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三話  黑石  
   
第三話  黑石

第三話 黑石
越見什麼時候離開房間的我不清楚,大概知道他可能跟魔使者交代了關於照顧我的事情,和碎碎念了一些
注意事項。

不過後者有沒有聽又是另一回事了。

暈沈昏睡之際,我好像看到分部的木造房間、卻又看見神色的草地覆蓋在上,形成了一種奇怪的景象。

『這裡、這裡——』神色草原之後,那個小孩在朝我招手。

抓住枕頭,我努力讓自己睡的更深沈,但是不曉得為什麼身體又很清醒,像是要跟意識作對一樣,半夢半醒的
不知道在哪一個地方。

我看見站在木板地面上的魔使者用那雙金色的眼睛注視著我,微暗的空間中特別明亮。

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他是真的在「看」,不是平常那種沒啥反映的隨便一瞥,而是很仔細的盯著我看,但是
我完全無法起床還是開口說話,整個人動彈不得活像鬼壓床。

「你是?」

沒有回答我,魔使者彎下身,背光的面孔看起來非常的黑暗,只有眼睛像貓一樣在發光,讓人看著看著都發毛
起來。

模糊的草地那端,小孩依舊揮著自己的手。

幾乎快貼近我的身邊,背向著那孩子的魔使者豎起了食指放在唇邊,都不確定他是不是有發出輕輕的「噓」

聲,金色的眼睛裡面有著莫名的淡淡笑意。

然後他從衣服裡拿出了那顆黑色的石頭,另一手抓起我掛有米納斯手環的那手,就這樣把黑石塞進手環裡面,
變成毫不起眼的極小裝飾。

最後他在上面畫了一個十字,黑石的隱約力量和奇特的色彩就完全不存在了,看起來就像很普通的飾品石頭。

「什麼意思?」

不曉得他的動作有什麼意義,我用力的甩甩頭,想減少睏意,四周的神色草地很快就淡去。

沒有回答我,甚至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魔使者非常自然的轉過身揮出了黑刃,空氣中猛地傳來幾個清脆撞擊
聲,接著是好幾個細小物體落地的聲響,某種金屬的光芒在稍微黑暗的房間中折射了詭異的光。

我都沒有發現房間裡有其他人。

擋下來飛來的物品,魔使者將黑刃往地上一插,把落在地上的幾根黑針戳斷。

黑針?愣了兩秒,我整個人完全清醒,馬上從床上跳起來,「為什麼又是你!」

有沒有這麼好運啊!不對!這是公會分部吧!「嗯?沒想到會察覺到。」

果然沒有在之前那邊被活埋的鬼族高手慢慢的從黑暗中走出來,帶著一貫可惡的笑容,好像他從那裡出來是正
常應該的。

我就知道他沒有這麼容易死!一如往常,優雅到不像鬼族的安地爾幾乎是滑著步伐道我們面前,在魔使者的刃
尖刺進他喉嚨之前停下來,「這還真是有趣的東西。

「沒想到公會居然會容忍你把這位死亡者帶進來。」

說著,他還多看了一眼魔使者。

我猜如果不是因為時機不到,搞不好他還會把魔使者當紀念品一樣順手帶走。

「你又來幹嘛!」

每次看到他都沒好事,沒想到出門在外還會連續遇到,難道我這次回家之後真的得去拜個拜過運一下嗎?

