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九話  交涉  
   
第九話  交涉

第九話 交涉
急促的敲門聲打斷了我們的對話。

魔使者立即將鬥篷甩回了身上,另邊的式青解除了防止偷聽的節界,下一秒門就給人推開了,屋子的主人哈維恩走進來,「霜丘的兄弟派遣使者過來,想和我們三方進行交涉。另外,阿斯利安醒了……你們談了些什麼?」

「沒事,那些討厭又都不漂亮的夜妖精找我們?」式青歪著頭,發出疑問。

「是,他們指名了您、妖師以及精靈殿下……但是他似乎還下落不明。」不曉得學長目前在妖魔保護下,只轉告我們這些事的哈維恩似乎有點難言之隱,「霜丘兄弟對抗沈默森林發動進攻,即使如此,我們仍然或保護你們的安危、在任何狀況下。」

說完,他說了會在神聖大廳進行會議之後,就先退出了去了。

趁著短暫的時間,我連忙問式青之後發生些什麼事情。

「不就是霜丘的妖精突然殺近來嘛,也不知道為什麼。」式青講得部份跟五色雞頭差不多,在霜丘夜妖精堧攻打近來之後,沈默森林的夜妖精一時錯愕沒來得及回應,不過幸好平常被魔使者攻擊慣了,基本反射還是有的,沒有造成太多死傷就撤回第二防線。

哈維恩在這埵陬蛬熅优Y支攻擊隊的隊長身份,所以那時候才會在魔使者那邊出現救了我們。

就在我們回來的不久之前,大約是清晨時間霜丘占著戰士衆多的優勢又進行了一次襲擊這次五色雞頭他們都有暫時先幫忙做了抵禦,補足了空缺。

不過沈默森林的人數還是居于劣勢,也是因為這關系,沖去救某個被圍毆的夜妖精的阿斯利安才會著了霜丘的道被打成重傷。

式青說,他猜大概因為是這樣所以沈默森林才會突然對我們態度比較軟化吧,也沒看過城主的介紹信,這兩天對他們也挺好的,就一直住在哈維恩的家堣F。

大致上了解這邊狀況後,我反而比較擔心這堣F,畢竟學長那埵陰j大的妖魔,暫時還沒什麼危險性,但是曾經攻擊過醫療班一次的夜妖精又來了,而且來對我們的行蹤了如指掌……怎樣都不像是臨時起意來襲及沈默森林的,總覺得他們很有把握我們一定會來這邊才做了這總准備。

「西瑞,你……」看著轉過身的五色雞頭,我在想要不要讓他先自己獨處一下。

五色雞頭一秒就轉過來了,依然是平常那種賤賤的笑臉,「啥?本大爺的仆人想要自己去幹好玩的事情嗎∼」

看他的樣子,我不曉得要松口氣還是什麼,「我們過去看看阿利學長?」

「隨便,反正本大爺人稱江湖一把刀,就算那些東西殺進來,本大爺也是來一個殺一雙啦!」很豪氣的拍拍我的肩膀,、五色雞頭第一個走出去了。

『嘖嘖,該對這家夥另眼相看了。』式青發出了不明意義的歎聲,跟著走出去,之後才是我和走在最後面的魔使者。

轉回剛剛房間時,阿斯利安已經坐起身了,衣服也都重新換過一套,剛剛還滿擔心的摔倒王子現在坐在房間最遠的一角,也沒有跟其他人有所接觸。

雷拉特不知道再跟他說點什麼,在我們進房間之後就全都停下來了。

「學弟。」對我點了下頭,阿斯利安說話的聲音還滿虛弱的,看來體力沒有跟著傷口一起恢複,「我跟你們一道過去。」

看來哈維恩來找我們之前已經先通知過阿斯利安了。

「不准去!」摔倒王子拍桌站起來。

阿斯利安看了他一眼,「並不是什麼嚴重的傷勢,不要因為這種原因影響到正事。」他說話的語氣很淡,就好像摔倒王子只是在鬧脾氣似的。

繃著臉,摔倒王子猛地站起身,撞開我們離開房間了。

「我出去一下。」看摔倒王子跟往常似乎有點不太一樣,我連忙追了出去,「等等回來!」跑了兩步,我發現魔使者還是跟在我們後面,就隨他了。

摔倒王子並沒有離開很遠,走出房子之後很快就看見他停在某個石柱旁邊,環著手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我還沒走過去他就發現我了,轉過頭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後也沒管我要滾過去還是滾走。

然後,摔倒王子不知道從哪邊弄出來跟煙。

這是我第一次在這世界看到有人抽煙,而且對象還是個尊貴無比的摔倒王子。之前就連安地爾都沒咬過煙,頂多就是在那邊煮不知道會不會喝死人的咖啡而已。

我突然覺得摔倒王子也不是那麼尊貴嘛。

是說一起行動也不是短時間了,我怎麼沒有注意到他會抽煙?

