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本站原創 ~特殊‧傳說II~ 第十話  追上的路線  
   
第十話  追上的路線

第十話 追上的路線

離開了那處很奇怪的地方之後,大概到了深夜,魔使者才在不知道第十幾個轉移點停下來。

四周幽幽靜靜的還是片森林,但是很濃密,密到幾乎沒什麼路可以走。

被遮住的月光完全無法滲入這片森林中,不過攀附在樹身、地上的細小寄生植物居然微微發著螢光,讓這片深黑色的森林有了奇異的幻麗色彩。

……該不會又到了什麼相交點吧!

按著裝有三塊水精之石的包包,我有點怕又遇到怪人。

“又是個鳥不生蛋的地方。”五色雞頭給了以上的評語。

就在我想請示一下魔使者是不是又找不到轉移點時,森林的另外一端突傳來某種聲音,很像有什麼巨大的野獸驚天動地的沖進了堶情A正在以一種非常快的速度往我們這個方向過來。

五色雞頭立竿見影的立刻甩出了獸爪。

但是魔使者跟黑鷹沒有反應。

“西瑞、等等。”抓住要沖上去跟對方決一死戰的五色雞頭,在半分鍾後我看見非常大的東西從森林堶惆R跳出來,而對方好像也注意到我們,差點踩上來的那瞬間突然轉了一圈,變得非常小只,直接掉到我的手上。

“拉可奧!”沒想到會在這邊碰到已經先折返的飛狼,我整個吃驚到不行。

小飛狼叫了幾聲,甩著長長的尾巴。

既然會在這邊遇到飛狼,那也就是說……

‘呦呦∼又看見小美人了!一段時間沒見,好像變得更漂亮了啊啊∼∼’

從我腦袋堿等X來的話,讓我瞬間肯定我的猜測。

魔使者幾乎是在同一秒讓開身,讓從後面襲來的獨角獸撲了個空,差點沒再把他的角插到樹上。

其實也沒過多久,正確來說才幾天而已,但對于這種腦入侵的說話方式我還是覺得很煩,尤其是對方都在扭美人時候讓我覺得更煩。

不知道第幾次懺悔之前學長常常要聽我廢話之後,我才看到跟在色馬之後出來的人。

“欸啊?褚學弟。”可能看到我們也非常吃驚,阿斯利安這次很露骨的瞪大眼睛,然後接住朝他撲過去的小飛狼,“你們怎麼會追上來?聽說契堥城那邊的事情鬧得很大,學弟才說要你們直接轉回學院了。”

‘當然是小美人舍不得我們,要再來跟哥哥聚聚嗎∼’根本沒有收斂過的色馬涎著口水又往魔使者那邊靠過去。

一巴掌將馬臉推開以免他被魔使者剁頭,我轉回去看阿斯利安,“呃、有很多原因,學長跟王子殿子呢?”沒有看到他們,按照之前的模式,大概在營地休息吧。

“我們的營地在不遠處,看你們也很累了,先過來再說吧。”想了想,沒有在第一時間追問,阿斯利安領著我們走過這片森林。

營地大約是五分鍾左右的路程,沒走多久我就看見小小的火光。

在從學校出發之後,其實我們很經常在外面這樣野營,偶爾阿斯利安會教一些學校相關的事情,然後摔倒王子就在旁邊冷嘲熱諷。

才短短幾天,突然覺得那些時間距離得很遠。

遠遠的,我可以看見學長依舊躺在毯子上埋頭大睡,摔倒王子就坐在篝火邊雕刻著手上的東西。

“看看誰回來了。”很輕巧的鑽過最後一個樹叢,心情似乎不錯的阿斯利安抱著飛狼走回營地,愉快的先開口。

摔倒王子擡起頭,看到我們同時整個皺眉,“怎麼還沒死。”

“……”你是這麼希望我們死在外面就是了嗎?

“哼!本大爺行走江湖只有別人死,你個渾蛋要是想早死就說!本大爺絕對不會讓你看見明天的太陽!”沖著摔倒王子那句話,五色雞頭一秒就爆了。

懶得跟他計較,摔倒王子冷哼了聲就把頭轉開。

‘你們去契堥城這幾天我們也夠累的,夜妖精一直追上來喔∼’色馬的話突然在我腦子堶掬T起:‘超多的,不過小美人跟那個王子算是很厲害了,還可以一邊甩掉追兵一邊保護美人沒偏離路線。是說這兩天夜妖精突然消失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跟陰影有關。’

“算是都處理好了吧。”小聲的跟色馬說了下,其實今天搞了整天我也很累了,就習慣性的在篝火邊找了位置坐下來,一如之前旅行時候一樣。

五色雞頭又罵了幾句摔倒王子之後,自己也在一邊坐下,看來今天一整天他多少也是有點吃力。尤其我不能用力量,所以被追被打都是他跟魔使者在應付的,但是打過頭還是我連拖帶拉的抓回來,其實都沒有舒服到哪堨h就是。