「這次嘛?真的是專程來找你的,與其跟夜妖精合作,還不如將東西給我,至少我比那些人都誠實得多。」

聳聳肩,安地爾也很爽快告訴我他的目的。

「拿給你然後顛覆世界嗎?」

冷笑了兩聲,我當然知道他想搞什麼。

「這件事情需要需要花時間慢慢討論嗎?請放心,我依舊會顧忌過往的交情,盡量不會危及到你們。」

布否認但是也沒承認什麼,安地爾相當輕鬆的回答著:「目前,我需要那塊黑色的石頭,當然子石在你身上會
更好。所以,直接交出來吧,避免我們兩邊麻煩。」

話說到底他也是跟艾堮戎L們一樣想要白川主那塊石頭嘛。

說真的,這兩邊的人我都不想給,當初忘記跟白川主要聯絡方式,看要手機還什麼的,早早找到叫他拿走,我
就不會這麼麻煩了。

而且依照他那種要命的變裝跟個性,搞不好找到死都不見得會找到人。

畢竟不是人人都可以一隻一隻追白蟻。

「不可能給你。」

看著安地爾,我往後退開,手腳並用的爬下床。

「這樣我也只好動手搶了,畢竟我很需要那塊黑石。」

微笑的告知我他要動粗,安地爾抽出了銀針。

他始終盯著對方的魔使者在鬼族拿出武器之後,就完全不客氣的揮出了黑刃,銳利的尖峰擦過安地爾的面側落
空,猛然出現的銀針也被打落。

在黑暗中我只看見黯淡的光芒閃了閃,空氣中有幾次碰撞聲,根本不知道他們打到什麼程度了。

這種時候要求他們打慢一點好像有點白目。

參雜著幾根黑針的銀針再度落地,魔使者一揮手,將地上的針全部打斷,然後甩掉手上的血珠。

「看來程度不算差。」

挑起眉,似乎有點意外的安地爾重新大量魔使者,「雖然比上次你另外一個朋友弱了些,但是還真不容小覷。」

另外一個?五色雞頭嗎?我還以為魔使者比較強?

等等,安地爾看過的話應該是指重柳族才對,難道那個重柳族的實力比他還要高嗎?我突然覺得到現在都沒有
被對方掛掉還真是件幸運的事情。

「這位是那位雙袍級的血親吧。」

指著魔使者,曾經潛入過公會、可能還混到醫療班去的安地爾很快就認出對方。

「也不幹你的事吧。」

落出讓我覺得很驚悚的親切微笑,環起手,並沒有打算再跟對方糾纏下去的安地爾微微偏著頭:「我可是好心
詢問,在湖之鎮地下,我發現與這位相同的氣息。」

他這樣講我並不驚訝,因為我知道六羅就在封印那邊,如果安地爾有註意到也不奇怪。

只是一想到六羅我又有點頭大,都不知道怎樣才能把他弄回來,如果是在封印裡面,難道真的要打開找他嗎?
艾堮扣M賴恩都想要封印裡面的東西,安地爾也是。

但是蒂絲和六羅他們就是不想打開才會白白送命的,甚至六羅都已經說過不可以再去?

「我需要黑石,你有朋友遺留在那邊,不如和我做交易,這樣對你而言比較劃算。」

看著我,安地爾聲音有點放低:「畢竟我也曾經是醫療班和黑袍,某些時候,我比你周圍那些人有用得多。」

我想,安地爾可能真的知道怎麼幫六羅,但是我?

「不用了謝謝。」

我絕對不要在因為這樣傷害別人。

「漾∼」

就在四周空氣都沈靜下來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乒乒乓乓的敲門聲,活像是要把門整扇給打下來一樣,「本大爺
的僕人還在睡覺嗎!」

有時候我都不知道五色雞頭到底算不算會選時間。

「有人打擾了,看來又要下次再拜訪你。」

笑了下,可能把自己行蹤隱藏得很好才沒人發現的鬼族高手安地爾聳聳肩,做出有點掃興的表情,「我想你可
能不喜歡喝咖啡,下次換你準備飲料如何?」

誰跟你準備飲料!我從來沒說過我想喝啊,不要突然主客交換!還有就算準備給你我也會想盡辦法讓你拉肚子
拉到脫力的!「我看還是我自己準備吧,你的臉看起來似乎想讓我喝到拜訪廁所。」

完全猜出我在想什麼的鬼族笑得很想讓我撲上去打一拳。

「漾∼—」

敲門聲再度傳來,那扇門震動得更厲害了。

就分心了那一秒看門,回過頭,安地爾已經消失不見了,乾淨道好像他完全沒來過似的。

魔使者收回了黑刃。

仔細看著他,我完全看不到剛剛那種盯著我看的樣子,金色的眼睛毫無感情,只是靜靜的站在原地。

那剛剛到底是?

思考著魔使者怪異的地方,我搭上了門把手,轉下去的那一秒才驚覺不對就。

五色雞頭那傢夥知道我在睡覺,按照他的個性應該是自己闖進來才對,根本不會這樣反複敲門等我來開。

還來不及鎖回去,門已經從外面被猛力撞開,把我撞開了好一段距離,剛好被後面的魔使者撐住才沒摔倒。

站在門外的根本不是五色雞頭,而是夜妖精賴恩。

四周傳來幾個細小的聲響,跟著走出來的是其他同樣黑到讓人沒注意的夜妖精。

「這裡是公會分部,你應該知道吧。」

看他們來勢洶洶,用膝蓋想也知道是衝著那塊石頭來的,才剛走完一個安地爾現在又來賴恩,該不會下半夜艾
堮忖]跟著跑來湊熱鬧吧?

