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四話  導讀黑暗之族  
   
第四話  導讀黑暗之族

第四話 導讀黑暗之族

“差不多要出來了。”

看著通道慢慢的散出黑色光芒,黑色仙人掌突然在他那件塞滿內髒的大衣堶捱N來摸去,“真的得認真小心一點了,不然之後樂趣就都沒了。”

難道你剛剛都是不小心嗎?

不小心轟了整個地下、不小心掛掉別人、不小心挖人家內髒……你也太不小心!

難道你小心的時候世界就會毀滅了嗎!

摸著摸著,黑色仙人掌拿出了一個沾血的長長發夾、上面還有小花裝飾,隨便擦了兩下就把前面遮視線的頭毛給夾起來──

“嗚喔!好刺眼!”他的第一反應居然是捂眼睛。

我看著雙袍級,無言了。

不過夾起來之後,底下那張很像魔使者的臉就整個出現了。

站在一邊的艾堮朽h了下,轉頭過去看了眼魔使者,又看了看黑色仙人掌……我完全可以體會他的心情,之前我也這樣驚愕過,看來對黑色仙人掌印象只有一堆黑黑頭毛的人也不是只有我一個嘛。

他的驚愕並沒有持續太久。

一直要爆不爆的陰影就在我們擡杠的那瞬間整個噴出來,連讓我們反應的時間……不對,其實已經給很多了,是我們這邊自己搞到忘記就是。

總之就是在一瞬間四周全都蓋滿了黑色,比之前還要深沈,而且更多的都往上面那個很通風的洞直沖而去。

最先有動作的那兩個重柳族,比陰影快了一點直接一跳消失在原地,接著上面那個洞就整個蓋上層淡淡金色的結界;第二的是默克和黑色仙人掌,沒開口卻默契十足的在整個下方也做出了雙層大型結界,將我們所在的這個區域也包圍起來。

“這只能短暫維持。”艾堮托y了聲,臉色有點蒼白。

“吼,有種就出來一對一單挑,本大爺最恨這種沒完沒了的東西!”看著根本不能直接觸碰的陰影,五色雞頭很焦躁的磨牙怒罵。

“再等等。”

我愣了一下,轉頭看著剛剛好像真的開口的重柳青年,不過他老大顯然根本沒打算讓我確定,閉緊了嘴巴抽出了彎刀,在空氣一劃弄出了半浮空的陣法,眨眼就打進了黑暗通道堙C

像是丟進水池堛漸衈Y一樣,只發出了個怪怪的聲響之後就啥都沒了。

“這沒用。”一直在看他老婆的沃庫突然開口了,神色還是蠻哀淒的,不過他還是比較了解現在狀況、已經不能讓他繼續悲傷下去,只能先打起精神,“進到這邊來之後我們陸續的看見些紀錄壁畫,與所知的曆史結合,就算有重柳族的封印法術,也不能讓陰影停止,他是侵蝕一切的存在,當初神創造八個種族,留下的陰影就是毀滅世界重塑的最後武器。”

“最早的時族負責看守陰影,後來種族大戰時分散到各地,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能夠完全毀掉的方法。”

接下來的就跟之前我聽到的都差不多了,頂多曉得有精靈可能犧牲自己把陰影重新封印,其他資訊幾乎等于零。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能撐多久就多久了,希望在外面的其他公會夥伴能夠在這段時間做出暫時的封印。”和黑色仙人掌一起撐住大型結界的默克站在原地沒有動,然後看了眼對面的另一名黑袍,“不過九瀾先生剛剛用了不少力量,時間上或許也不會太久,我認為還是能走幾位就盡量先離開幾位,讓黑袍殿後。”

“本大爺說不走就是不走!男子漢大丈夫死就是也得死在戰場上!大爺我字典堶惆S有臨陣脫逃這個道理!”還是很堅持要留下來杠的五色雞頭再度表明他的立場,然後也開始讓我猶豫要不要用米納斯射看看有沒有安眠藥那種子彈,把他打昏丟出去算了。

