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十話  救贖  
   
第十話  救贖

第十話 救贖

「保護長老!」

哈維恩喊叫著,好幾個夜妖精立即圍著那個長得很老的夜妖精急急的往後退。

「嘖!」推開檔在前面的夜妖精,摔倒王子蹬了一下桌子,一下子就翻到空間獸頭上,迅雷不及掩耳的就往怪物的單眼一轟,隨著淒厲的吼叫聲後,我看到半只眼睛夾著不明的液體在火焰之後被轟了出來,然後又被炸了一下直接變成一坨爛泥癱在地面。

硬皮的大妖怪整只被劇痛襲擊之後,拚了命的要把摔倒王子給拽下來,不過怎樣就是抓不到,加上夜妖精的攻擊隊伍在震驚後回過神來,也紛紛的向前對這有兩層樓高大個奇怪東西進行突襲,空間獸不斷跳腳著,間時還打飛了好幾個閃避不及的夜妖精。

我端起米納斯,正想幫忙之際,站在一邊的阿斯利安壓下我的手,「沒關系,這點程度休狄可以處理。」他的語氣相當肯定,像是對摔倒王子的實力有絕對把握。

看了看阿斯利安,我往後退開,跟色馬閃到後面去。

「不去幫忙真的沒關系嗎。」有點擔新的看著,我想著不然就讓魔使者去幫忙也好……等等!五色雞頭呢?

一回過神我才注意到五色機頭部知道啥時候也爬到那只空尖瘦的身上,一爪直接卡在硬皮堶情A痛得空間獸不斷了亂吼亂跳,途中還采死了幾個留下襲擊的霜丘妖精,原本正在和霜丘妖精對峙的雷拉特左跳右閃,直接翻出了戰圈幫忙保護那個很老的長老。

了解到空間獸不會閃避自己人,霜丘妖精也聰明的避到旁邊,有的就直接乖乖的讓沈默森林的夜妖精捆起,不再反抗。

「我和休狄出過一次任務,兩個人對付過三頭比這還要大的空間獸,其中兩只是被休狄一人獨立擊倒的。」阿斯利安帶著淡淡的微笑這樣告訴我:「所以真的沒關系。」

既然他都這樣說了,我也就安心下來,「阿利學長似乎也很習慣和摔……和王子殿下一起出任務的樣子?」

『嘖嘖,你在探人隱私嗎?這樣太不高明了,要泡小美人不是這樣泡的吧。』色馬在後面頂了頂我的屁股,被我一巴打走。

「我對休狄並沒有任何怨恨,甚至可以說搭檔時候還蠻愉快的,但是後來我發現他並不尊重生命,這讓我很生氣,在他能意識到這點之前,我是不可能再和他重新搭檔。」大約也知道我想問什麼,阿斯利安說著,然後歎了口氣。

我想他們可能之前出任務時候發生過什麼糾紛,不過阿斯利安會告訴我,或許是多少也希望摔倒王子可以聽到點什麼吧?

「那時候,他在我面前將一個小女孩炸成粉屑,我完全來不即將她救出來,只因為那個村莊已經不行,休狄判斷必須處理幹淨……他的判斷是正確的,但是我相信只要多給我三十秒、或是十秒也好,就不用多將一個孩子送回安息之地,即使她已經被毒氣入侵,但是她還活著……休狄卻沒有這類的想法;這樣繼續下去的話,是我無法承受。」閉了閉眼睛,面色有點蒼白的阿斯利安看著空間獸辣邊無奈的勾了勾唇角,「于公上休狄並沒有錯誤,但是在情感上我無法認同,我只希望她可以體會到生命都是一樣的,不要用奇怪的評價看待任何生命,雖然很自私,但是我只是希望以搭檔為前提、他能夠理解這點,但是他到現在還是不明白,只要講到類似的事情我們就會吵得很嚴重,這也是沒有辦法的。」

他講得很雲淡風輕,但是我利急救知道為什麼阿斯利安完全不肯退讓了。

這跟摔倒王子煩惱的根本就是兩回事嘛!

摔倒王子的腦袋果然不好!

