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五話  分歧的選擇  
   
第五話  分歧的選擇

第五話 分歧的選擇
我幾乎快忘記有這回事了。
應該說學長回來之後發生了一堆事情,所以忘記了還有跟妖魔約定過,被她這樣一提我就完全想起來我欠他們一個條件。
糟糕,應該不會要殺人放火搶劫之類的吧?
「如果現在不跟你要,可能之後就比較沒有機會了。」水妖魔對我眨眨眼睛,說出了意義不明的話語。
以後沒機會?
是指可以這樣抓人面對面獨處嗎?
「呃,我可以辦到的事情請盡量說吧……」只是我能辦到的事情真的很少就是了……可能頂多就是詛咒別人撞樹摔坑之類的。
「放心吧,不是什麼難做的事倩。」把玩著旁邊火妖魔的發,水妖魔這樣喃喃地說著:「這件事情一定要你們這一族才做得到。」
看著她的動作我才注意到火妖魔好像又睡下去了,沒有什麼反應。

等等,他說我們這一族?
妖師限量版條件嗎?
「我們需要一個絕對的言語。」筆直地看著我,提出交換請求的水妖魔這樣說:「我們被稱為妖魔中的巡遊者。」
「巡遊者?」對了,我記得學長好像也這樣問過他們,還在巡遊嗎之類的話語。
「因為太無聊了,不管是這媮椄O那堙A黑色的世界很無聊,時間近乎不動。我們和別的妖魔不一樣,一直變化的景色才讓我們感覺到不那麼枯燥;停滯的事物讓我們感覺到怒火、煩躁。」漂亮的異色手指在空氣中比劃出幾個圈形,似乎嘗試著要讓我理解的水妖魔歪著頭挑選著詞語:「這堛漯F西很有趣,但是弱小的生物太多,同樣令人厭惡,明明自己力量不足還妄想對我們出手,讓人愉快不起來。」
「流動的水、盛開和謝掉的花我們都很喜歡,顏色變化的天空還有沙與土的地面,只要一點點都可以讓我們不再那麼憤怒。」
我想我大概可以了解她的意思。
巡遊各地的雙妖魔只是喜歡這堛漲U種自然景色,這堶推雩茪ㄔ]括種族。
對於妖魔來講可能就很奇怪了,因為一般黑色種族最大的興趣好像就是毀滅世界、不然就是毀滅活物之類的。

「那跟絕對的言語的有什麼關系?」我想想,學長他猴子老爸是千年前的傳說,所以水火妖魔起碼也在這堮行了一千多年有,既然都已經到處溜達那麼久了,怎麼會突然想要個啥言語?
難道他們想要一路順風、萬事平安之類的東西嗎?
這就不是我要說了,他們絕對找錯人了,出門在外追求平安這種事情應該要去找阿斯利安啊!他的本業才是保護旅心安全……是說他家的神有保佑妖魔的習慣嗎?
「我們需要絕對的言語維持接下來的旅行。」
水妖魔說,因為他們已經旅行太久,對漫長的旅途感到疲倦,而且好不容易喜愛的一點生物也很快就沒有了;他們需要一些力量將他們的行走維持下去,同時不被幹擾。
他們用巡遊在維持著自己,如果連這點有趣的事情都不見的話,他們就只剩下遵循本能毀滅世界的選擇了。
「大概已經有好幾百年了,自從那個死精靈走掉之後,就好無趣啊。」水妖魔微微睜大眼睛,表情其實有點放空的,視線不是在我身上,「但是他又說呢,不可以隨便殺害生命,妖魔只對死精靈守信用,可是我們無聊到好想要把這些弱小生物都給抹除,聽聽能稍微讓人愉悅的哀號聲,嗅著甘甜血液的味道,起碼有那麼一瞬間可以讓我們高興一些。」

也就是說再不幫他們維持旅行注意力他們就要來毀滅世界嗎?
這根本不是什麼小條件啊!
我一秒要變成救世主了嗎我!
但是我覺得我根本沒辦法有那種可以驅使妖魔的言語能力啊,雖然這段時間以來然他們有教過我一些應用方式,但是也只是最基本的。妖魔的要求一聽就知道是異常高階的,這種我哪有辦法!
我會的頂多就是叫人家撞牆摔倒之類的啊!
「辦得到嗎?」水妖魔把注意力拉回來,放在我身上。
「老實說……辦不到。」
轟的一聲,水妖魔一巴掌把他們的大床給打破一個洞,我整個嚇到往後彈閈好幾步,撞在魔使者的身上,這種時候旁邊那個火妖魔居然還在睡,完全沒有醒來的跡象。
「不好意思,稍微激動了一點。」水妖魔對找露出可怕的微笑,「奇怪,我們的確從你身上感覺到古老強大的力量,照理來說這件事情對你這樣的妖師應該只是最簡單不過的事情。」

