的阿!

頂多就是被知道之後變成會煮東西的摔倒王子而已吧,這樣有什麼好怕人知道的?該不會他怕別人要他煮飯嗎還真是懶惰啊,我想阿斯利安他們應該不至於押著他輪大廚的位置吧。

不過話說回來,這個真的好好吃,因為太好吃了,以至於我一口氣吞了三個,把肚子撐得飽飽的還打了個嗝。

撥弄著火堆,其實並沒有吃很多的摔倒王子似乎若有所思地看著火焰,火光照著他還有點蒼白的面孔,不曉得在想些什麼。過了有一段時間他才拋了個水壺給我還外加一句:「等等上路。」

我差點沒被水給嗆到。

你是要去哪邊上路啊!

別說得很像吃飽飯要把人送上路好嗎!

「你知道這裡是哪邊了嗎?」看他講得好像很有把握的樣子,我連忙追問。基本上我醒來之後只看見魔使者和詭異的樹林,根本沒個頭緒,但是隱約知道應該住著妖魔、只是不知道住在哪邊,不然那時候學長應該不會那樣告訴我。

我不知道該怎樣和他們交涉,我也不認為摔倒王子會好好得跟人家交涉,他搞不好看到魔使者或妖魔的那瞬間就放火炸他們,接著對方憤怒,直接秒掉我們,這樣就可以完結篇了。

「妖魔地。」摔倒王子簡潔有利的回我這三個字。

我該慶倖還好他沒對我說不知道嗎?

「那我們要去哪裡?」

摔倒王子看了我一眼,表情好像是在看白癡一樣沒有說啥話,就逕自站起來把東西收實收時,接著把那一小堆的火滅掉才開口:「離開。」

聽他講我真的會吐血。



晚上八點的時間。

我記得我們踏入沉默森林時候也很晚了,在我昏睡時候應該是不知不覺經過一天的時間了。

但是讓我訝異的不是這種時間差的小事,而是外面的天色還是大亮的,和我剛到時候一樣……天色幾乎沒有太多變化,好像被刻意維持了。

有著人臉的樹在我們出來之後突然一陣騷動,樹皮上的面孔全都轉向我們這邊,瞬間幾十幾百張怪異的面孔全部猙獰地看著我們,一大堆空洞洞的眼睛讓我整個寒毛都豎起來。

我這才想到我忘記讓老頭公和米納斯先幫我們做下結界了。

「哼,幻象。」完全不將樹臉放在眼裡,摔倒王子抬起手,然後輕輕地移動了幾公分。

瞬間巨大的轟然聲響從地底蔓延開來,接著是從樹群中兇狠的爆炸開來,那些樹臉根本沒來得及反應,就整個被炸到四散。

連忙抱住自己的頭,當火焰和碎木片飛向我們這邊卻也同時彈開後,我才知道摔倒王子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設下保護陣在我們身邊,劇烈的爆炸影響完全砸不到我們分毫,四周引起的大火熊熊燃燒著,一種怪異的呻吟聲從那些殘枝中不斷地發出。

在我想著他放火燒人家家裡我們會完蛋的同時,那些熊熊烈焰突然逆向漩渦撞的扭曲了起來,似乎有什麼力量在吸引著。

很粗魯的將我往後一推,站在前面的摔倒王子一彈指,四周再度傳來某種崩裂的聲響。接著那些烈火的周圍突地像是玻璃一樣瞬間崩壞,不管世人面的樹、小河或者是熊熊的火焰全部變成了碎片、粉塵,最後完全消失在空氣當中。

取而代之的是一整片黑色的森林。

黑色濃密的樹木中夾帶著有點詭異的氣氛,一掃剛剛為亮的的天色,看起來就像是隨時有什麼東西會從裡面跑出來一樣。

「沉默森林?」眼熟到不行的森林不就是我們剛剛來的地方嗎!

「這是魔森林。」摔倒王子白了我一眼。

「咦!」

看著很相似的森林,我有點錯愕。

對喔,這裡是妖魔地……

「滾遠點。」冷冷的看著我摔倒王子往前走了幾步,然後突然憑空就拉出一條金色的火線,那條線瞬間猛烈燃燒了起來,他反手握住了火焰一端,接著用力甩開。

金火瞬間四散開來、消散在空氣當中。

在火焰消失之後出現的是把黑到幾乎泛出紅光的劍,感覺有點像是西方哪個世紀的貴族用劍,但是又跟雷多他們的不同。

這是他的幻武兵器?