“沃庫,你先離開。”艾堮汕酮搹V了紅袍,後者也對他搖搖頭。

就在大家堅持誰該不該滾時,某種怪異的尖叫聲從我們側邊傳來,我都還沒看清楚是怎麼回事,旁邊的五色雞頭突然抓住我跳開來,幾乎是在同時所有人都做了一樣的動作。

腳才一離開地面,轟然巨響整個傳來,在落地時,我看見應該是要被封起來的紫袍女性站在被轟開一個洞的正中央,眼睛應該是白色的部分整個反紅,眼瞳本身卻變成白色的。

離我們稍遠一點的沃庫表情整個變了,想沖上去同時也被艾堮朴嘆d下來。

紫袍的女性微微偏著頭看我們,然後開始染成紫色的嘴唇勾起了一種難以形容的詭異弧度。她將雙手在胸前交叉,像是某種歌手動作還是什麼擴胸運動般的向前優雅的張開來,而隨著她的動作,原本與我們差不多的體型開始越來越大,象征公會的紫袍也受不住由內而來的壓力開始破裂。

白皙的肌膚變成了深紫色,上面出現了黑色的圖紋,修長的十指抽得更長、拉出了銳利的指甲,雙腿交纏著融為一起,長出了一片一片泛著紫黑色光芒的鱗片,在地上拉出了一圈不知道比她身體長了多少倍的蛇體,愉快地擺動著。

披散在身上的發拉成了波浪的長,染了暗黑的顏色,還有點熟悉的紫色面孔右眼拉下了一滴紅色像是淚水般的痕跡。

她拉長了頸子,從喉嚨深處發出已經不像人類的淒厲尖叫,震蕩了整個堶悸漯韃﹛C

“艾麗娜!”沃庫發出了痛苦的聲音。

停止喊叫,她慢慢的轉過了頭,異色的眼睛疑惑的看著眼前的人,接著又露出種讓人毛骨悚然的笑容。

當我們發現她的身體會散出毒氣時,已經是沃庫抓著自己喉嚨跪下的時候。

黑色仙人掌丟下陣法,立刻出現在紅袍的旁邊,替他壓制了劇毒。

我們堶掠艉@一個不用結界也不怕毒的魔使者轉眼間就握著刀跳沖過去。跟隨後到的重柳青年合手對付著已經扭曲變形的前任紫袍。

“你們幾個注意一點!還有一只。”和艾堮忖@起按住沃庫的黑色仙人掌猛然轉過頭對我們喝了一聲,我才想起來還有一個也被打趴的重柳族,那個可能比紫袍更危險好幾倍。

才剛一這樣想完,旁邊的五色雞頭突然就一腳踹過來,把我整個人踢飛出去,接著我們本來站的地方砰的一個巨響,從底下往上爆開了大洞。

“終于來只有趣的了!”差點被剁到腳的五色雞頭從摔倒的反方向一躍而起,不知道是亢奮還是怎樣,爪子一甩就朝那個洞沖過去。

從那個洞站起來的,是另一個重柳族的人,整個身體已經有一半覆滿了銀藍色的驎片,也不知道會變成什麼種東西,眼神異常凶惡地瞪視著距離他比較近的五色雞頭,已經變形的那半身體慢慢舉起了手,讓我們看見他的手臂以下已經變成像是巨大刀刃般的東西。

然後,他瞬間消失在我們面前。


‘很驚訝嗎?這只是我最微小的力量喔。’

帶著笑的聲音、和幻影一起出現在我腦袋堙A那個烏鷲就站在我們看不見的地方,沖著我露出了笑意,‘現在投降,我就讓他們停手。’

“想都別想。”按著跟著痛起來的頭,我突然覺得腳步有點虛浮,這個征兆對我來講非常不妙。

‘那麼,你要不要看看現在外面的狀況?’

