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八話 源頭  
   
第八話 源頭

第八話 源頭

繞了一圈之後,我又回到我的噩夢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錯覺,我總覺得現在正在我面前的靈光大飯店好像多了點什麼。 。 。 。 。 。為什麼會多一條銀色的龍!我們才出去沒有多久吧!
看著金龍旁多一條同樣閃閃發亮到嚇人的銀龍,我一個暈眩。
我幾乎可以想見那個西裝男應該快要胃穿孔了。
“嗯,不錯不錯,本大爺很滿意。”叉著手站在飯店門口,五色雞頭做出很滿意的表情之後就突然向後轉,往對面的民家走去。
“咦你不進去嗎?”看著五色雞頭的方向我愣了下,他不是要去飯店裡面?
五色雞頭白了我一眼,“漾~你真的以為來度假啊, 那邊是休閒娛樂場所,正事要走這邊。”他指著對面超級普通不過的民家,說道:“要是啥東西都放在那麼豪華的地方太有風險了,有的當然要放在寒酸一點的才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你也知道太豪華嗎?
其實我覺得放在靈光大飯店搞不好還更容易隱藏,每個要進去搜的衛兵都是很恥的進去,一定也會很恥的想要趕快出來,所以絕對不會搜太仔細,太仔細還有被閃瞎眼的可能,所以絕對是越快跑越好。


走向相對上平凡無奇到了會讓人家直接漠視的一般民宅,五色雞頭隨便敲了兩下,立即就有人開了門,是個看起來很像鄰居小婆婆那種老人家,圓圓的有點討喜可愛。
什麼話也沒有多說,好像早就知道我們會來這裡的小老太婆讓開身,五色雞頭就大大方方走進去了,看了一下我們也快步跟了進去。
房子裡面整個都是黑的,窗戶跟透光的地方似乎全部都貼上了黑色的紙。 。 。 。 。 。想想也是,如果我是住在靈光大飯店對面的人我肯定也會這樣做,避免連在自家眼睛都會瞎掉。
小老太婆慢慢關上門之後,整個屋內是全黑的,接著地面開始泛出一點一點的光,然後持續的往屋後延伸而去,像是指標一樣。
“小主人,已經幫您準備好了。”小老太婆手放在背後,發出了細小的蒼老聲音,於是走在前面引路,順著指標而去。
黑暗中,我感覺到好像有什麼東西拍了我的肩膀一下。


走在我後面的應該是魔使者,我想他沒那麼無聊突然拍我,正想用光影村術法點亮房間時候,有人突然抓住我的手指。
"漾~最好不要看比較好喔。"五色雞頭的聲音從我側邊傳來,還附帶有點恐怖的警告,"前廳是關......用的。"
你可以告訴我被你消音的那些字是什麼嗎!
黑暗中似乎多了一些腳步聲,我整個人從腳底發寒到頭頂,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走在後面的魔使者似乎也不怎麼放心,輕微的刀離鞘聲音傳來,似乎一有狀況他就會把整個黑暗裡的不明生物殲滅。
"安啦,這些都是安全警衛,你以前房間外面也有養。" 五色雞頭朝最後那個人丟出這句,不過大概是想到魔使者沒有記憶,就噤聲了。
大聽到後方的距離並沒有很遠。
就在我們講話之間,地上的指標已經轉折一個彎,進入了某條小走廊,接著順著地下樓梯向下方走了約莫幾分鐘之後,四周就慢慢的開始明亮了起來。
地底空間比我想像的還要寬廣。
到整個空間完全大亮之後,我看見四周寬敞得可以,都快像個大型賣場了,大到有點離譜,跟剛剛看見的普通民宅完全不合比例。