就在我們聊了一小會之後,那只被圍毆的可憐空間獸直接倒地,全身都是灰色黑色的濃稠血液不斷地噴出,還有一些被炸爛得很嚴重的傷口。

我打賭如果不是在室內,摔倒王子肯定早就把它變成粉末了,哪還要花這麼久的時間,又不是沒看見他大型轟炸過,這樣還真算客氣了。

「小心!」

就在我還想著摔倒王子的事,有點距離的哈維恩大聲地對我們吼道。

原本應該已經快沒命、只差頭顱沒被砍下來的空間獸突然一個掙動,朝著我和阿斯利安的方向直撲而來,速度快到連阿斯利安霎時間也沒反應過來。

那瞬間我只感覺眼前一片黑,接著有個好像很大聲、剁東西的聲響傳來,然後是鈍重物撞在地上。

幾秒後,魔使者從我們前面讓開,黑色的鬥篷劃出一個很大的弧度,又重新包裹回他的身體。

空間獸的頭整個被卸下來,幹淨利落得幾乎不流一滴血,就在身軀倒塌之後,血管與神經才反應過來已經被切斷了,汨汨的留著血水與做最後無意義抽搐。

砍掉獸頭的不是摔倒王子也不是五色雞頭,甚至連夜妖精們都對于冒出來的人感覺道極度的錯愕。

閃著黑光的移送陣法還在微微地轉動著,嵌在鐮刀上的骷髏笑聲取代了戰鬥的聲音,讓幾個夜妖精幾乎是在同時擰起眉。

扛著鐮刀的黑色仙人掌站在即將消失的陣法上。

「西瑞小弟,你一定要在這麼刺激的地方嗎?你老哥我要是反應慢一點就會被恐龍吃掉了喔。」就正好陣法在空間獸正前方的黑色仙人掌揮動了鐮刀,嵌著骷髏的武器就這樣消失在他手上。

「你來幹嘛!」五色雞頭幾乎是一看到自家兄長就反感。

黑色仙人掌聳聳肩,「問看看是誰申請醫療班啰。」

被他這樣一講,我們才想起來早先時候有找醫療班要來醫治阿斯利安的事情,不過後來被魔使者插手了,也就忘記。

「真是的,一到森林外面就被一堆黑東西襲擊,還好他們的內髒都還不錯,勉強可以當作勞動費。」完全不顧旁邊夜妖精驚嚇的目光,黑色仙人掌直接翻開自己其中一個口袋,堶探X乎心肝脾肺啥的都可以看見……難怪我總覺得他的口袋很鼓。

你到底把外面的霜丘夜妖精怎麼了啊!

「要不是時間緊迫,還真想多找一些有用的。」用很可惜的語調說著,黑色仙人掌很珍惜的把口袋給關好,「因為西瑞小弟你在這堸琚A醫療班當然派我出手比較快,想想移送陣法會移到哪邊去嘛。」

我想起來這些移動陣法沒有特別指定的話,通常就是會送到最近的血親身邊,難怪這次會是黑色仙人掌來。

加上目前沈默森林的狀況,的確是擁有雙袍級的黑色仙人掌會比普通醫療班的好很多。

「煩死了!」五色雞頭理也不理的走開了。

「所以說患者是……」

黑色仙人掌的目光在看見魔使者那瞬間停頓了。


* * *


哈維恩給了我們一個相當大的房間。

在他告訴沈默森林同族我的身份之後,夜妖精們的態度轉變很多,又因為霜丘有著要消滅他們的舉動,所以夜妖精也致力于備戰,對我們反而沒那個緊迫盯人了。

色馬打了個哈欠,趴在房間的角落看著我們。
原本打算只陪我們到這堛犒p拉特沒再繼續參與我們的討論,和摔倒王子、阿斯利安打過招呼後便先行離開。

離去之前我把蒂絲的事情告訴他,雷拉特便說他要帶他的遠望者隊伍前去山妖精之地探查,如果有什麼消息的話馬上告訴我,另外也會把目前沈默森林還有霜丘的狀況轉達給公會,于是人就離開了。

整個房間堶惇蛪磽w靜。

黑色仙人掌在確定過阿斯利安狀況之後,就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魔使者身上了,不過他沒有五色雞頭那種震驚以及賞他巴掌,就連他有沒有表情我們也看不出來——因為都被黑瀏海蓋住了。

沒人出聲幹擾他的動作。

站在房間中央的魔使者看著黑色仙人掌在他身上摸來摸去,不時還放了幾個檢驗法術,也乖乖的連動都沒動,只是偏頭看了看我們,最把視線放在五色雞頭的腦袋上,就開始出神發呆了。

「真的是六羅。」大約過了有一段時間,黑色仙人掌才冒出這個結論。

「光看就知道了好不好!你是有沒有混過道上啊!」五色雞頭一秒就從座位上跳起來杠他,「你個芭樂庸醫!連自己兄弟都認不出來嗎!」

黑色仙人掌看了他一眼,「廢話,當然看臉看得出來,不過就是要檢查是拼裝的還是原裝得你懂不懂,六羅自己有講過如果他翹了屍體要送我,我當然要檢驗有沒有被偷換掉!」

「送你個鬼!他還活活的,不是屍體!」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樣,五色雞頭馬上暴吼出聲。