就在那麼一瞬間,我的四周完全反黑,那些在戰鬥的朋友們整個消失,分心的眨眼刹那我被拖進去了闇色的夢連結堶情C

站在我前面的是大約十四五歲的金眼少年。

‘你看那些人,完全無法抵抗我的力量。不管是什麼種族,甚至時間種族都一樣,只要一沾上陰影,就只能服從我們。’少年微微笑著,和我所知的那種天真笑容整個都不同了,帶了點陰險狡詐,很類似安地爾的那種想讓人一巴打上去笑容,‘曆史封印我們,讓鬼族成為我們的種族之後,大家都認為我們應該永遠消失,但是又想奪取我們的力量。’

他指向我們所站的黑色地面,那堸角W出現一小片漣漪,接著慢慢的清晰起來,出現了正在不斷閃動的畫面。

那是一整片的黑暗天空。

與我們那時候闖進來時完全不一樣,破碎的湖之鎮上面有好幾個人在遊蕩,有的是山妖精有的是來不及離開的衛兵,每個人神色都相同,慢慢的在地面上拖行而走,部分走著走著,就像艾麗娜一樣發出了哀嚎聲,扭曲成另外一種型態。

就像,鬼族正在不斷的誕生。

只是吸收了陰影的力量之後,比一般的鬼族還要更凶狠、強大,得到了黑暗,變身成為另外一種東西。

還有能力保護自己、沒離開的人被那些扭曲物包圍,無法保護自己的已經被扯成碎片,連原本是什麼樣子都看不出來。

那些鬼族在黑暗的天空下冷笑著,盤據在這個原本應該要複蘇的城鎮上。

不斷向外擴張的黑色天空已經比初時更逼近契堥城,外圍站滿了公會袍級和其他來協助的人手,每個人想隔一段距離,以湖之鎮為中心做出了很大的結界,努力地壓制著不斷擴張的黑色力量,同時阻止堶悸滌面琩R出外面。

契堥城堙A衛兵們正在撤離人民。

艾芙伊娃倒在柔軟的床上,手腕和艾堮忖@樣完全發黑,不斷的咳出血液,周圍的治療士怎樣使用高階治愈術都沒有辦法停止。

‘你看,這些種族這麼脆弱,完全無法抵抗,只能拖一點時間算一點時間。很快的,你在這邊的其他朋友也一樣,到底為什麼你要堅持保護他們呢?反正最終,這些人都會變成我們的夥伴吧?’金眼少年慢慢的轉向看著我,臉上多了不容拒絕的氣勢,‘所以,有什麼好為他們擔心。總之,你只要過來我們這邊就好,我們不會害你。’

“……那為什麼我不會變成跟他們一樣。”用力握了握拳頭,我用我自己都沒想到的冷靜,問出了這個問題。

金眼少年愣了一下。

“既然這麼想要我過去,為什麼不直接把我也搞成那樣子就行了,碰到陰影的話很容易就變對吧,那為什麼用那麼久的夢連結都沒事?”看著周圍所有的黑色,還有我一直陪他玩的小孩,既然這些全都是陰影,那麼我怎麼不會起變化?

就像,之前安地爾所說的。

雖然這家夥真的是個渾蛋沒錯,但是他每次故弄玄虛的話堶掖ㄓ@定有什麼鬼,按照往常被耍得團團轉的經驗,他會提起這件事情肯定有問題。

就像,我祖先也被他耍過。

這樣想想,妖師這個種族除了會被精靈克之外,還會被鬼族耍,怎樣都覺得我們很悲傷啊!還要被重柳族追著咬!

我看追究起來不是我先天帶衰,這個衰根本就是遺傳的吧!

……真想去掐學長他那個猴子老爸,沒事去搞個鬼族回來讓我們這邊一衰幾千堥鴝閉O什麼道理!

難道學長他老爸其實是很想整死妖師一族嗎?

我突然有種好像醒悟的感覺,搞不好事實還真的是這樣。

有點遷怒的看著金眼少年,突然有點察知千年前的事實讓我還真的很想去掐已經掛掉的三王子,“到底為什麼?”

‘……這你不用管,你只要來我們這邊就可以了。’

他的臉上多了點心虛,連我都可以看得出來。

所以果然有問題,不知道是陰影有問題還是我有問題。

“這可不行。”

從我後面伸出了手,對著冰冷的聲音,赤紅色的火焰直接掃開了我們身邊的完全黑暗,同時讓金眼少年發出了銳利的怒吼聲,一下子跳離我這邊很遠。

接著我的後腦爆開了熟悉的劇痛,轟的一下差點害我連眼淚都噴出來。

“褚!你想死嗎!”