"這邊幾棟房子都是我家的產業,地下是相連的。"五色雞頭偏過頭這樣告訴我,"在契堥城,這才是我羅耶伊亞家族的分部。"
原來你家的家族也知道靈光大飯店太恥了!
那瞬間我腦袋堶探N只想到這件事情,看啊連他家的人都寧願把對面的房子買下來,就是不願意去蓋在飯店堜峎O飯店下面。
在驚愕過空間大之後,很快的我們就看見了再地底空間的另一端有很多人,約莫十個左右的數量,清一色都是同樣的黑色衣服,有點像是西裝但是又不是,在那些人中間有一團東西跪在地上,身體被暗黑色的鎖鏈團團捆住,無法動彈。
在那團東西旁邊丟著炳粗弓,木削成的,手法很粗糙,旁邊丟著幾支同系列的箭,一看我馬上就知道是剛剛射城主的那種箭了。
不過那團東西不是我們預想中的山妖精,一樣也都是粗毛,但是長得比山妖精還大一倍,形體有點像猿猴,身上有些手工的皮甲和粗布衣服,真的就是猴子的臉垂著重重的喘氣,看起來那些黑色的鎖鏈對他的負擔很大。
"這是我們在外圍抓到的。"小老太婆轉過來對我們說著,手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出來的拐杖戳了戳那隻毛猴子,"端姆,沒什麼智商的傭兵小猴子,又便宜又不怕死,已經很少看到有人在使用了。雖然很兇猛,但是完成工作程度上沒有職業傭兵的好。"
毛猴子被戳了一下就發出咆哮,往前一沖試圖想撞擊小老太婆,不過立刻就被周圍的人用黑鍊拉住,發出了幾個掙紮性的吼叫。
盯著那隻毛猴子,五色雞頭走上前去就停在對方不到三不遠的正前面,"吶,告訴本大爺,僱用你的是那些長毛的山妖精嗎?"
微微擡起頭,毛猴子黃色的眼睛瞪著五色雞頭,然後發出了詭異的咕嚕聲音露出牙齒,像是在挑釁一樣。
"端姆很耐打,剛剛已經拷問過了、什麼也不講。"看著正在發聲音的猴子,小老太婆嘖了聲。
"喔。"
五色雞頭隨便的應了聲,在我還沒想到他要幹什麼前,他猛地伸出了獸爪直接卡住了毛猴子的脖子,無視於對方淒厲的慘叫聲直接將他提離地面,"本大爺很沒有耐心,反正你也不講,直接捏斷也無所謂吧?"

我看著五色雞頭,他金色的眼睛露出了一種讓人毛骨悚然的冰冷,完全沒有平常打鬧時候那種溫度--他是在說真的。
慢慢收緊了獸爪,毛猴子的叫聲也越來越虛弱,龐大的身體開始顫抖,很快的就沒有剛剛的氣勢,整隻就痿下來了。
把手上的東西扔到地上,五色雞頭對他踢了兩腳,"結果到底是不是山妖精?"
和剛剛不一樣的語氣,充滿了好奇,卻讓人覺得恐怖。
"嘎......"整隻趴倒在地上,毛猴子沒有停止住發抖,很快的就點點頭,算是承認了雇主。
"好,了解。"把視線轉移開來,用著很平常的語氣,五色雞頭只說了一句:"殺掉他。"
"西瑞!等等!"看到這裡,我連忙出聲:"可以把他放掉嗎?"就在我面前殺掉那麼大隻的東西,他會講話有意識也不是食用性動物,這種感覺真的不好,我討厭這樣子。
就算是食用性動物,看著在眼前被殺死也不舒服。
轉過頭瞥了我一眼,似乎不以為然的五色雞頭用著似笑非笑的語氣告訴我:"漾~這種東西沒啥好可惜的,放掉也不會感謝你,搞不好哪天還會來扯你後腿,多不劃算,人在江湖可不能太善良喔。"
"欸......那個啥的,我也不是江湖中人,平民百姓比較不喜歡打打殺殺嘛。"像是附和我的話,小飛狼也跟著鳴叫了兩聲。
環著手,有彩色腦袋的殺手似乎有些猶豫,"好吧,看在你不是江湖中人的份上,本大爺讓你欠我一次。"
說著,他轉過頭就突然出手了。
迅雷不及掩耳的狀況下,獸爪狠狠地在毛猴子肩膀上撕裂出一道深刻見骨的爪痕,暗紅色的血液跟著嚎叫聲同時而出。
"看在本大爺僕人的份上,拖出去丟掉。"
然後,那隻毛猴子被拖走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在他被往深處拖的同時,那雙黃色的眼睛一直瞪著我,瞪到眼睛快突出來了也不轉開......
希望是我想太多。