無視我和魔使者,摔倒王子背對著我們點了煙之後用力的吸了兩口,在我覺得他的動作實在不像是煙槍的同時,他果然狠狠的咳起來了。

「小心得肺癌喔。」不會抽煙還應要抽,是說他的煙是從哪堳_出來的啊?

「幹你啥事!」摔倒王子轉過來直接把香煙丟到我頭上。

閃過那根煙,我慶幸還好沒真的丟到,不然燒出個圓形禿肯定很搞笑。

盯著摔倒王子,一下子不知道要從哪邊開口。

「呃……哈維恩他們應該還在等我們,大家一起過去?」糟糕,我跟他真的沒話講,這下窘了、窘爆了。

根本沒有搭理我,過有半晌後摔倒王子才開口:「不用管我。」

他這次沒有自稱王子了。


* * *


「我被席雷加的兄弟救過一命。」

不知道是在說給自己聽還是說給我聽,總之突然想到提起往事的摔倒王子就這樣開口,聲音不是很大,所以我只好繃緊頭皮站過去一點聽。

「戴洛沒什麼脾氣,所以在家族關系之後到現在都維持良好關系……很久之前,奇歐妖精聚會上出現暗殺者,殺害了大量的奇歐妖精,原本目標就是我們王家,不過卻被戴洛和阿斯利安制止,我也只相信他們兩個,阿斯利安或者戴洛、我覺得搭檔只會是他們。但是為什麼會無法和阿斯利安相處?」

有一秒我覺得摔倒王子很彷徨,和最開始遇到的莉莉亞一樣抱持著自身的驕傲,完全無法與人相處,但是莉莉亞率直很多,能夠慢慢的配合上身邊的人,

不過說真的,摔倒王子根本已經扭曲了吧,扭得像是麻花辮一樣還打了八個死結,完全不知道應該怎樣和他相處,到現在我也只知道他很喜歡聽故事而已,突然對我丟了一堆真心話,我完全反應不過來。

等等,他也有可能是自言自語,根據經驗,我最好趕快離開,不然通常他們說完之後肯定會再加上一句如果被別人知道就要把我抹脖子之類的話,從以前到現在都不曉得累積多少人要抹我脖子了!

摔倒王子沒有繼續說下去了。

所以你們過去的恩怨情仇只有這一小段嗎?
我驚訝了。

一直沈默的保持著一段距離的魔使者猛地回頭,我才驚覺不是摔倒王子說完了,而是有人出現在我們附近,他才中斷。

「我們過去了。」雷拉特站在不遠處朝我們招手。

對雷拉特回招,我轉回過頭看著摔倒王子,「你沒有去了解過他們,當朋友的話要試著去了解其他人的想法和需要。」

然後,我和魔使者追上雷拉特。

不曉得摔倒王子會當成屁話還是真的會聽,總之我覺得他應該是很想把阿斯利安當成真正的朋友,但是不知道應該怎麼做。

莉莉亞曾經幫過我很多忙,因為我害她遭遇到很不幸的事情,雖然只有一點點,我相信依舊存在著友誼。

如果可以幫得上摔倒王子,也算是幫朋友盡一份力吧。我果然還是希望摔倒王子和阿斯利安尷尬的氣氛可以改善,撇開別的不說,他們的默契真的很好,如果可以的話……

摔倒王子默默的跟了上來

在房子前我們重新和阿斯利安、五色雞頭還有已經變成獨角獸的色馬會合之後,雷拉特就領著我們往哈維恩指定的地方前去。

似乎早在來時就把這邊地形都摸清楚的雷拉特完全沒有什麼認不認得路的問題,熟悉得很像是走他家一樣,連哪邊可以抄近路都知道。

因為隊伍當中有魔使者這種特別的人物,所以在外面的夜妖精都尖叫著跑遠,在屋子堛漱@秒關上了天窗,就怕魔使者一個發難直接大屠殺。

走著走著,我們自然也發現有武裝隊伍靜悄悄的跟在我們後面,預防著任何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雖然知道魔使者是死人,不過五色雞頭還是下意識的走在他旁邊,似乎還是有點想保護自己兄弟。