我順了順口氣,然後抹掉冷汗,「你可能誤會了,我的力量是先天繼承古老妖師的,自己不太能控制,但是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可以幫你詢問現任妖師,我想應該可以辦得到。」
「不,你可以辦得到。」盯著我,水妖魔的聲音變得有點輕:「只是沒有人引導你,這股力量……當代的妖師雖然很強,但是混合惡意的古代之力更加吸引人……如果你想要把力量全數用出來,說不定可以打敗你們的首領。」
凡斯的力量……
我想起了他們那些不應該屬於我的記憶。
「這些力量不屬於我的,我還是這樣就好了。」抓抓頭,雖然我知道如果可以把古老的力量發揮出來一定可以改變些什麼,不過那個畢竟不屬於我。
就像然一樣,他有著自己的生活,不讓古老的記憶幹預他選擇的生活。
我並不是那麼偉大的人,我也不到那個等級有那種資格動用別人留下來的力量。
更直接點說,我們不過只是容器而己。

一度我覺得我可以變得很強大,但是那又怎樣?
我希望的是完全屬於我自己的力量,在開眼之後,我所掌握住那種堅定的細小之力,而不是曾經為別人帶來不幸的詛咒。
水妖魔用指尖敲敲自己的嘴唇,歪著頭想了半晌,「你們這種生物真的很麻煩,既然都已經在你身上了當然就是你的……算了,不強迫你,不過你還是必須完成我們的條件,折衷來說,我暫時引導你部分能力,你就用引導出來的力量完成對我們的承諾吧。」
這樣好像也可以。
「那就這樣做好了。」

「這件事情很簡單。」
跟我談好的水妖魔勾勾手指,示意我到床上去。

看著被打出來的那個洞,我有點怕怕地繞過去了,希望等等不要換成我被捶成那個洞。
「不用緊張。」小心翼翼的把火妖魔放到旁邊去,水妖魔在我臉前張開手掌,慢慢的往側邊移動。
四周出現了氣流。
這跟之前黎沚使用的方式很像,所以我也慢慢的放下緊張的感覺,讓水妖魔轉動手掌吸引那些氣流。
那是某種力量的氣息。
平常我偶爾也可以從別人身上感覺得到。
「閉上眼睛。」
隨著水妖魔的話,我緊閉眼睛,更敏銳地感覺那些氣流慢慢的在我們之中轉繞成球,不斷地卷動著我們身上的衣料和頭發。
拉起我的右手,水妖魔讓我輕輕的把手掌放在那團劇烈奔騰的氣流上面,「替我們編織話語……」
某種強悍的力量從氣流婺鶗X,刺痛我的手心。
帶著某種讓人冰冷的氣流卷繞住我的手。

我希望……
我深深的希望巡遊者們不中斷自己的旅行。
「一定」會有新的事物讓他們重拾起原本喜愛美景的心。
最重要的是,拜托「千萬不要」毀滅世界。
如果他們想要毀滅世界我們就糟糕了,首先就會有一堆人跳出來說要收拾爛攤子,接著時間種族一定又遷怒到我身上要殺我全家……想歪了……這段請抹掉不要收錄進去,我不想莫名的被殺全家。
黑暗中我感覺到手下的氣球狠狠地震動一下,灼熱的溫度猛地從下方竄上來,直接貫穿我的手。
我一秒就痛到睜開眼睛縮手,看清楚之後已經什麼也沒有了。
沒有氣流球、沒有火焰,只有我的手差點(碰)到水妖魔的胸部。
這樣就完成了?
翻看著剛剛被燙到的手掌,上面一點傷痕都沒有。
所以這樣真的就算完成了?也太簡單了吧?凡斯的力量有沒有這麼好用啊?早知道我剛剛就順便許一個下期大樂透我中獎然後快點打電話回去叫老媽幫我簽個號碼啊……