“休狄還在說陰影爆發,你們兩個什麼都不曉得就去湊熱鬧,也不知道會不會被牽連。”阿斯利安放開了小飛狼,像往常一樣讓飛狼自己離開去活動,“還托了些手下去打聽契堥城的消息,現在看到兩位學弟安全歸來,真是太好了……”

“閉嘴!”摔倒王子突然很大聲的開口打斷話,也不知道是因窘還怎樣,反正就是死瞪著阿斯利安,好像他繼續講下去就要掐爆他。

“欸?我可沒說什麼吧。”阿斯利安聳聳肩,帶著一貫的笑容,完全吃定了摔倒王子不敢真的掐他。

我有點感動地看著摔倒王子,沒想到他還怕我們出事啊……真是錯看你了,我一直以為你只是個嘴賤、裝死不想輪流做飯的王子殿下,原來還是會擔心別人。

摔倒王子回瞪過,一臉就是繼續看他會沖過來把我眼睛戳掉的表情。

“對了,這個是……?”阿斯利安看著一到營地邊就飛到上面的黑鷹,很是疑惑。

‘感覺不是很舒服的東西。’色馬也跟著擡頭往上看。

“陰影的實體。”

我才剛講完的那一秒,阿斯利安和摔倒王子幾乎是瞬間站起身,抽兵器的抽兵器、張開手的張開手,連色馬都炸毛的跳開來,退開很大一段距離。

‘我就知道、你看我坐擁那麼多小美人,故意要來找我碴嗎!’色馬直接控訴了,蹄子還在地上扒了好幾下,大有要往我臉上踩下去的意思。

“學弟、快點離開那邊。”阿斯利安非常慎重的盯著黑鷹,一秒都不敢放松。

“欸、不用緊張啦。”

看著他們戒慎恐懼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連惡作劇的心情都有了,朝上面揚了下手,黑鷹馬上飛下來抓住我的手臂,“這個不會害人,聽說好像是妖師一族的東西。”說著,我還搔了搔黑鷹的頸子,後者很配合的發出一連串舒服的咕咕聲。

阿斯利安跟摔倒王子瞪大眼睛,不知道是嚇到還是不敢相信,就站在原地完全沒有任何動作。

‘騙人──’色馬尖叫了。

哼哼哼,終于有你這只色馬都不知道的事情了吧!

再給我囂張啊你!


火焰重新被添加了新的柴枝。

“你說的都是真的嗎?”聽完我這幾天的敘述,阿斯利安還是有點不敢置信,“這些事情從未記載與流傳過,實在是太讓人訝異了。”

你訝異也不奇怪啊,就算是妖師本身的我也完全不知道這回事咩。

坐在另外一邊的摔倒王子一直用一種陰晴不定的神色在看我,讓我有點怕怕的,該不會他現在正在盤算要做掉我們,好讓陰影不會毀滅世界之類的吧?

“不過這樣一來,一些傳說神話應該就能說得通了。”支著下顎,似乎也沒有什麼懷疑的阿斯利安又看了眼黑鷹,大概是確認無害了,他也松懈很多,“原來還有這段遺失的曆史嗎……”

“是啊,不過因為陰影不能一直帶著,所以我打算等你們進入焰之谷後,就去找黑山君了。”想了想,我不是很敢說母石的事情,就草草帶過去,“學長和白川主說應該可以將他改成幻武兵器,這樣應該就不會有什麼危害世界跟被人使用的疑慮了。”

“這也是個方法。”阿斯利安點點頭,認同這種做法。

‘嘖嘖,看你這個小妖師沒三兩重,沒想到居然可以讓陰影心甘情願放棄力量,進入時間之流被沖洗成幻武兵器啊。’色馬搖搖頭,看起來很有一種人果然不可貌相的感觸,‘當初看走眼了,我還以為這個隊伍只有小美人有可看性。’

你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吧我說!

當初我也看走眼,還以為獨角獸真的天真無邪又純潔,哪知道一看就是個涎著口水被揍的料,真是完全破壞我的印象,到底是誰說獨角獸是世界上最純潔的神聖幻獸!那個人肯定沒看過獨角獸卡門板又拔不出來!

“但是幻武兵器的形成,不一定是幾年、不一定是幾百年,像我的兵器似乎在深淵渡過了九百多年的曆史才重新蘇醒,很可能在你有生之年會無法再遇到他。”很認真的這樣告訴我,阿斯利安似乎對這點比較擔心。

“啊,這個學長也有講過,雖然他是說一定會回來……假如真的不行,反正在我之後也有其它的妖師,然一定也會有兒子有孫子,總有一天一定會有妖師可以再找到他,這樣他就不用一個人了。”其實我也有考慮過這點,不過就算我死掉,妖師部族應該還是會一直持續下去的吧,如果該持有者不是我,他肯定可以找到一個最好的主人。

看看我身邊的人,每個都對自己的幻武兵器愛護有加,所以這方面應該是不用擔心了。

阿斯利安微笑著搖搖頭,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是看起來不像是反對。

‘好!沖著你這麼有骨氣,這個忙我也幫。’色馬一秒熱血起來,‘反正獨角獸的壽命很長,如果哪天你先死,我一定會幫你把這件事傳下去,包准妖師後代都會知道。’