大約五分鍾後,雷拉特領著我們到了神聖大廳的位置。

與其說是房子,我覺得我看見的應該是顆超級大的岩石,不知道夜妖精用什麼詭異的技術比整個岩石都給挖空了,堶掠_碼可以容納兩、三百個人的空間,內部很有技巧的用岩石本身雕出了梁柱壁畫,多余的部分也都被修整打磨到閃閃發光……妖精的工藝技術真的很厲害。

我拿出手機把四周都拍了一輪,這才注意到整個大廳的人都在看我,包括我們自己這一方。

「咳,這邊可能收訊會不太好。」阿斯利安微笑著告訴我,適時的解決了我的尷尬,然後幾個夜妖精走過來,領著我們進到大廳的桌前讓我們按照位置坐下。

沒有坐在夜妖精指的位上,魔使者走到我們後面,原本站在那邊的夜妖精馬上跳開來,戰戰兢兢的站遠一些。

偌大的長桌前還坐了其他的人,除了我們之外就幾乎都是夜妖精了,連哈維恩都列在堶情A坐成一排之後很容易就可以發現夜妖精有一半是比較高大的、屬于霜丘妖精的另外一邊,同時我也看見了上次攻擊我們的賴恩就坐在另一端,帶著一種讓人看了有點不舒服的表情盯著我們這堿搳C

「現代人都到齊了。」有個長滿白胡子的夜妖精站起身,老老皺皺又有點駝駝的,看起來很像是長老之類的……長得很老還可以在這種場合堶接o言的一般應該都是長老沒錯,「霜丘來的兄弟,為什麼你們要攻打同為夜妖精的沈默森林?」蒼老的聲音很像是磨砂的粗嘎,在安靜的大廳中聽起來分外明顯。

看起來好像還是帶頭的賴恩也站起身,「沈默森林的弟兄還沒聽見黑夜的低語嗎?我們需要外來的旅人,你們卻包庇著他們,在黑夜中導讀未來的妖精們應該要攜手合作,只要交出這些人,霜丘夜妖精就會立刻賠罪與撤離。」

「霜丘妖精曾經攻擊過公會組織與其他人,我代表公會紫袍要求你說明一切,否則公會就會依照既有的法則做出判斷全面抵禦雙秋葉妖精,不排除聯合各種族抵制你們的行為。」阿斯利安看著賴恩,從嘴唇埵R出冰冷的話語。

「霜丘並沒有和公會結盟,沒必要告訴公會任何事情。」賴恩挑起眉,冷笑的回答。

「即使打算與公會為敵嗎?」摔倒王子一拍桌面,站起身。

阿斯利安拉住了摔倒王子,「假使霜丘夜妖精不對襲擊一事做出正面回應,我們就必須對于這種惡意行為做出強制處置。」緩了口氣,他接續的說:「既然霜丘會出動這麼多戰士,與其說是要脅,但不如說是公會有所行動,所以才逼得你們必須全部離開原本的地方對吧。」

賴恩的表情變了一下,但是很快就掩飾下來,「你以為光憑公會能夠讓霜丘失去群聚之地嗎?請放心,我們多得是公會無法找到的境外之地。」

「是嗎?」依舊保持著笑容,阿斯利安看著他們,「既然連維持秩序的公會都無法撼動你們,那為何霜丘妖精們害怕變動,以致于不斷的攻擊他人?」

「你們還不懂嗎?」賴恩冷笑了聲,突然說出一段我之前聽過的話,「當黑夜征兆出現時候,鬼之影在世界邊陲、妖之歌響徹天境、魔之身降臨于深淵。當黑色征兆出現在夜堮氶A黑色即將再重卷一切。」

我下意識的看向哈維恩。

「鬼族已經出現了,沈默森林中唱出了妖魔聲、魔使者!」指著站在我們後面的凱堙A賴恩語氣變得非常重,「古老的黑暗之力已經快要出現了,你以為公會能夠抵得住那種恐怖嗎!」

夜妖精開始騷動了,其中有不少個都用敵視的目光看著後面的魔使者。

「就算如此,在霜丘妖精告知用途之前,我們不可能會讓沈默森林的客人有所損傷。」哈維恩一點都不讓步,「沈默森林知道古老的記事,但是我們卻不知道相同血脈的兄弟想要做出什麼事情。」