抱著連在夢堻ㄦ|痛的後腦,我抖抖的往後轉,果然看到整個紅的學長就站在我後面,只差沒長角跟獠牙而已,基本上挾著火焰背景的感覺完全就是修羅之類的東西再臨,害我差點沒跪下來拜他。

“跟你講過幾次不要和這種東西還有鬼族單獨交涉,你居然還一頭栽進去!你是沒死看看不安心是嗎!”看起來很想把腳底貼在我後腦像踩蟑螂一樣多轉幾下,學長用很恐怖、讓人完全無法直視的表情這樣說著。

難怪我會覺得陰影根本不可怕。

陰影還不會怎樣,但是學長會把人怎樣啊!

學長比較可怕,真的。

原來我已經看過最可怕的東西!原來如此啊!

“對不起我錯了,請原諒我。”現在要不要真的跪下去?我覺得學長的臉看起來好像很想把我打到跪下去啊……我要自己先跪嗎?起碼自己跪比較不會痛,被打到跪絕對會非常痛……依照個人身體安全,好像我自主跪會對任何方面都好。

在我想先跪下去的時候,好像也不是專程來讓我跪的學長向前走了兩步,手一揮就撤掉了火焰,“雅多用了過多的力量,可能會虛脫幾天。”他看了我一眼,冷冷的哼了聲:“透過夢連結與幻武兵器力量重疊這種事情,連黑袍都不一定能做到。”

果然跟我想的沒錯,那時候和米納斯在一起的就是水鳴。

覺得很對不起雅多,他們幾個每次都被我牽連啊……

‘我明明就截斷了所有的夢連結。’被逼開的金眼少年用一種不可置信的口氣喊著,憤恨地的瞪著突然闖進來的人。

“我們多的是和黑山君交換的東西。”學長回了他這樣的話,馬上就讓我知道他是怎麼闖進來的了。

話說回來黑山君也真可憐,就被學長他老爸闖進去一次,現在大家有事情都往他那邊找……結果原來帶衰的是他老爸嗎?

而且還不是他本身衰,都是衰別人。

我恍然大悟了,一切謎題終于都解開了。

這個世界還真錯綜複雜啊。

我人生的閱曆果然很淺。


“褚,你又在亂想什麼!”

紅色的殺人視線馬上就讓我回過神,就算現在學長沒偷聽了,但是我總覺得他好像都還是知道我在想啥,連想在後面偷罵都很難。

“沒、沒事,請忽略我。”抱著腦袋,我很怕他在這種非常狀況還是會過來揍我,而且機率可能會是百分之兩百。

懶洋洋的瞪了我一眼,學長才轉回去看著金眼少年,“時間有限,不跟你廢話太多。”

‘離開我的地方!’金眼少年憤怒的咆嘯著,周圍的黑暗又開始慢慢朝我們這邊湧上,‘否則就殺死你、精靈!’

“安地爾那家夥又跑到哪去了。”

一開口,不只是金眼少年,連我都愣住了,沒想到學長會突然問這句。不谷仔細想想,的確從封印解開之後,就一直沒看到那個鬼族,也不知道他又在搞什麼鬼了。

根據過往皮肉痛的經驗法則,發生事情之後有看到他總比沒看到好,通常沒看到就要皮繃緊一點,因為接下來恐怕會有壞事。

金眼少年冷笑了聲,‘不曉得,我給他想要的東西之後,就不見了。’

這句話他是對我說的,我想應該不是說謊,大概也曉得的學長微微皺起眉,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過了一小段時間之後,學長突然擡起頭,“你給了他一部分對吧,足以讓耶呂鬼王完整重塑的力量。”

‘這有什麼嗎?’金眼少年笑了笑,‘現在我已經即將完整蘇醒,那部分就像根頭發一樣,造成不了什麼影響。’

其實這件事情之前我就知道了,看來學長他們那邊的情報也不差就是。

“哼……褚應該還不曉得他應該知道的事情。”

不曉得為什麼,金眼少年這次明顯一僵,臉色都變了。

“我要知道啥?”愣愣的,我這次也不知道學長在講什麼了。

“你馬上就會知道了。”笑了下,學長微微眯起眼睛,“很快,等到我們的連結搭上。”

他擡起手,我赫然發現那只單眼烏鴉出現在他的手臂上,還嘎嘎的亂叫了兩聲:‘是啊,接著我們就可以看見很有趣的事情了。死精靈的小孩,你最多也就半個小的時間,再多就回不去了喔。’

“很夠了。”

他們在講的我完全聽不懂。

很顯然的,金眼少年也聽不懂,因為他開始焦躁了,‘出去……都給我出去!你們很快就會都死掉了,不想再看見你們!’

