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七話 知情的第三人  
   
第七話 知情的第三人

第七話 知情的第三人

艾堮扛器D的事情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多很多。

"我認識蒂絲,他們的旅團曾經在契堥城求援後離開,我的護衛團護送他們到步路之後才折返。"坐在位置上,契堥城主從一邊的小桌上拿起半溫的茶水,慢慢的摸著杯緣,

"根據當初我與他們的協議,這件事情需要完全保密,再之後我聽見了旅團失蹤的消息便派出護衛前去尋找,卻在半路上找到了已經破碎的屍體。

依照我們的約定,我讓護衛們將屍體當場掩埋,因為屍體已經腐敗到無法辨認,也不曉得有無活口,但是當初的旅團沒有人再回來,我想應該是全部都遭遇到不幸了。之後再派遣的人搜集不到情報,無法得知是誰下手。"

我本來想告訴他蒂絲還活著,不過因為他突然提到這件事情也很怪,所以就暫時沒開口。

"我知道你們在查旅團的事情,這些情報公會並不曉得。"偏頭睨著我們,艾堮扛獄y氣有點猶豫:"這些事情牽連很大,聽完之後你們也無法脫身,你們認為這樣值得嗎?以自己的安全來知曉,而你們不過就只是年輕的學生。"
"你到底要不要講阿,本大爺要是怕事的的話就不會坐在這堣F,這年頭是怎樣,行走江湖每個人都那麼婆媽,男子漢大丈夫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怕砍就不要出來混阿懂不懂!"
五色雞頭拍了拍旁邊的桌子,指著城主說道:"要聽就不後悔,反正來找碴的一率幹掉,本大爺恩怨分明,不會隨便對你怎樣的。"
是阿,五色雞頭唯一的優點就是恩怨分明了,讓我好感動。
用某種複雜的表情看了看我們,可能自己也下定決心的艾堮早垠囿獐菑F口氣,這才開始講他所隱瞞的事情。
所有的事情都是從他開始擔任城主以後才開始的。
"我們這一個種族,在世界責任當中所肩負的是殘余之力。"
艾堮戌V我們解釋,不管是在哪個時期,大戰彙集地過後都會産生一些類似他們這樣的種族,有可能是原本就在這一代的部落,也有可能是當初軍隊中留下來收拾殘局或是安排複原的人馬。
他們的部落在很久之前就已經在這邊了,因為曆史在精靈戰爭時候受到波及被摧毀,於是無法向上追溯有多久,當初湖之鎮還是那個大湖,而契堥城也不過就是個小小的部落地區。
部落的祖先有提及湖之下有黑色之力,遠古曾經一度席卷世界,當時被數大種族聯合封印在各地,而這堣]有散落細小的印記,不過因為太過於久遠,基本上沒人知道那個到底是怎樣的東西,也不曉得大概的位置。
聽到他講這些的時候,我一個抖,想到了安地爾找到的東西,還有重柳族那時候的警告。
"在我們的部落當中每一代都會選出一個人作為預備,可能原世界來的妖師不能理解這些舉動。但是每次戰爭土地都會有所汙染,在戰爭之後那些影響依然存在,如果封印爆發的話會再度傷害孕育我們的大地和其他生命,肩負殘余之力的我們所選的人會吸收那些負面影響,將傷害壓抑到最低。"艾堮朴馱F我們一個很模糊的概念,不過我覺得他的說法似乎就是找一個替身的感覺,"這種規則在很多部落中都有,每一個肩負殘存之力的部落都維持著一個區域,於是互相連結起來,和整個大地相互平衡。"
"阿,原來你是克利亞。"五色雞頭拍了一下手掌。