「只要把人給我們,自然你以後會知道。」賴恩依然不肯讓步。

就在雙方僵持之際,空中突然出現振翅的聲音。

所有人把視線轉過去,只看見空氣中出現一陣漣漪,那只單眼烏鴉振著翅膀順著氣流、在衆目睽睽下飛向魔使者,最後停在他的肩膀上。

無視于所有夜妖精吃驚錯愕的表情,烏鴉動了動身體,然後就開口吐出話語:『有什麼好隱瞞呢?動搖的弱小生物,你們不就只是想要占有那股力量嗎?』

賴恩的臉瞬間鐵青了。

烏鴉轉過來,面對著我和摔倒王子,『這是交換的條件,夜妖精沒什麼特別騷動的理由,他們只是想獨占黑色力量而已。』

「住嘴!」賴恩吼出聲音,幾個霜丘夜妖精沖上來想要抓住那只烏鴉,不過被沈默森林的人給擋下來了。

「請繼續說。」哈維恩的表情變得很難看,不只是他,連那個長得很老得夜妖精和其他人也都豎直耳朵在聽單眼烏鴉的話。

『當世界成形時候,所以種族出現在世界上,最後出現的陰影黑暗是帶有毀壞一切的可怕力量。三千年前的戰爭封印了力量之後,殘余在世界上的進入人心,變成鬼族,和天然形成的妖魔不同,這個力量可以改變任何之物,形成定律,扭曲著生命維持著鬼族生存。』烏鴉蹲下身,單眼轉動了下,像是在嘲諷著每個人,『每個種族都有著各自的使命以及任務,你們這些弱小的生物難道忘記,導讀黑夜之族的存在原本就是侍奉古老黑色種族、妖師一族嗎……哈哈哈哈……』

這次換我錯愕了,我從來沒有聽過這件事情,就連然他們也都沒有提過,只知道妖師好像是身負什麼東西而存在的一族,但是我沒想到夜妖精原來是和妖師有關系的。
我看向哈維恩等人,他們一點都不吃驚,難怪最初哈維恩知道我是妖師身分時候,態度會不一樣。

「妖師一族已經在許久之前解除我們的責任,夜妖精仍然尊敬著妖師血脈者。」看了我一眼,哈維恩大聲的說:「沈默森林在古老之時為妖師一族導讀夜之語言,讓妖師一族能正確的歸正黑色定律,雖然我們已經不再背負,但是不會忘記。」

『嘿嘿……那就好,我該做的事情可是都做好了,接下來就等你實現約定了,小東西。』帶著水妖魔口吻的烏鴉笑著,然後重新躍回空中,隨著空氣消失了。

整個大廳陷入了死寂的沈默。

賴恩跟著其他霜丘夜妖精的表情難看到一個極點了,大概沒有想到妖魔會突然殺進來這一筆,直接爽快的把他們計劃全都爆出來吧。

說真的我有點不好意思,因為我忘記告訴妖魔要私下找我們講,結果他就堂而皇之的沖進來了。

哈維恩再度擡起頭時,表情已經全都變了。

「將所有霜丘夜妖精都抓住!」


* * *


幾乎是那瞬間所有人都有了動作。

站在門邊的夜妖精重重地推上了大廳的巨門,沈重的聲音把堶捲`外面隔絕開來。

長得很老的夜妖精長老被保護到最後面去,在堶悸漫狾釧]妖精同時抽出自己的兵器,警戒對峙。

「喔喔喔!開戰了開戰了!本大爺想揍你們想很久了,全都給本大爺出招吧!」根本是打算兩邊都打得五色雞頭歡愉地甩出了獸爪,跳到桌面上。

可不可以拜托你不要在這種時間點火上澆油啊!

阿斯利安和摔倒王子不約而同的擋在我前面,然後墊起腳跟,做出了隨時可以攻擊或者防禦的准備。

哈維恩看著賴恩,低沈了聲音:「原來霜丘是想動用黑色力量,被封印的古老力量無論如何都不能夠允許重新出現在世界上,不管是否為夜妖精,我們必須在這之前制止你們。」

「你太天真了,哈維恩,黑色力量注定是要重新出現,既然如此,由我們取走以之對抗鬼族或妖魔,好過被鬼族或妖魔拿走,將這個世界的生命都毀掉!」盯著一樣黑的同伴,賴恩往後退開,他們同伴整個集結過來,抵禦著包圍他們的沈默森林妖精,「順便再告訴你,如果我們沒有安全離開,在外面的其他霜丘兄弟會馬上踩平這座沈默森林,到時候可別怪我們沒有看在同族的面子上放你們生路。」