毛猴子被拖走之後,室內又安靜下來。
“漾~現在證明是山妖精幹的,我們要立刻去滅了他老巢嗎?”甩甩爪子上的血水,五色雞頭接過旁邊人遞來的毛巾慢慢擦著手,“不過也真奇怪,山妖精殺城主幹啥?”
“會不會手臂跟蒂斯有關係?”我一秒就想到這件事情,不過也不知道為什麼,隱隱約約我就是很篤定有這個可能,“我們拿到那個保險箱之後就來這裡了,當初蒂斯也是在這邊買保險箱,而且有段路還是城主派人保護他們,如果蒂斯真的是被山妖精殺掉的話。。。 。。。”那麼山妖精肯定也會來找還有可能知道那些秘密的人。
越想,我越覺得有這種可能。
抓了抓臉,五色雞頭歪著頭, “好像有這種可能。”
只是我們都不清楚山妖精到底在搞什麼。
站在旁邊的小老太婆拍了拍五色雞頭,低聲不知道說些啥,五色雞頭一下子就咧開嘴。
“漾~本大爺要回旅館一趟,順便等城主來喝賠罪酒,你要先跟本大爺過去等還是在這邊休息?本大爺是覺得你可以過去泡個溫泉紓解一下。。。 。 。。”
“我在這裡等就好了,謝謝”打斷了五色雞頭的話,我連忙咳了兩聲:“如果這裡有房間可以藉我。”
開玩笑,提早過去又要接受西裝男的怨恨攻擊還有視覺上的閃光攻擊外加五色雞頭突如其來的襲擊,我還是在這邊比較好,有多晚拖多晚對人身健康比較好。
五色雞頭聳聳肩,“好吧,本大爺還想說叫你去試試看最新的火山噴漿溫泉,那麼晚餐見吧。”


我突然有一秒慶幸沒去。
你是想把我給煮了嗎!那個噴漿溫泉是噴什麼漿啊!靈光飯店真的要變成靈骨塔飯店是吧!
“那麼客人請往這邊來吧。”小老太婆很有禮貌的說著,然後領著我和魔使者往和剛剛入口相反的方向走去。
靠近時候,對向的牆上開了一道門,後面就是向上的樓梯。
“這是分部的客房,請慢用。”似乎沒打算跟我們一起上去的小老太婆就站在門邊,恭恭敬敬看著我跟魔使者踏進去。
看著黑色的樓梯上方,我有種該不會這又是啥搞笑陷阱吧之類的感覺。
走到最上面會發現房間其實又是個怪東西。 。 。 。 。 。糟糕那可以回頭嗎!
跟來時候一樣,樓梯整個也是幽暗的,不過很快就開始亮了。
大約只走了兩分鐘左右,在盡頭迎接我們的是一條木造小走廊,看起來好像是某種鄉村小旅館,有兩三個木造門都半開的,看樣子好像是可以自己挑一間,最末還有繼續往上走的樓梯,不過因為是五色雞頭他家,我不太想就這樣走到天國了,就直接走進去最靠近的房間裡。
房間佈置的很溫馨,也一樣是鄉村式的,很有那種老太太的味道,東西雖然不是嶄新的,但是很乾淨也很溫暖。
重點是床看起來好好睡哦。


很有同感的小飛狼掙脫我的手就往軟綿綿的大床鋪跳過去,喬好位置打了個哈欠,就趴下來了。
正想飛撲上去時,我一個頓步,轉頭看向自己找位置在門邊站好的魔使者。 。 。 。 。 。難道他要站在那邊看我們睡覺嗎!
“凱塈A。。。 。。。要不要去隔壁找個床睡一下?”現在想想我還真的沒有看過魔使者睡,難道半屍體不用休息嗎?
魔使者搖搖頭。
“那我分你一半床?”比劃了下,床鋪起碼可以睡三個人不成問題。
魔使者依然搖搖頭。
“凱堙A請休息一下,不要在那裡看我。”就算你不睡也不要站在那邊瞪我啊!這樣我還睡得著嗎!
看著我,魔使者似乎也有點為難,然後左右張望之後,他走到窗邊拉了張椅子轉向,就這樣背對著我們坐下來。
看著他逆光的背影,我突然莫名的覺得傷感。
現在是在演孤獨老人嗎!
你那個滄桑黑暗的背影是怎麼回事!
我沒有在虐待你啊!
不過因為他的舉動我才注意到,窗外居然不是五色雞頭他家那兩條可怕的金銀龍,而是一樣溫馨的田野景色。 。 。 。 。 。這還是在契利亞城吧?