我突然意識到這是摔倒王子第一次拿出兵器,之前幾乎沒有看過他使用,就連在學校對鬼族時候也沒有見過,他幾乎都只用爆破技能,讓我以為那就是他個人的攻擊方式……

難道他從來沒有把自己的實力發揮出來?

為什麼?

「出來。」轉動了手腕,摔倒王子猛然往空氣中揮了一劍,接著是瀑布般的狂火夾帶著炙人的熱氣往黑色森林襲卷而去。

下一秒,烈焰消失了。

在擊中樹木之後完全散去。

空氣中起了漣漪。

剛剛不見得魔使者從那裡走出來,手上提著已經洗淨的黑刀,站定之後緩緩的將刀尖指向我們,透出冰冷濃烈的殺意。

我終於知道五色雞頭不是唯一一個愛找死的人,原來摔倒王子也是。你沒事把魔使者給引出來幹嘛啊!我們就自己安安靜靜的去找學長不是很好嗎!

已經把斗篷穿回去的魔使者從黑色的布料下看著我們,完全無法知道他下一步打算做什麼……呃、不,或許可以知道,應該就是把我們砍死吧?

左右張望了一下,我發現在魔使者左側附近有個和沉默森林裡面很像的小石柱,也是散亂著幾個、寸草不生。

難不成那是接往沉默森林的出口嗎?

「不能讓你繼續存在。」發出了類似抹煞宣言,摔倒王子微微眯起眼:「已經過去的不應該存在。」

我愣了半晌,不曉得為什麼摔倒王子會突然迸出這句話。

對摔倒王子的話並沒有任何反應,魔使者輕輕的動了一下黑刀,身後的樹群突然就發出了我們在沉默森林裡聽見的那種可怕聲音,幾乎像是共鳴一樣,那種讓人暈眩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幾乎超過了我們在沉默森林那時候遇到的。

「奇歐妖精的任務是維持秩序與平靜、排除為反法則之物。」

和以往相當不同,一反平時囂張跋扈的態度,摔倒王子顯露出一種讓人難以形容的氣勢、真正無法接近的尊高感,幾乎可以壓過魔使者猛烈殺氣,也頓時讓我從魔使者那裡來的壓力減輕了不少。

微微壓低了身體摔倒王子的刀尖竄出黑色的火焰,「應該順應你的生命。」說著,他刀上的火散出了不詳的光芒。

連我都看得出來他絕對是用猛烈攻擊,當然不可能看不出來的魔使者高高舉起了黑刀,四周的聲音更響了,接著是晦暗的氣流開始慢慢的往他的刀上聚集回繞,形成了淡黑色的圈漩。

……

我突然覺得我站得太近了。

原來摔倒王子叫我滾遠點是真的要滾遠點的!

魔使者身上的斗篷開始劇烈的掀動,刀上的氣流被甩出的同一瞬間,摔倒王子將刀上的黑火插入地面。

那一瞬間,地面震動了起來。

我聽見了呼嘯的聲音,半秒後站在前面的摔倒王子頭也不回地把我用力往後推開。高傲幻武兵器的流光閃過我面前,猛地劈開了往我們這邊卷來的黑色漩渦,幾乎是在那秒鐘魔使者的四周由地面噴出了黑色火炷直接將他吞噬,兩秒之後火炷整個爆開來發出了轟然的巨大聲響、直接將黑風給沖散。

那個聲音將我的耳朵震得有好幾秒聽不到任何聲音,強烈的刺痛直接從耳邊鑽到腦袋裡面,我按住被衝擊到的部位蹲下身差點沒發出自己也聽不見的尖叫。

米納斯很快的在四周設下結界,減緩了巨大爆炸的影響。

並沒有因為這樣停下動作,摔倒王子一翻身,躲避開從後面砍來的黑刀,不知道是怎樣掙脫那個爆炸、出現在他後面的魔使者,用我們都見過的那種快速度側刀劃過了摔倒王子的衣角,削下了一大塊的布料。

帶著不屑的表情,摔倒王子拉下了其實已經破損很嚴重的黑袍外套扔到旁邊,追上了魔使者的動作。

因為他們動作其實已經不是人類可以看見的了,我一邊聽著兵器傳匡匡鏘鏘,一邊猛然發現那些石柱邊又多出一個女人了。

而且那個女人的衣著跟魔使者有點像,也是穿著同款式的斗篷,臉部用黑紗遮住、隱隱約約看得出來大約快三十左右的那種成熟姐姐外表的年紀,可以辨認的是應該也非人類,因為她發外的耳朵是稍微尖尖的樣子,一邊佩帶著黑石耳環。

魔使者有兩個?