"克利亞?"可麗餅我是聽過,某種食物。
"就是他們那種責任者的統稱,每次戰爭之後就會像筍子一樣冒出來很多。"
用著完全不對的形容詞說別人,還不覺得有啥問題的五色雞頭環起手,"喔,原來這個區域是在契堥城。"
"是的,原本今代的選任者是我。"頓了頓,艾堮扣韙U了手上的杯子,一口茶水都沒有喝:"克利亞再挑選適任者有一種標准,今代適合的人是我,但是在契堥城接替時意外的這位置也必須由我繼承,族堛漯囍捋{為必須在尋找新的人選......於是就有了艾芙伊娃。"
"艾芙伊娃是責任者?"那麼小的女孩要當替身?
我有點錯愕,因為依照城主的形容來看,當作吸收的替身很有可能下場會很糟糕,畢竟我看過夏碎學長那麼驚悚的轉移法,實在是不覺得這種任務會很仁慈,更甚至會比夏碎學長他們那種殘忍很多。
"是,與我相近的人只有她,但是她不具備完全承擔的力量,所以我才認她為義妹帶在身邊,如果有什麼萬一,我也可以立即將責任轉移到我身,畢竟城主這個位置仍是能有其他人替代。"
他繼續告訴我們關於契堥城的事情。
契堥城和湖之鎮先後建立,中間只隔了些微的時間,所以變成了姐妹城鎮,當時湖之鎮很快就倒灌了,於是契堥城方面也做出必要的支援等。
後來發生了大競技賽的事情。
但是在那之前,蒂絲等人就已經前往拜訪過了。
根據艾堮戌h年學習古代知識的臆測,加上附近幾個部落的傳說,他和蒂絲認定那些封印很可能就在兩個城市的下面或之間。
之後蒂絲出發去尋找相關事務,幾年後返回時候行色匆匆,交代了艾堮忖@些事情,之後在城市中采買了具有封印力量的保險箱,在他的護衛隊保護下便轉向湖之鎮,之後離開,目的是當年的學院。
於是旅團就這樣消失了。
艾堮忖ㄡM楚他們發生什麼事情,只知道旅團被殲滅,隨身攜帶的物品和保險箱完全不見,找不出端倪。
那一陣子他的重心放在艾芙伊娃身上。
因為不是完全適任者,所以艾芙伊娃的身體狀況一直不是很好,終於引起了大病,當年正好六羅路過幫了他,將情壓抑下來。
他與六羅來往密切,兩個人成為私交,於是他將蒂絲的事情告訴六羅。
過了些許時間,六羅被家族派出去執行任務,中途進入了契堥城告訴艾堮戎L知道了些事情,可能和夜妖精、山妖精有關,約定了回來之後告訴他,兩個人一起找出真相。
但是六羅就沒有再回來過了。
艾堮收ㄔX了很多使者,但是殺手家族僅告訴他六羅執行任務失敗,死亡了。
"沒過多久,夜妖精的預言傳來,霜丘夜妖精開始有動作,時間正好是鬼族開始襲擊學院那時候,在台面下進行了很多事情,也來過契堥城要求結盟,浮出台面攻擊他族是最近開始的事情。"看了一眼魔使者,艾堮朵n搖頭:"你們也有點誤解夜妖精了,雖然霜丘夜妖精目的是奪得黑色能力,但是他們主要原因是在黑色種族之前搶先取得並壓制敵人,並不是想利用黑色能力做什麼壞事。"
"他們還來攻擊本大爺的老巢耶!"五色雞頭一提到事情整個就不爽起來,"還去攻擊公會,夜妖精啥時也兼任瘋狗亂咬人了!"
"那是因為殺手家族先襲擊霜丘,想想六羅的任務是什麼。"艾堮托靰蔣策^駁了五色雞頭:"我們有我們該為之正義,但是並不是所有人都能認同,霜丘同樣有該為之事,只是他們手段激烈得讓人先入為主認定他們為敵,刺殺執行者賴恩就真的是正確的嗎?為什麼殺手家族之後並未在派出新的追殺者?六羅死亡對殺手家族不是打擊嗎?為何你們不再繼續暗殺他,仔細想想這些事情,才能知道答案。"
"那麼你沒事跟蹤我們、抓學長是為什麼?這種也叫做你家的正義嗎?"想到我們莫名被追著跑,我跟五色雞頭就有差不多的一肚子火。