「這已經是屍體了,會有反應是因為殘存著一點本能記憶和勉強組織起來的靈魂……如果這真的是妖魔的傑作,那我還真有興趣認識認識那個妖魔。」摸著六羅的臉,完全看不出來在想什麼的黑色仙人掌轉過來看我。

「我也沒辦法。」搖搖頭,我和妖魔有約定過不能告訴別人他們的地方。

黑色仙人掌嘖了聲,不知道是覺得可惜還是有其他的因素。

半躺在床上休息的阿斯利安看著我們,「雖然我很想立即去拜訪你們說的那些妖魔,但是還是得等到基本力氣複原……你確定哪兩位妖魔不會對亞學弟不利嗎?」

「嗯,他們似乎跟學長的爸爸很熟,應該沒關系。」再說如果要動手早就幹了,幹嘛還要演出深情戲碼,這樣對妖魔來講太多余了,所以我選擇相信他們。

而且,那兩個妖魔似乎不算壞……不然他們就不會撿屍體當使者了,大可以路上隨便抓一個回去殺了再改。

阿斯利安點點頭,沒有繼續追問妖魔的事情,「依照你們得到的情報,我也認為山妖精那邊可能有必要再去一趟……在亞學弟的事情辦完之後,蒂絲的隊伍被全數殲滅不是個偶然,能做到這樣肯定有所計劃和准備,只是不曉得為什麼他們會惹來殺身之禍……」

「保險箱堶悸漯F西真的不相關嗎?」我補充上:「蒂絲說過他們將很重要的東西藏起來了,埋完保險箱之後他們就趕向學院才被殺的,不能再試試看有沒有什麼嗎?」

對于蒂絲的事情我感到很掙紮,莫名的為我一定得解開它才行。

「我會請情報班重新再查詢相關訊息。」阿斯利安直接用手機打了訊息出去,「契堥城主的事情也不能輕易忽視,他肯定會有新的動作。」

這點大家都同意了。

『真沒想到那個小美女的哥哥也會幹這種事情啊……明明第一次看到時候人很幹淨的說,太可惜了。』色馬歎了口氣,不知道是在惋惜什麼。

沒有加入我們討論的黑色仙人掌繼續在魔使者身上摸來摸去,幾秒之後他發出了一點點聲音,像是罵了句什麼。

「老三,你罵髒話?」聽得懂得五色雞頭挑起眉。

「叫三哥!臭小子!」轉過頭,一巴掌打上魔使者的臉,黑色仙人掌變得很氣憤,在魔使者還來不及抓住他手之前又補了他另一邊一巴,將他和自己相似的臉都擂紅了,「六羅.羅耶伊亞!你真是個該死的家夥!我們明明已經幫你爭取離開家族了!你居然……」

黑色仙人掌很難得會發怒,尤其是現在這種狀況,除了摔倒王子跟床上的阿斯利安,我和五色雞頭幾乎是馬上就跑過去把還想打人的黑色仙人掌架開。

「老三!你在幹啥啊!」自己也巴過人的五色雞頭大聲問著。

「我幹脆送他下地獄比較快!」顯然氣得不輕的黑色仙人掌怒道:「這家夥、這家夥!他是自己放棄生命的!」

我們都愣住了。

「你有沒有看錯?」松開手,五色雞頭一臉不信。

「你自己是殺手還看不出來嗎!這家夥根本沒有抵抗就讓人家幹淨俐落的把他了斷了!」拉著魔使者的領子,黑色仙人掌翻出頸子上那到傷疤,「一刀劃過去,根本沒有掙紮!你就這麼想死嗎!」

錯愕地看著魔使者的傷痕,五色雞頭退開幾步,「為什麼是這樣……」

很怕他們兩兄弟等等又左右開弓巴使者,我連忙把魔使者拉開一點,「等等,說不定六羅只是不想傷害別人。」

「對,所以他自己送死去!」黑色仙人掌沖過來,直接拽住魔使者的領子,火氣異常的大,而且身上有分離術法痕跡,他在死之前把靈魂和身體徹底分開了……你就這麼不想得救嗎?你這麼不想活著回家嗎!我們已經逼老子點頭答應你脫離了……只要你回家就可以離開了,你為什麼不想活著回來!」