意識到這點之後,我馬上知道我們的處境已經非常危險了。

「米納斯。」甩開了幻武兵器,我咬牙直接升級成二檔,就怕還來不及發射我和摔倒王子就被剁掉了。

出乎我意料之外,多出來的那個女人沒有一秒撲上來砍死我們,反而是在看見這裡狀況之後錯愕了好幾秒,接著慌張地看向正在纏鬥的那一邊,然後她吹了一個響哨。

打鬥聲乍然停止。

直接放棄砍殺摔倒王子的魔使者跳出了戰圈,半秒後就站在那個女人的身側,但是殺氣仍就不減地看著我們這邊。

那個女人讓魔使者往後退出一小段距離,接著轉向我們:「離開這裡,否則唯有死去。」她指著小石柱區域,「快走!」

「本王子不需要任何人的命令。」看著他們,摔倒王子突然一握拳,隨之而來的是那兩個人四周的空氣閃出細小光芒,瞬間跟著強烈爆炸開來。

衝擊將整個空氣中填滿了煙灰和熱風,幸好這次米納斯有先見之明放下結界,所以幾乎沒有被影響到。

等到空氣安靜下來之後,那兩個人已經不見了。

摔倒王子揮了下劍甩去灰塵,然後那把幻武兵器變成一小團火球直接消失在空氣當中。

「可惡。」

他只做下了這樣的結論。



◎◎◎



四周再度安靜下來。

我看著幾乎跟沉默森林相同的魔森林,有一時半刻無法消化魔使者居然是兩個人……不過話說回來,如果他們是一個族群的話似乎也說得過去。只是魔使者和後來出現的那個女人看起來似乎又是不同種族的……該怎麼說,那個魔使者在外表上跟我們比較相向、女人則是比較像摔倒王子那種妖精型態。

有哪個種族是長得這麼五門八花多采多姿的!

轉過頭時候,我看見摔倒王子非常難得的也在發呆,不知道是在想什麼,臉上出現了一種很奇妙的神情,幾秒後他終於注意到我的視線,就直接回我一記狠瞪。

吞了一下口水,我收起米納斯,然後轉向看著那些小石柱:「要離開嗎?」按照那個女的魔使者意思似乎是要放我們一馬,雖然有點疑惑,但是對我們來說應該是好事。

畢竟我們都見過魔使者的身手,如果繼續久打下去,剛恢復沒多久的摔倒王子不一定可以贏他。

「輪不到你來指使本王子。」冰冷的丟給我這句話,摔倒王子連看也不看那些石柱就往魔森林的深處走去,似乎並沒有離開這邊去找其他人的意願。

這有點反常,我以為他會受不了我一秒就跑回去沉默森林。

不過話說回來,學長還不知道下落,而他肯定也應該是掉在這邊,我也沒理由先離開,見到人我才能安心。

走了幾步之後,摔倒王子站在樹林間張望了一下,然後看了我一眼,「不要跟在本王子後面。」

這個人真煩耶!走在他後面他還怕我捅他嗎?真是被害妄想過度!

我自動自發的走到他前面,正想說接下來不知道要我哪邊走才會遇到學長時候,後面又傳來讓人很難配合的聲音——

「給我滾開!」

那你到底是要我走哪一邊!

難道你是想要像遠足一樣大家並肩走又不好意思說出來這樣刁難我嗎!

連看都不看我一眼,摔倒王子掠過我旁邊逕自走掉了。

這還不是要走你後面!

摸摸鼻子,我再度跟著走上去,默默的多詛咒兩句摔倒王子快撞樹之類的話,然後也注意著四周的樹林,「阿利學長他們應該很安全吧……」

我想起來最後有遇到那個黑嚕嚕的夜妖精哈威恩,雖然算不上是熟人,但是他應該不會對阿斯利安他們怎樣吧?

只希望五色雞頭不要白目到讓人不得不對他怎樣!