"我與賴恩相同,都必須找到封印之地,那是我們該做的事情,但是牽連太大,不能讓太多人知道,如果不是因為你們身分特殊,又是與六羅相關的人,我野不願意讓你們坐在這邊聽這些。"拒絕透露太過深入,艾堮旬萼_身走到窗邊,"最多也只能說到這邊了,雖然有妖師願意協助讓我感到些許的開心,但是我們的目標是冰與炎的殿下和獨角獸,妖師們還是不要插手這些事情。"
"你個芭......"
五色雞頭才剛想罵些啥的同時,某種聲音突然貫穿了艾堮托e面的撥哩,接著一只木頭削成的粗箭擦過他的肩膀釘在地上,淡淡的血色瞬間從城主的衣物上染開來。
木箭非常粗糙,感覺上像是手制品,比一般的箭還要粗兩三倍,從釘在地上的形狀來看,射出的人力道一定不小。
魔使者瞬間就有動作,淩駕於其他人的速度撞破了玻璃,腳一蹬就沖出去追殺襲擊者。
很快的,外面的衛兵聽見騷動也撞開門沖進來。
"沒事,全都回到自己的崗位上,第一隊伍去追蹤入侵者!"按著肩膀,艾堮戎艅頩嚚癟L發下命令,訓練有素的士兵很快就退出去。
事情似乎還未結束。
就在衛兵退出去的同時,庭院的另外那方也傳來騷動。
"艾芙伊娃小姐遭到攻擊了,快抓住入侵者!"
五色雞頭一秒就沖出去。
艾堮扣獉_了粗箭。
"沒事吧?"小心翼翼的靠過去,我看著他肩上的傷口,因為只是擦過,出血並不嚴重,很快就停了。
城主搖搖頭,"很快就可以複原,只是浪費了衣服。"他細細的摸著那箭枝,我也湊過去看。真的是枝很粗的箭,上面甚至還有削過的刀痕,不像千冬歲他們使用那種細致的箭枝,反而有點像是什麼土著之類的,直接拿筆直的樹根削一削就用了......
等等,土著?
我和艾堮此麍搕F一眼,想法幾乎同時說出口:"山妖精!"
他的敘述堶掛蒗q只有山妖精沒有提及,霜丘夜妖精基本上已經知道了個大概,只剩下當初蒂絲旅團死去那個的種族。
大門被人一腳踢開,五色雞頭甩著手走進來,"嘖,跑掉了,有夠快的。"
在他之後,魔使者也踏進門來,手邊空空,看起來兄弟是一個樣。
"有看到是啥嗎?"沒想到居然跑的比魔使者快,那是什麼東西?跳躍版的高速山妖精嗎?
魔使者搖搖頭。
"可惡,居然敢擺本大爺一道,被我抓到的話就送他們上西天!"
不,其實我覺得被你抓到的話只要把對方綁在你家大廳一個禮拜,就跟上西天沒兩樣了。
一想到那個金光閃閃的靈光大飯店我就毛骨悚然。
去包圍飯店的衛兵應該都是哭著回來吧?
真是人生一輩子一次的奇景......但是再也不會想去第二次就是了。
"那麼,有追蹤到入侵者使用的術法嗎?"艾堮旭撕L頭,一個黑影突然就從上面掉下來,太過靠近了所以把我嚇了一大跳,仔細一看居然是個很像忍者的東西,黑頭黑臉的也看不到樣子,總之就是個人。
所以他剛剛在跟我們談話時候其實還是有伏兵嗎?
我突然覺得城主也不是我們想像那麼老實,如果剛剛我們動手,說不定就會跑出來很多這種東西,難怪五色雞頭看起來很不爽,大概是早就有發現了。
黑影人半跪在地上,發出了很低沈的聲音:"有移送陣法的蹤跡,已經移向城外,目前正在追蹤。"
阿,難道這就是城主剛剛講的護衛嗎?
"艾芙伊娃如何?"
"小姐平安無事,在對方侵入之前已經將之擊退。"
艾堮汕I點頭,黑忍者又瞬間消失了。
好吧,起碼可以認定之前我的印象有錯,城主應該是蠻疼妹妹的,只是讓人感覺不到而已,典型的內斂式愛妹變態。