難過了。
果然人生錯失機會就很難再有一次……不知道可不可以請她再來一次?
抓著我的手的水妖魔慢慢睜開自己的眼睛,然後松手,「嗯……似乎這樣就行了。」
「你確定嗎?」我超沒把握的,誰知道剛剛到底有沒有成功啊?
「不行再把你抓回來搞到行,反正抓一百次總有成功的那一次。」
請尊重我的人權謝謝。
話說回來,他們的條件出乎之外的簡單,原來只是想繼續旅行下去而已,還算滿可愛的願望,難怪學長老爸會跟他們相處得不錯。
我往後退了退,爬下床。
幾乎是在同時,剛剛直接用睡的混過篇幅的火妖魔突然睜開了眼睛,像起屍一樣整個人豁然就坐起來把我給嚇了一跳。
結果老大你剛剛到底是真睡還是假睡啊?
冷看了我一眼之後,火妖魔翻看了自己的手,不知道得出什麼結論,總之也沒有說啥再來一次之類的話語,不過開口倒是讓我錯愕了:「你決定要做這件事嗎?」
「哪件事?」我連我要幹啥都不知道耶!
難道你以為才剛開始嗎!要再倒帶回去引導嗎!
水妖魔擡起手,尖長的指甲指向我……後面的魔使者,「小妖師,你們不是很想要去將原本的凱塈鉿^來嗎?」
這句話問倒我了。
那個彩色的家夥已經跑出去了。
根據我自己的計算,跟五色雞頭獨處有百分之九十一定會死,跟在阿斯利安他們旁邊頂多比較容易受傷……
但是我想去。
這一路上五色雞頭雖然人生路途分叉過好幾次,卻也很盡力的在幫我們忙……扣掉扯後腿的奇怪行為不算,真的幫很多忙。
他甚至比我要有用很多。
我很擔心他就這樣闖進去山妖精的地方,有種冰涼的感覺在心堛漪Y處提醒我,那個地方不能自己去,會出事情。
下意識的我就這樣認定,亳無懷疑。
所以我不想讓他這次自己又扭曲人生路途。
「你帶回來的線有著時間的氣流,可見凱堛瘋F魂一定連結著很重大的事件,他在一個非常靠近時間支流的地方,正常的人是不能觸碰到的禁忌區域。」水妖魔這樣說著,然後和火妖魔互相交換了一眼,就從她的尾上剝下一塊鱗片。
有著幽暗顏色的鱗片仔細一看是半透明的,上面有著很多細小的光點,讓鱗片看起來幾乎就像玉片一樣漂亮。
她向我伸出手。
我連想也沒有想,很自然的就把口袋堛瑤u交出來給她。
摸到線的那瞬間水妖魔露出有點詫異的神色,不過一閃即逝,馬上就什麼也沒有了。她將斷線和鱗片互相貼合,接著一邊的火妖魔雙手往那兩樣東西用力一拍,火焰和熱氣從當中貫出。
等兩人的手都張開之後,躺在水妖魔手上已經沒有鱗片和線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圓錐形狀的東西,大概是一根小拇指的大小,顏色和鱗片一模一樣。
「加上我們的力量,這個東西會在適當的時候讓你更靠近凱堛瘋F魂一點。」水妖魔把錐體射出來,直接嵌入我腳邊的地面。

……這叫我怎樣拔出來啊!
看著只剩下一個頭頂的錐體,我當下心中就只有個靠字。
你好好的拿過來會死嗎!
站在旁邊的魔使者黑刀尖一挑,就把錐體淩空挑到我手上了。
「好了,快滾吧。」水妖魔搧搧手,顯然就是叫我不要繼續站在這邊礙眼了,「凱堶玊A們一起帶去吧。」
「咦!」
我猛地轉向魔使者,超有力的幫手啊!
但是他不是要顧大門殺活口嗎?
「外面太吵了,我們會暫時把間給關閉起來,只有特定的人選才能進來,蒂絲會把多余的趕走。」像是看透我的想法,水妖魔打了個哈欠,說著。
看著站在我後面的魔使者,的確,如果山妖精那邊的狀況不對,我們肯定越多人越好,「那我就不客氣借人了。」
水妖魔挑了半邊眉,「這也不是為了你,如果真的找到靈魂的話,凱堛漕倩暾N在旁邊是最方便的吧。」
這樣說也沒錯啦。再度向妖魔表示感謝之後,我跟魔使者退出他們的房間。
然後,回到了我的房堙C

***

『半夜不睡的小孩打算幹什麼壞事?』
色馬的聲音在我腦袋堶掬T起來。
我整理著行李,在這堥銋磥]沒有用到什麼東西,正在把換洗衣物塞進背袋時我看見了出發時帝送我的那件東西。
先前我打開過一次,堶惇O一些小白球。
翻看著那些球,我突然注意到上面有些奇怪的圖紋痕跡,每個都不太一樣,有些看起來好像是植物有些像是物品,但是看不出來是什麼物品就是。
記得帝好像說過這些是他們做出來的東西?
根據我對這個世界的人的了解,如果是他們隨手做出來的,只有兩種可能。一、很有用的東西,二、很有用且恐怖到讓人用過之後會一輩子不想再用的東西。