這裡是公會分部耶!公會的人難道都不用守備的嗎!居然這麼簡單就被入侵,難道之前被攻打也是這樣散漫的
狀況嗎?難怪會被攻打!我突然明白了,原來公會是傳說中的只功不守嗎?奉行被打沒關係、加倍打回來就好的主
義嗎!「那又怎樣。」

賴恩露出一臉鄙視的表情,讓我瞬間想起了摔倒王子,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突然覺得他好和善啊,至少是同伴間
的鄙視,不是敵人的鄙視。

我很認真覺得公會裡的人沒有對他做過啥報復性動作真是太奇妙了。

這句話不是我講的,而是來自於賴恩後面。

稍微楞了一下,夜妖精很快就跳開,讓我也同時看見不知道啥時候站在那邊的治療士。

「會被修理、會被挖內臟、會有人秋後算賬還有人會隨便遷怒。」

一手端著藥盤,越見用另外一手數給他看,「要是有特別心胸狹窄的,還會三不五時想到就想盡辦法去問候你
之類的,例如提爾、還有提爾、另外還是提爾。」

輔長,原來你的心胸那麼狹窄嗎?不知道為什麼,越見在說的時候我幾回都可以搭上人名?

你講的幾乎都是醫療班的人嘛!結果公會最愛找人麻煩的其實是醫療班嗎!我決定以後去醫療班一定要特別小
心,不然會一天到晚被問候。

「為什麼你還可以活動?」

瞪著眼前的治療士,賴恩露出一種帶有淡淡疑惑的表情。

「飲食裡跟空氣中有奇怪的味道,其他傢夥吃下去還不知不覺就算好了,好歹我越見也是個藥物治療士,分辨
不出來就太蹩腳。」

瞥了夜妖精,似乎是要來幫我換藥的越見旁若無人的就直接走進房間,「不過我剛剛已經調好解毒劑了,我想
再過一、兩分鐘就會有很多人跑上來找你們算賬了吧。」

賴恩瞇起眼睛。

接著,門外似乎開始傳來騷動的聲音。

幾個夜妖精立刻看著為首的賴恩。

「殺死治療士和魔使者,帶走人類。」

幾乎是同時,夜妖精分成兩批分別撲向我後面的魔使者和端著藥盤的越見。

魔使者絕對是沒問題的,但是我沒看過越見動粗、他頂多就是拿跟別人要來的陣法關袍級,不曉得能不能應付
這些夜妖精,「米納斯!」

在我還沒動手之前,越見晃了一下,突然就不見了,衝過來的夜妖精直接撲了個空,楞了半秒直接就轉向對付
我們。

順手抓住我往後一推,魔使者直接把來襲者給擋下,很快就敲平了大半的人數。

盯著房間,原本冷眼旁觀的賴恩突然抽出長刀抵在身後,一連串金屬敲擊的噹噹聲打斷了房間裡面的攻擊。

「嘛,反應還可以,沒想到夜妖精的健康狀況跟體能都維持的不錯。」

站在後面的越見笑了下,另外一手還穩穩的端著藥盤。

賴恩旋開身,同時看見了冒出來的越見另外一手上握著柄怎樣看都很像是扇子的黑銀色東西,但是比我知道的
正常扇子又尺寸大了一點。

鐵扇?
我突然覺得剛剛的擔心是多餘的。

仔細一想,既然他夠本事去抓各種袍級來關,一定就是具備了捕獵的能力嘛。

「隨便攻擊治療者的話,會遭到天譴喔,例如被人打傷還是啥危機狀況下得不到治療的報應。」

直接反過手,越見用鐵扇忘夜妖精的腦袋上敲下去,閃避不及的賴恩還真的被他敲個正著,發出了很到的叩聲


我覺得還好越見是鳳凰族,他的嘴也沒好到哪裡去,萬一他跟我一樣是妖師,搞不好被講過的人都會很慘很慘


就在賴恩臉上浮現慍怒表情的時候,已經有人往這邊跑過來了。