"你的城也快完蛋了,光天化日之下被攻擊。"嘿嘿的笑了兩聲,不懷好意的五色雞頭搓搓下巴,"本大爺多得是傭兵出租,看在認識份上打你九五折,有需要不用客氣阿。"
九五折也太小氣了吧!
那你還不如打九八折更省!
"......謝謝你。"完全看得出來很沒誠意的道謝,艾堮托y了咳兩聲:"倒是,我不明白為什麼兩位會突然折返?"
我稍微把六羅的事情說了下,既然他已經對我們坦誠不少事情,外加這次六羅很顯然也牽扯在堶情A所以我覺得他有必要也知道,應該是這樣想的五色雞頭也沒有阻止我,就隨便我去交換情報了。
趁著空檔,我也告訴他蒂絲最後的遭遇和我們根據情報猜測的一些事情。
看著站在一邊的魔使者,艾堮扛漯穜﹞]顯得很凝重,"照你這麼說的話,我想也應該是時候了,知曉這些事情的就只有我們三個人,蒂絲和六羅已經出事了,看來我也不能再繼續置身事外了。"
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開始慶幸起還好我真的有折回來,否則事情可能不會這麼順利,自己回來的五色雞頭有百分之九十九的機會把別人給屠城,接著消失在他人生道路上去屠別人,最後等我們完成任務回來剛好踏在他開好的血路上面。
似乎冥冥中就是這樣被安排著,時機、或是其他的因素都很恰好,原本以為是敵人的契堥城主很有可能會變成助力,在蒂斯和六羅之間也是個關鍵。
命運的力量真的很明顯。
如果他能就這樣保佑我中大樂透就好了,我肯定一秒飛奔回去我可愛溫暖的家,然後就一輩子腐爛掉。
但是這是不可能的,很久之前就被嘲笑過了。
不過這次命運的力量實在是太明顯了,活像有人操縱一樣......阿,該不會是因為我和蒂絲的約定吧!
看來以後我真的不能亂講話或是亂下決心,每次實現都會有點奇怪,摔倒王子也不知道詛咒好了沒,又撞樹又摔倒讓我看得都有點愧疚了。
下次回去應該問問看然關於時效性的問題。
"漾~"五色雞頭突然在我面前一個彈指,讓我瞬間回過神,"你在發啥呆阿!"
"呃、沒事。"總不能跟他說我剛剛有瞬間在考慮要不要認真詛咒山妖精集體得脫毛症吧,還真想看看那個畫面。
"既然事情都講開,本大爺也大人有大量,肚子媦結謇漫髀L你這次,不過你不要太不知好歹,本大爺只是不想追究而已,要是再把本大爺給惹毛,絕對殺個你們片甲不留!"對艾堮收蓮蔗髀L話之後,五色雞頭才搭了我的肩膀,"漾~走吧,懶得在攪和下去。"
"請兩位等等。"艾堮托雱眭瘧d住我們要離開的腳步,"你們知道如何找到六羅嗎?"
"欸......憑妖師的能力。"我並沒有告訴他水火妖魔送了我指引的東西,總覺得還是自己要留一手比較好。
"本大爺多得是商業機密!"
又是商業機密!你家的商業機密該不會還包括觀落陰吧!
我突然覺得很有可能,不然五色雞頭這樣莫名的沖出來是在沖心情爽的嗎?說不定他本身也掌握到某些東西,例如下黃泉跟死者對談過之類的。
這樣一想還真的有可能!
因為他是五色雞頭,越民俗的東西越有可能出現在他身上......糟糕!為什麼我會這麼了解他!我完全不想了解這個奇怪的人阿!
"這方面,或許我們可以一起解決。"艾堮戎^匆的對我們提出建議,"我也想知道當初六羅要告訴我的事情,既然大家目標一致,為什麼你們不善用我所擁有的資源?"
簡單的說現在的狀況就是大家變成同一條船上了。
我看著艾堮式A突然覺得我現在也滿會跟別人交涉了,真感動。
原來我真的有成長了!
“本大爺先告訴你,就算你拉我們兩個下水,也沒有太多甜頭。”