我決定不去探究外面的景色,既然魔使者都這樣坐了,感覺上把他趕起來叫他重新坐也很奇怪,我只好把行李放一放,門鎖好以免有什麼衝進來,然後就撲到床上去滾了兩圈。
軟綿綿的床很快就帶來了睡意。
說起來了,我昨晚其實也沒什麼睡到。 。 。 。 。 。
慢慢失去意識之前,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隱隱約約的我看見那個坐的很孤獨的魔使者偏著身體,像是唱歌的聲音從逆光的地方傳來。
那是、很溫柔的聲音。

我他在深綠色的草地裡。
寬廣的草地有風微微的吹過,但是卻沒有看見平常應該要在這邊的人。
“羽裡?”不在嗎?
奇怪,如果他不在為什麼我會進到這裡面來?難道又是兀鷲在亂搞鬼嗎?左右看了一下,在後側我看到另外一個樹屋的入口,那是通往另一個夢使者的地方。
如果不在這邊的話可能就是在裡面吧。
靠近樹屋時候就已經覺得太過安靜,我加快腳步往裡面一縮,看到的不是想像中的畫面,而是看到只有羽裡躺在最末的床上,烏鷺已經不見了。
" 羽裡?發生什麼事情了!"靠過去用力搖了搖顯然失去意識的羽堳寣A我又喊了幾次,他才慢慢睜開眼睛,有一小段時間似乎還在迷濛中沒有回過神。
看他的狀況非常不對,我小心翼翼的把他扶起來,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還好過了一下子羽裡就自己清醒了,但是人看起來異常地虛弱,"那小子......"
"烏鷺?我沒看見他,你們怎麼了?"
甩甩頭,在整個人較清醒後,羽裡才告訴我:"我已經被他困住有一點時間了,送你回去之後,我根本無法離開夢連結。"
"咦!"我錯愕了,"你是說烏鷺把你關在這裡不讓你回去?"
"嗯,你離開之後我們嘗試了尋找那個人的訊息,但是因為我沒有辦法長時間待在這裡,要離開時那個小鬼突然把我的夢連結全都打斷,將我困在這堣妨幓N不曉得跑去哪了。"按著額頭,臉色非常差的羽裡慢慢地說著。 HAHA~臨時被家人喊出去~拖到現在~繼續碼字~QQ

" 你們去找六羅?"我還以為我下線之後他就會跟著下線......失禮了、網路太習慣,我還以為羽裡也會清醒,但是沒想到他居然會在這邊。
"我有點介意那個人......"羽媢y了一下咬住牙,似乎正在忍耐什麼不適,過了半晌後才擡起頭看我:"但是現在要先把那個小鬼找出來,不然我就快沒命了。"
" 要怎麼找?"我不是夢使者啊,難道我要出去大喊烏鷺你這臭小子給我滾出來之類的嗎?
羽裡指指地上,那裡有條烏鷺的線,"我已經無法維持現在的狀況了,如果再深睡一層就真的會死亡,你看能做到哪裡就做到哪裡吧。"
說完,他非常乾脆的,叩的一聲臉撞床,就這樣失去意識。
......
...... 這就是把爛攤子交給我要我死馬當活馬醫的意思嗎?
我抓著地上的線默默的走出小屋。
看著深綠色的草原,真的有那麼一秒不知道應該往哪裡找,那條線另外一頭深入了地面,依照烏鷺的性格應該也不是真的想害羽裡,但是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幹什麼。
等等,既然這裡是夢裡......