「入侵者!封鎖分部!」

房間外面出現了好幾道閃光,有人啟動了各種陣法。

「漾∼!」

吵死人的腳步聲從走廊那邊撞過來,加上了讓人想掐死他的大吼。

「這裡不能久待。」

少數幾個還站著的夜妖精扶起了倒地的同伴,紛紛看向了賴恩。

「撤!」

幾乎是瞬間,我們四周的夜妖精消失到不見人影,原本站在門口的賴恩在惡狠狠瞪了越見一眼之後也從窗戶離
開。

房間瞬間安靜了下來。

這下好了,下半夜應該不會真的輪到艾堮戍a?我看著手錶的指針,嘆了口氣。

「漾∼」

半掩的門被人一腳踹開,五色雞頭大刺刺的直接闖進來,「本大爺好像錯過有趣的事情。」

環顧著房間裡打鬥之後的淩亂,他嘖了幾聲:「居然有架打沒叫本大爺,身為本大爺的僕人應該是趕快召喚本
大爺出馬啊!」

誰是你的僕人!還有召喚是怎樣,你不是神奇寶貝啊!「你吃了很多隱性藥草睡得很香啊。」

放下手上的藥盤,越見甩甩另外一隻手,那柄烏黑色的鐵扇就消失在空氣當中,「大廳的人都還好吧?」

「哼哼,本大爺醒的時候已經差不多都醒了。」

踢起一張倒地的椅子,五色雞頭一屁股就自動坐下,「居然會中這種小人招,看來本大爺對江湖小人還不夠了
解,以後行走江湖要先鍛煉一下百毒不侵。」

「那個藥是針對高手開發的,連醫療班都不一定可以察覺,幸好我以前遇到過所以才曉得使用徵兆,不然你大
概以後沒機會行走江湖了。」

調好藥水,治療士遞給我邊說著:「夜妖精可是有打算把整個分部裡的人都殺光,藥劑放得很重,如果沒有及
時點燃解藥揮發,可能大家可以結伴去安息之地了。」

「好吧,本大爺一向有恩必報,下次你有啥要委託的工作,本大爺免費贊助你一次。」

五色雞頭很豪氣的說著。

「抓袍級也行嗎?」

越見提出了很實際的問題。

「外星人也幫你抓回來。」

暗殺家族的人對他比了個拇指。

不要隨便決定要抓外星人啊你!「不過,越見還真是厲害。」

我把那杯帶有甜味的藥水喝下去,連忙轉移話題,再給他倆聊下去可能就真的會對外星生物伸出沒魔爪,「沒
想到居然可以對付夜妖精。」

接過杯子,越見很爽快的笑了聲,「那個喔,只是嚇嚇他而已,雖然我有基本攻擊能力,不過實戰經驗經驗不
是很多,真的打起來可能也不會占到太多便宜,所以別奢望我可以在真正戰鬥中幫上實質的忙。」

搔搔臉,他想了想,補充了剛剛的話:「醫療班也是有體系分別,像九瀾他們都是前線型的治療者,就是可以
及時支援袍級任務的那種,所以很能打。

採集者只負責醫療班所用的藥物,我跟月見是駐點型治療士,與按本只固定在總部、或者工作地點,除了自行
尋找藥物等必需品之外,基本上是不會像這樣加入你們的任務中。」

他這樣講我大概就了解了,就是有分戰地醫生跟醫院醫生那種感覺吧?難怪有的醫療班會有專用工作間有的沒
有。

「所以,敵人是野獸動物還稍微可以應付,這種群體的頂多是恐嚇一下而已。」

治療士聳聳肩這樣告訴我。

不過話說回來?

你所謂的恐嚇一下就是指在森林裡爆掉那些黑影嗎?那也恐嚇得太大一下了吧1我還是覺得比起其他袍級,醫
療班真是個深不可測的地方啊,一會進出真的要小心一點,才不會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等等,那他到底是怎麼抓到黑袍的?