帝他們應該不會做出第二種吧……
『如果你走太遠,這個連結術法就無法用了。』色馬隔了很久才繼續講話。
摸著小白球上的圖案,我坐在床邊,因為沒有辦法回答他的話,所以也只能沈默。
這應該真的是我第一次單獨要踏上這個世界了。
和學長、阿斯利安他們一起旅行時候受到多方的照顧,可能接下來不會有,肯定再也不會很平穩。
在這種時候,我突然異常冷靜。
我想我知道我在幹什麼,某種感覺告訴我,這是一定要做的事情。
摔倒王子和阿斯利安他們接下來絕對沒有問題,搞不好他們有沒有我根本沒差啊……說不定還走得更順利!
『你記得你有小隊的責任嗎?你是一個隊員。』色馬的問句剛好問進我的糾結處。
當初是我自己答應要一起把學長送回精靈族,照理來說我應該像阿斯利安他們一樣把任務完全辦完,不能在路上突然就離開,這是一種非常沒有責任感的行為。
可是,夜妖精的事情、六羅的事情還有山妖精的事情,都讓我十足在意。
為什麼我們會在契堥城被追捕?
為什麼城主會試圖襲擊我們?
山妖精那時候到底是表示什麼?
所謂的陰影……
隱隱約約,我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可以連成一線。
當初六羅的路線已經很有問題了,他要殺的應該是霜丘夜妖精,但是他一路進入契堥城再轉向沈默森林,選擇的道路目標根本不是霜丘的位置。
反而像是一開始就要往沈默森林去一樣。
而在他走的路線上,蒂絲重傷、隊友全死絕。
現在,我們也走到這堣F。
雖然不太相關,但是近期安地爾也無預警的冒出來徘徊在這一帶,在湖之鎮下面也有不可告人、被重柳族再度封閉起來的東西。
我想起哈維恩所說的預言。
於是,霜丘夜妖精踩在這條道路上,攻擊沈默森林。

現在五色雞頭要重新回到路線上去找六羅的真相,怎樣說我都覺得不能讓他自己一個跑回去……引起更多災難。
『值得嗎? 』
式青的問句輕輕的傳來:『謎底有多少、真相有多少,像蒂絲那麼強的旅團都湮滅在時間中,但是其實這些都跟你沒有關系,你覺得足以拿出性命去尋找嗎?』
我把白球放回盒子堙A小心翼翼的收進背包,另外把一些多余的東西拿出來放著,反正放妖魔這邊的話,還是可以拿得回來。
唔,糧食應該可以在路上補給吧?
打獵生火啥的我完全不行,頂多用米納斯把魚弄成生魚片,問題是我不吃生食啊……啊,搞不好可以用米納斯切肉然後用火符烤肉。
隱隱約約的,我似乎聽到從幻武兵器那邊傳來的不屑哼聲。
這次式青的話語停頓非常久,久到我都把房間的食物搜括一空塞進背包拉上拉鍊他還是沒有開口。
搞不好他忘記腦入侵是單向的不是雙向的所以在等我回答?
看了下時間,已經半夜三點多了,五色雞頭應該已經出發有點時間才對,現在去
搞不好可以在哪婺I到他,前提是我可以安然通過霜丘夜妖精的包圍網。
這點還是可以碰運氣的,魔使者應該知道什麼不用正面跟他們沖突的方法…… 說不定他所謂的方法就是殺光向前沖……
完蛋,我開始不安了。
他真的很有可能做這種事情!
將包包背上身,我突然有種我好像是借錢還不出來,所以半夜要搬家跑路的錯覺。
打開門的時候,魔使者一如我所料的就站在外面,不過不曉得什麼時候身上多了個小背包,也不知道堶掘刱ㄐA如果不是會跳出來咬人的東西應該都沒所謂啦。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突然響起的小小鳴聲。
我看見魔使者的腳邊出現了不應該出現在這堛漯F西----
縮小的飛狼坐在地上對我發出了兩個細小的聲音,順便搖搖它的尾巴。
『我們估計第七天後會進入焰之谷的領域,飛狼會在第五天啓程折回和我們會合,如果錯過了,你們就只好回學校繼續上課。』
式青的聲音再度傳來,我幾乎可以猜到他在聳肩的表情。
『半夜不睡的小孩,記得回來啊。』


上篇:第四話  秘密     下篇:第六話 艾芙伊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