摸了摸口袋,我果然摸到了我一直放在身上的東西,沒想到真的有跟進來。
拿出了那條用斷線跟水妖魔鱗片做成的錐體,不曉得什麼時候開始這個東西隱隱發著光,取出後晃了兩下,指著的地方就是烏鷺那條線的方向。
下面?
對了,水妖魔沒有告訴我這東西有啥實際用途啊!
握著線跟錐體,我有點不知所措。
不過既然這裡是夢境的話,一般來說應該是多少可以自己腦想改變一下環境之類的,動畫小說都是這樣演的。
在這邊我還有什麼可以使用的力量?
某種奇妙的氣流慢慢的從我四周捲起來,將深色的草原以我為圓的給吹開來,地面上開始出現奇怪的暗藍色結晶。
不屬於羽裡也不屬於烏鷺的色澤,像是侵蝕一樣很快的那些結晶覆蓋過綠草、小屋的景色,把四周完全給包裹住,帶著點點的亮光,暗色的晶體讓人感覺到有點炫目。
然後,我聽見水的聲音。

"您在呼喚我嗎?"折射著光點的水環繞在我四周,然後米納斯便從中出現。
"咦!你可以進入夢連結嗎?"看著我的幻武兵器,我後知後覺到這很可能是她的力量空間,因為我自己怎麼看都不像可以結晶的人阿... ...
"幻武兵器是意識體,不一定存在現實空間也不一定存在於虛幻空間,通常簽訂契約的主人在哪裡,我們就會在哪裡。"米納斯給了我一個似是而非的回答,然後擡起了她的手指著我握著的錐體和線:"您在思考這兩樣東西嗎?"
" 你可以帶我找到嗎?"舉高了線,雖然六羅的事情很重要,但是羽裡必須放再第一位置:"我要找到這條線的主人。"
米納斯的手輕輕地觸碰著那條線,一被她碰到的地方立刻泛起了淡藍色的光點,然後又變回原本的色澤,"這兩樣東西的起源都再同一個地方。"
烏鷺已經找到六羅了?
"但是我不建議您現在前往。"
呃,又是個很危險的地方嗎?
看著米納斯水做的面孔,我一秒就知道我的認知沒錯了。不過就算那個地方再危險也還是得去的,而且現在多了米納斯作伴我也比較沒有那麼驚恐了。

要知道人類都是死於自己的想像阿!
而且如果那裡很危險,把米納斯丟出去檔一下好像也是可以。
"......請把我使用在正確的地方,。"
已經跟我腦袋連線的幻武兵器毫不留情地戳破我的幻想。
唉,要為主人粉身碎骨嘛......電視都是這樣演的。
"所以米納斯不是演員。"
......給我抱怨兩句不行嗎!
懶得再理我的幻武兵器輕輕的轉了個身,瞬間全部化成水珠圍繞在我四周,那些暗色結晶緩緩的裂開。
在那之後,是深沈的黑暗。
黑暗中,有銀色的絲線。
我曾經來過類似這樣的地方,是時間之流。
"這裡是最外圍,請小心些,觸碰到時間的河水就很難再離開了。"重新出現的米納斯用她水做成的手握著我的手掌,"我們並不需要深入,只是順著一小段路途就要離開了。"

周圍的景色開始流逝。
我看著那些銀色絲線,其中不斷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逝,快到來不及捕捉。
並沒有在這邊多加停留,米納斯操著周圍的水珠以及我們腳下的結晶體,一個拐彎就可以直接向上攀爬。
那種感覺有點奇怪,在脫離黑暗空間之後我先看見的是岩石層,然後我以為我會直接撞上去黏在牆壁,又變成一次雷多想雕刻的該死姿勢。
穿透那一大塊岩石之後我才想起來我現在沒有身體,搞不好就跟米納斯一樣是意識體而已。
她帶著我跳離了夢連結,像之前烏鷺做過的一樣,在現實空間穿梭。
但是那時候烏鷺是藉由夢連結,米納斯是藉由什麼?
"......那些時間是往生者曾經有過的夢。"溫柔的聲音淡淡的傳來:"封印中的、時間中的、過往中的那些破碎的記憶,還有靈魂們在死後依舊作的夢。"
白話講就是在死人夢裡嗎。
我惡寒了。
難道就不能走活人的路線嗎!

"快到了。"
最後一個竄升,米納斯甩起了周圍所有的水包圍在我們四周,接著整個空間豁地展到最大,黑暗到令人窒息的顏色中出現了光。
光的線描繪出巨大的圖騰。
我曾經看過,在湖之鎮底下被起出的那三種語言環繞在圖騰四周。
"湖之鎮的最深層。"
米納斯的聲音再度響起,像是觸動了某種東西,讓我整個心也跟著重重的一涼。
"不管是線還是錐體,他們的根源都在這裡。"

上篇:第七話 知情的第三人     下篇:第九話  深埋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