突然發現了安因一出門時候的見解真的是完全正確的,說不定把五色雞頭先毒啞對他的生命也會好一點……不,或許對所有人的生命都會好很大點。

「至少七成種族不會想和狩人一族為敵。」

冷漠的話打斷了我的胡思亂想,我錯愕了半晌後才意識到摔倒王接了我剛剛的問句,而且還有點不自然的加上了大概是想掩飾他突兀發話的後半段:「不過也是爾爾!」

「所以夜妖精有可能不會幫忙嗎?」我看著摔倒王子停頓得很不自然的背影,也開始有點擔心色馬他們了。

這次沒有回答我的自問,摔倒王子繼續邁開腳步向前走,不過感覺就是沒剛剛那麼從容。

我想他可能多少也有點擔心阿斯利安他們那邊,「是說王子殿下您和阿利學長認識很久了嗎?」其實看樣子也知道他們應該很有交情,只是每次看見摔倒王子時候阿斯利安的臉色都不是很好。

之前我也知道他們有搭檔過,但是很快就拆夥了,原因好像是因為摔倒王子太難搞。我也可以感覺到他們似乎一直在為某件事情爭執不休,至於是哪種事情外人大概就不會知道了。

不過說真的,如果摔倒王子和五色雞頭兩個人一定要在其中選一個搭檔的話,我肯定一秒就選五色雞頭了。

畢竟他給人精神創傷之外、實際傷害是小很多的!

略略的瞥了我一眼,摔倒王子又冷哼了聲,似乎沒打算回答我的問題。

不意外他會這樣,我也沒奢望他真的乖乖回答我的疑問,如果真的回了我搞不好還會被嚇到。

又走了幾步,前面才再度傳來聲音:「低賤的種族不要沒事去纏著狩人不放!」

他的語氣很差,看來他對阿斯利安隨隨便便和人相處很好這件事情不爽很久了。

其實我覺得阿斯利安這次在旅行中除了引領我們之外,也對摔倒王子好很多,不過氣氛總是很僵。

我不清楚那是因為同伴所以必須要接納的關係還是……

摔倒王子的腳步乍然停止。

有那麼一秒我還以為是因為我太囉唆所以他決定先把我種在這裡自己離開,很快的我就知道不是了。

越過摔倒王子的旁邊,我看見的是很熟悉的景色。

在魔森林外,我看見了柳樹和流水,甚至可以看見那一小搓樹林和隱隱約約的小房屋……這不就是之前魔使者在洗摔倒王子的地方嗎!

我們繞了一圈鬼打牆走回來了!

不對啊,我記得這應該是幻象,而且不就是剛剛被摔倒王子破壞掉了嗎?為什麼沒走多久會再繞出來這種地方?

就如同剛剛的情景重演,都看見魔使者出現在魔森林與幻象交界處。

他的身後走出剛剛那個打扮穿得很像的女性魔使者,對方已經不如剛剛那麼和善了,幾乎與魔使者一樣打從骨子裡面透出濃烈的殺意。

「我已經警告你們離開了。」她說,然後緩緩地從腰後抽出銀亮的彎刀:「不離開只有死去。」

這次並沒有抽出兵器,摔倒王子用一種極為古怪的表情打量著那個女人,完全不把旁邊的魔使者放在眼裡,那個打量的眼神露骨到連我都可以看得出來。

「這是你們最後的機會,離開或否。」刀尖直接指向我們,女人壓低了聲音脅迫著我們往石柱的方向退離。

收回了打量的目光,這次摔倒王子換上了一樣冰冷的神色,然後他開了口,同樣是低溫到讓人可以保鮮的語言、甚至還帶有一點點的憤怒意味:「你還不夠格左右本王子的去向,蒂妮娜.西絲卡!」

有那麼一瞬間,女人愣住了。

但是她旁邊的魔使者並沒有愣住,就在摔倒王子認出那個女人身份同時,原本站在前面的黑影瞬間就消失了,再度出現時候他已經站在摔倒王子旁邊、用猝不及防的速度重重的把摔倒王子給撞了出去——

飛出的奇歐妖精準確無誤的撞在樹幹上,而且還是正面直擊的那種擁抱撞法,巨大的力量讓我覺得搞不好那棵樹上都可以撞出人形了。

說真的那一秒我差點笑出來。

我的詛咒居然應驗了!




上篇:過去的傳說     下篇:第三話   妖師與妖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