“當然,不過你也得出來,好好面對現實吧。”振了下手,學長讓那只烏鴉消失在後面的空氣當中,“也差不多時間了,還真是恰好,如果你不浪費精神把褚帶進來,說不定他們還真趕不上。”

‘……你們在拖延時間!’

隨著少年憤怒的叫聲,這個夢境在瞬間就破碎,像是無數的黑色玻璃碎片一樣粉碎得非常徹底,所有人的身影都消失了。

然後,我立刻睜開眼睛。


那一秒我看到的是一把刀就當著我的臉砍下來,連讓我尖叫的時間都沒有,夾腳拖鞋瞬間從側邊踢開了那把刀,鞋子的主人還從我身上跳過去,“喔、漾∼你終于醒了,本大爺還想說再不醒就要把你種在地上。”

你還真是無時不刻都在想要處理掉我啊!

看著五色雞頭身上多了很多血痕,還有一兩條嚴重到肉都翻出來、還隱約好像可以看到什麼白白的東西……

我立刻從地上爬起來,看清楚了現在的狀況。

原本以為在其他人聯手下,起碼可以解決掉一個……但是現在整個地下空間多了好幾十個不同的變形種將我們這邊包圍。很可能是從其他地方被集中過來的,讓我想到剛剛夢堙B金眼少年給我看到的各種畫面,包括那些被侵蝕的其他人。

原本各自散開在對付其他的人都已經回到我周圍,底下有個特大號的保護陣法;連剛剛上去布置結界的另外兩個重柳族都已經回來了,在他們接近一點的地方,躺著不久之前變形的那個重柳族同伴的屍體,被狠狠的卸成了三大塊,連原本的樣子都看不出來了。不知道為啥,我直覺就是被他們自己人殺掉的。

雖然對重柳族不了解,但是變成鬼族的同伴,怎麼都是必須除掉的吧?

但是,太冷血了。

果然我還是無法對他們有任何好感。

在這種狀況下,還可以睡一覺的我真是好命啊,難怪五色雞頭想種掉我!

在我清醒之後,本來好像也沒有動作的陰影開始活動起來,黑暗再度覆蓋了整個空間。

這次就沒有再搞鬼了,金眼少年的實體浮現在最後還沒有被毀掉的通道前,帶著某種冷笑慢慢的朝我們走過來。

原本包圍著的變形體讓開了一條路,像是恭迎什麼王族一樣,恭恭敬敬的完全不敢對他出手。

站在比較前面的魔使者一下子就擋住他,在這麼多敵下,他果然多少也受到傷害,本來戴著的鬥篷都已經不見了,露出了那張和黑色仙人掌幾乎同模子的臉。

“你們再怎麼掙紮也沒用的。”金眼少年停下腳步,圍繞我們的那些變形東西全都轉過來,一下子幾百只眼睛都盯著我們,在這種詭異的氣氛堶掬人整個寒毛都倒豎了。

“閉嘴、陰影!”叱喝了聲,重柳女性冷冷的舉起刀,刀尖指著曆史中的黑色禍害,“這個世界容不下你!”

“閉嘴、時間種族!”一樣回敬了對方,金眼少年指著她:“時間種族封印我們夠久了!現在是我蘇醒,很快的所有陰影都會重回大地,然後世界會成為我們,對我們而言,你們這些才是容不下的東西!所有、全部!”

“現在世界需要的是光明種族。”靜靜的,站在另外一側的重柳青年開了口。

大概沒想到他會突然說這句話,那個同族的女啐了聲,“誰叫你說話!”