說著,黑色仙人掌又掄起拳頭想打下去,不過這次色馬直接從中間卡過去把兩個人隔開來,然後對著黑色仙人掌踹蹄子——

『再打下去小美人的臉都腫了啊渾蛋!』

這種時候你就不用插花了吧。

不過因為色馬的介入,至少五色雞頭或黑色仙人掌都沒有辦法繼續巴使者了。

剛剛那幾次只是魔使者沒反應過來、也有可能他只是懶得動手,要是再連連巴下去,天知道他會不會突然發作。

黑色仙人掌從頭發的縫隙後面惡狠狠地瞪著他的兄弟。

「你說分離……如果找到靈魂的話,還有複蘇的機會嗎?」靠在床邊的阿斯利安突然打斷了黑色仙人掌的氣憤,提出這個問題。

被他一提醒,黑色仙人掌也跟著冷靜下來:「琳婗西娜雅應該有辦法,畢竟他的屍體還『活著』……理論上或許可行,我們沒有遇過這樣的例子……等等,說不定真的可行……」

我打賭那瞬間黑色仙人掌腦袋堶惜@定浮現了幾十種不同的理論和方式,雖然他嘴上說著要拿的是屍體,但是他果然還是需要六羅活著。

「先試試看尋找靈魂吧,如果身體還跟靈魂有所牽系,或許在他前往安息之地前我們可以想辦法攔住他。」阿斯利安咳了咳,呼了口氣之後接著說:「如果那位老師知道這件事情,應該會很高興的。」

我想他只的應該是我們班導,因為五色雞頭說過六羅和班導的關系非常好。

要不是因為狀況特殊,我還真想把訊息也傳給班導,說不定他認識的怪人更多,或是還有什麼什麼老師的、可以有別的方法幫六羅找到活下去的機會。

坐在旁邊的摔倒王子皺起眉,似乎是很想說什麼,但是又忍下來了,只把頭給轉開。
「公會中應該有很多擅長這類事情的人可以幫忙。」邊說著,阿斯利安像是想到人選,「我有認識的幾位,或許可以幫得上些什麼。」

黑色仙人掌點點頭,又看了面無表情的魔使者一眼之後,才憤憤的走到旁邊去幫自己倒杯水消火。

杯子被重重的扔在桌面上,震出了不小的聲音。

「可惡,既然你想死,我偏偏就要把你救活!不管付出什麼代價,賭上鳳凰族的血緣,我會讓你再回來面對現實!」


* * *


魔使者依舊站在旁邊。

不過可能是覺得五色雞頭跟黑色仙人掌會撲過來打他,所以他的位置微妙的換到一個離他們比較遠的角落。

「老三,老四當初到底是執行什麼任務?」在發過脾氣之後,五色雞頭看著自家的兄長提出了他心中的疑問。

「殺人。」黑色仙人掌給了他兩個字。

「今天如果不給你一頓粗飽,你不知道恁爸的鞋子穿幾號——」

我連忙撲上去抓住五色雞頭,「或許我們可以知道凶手的下落,還是需要我們離開這邊呢?」問人家家族的殺人資料好像也怪怪的,我想或許黑色仙人掌有顧忌這個。

歪著頭,似乎本來很想抓腳砍腳的黑色仙人掌彎起了唇,不知道是在怪笑什麼,「不用了,反正追殺令已經失效了,不過資料在我老子那邊……據說當年要殺的好像是個叫做賴恩的夜妖精。」

「咦!」黑色仙人掌話一說,我們全都呆掉了。

「知道是誰?」站起身,黑色仙人掌看向我們,眼鏡後面帶著若有似無的殺意,「說出來,我會讓他後悔出生在世界上。」

……果然是兄弟沒錯,他抓狂起來還真和五色雞頭有得比。

「那個叫做賴恩的夜妖精,剛剛放完空間獸就跑了。」五色雞頭咬牙切齒地說著:「居然就是他!下次沒有把他塞到果汁機打成醬倒進馬桶,本大爺的名字就倒過來寫!」

其實西瑞改成瑞西也不難聽就是。

「不用下次了,現在追上去還來的及。」似笑非笑的揮出了鐮刀,黑色仙人掌活像要去索命的死神,「反正他們還在攻擊沈默森林,就玩大一點吧。」

「哈!一句話,本大爺等得就是這個時候。」五色雞頭站起身,直接就是要跟他家阿兄殺出破敵了。

「拜托你們兩個冷靜一點!」看他們越說越激動了,我連忙抓住他們兩個,回頭想要找阿斯利安求救,卻發現他似乎陷入了沈思,而且臉色整個變得很嚴肅了,「阿利學長?」

「你們有沒有想到……」

慢慢的擡頭看著我們,阿斯利安說出了他的疑惑,「霜丘夜妖精是現在才開始反常、我們知道他們想要奪到黑暗力量,但是六羅是在幾年前就已經死了,那時候沈默森林應該沒有和霜丘有太大互動、看他們的樣子並不像是來往熱絡的兩族。而且那之後六羅被妖魔所救,但是這樣一來的話——」

四周全都安靜了。

我們聽見完全不合當時情況的話攤開在我們面前。

「要殺霜丘夜妖精的六羅.羅耶伊亞,為什麼會死在相隔遙遠的沈默森林堙H」


《待續》

上篇:第九話  交涉     下篇:第五集  秘密的交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