看著城主,五色雞頭冷冷的說:“你還不是就想用我們這邊的資源,死心吧,其他的人都繼續去冰塊族了,沒有精靈跟獨角獸去幫你找那個啥鬼黑色力量啦,本大爺先送你兩圈黑色的黑輪還比較快一點。”
“請放心,既然我告訴你們這些事情我也有某部分的覺悟,現在我想先了解六羅的下落,說不定當年他與蒂斯所掌握的事情可以讓我們找到一些什麼關鍵,不用驚擾精靈與獨角獸。。。 。。。如果可以我會盡力避免,不再做傷害你們的事情。”這次看起來很誠懇的艾利恩用力的握緊了拳頭,“為了我之正義,如果能夠因此排除威脅,我願意和你們誠信合作,以此讓湖之鎮、契利亞城以及艾芙伊娃平安。”
五色雞頭睨著他,像是在判斷對方說的話的真實度。
然後,點頭。
“本大爺就信你一次,為了雙方誠信合作,本大爺就在飯店堶授\張酒席,大家吃飽之後之前事情一筆勾銷,還有把本大爺飯店跟四眼仔的那些監視都撤掉!”
。。。 。。。為什麼你會用這種賠罪酒的方式!
這應該是啥啥道上喬不攏最常幹的事情吧?
是說他居然有想到千冬歲,看起來五色雞頭也長大了。。。 。。。大概有吧?
一聽到要在靈光大飯店吃飯,艾利恩的表情明顯抽了一下,不過還是回應了五色雞頭的善意:“我會准時到達。”
我猜他應該是會在最後一秒到達吧,然後還要是直接陣法傳輸,要走進去那個很恥的大門不是一般人幹得出來的事情啊!何況是個很嚴肅的城主。
說不定他還甯願被五色雞頭毆打一頓然後船過水無痕。
真是太難為人的酒席!
“好!本大爺今天晚餐就等你來!”一把搭住我的肩膀,五色雞頭才轉過頭露出很愉快的表情,“那麼漾~我們兩個就先去飯店吃中飯吧,本大爺上次走的很匆忙,忘記驗貨,新來的那批東西應該也到了才對。”
。。。 。。。
。。。 。。。我可以不去嗎?
我比較想要去千冬歲他家啊!
五色雞頭用絕對力量抓住我的肩膀讓我掙脫不掉,只好乖乖的被他拖出大廳,往那棟恐怖的靈光大飯店走去。
外面的死士已經散掉了,大概是剛剛的交涉或者千冬歲認為可以撤退就跑光了。
離開了城主住所好一段路,順利的走到街道上之後,五色雞頭才松開手,看了後面的魔使者跟我手上的飛狼一眼,“漾~你真的以為我們要去吃飯啊,果然仆人的腦袋比較單純。”
我被笨蛋說單純了!
可惡我有一秒好想掉淚。
“城主的手下是笨蛋,不代表本大爺跟四眼仔的手下也跟著笨,既然那些見不得人的襲擊小人逃出去了,肯定要經過外面包圍網。”沖著我,五色雞頭嘿嘿的邪笑了,“讓我們去看看到底是啥東西這麼有種吧!”
這麼說我也想起來有這回事了。
“可是對方不是有用移動術法?”
“笨啊,在傳走之前有多少抓多少啊!”五色雞頭朝我比了一個拇指,然後還用力拍拍我的頭,“僕人啊,挺好本大爺的教誨,江湖上人心險惡,行走江湖時最好有幾手留幾手,底牌都丟出去對自己有壞處沒好處,那個城主怎樣看都不太老實,我們先他一步抓到人搞清楚對方底細比較好。”
難怪他會拉著我快點跑出來。
不過對于同時攻擊艾利恩跟艾芙伊娃的人我也感到很有興趣就是了。
但是我必須再重申一次——
“我不是你的僕人啊!”抗議抗議!不要擅自把我當成你的僕人啊!都說過多少次了啊!
五色雞頭斜了我一眼。
“啥?你說啥?本大爺沒聽清楚喔,僕人。”
。。。 。。。你個可惡的雞頭。
你根本有聽到吧!


上篇:第六話 艾芙伊娃     下篇:第八話 源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