“喂喂,你個女的以為別人的嘴巴是你的嘴巴嗎,要閉嘴你就自己閉嘴就好了,搶太多話不怕嘴巴裂開嗎。”可能原本就看重柳族不順眼的五色雞頭一逮著機會,很快就杠了上去。

“低下的異族沒資格有意見。”

“你個──”

“好了、西瑞小弟,陣前別自鬥啊。”黑色仙人掌笑笑的抓住他弟的爪子,沒讓他一巴往那個女性的臉上拍下去,然後又笑笑的轉向那個女性,“還有,既然重柳族要插手,就少數服從多數吧,這麼不講理的話,小心腸子會掉下來喔。”

他笑得一整個雲淡風輕,但是我們這些知內情的都跟著抖了下。

顯然沒怎樣在意的重柳族女性再度不屑的冷哼了聲,懶得再多開口。

“最後,我再給你一次機會。”看著我,金眼少年一字一句清晰的開口:“身為黑暗種族,理所當然應該要和我們站在同一陣線的妖師,過來吧。”

他還真是不死心。

難道反派都有天生不死心的個性嗎?那個安地爾也是,現在這個也是,就不能幹脆一點嗎,老是追著我咬到底有啥用啊?

“拒絕。”直接送個大叉給他,“我絕對跟朋友站在一起。”

“漾∼夠義氣,不愧是本大爺的仆人!”五色雞頭一巴掌打在我肩膀上,差點沒把我打跪下去。

“哼,就算拒絕,你也不會活太久,那些重柳族絕對會取你的命。”金眼少年最後看了我一眼,那瞬間眼神放得柔軟些,“我真的、真的很喜歡你,但是為什麼你要跟其他人一樣,不能夠接納我們……就因為我們是陰影嗎?但是、那也是神創造的,會變成這樣,是其他人害的,為什麼你不能和我們在一起?”

“因為,這家夥是個白癡。”

很直覺就想在腦子婼|回去,我頓了一下才發現不對,因為聲音不是從旁邊或後面來的,而是從前面……站在前面的魔使者發出來的。

顯然也嚇了一跳,五色雞頭和黑色仙人掌瞠大眼睛瞪著他家的兄弟。

拍掉了身上的灰塵,魔使者撥了撥短發,慢慢的轉過來,“還有,他是你的主人,記清楚了、陰影。”

第一眼,我看見的是火焰般的眼睛,不同于六羅該有的顏色。

單眼烏鴉飛了下來,就停在他的肩膀上。

“……學長?”

魔使者笑了下。

接著,我們上方發出了某種坍塌的聲音,一下子上頭的洞口裂開了整片,更多的光從上面而來,約七八道黑影就這樣快速的落下,直到重重的降落在我們周圍。

黑色的身影夾雜著輕巧的盔甲碰撞聲。

從地面上站起來的是夜妖精的輕裝部隊,上面的花紋隸屬著沈默森林,領首者是我以為可能不太會再碰到的哈維恩。

“如果這家夥不是白癡,怎麼會沒聽懂夜妖精的話。”

看了魔使者一眼,顯然是趕路來的夜妖精們揮去了沾染的塵土,統一一致的站直身體。

“我們是導讀黑夜之族。”哈維恩開了口,鏗鏘有力的。

接著,我突然驚嚇了,因為我想到比陰影出現更恐怖的事情──

一開始我根本沒有特別去理解夜妖精的話、聽聽就算了,我還以為就是跟人馬啊還什麼預言家一樣,就是做著某種紀錄工作而已。

現在仔細想想,他們一開始就告訴我了,只是我沒有去仔細想。

如果沈默森林的工作是協助妖師規正黑色定律,那麼黑色定律又是什麼東西?

如果妖師在相反世界是等于精靈的存在,那精靈可以使用靈魂與自然之力,妖師擁有的又是怎麼樣的東西?

能讓所想成真的,是當代妖師之首以及少部分的人特有的能力。

那,妖師一族到底是規正哪種黑暗?

如果,夜妖精的導讀黑夜,指的並不是所謂的“黑夜”……那,賴恩會那麼有自信能夠取得陰影,六羅不殺他的事情都有了解答,包括重柳族非幹掉我們不可、鬼族一直找上門應該都跟這個有關系。

沈默森林的夜妖精,正確職業不是看夜晚。

“我們、是導讀黑暗之族。”

我這次真的嚇傻了。


上篇:第三話  破碎的生命     下篇:第五話  歷史的兵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