「沈默森林不是沒有武士。」

完全不受威脅的哈維恩靜靜的回了他這一句,接著兩方不再說第二次話,家夥一抄就開打了。

連忙抽出米納斯,我退了兩三步。

『哇喔喔,大爆料後再惱羞成怒了。』從頭到尾都在看戲狀態的色馬退了兩三步,必開了要抓他的夜妖精,旁邊的摔倒王子馬上補位將敵人給爆退。

魔使者立即動作起來,一抽黑刀不分由說的要往夜妖精砍。

「等等!不要砍到沈默森林的。」半秒後我就知道糟糕了,因為見人就砍的魔使者似乎看不出來哪邊是哪邊不是,到處都是黑黑的東西在對毆,所以他定格了好幾秒之後回頭看著我,雖然有鬥篷擋住臉,但是就是很清楚看見他整個人都浮現了一堆問號。

……我難過了。

總不能叫他跳出去,會尖叫的就不要砍吧!

這種時候肯定沈默森林的妖精顧不得尖叫只會跳遠啊!

也不能叫他只砍體型粗壯的,要是夠衰有沈默森林的妖精就是長得粗勇,照樣還是砍錯人的!

我突然感覺到一種絕境,那種不知道怎樣告訴人分辨一堆黑黑堶掃眲O好誰是壞的絕境。

不遠處的摔倒王子對魔使者拋出東西,等魔使者接到之後我才看見那是在森林外圍、他從霜丘妖精身上拿下來的牌子,「配有這些的人就是敵人!」

那一秒,魔使者消失了。

接下來我們只聽到此起彼落的哀號聲,短短幾秒就有幾個被沈默森林圍攻的霜丘妖精倒在地上,不斷抽搐著。魔使者很統一的在他們手腳都削了一刀,沒殺死人,但是也足夠讓他們短時間堶接L法動彈。

雖然很懼畏魔使者,不過在弄清楚對方並不是針對他們之後,沈默森林的夜妖精急忙的將倒下的妖精都給捆住,然後施了術法將他們困著無法移動。

「那是本大爺的獵物啊渾蛋!」眼看魔使者砍掉他要打的人,五色雞頭氣急敗壞的對著黑影吼:「不准動本大爺要揍的!」

『褚!後面!』

色馬的聲音即時在我腦袋堶捷ヮ荂A我連忙跳開,剛好一把刀劈進我剛剛站的位置,不知道是哪媞N出來的夜妖精一翻身,刀子就要往我臉上下去。

旁邊的阿斯利安動作比他更快,一掌就將人翻倒在地,然後將刀給踢到大老遠的方向,最後再往他臉上打了一拳,直接把人給打暈了,動作一氣呵成、漂亮到讓我都快拍手了。

就在整個大廳混戰成一團時候,某種巨大的聲音傳來,回音撼動了整個室內,也讓所有人都停下動作。

我眨眼就看見魔使者回到我後面,甩去黑刀上的血水,靜靜的退開來。

空氣跟著震動了一下,接著是透明的半空中被什麼力量拉扯扭曲著,接著被斯開了巨大的黑色傷口,從那堶悼X現了顆黃色渾濁的大眼睛俯瞰著我們。

「既然沈默森林的兄弟們無法合作,那就請你們永遠的沈默下去吧。」完全沒有被上面那顆大眼睛給驚嚇到,賴恩擡起手,掌心上出現了一個正在冒著黃煙的小瓶子,上面的眼睛跟著那道煙一顫一顫的,「為了能讓你們直接回到安息之地,我特地幫你們准備好空間之獸,提早抓走術士也讓你們無法抵抗,只要忍一下就可以了,沈默森林不會再有任何麻煩。」

「賴恩!」

哈維恩朝著霜丘的同族妖精沖過去。

帶著微笑,賴恩捏碎了手上的瓶子,黃色的煙瞬間彌漫了整個大廳內。

轟然一聲,空氣被撕碎開來,有著灰色硬皮的單眼巨大野獸直接憑空掉了下來,一掌打碎了距離它最近的夜妖精。

「沈睡吧,我的同族兄弟們。」

賴恩消失在空間獸之後,帶著最後的笑聲。

上篇:第八話  夜與夜的襲擊     下篇:第十話  救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