我決定不要去思考這個問題會對精神狀況比較好。

一鬆懈下來之後,人又開始睏了起來,不曉得是不是剛剛喝了藥水的關係,頻頻想打哈欠。

「我調的是效力加強的藥,所以你再睡一下比較好,明天醒來應該差不多恢復八成,剩下的過兩天就沒事了。」

邊這樣說著,越見讓我躺回床上幫我拉好被子,稍微把房間整理了下就走過去要把窗戶關上。

坐在旁邊的五色雞頭很沒趣的咬著藥盤上的一根綠草。

魔使者站在房門邊。

我聽到外面有吵雜的腳步聲,大概是分部裡的人在辦理剛剛的突發事件之類的。

眼皮整個很沈重。

「今天晚上有點涼。」

搭著窗框,看向外面黑夜之月的越見突然就回過頭衝著我們一笑。

事情極度自然的、就在我們面前發生,幾乎讓人措手不及。

黑色的刀刃直接從越見的肩膀貫穿而出,夾帶幾許噴濺出來的赤紅色血液落地,屬於夜妖精的暗色手臂直接環
著治療士的脖子緊緊扣住,然後將他整個向後拖出去。

應該已經離開的賴恩在窗外對著我們冷笑。

「拿黑石來換吧。」

然後,他消失在黑暗中。

「站住!」

五色雞頭一秒就跳窗追出去,但是很快就回來了,看樣子夜妖精已經用法術轉移很遠了。

「那個卑鄙的黑炭妖精。」

從窗戶爬回,五色雞頭超級不爽的劈裡啪啦罵了一堆我聽不懂、但是很有可能是髒話的東西。

「現在怎麼辦?」

從床上爬起來,還沒從剛剛震驚回過神,我用力的拍了幾下臉,盯著地上殘留的血跡。

「你、睡覺,本大爺先去跟外面那些傢夥講一下狀況,清晨出發去燒那些炭。」

把我又按回去,然後冷了張臉的五色雞頭環著手走出房間,還順腳踢上門,也不知道突然在想些什麼東西。

他有這麼乖會去跟袍級友好相處嗎?雖然很想快點去找越見,不過我真的沒力了,連眼睛都快睜不開了,腦袋
裡混亂成一片。

轉向魔使者,他幾乎沒什麼反映的站在原地,「找得到嗎?」

魔使者看著我,突然就點頭了。

「去確保越見的安全,不要動手殺人。」

然後,魔使者消失在黑暗當中。

我想,賴恩想要的是石頭,應該不至於會殺死醫療班和公會當面宣戰。

這次真的不行了,萬一下半夜艾堮汐棬u的跑來湊熱鬧我也沒有精神在應付他了。

意識模糊之際,四周開始出現了深綠色的草原,帶著隱隱約約的草地和泥土氣息,以及某種很冰冷的氣味。

枕頭和棉被感消失之後,我從草地上爬起來。

四周相當安靜,不過通往小屋的路還在,看來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

『為什麼你剛剛要跑掉呢?』
在我正想走進去小屋時候,屋主突然從我後面冒出來,一把抓住我的衣服,『等很久,最近你都是去找其他
人。』

我轉過頭,直接朝男孩的頭抓下去「不要隨便抓我進來啊!」

幹嘛講得好像我去找別的女人一樣!還有我也很需要睡眠,這樣一直抓我到啥時候才能真正休息啊我說!『你
說有空就會來玩的啊?』

直接掙紮出來,烏鷲一臉哀怨的故囊:『而且好不容易想到比較有趣的東西,想第一個告訴你嘛。』

「東西?」

隨著小孩拉扯,我跟著他走進小屋,有點疑惑怎麼都沒見到羽裡,照樣來說草地是羽裡的空間,我還以為他大
概會在哪裡。

『就突然想起來的,是圖案。』

進到小屋之後,烏鷲獻寶似的拿了一大捲紙來給我看,翻開的那瞬間我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紙上的圖案雖然很扭曲,但是有幾個大重點的圖案特徵完全標示了這是什麼圖?

我在湖之鎮最深層下面看見的封印之門。

「你怎麼會知道這個!」

整張圖畫得超完整,不只是門,旁邊還有幾條被遮蓋的暗路,簡直把門外的環境都畫出來了,這個已經不是看
過一次可以解釋了,連路都記得那麼清楚,就代表這小鬼在那個地方待過,而且時間並不短。

如果他是六羅,到還可以解釋為什麼,但是隱隱約約覺得他又不是。

『知道啊,突然想起來的,有很多很漂亮的圖案對吧。』

衝著我笑,似乎不覺得奇怪的烏鷲指著圖上的小路,『這個裡面也有,不過碰下去會有小小的黑色妖怪,進去
也不可以帶別的東西喔。』

「為什麼?」

以後的盯著地圖,我盡量將整張都給背下來。

畢竟這個在夢裡,似乎也不能帶出去的吧。

『不曉得耶,只記得這樣而已。』

搔搔臉,烏鷲這樣說著。

看來也問不出來其他的事情。

盯著地圖,我突然萌生了沒腫怪異的感覺。

如果這裡有的是古老的羽族圖騰,那為什麼賴恩他們會執著要抓住學長跟色馬?只是解讀封印這麼簡單而已?
說真的,接觸這個世界之後,我發現其實懂古語的人還真不少,連黎沚搞不好都知道。

當初他們有說過學長的身份特殊所以需要用到,那麼到底是什麼特殊點?等等,這個意思是說,學長他們其實
還會遭到攻擊!我思索著,似乎什麼東西被遺忘。

還有什麼?


上篇:第二話 合作者們     下篇:第四話 開始的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