我向他點了個頭,表示感謝。

“你……”從頭到尾都沒出聲,不知道是在想什麼想了很久的摔倒王子在所有人差不多都講完之後,才有點慢的開口。

不過他瞬間就閉上嘴巴,而且還臉色陰沈的站起來。

我還以為他是要一炸彈打過來,但是旁邊的阿斯利安和魔使者、五色雞頭也瞬間警戒,讓我知道絕對不是針對我來。

‘有東西圍過來了。’色馬左右盼顧著。

黑鷹叫了聲,從我身上跳下來,轉回了小孩的樣子,“有很多,要將他們一次都殺掉嗎?”他擡頭盯著我看。

“你不要出手。”直接朝烏鷲的頭敲下去,看來他還是把其他東西都當垃圾看啊他。

男孩癟著嘴,又乖乖的轉回黑鷹跳回來。

“出來!”摔倒王子彈了下手指,不遠的深處跟著爆了聲,但是規模不大,只是聲音在這種黑夜堶扈S別明顯,將很多本來在樹林堶悼薿妒甄帠噩嘛~得四處亂飛。

“等等,不要驚動這邊的森林種族。”阿斯利安制止了摔倒王子要再炸一次的動作,後者嘖了聲,倒是沒繼續動手了。讓同伴停止後,他才揮動了下兵器,周圍立刻刮起了股風,直接竄進樹林堶情A推出了好幾個黑色的東西。

我突然知道我們忘記什麼了。

‘欸!’在推出來的東西被營火照亮之後,色馬先發出聲音,顯然勾起了超級不好的回憶。

“又是你們這堆毛!”

一看到出現的是山妖精之後,五色雞頭火氣也跟著大了,“居然敢追到這邊來,之前的帳本大爺都還沒跟你們算,現在來剛好,本大爺就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報應不爽!”

你就是那個報應嗎?

先搞清楚是不是同一批再說吧!既然夜妖精都有分部落,山妖精肯定也有,不要一次就把人家當作是同一區的算帳啊你!

“將我們的光交出來──”

好吧、真的是同一批。

而且這次更不妙的是除了數量多以外,還有一大堆的端姆混在堶情A黑鴉鴉的整片,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包圍上來的,居然連摔倒王子跟阿斯利安都沒發現。

“看這個數量,應該已經跟了我們很久了。”知道我現在狀況的阿斯利安把我拉到身後,然後轉向中間走出來的領首者:“你們要的東西已經不在我們身上,為什麼一路都不放棄。”

藉著火光,我認出來帶頭的居然就是之前那個我認識的長毛家夥。

“我們全部的族人分了兩邊,一邊去了契堥城,一邊一直在這媞妗齱A那幾個小偷根本沒去過其他地方,所以東西一定還在你們身上。”山妖精指著我,面色異常不善,連著旁邊所有的山妖精都跟著發出了低低的吼聲,讓我一下子有了回到之前山上被包圍的錯覺。

看來他們智商沒有我想像的低,之前在山上被越見幫忙甩掉之後,馬上就分兩批追上來了,一邊繼續沖契堥城追殺我們,另外一邊就追在學長他們後面,而且途中可能還吸收了端姆來幫忙。

到底為什麼如此不罷休?

“黑石真的已經不在我身上了,有人接手拿走了。”早知道就不要讓白川主在夢堮酗F,應該讓他自己正大光明的來,起碼被追殺也追不到嘛。

我就不信山妖精抓得到亂變成怪東西的白川主!連府君都抓不到了、更別說他們,這想想起來白川主肯定就比我們安全很多。

嘖嘖,果然是世上沒有早知道。

“殺死他們、殺死他們……”就像之前一樣,完全不聽任何解釋的山妖精慢慢的聚集過來,原本緊密的樹林被擠壓著,不斷傳來斷裂的聲音,在其中隱約可見一些棲息的大氣精靈也驚慌逃竄,可能沒想到山妖精會如此對待植物。

‘這些都被自己的欲望給影響了喔。’黑鷹站在樹上,俯瞰著我們下面,涼涼的開口:‘一開始大概是被自己想要什麼東西的欲望給生變,然後可能接觸到鬼族的毒素,雖然很淡、但是現在已經因為自己的扭曲越來越濃了。’

“欸?看的出來嗎?”我看起來山妖精沒什麼兩樣啊……是說,的確是整個很扭曲啦。

‘因為我是陰影,當然可以看到他們最深層的扭曲。’黑鷹發出了兩聲笑,‘現在要讓我全部殺死他們嗎?都變成手下也是可以喔,這樣其他種族就不敢動我們了。’

“……你給我在上面乖乖蹲好。”


山妖精發出了咆嘯聲。

數量可能近百的毛妖精圍繞著我們,魔使者快速的設下了結界,就像之前讓他們完全無法再往前進。

“糟糕,真的得全部處理掉嗎……”阿斯利安看著外面不斷沖撞結界的大量山妖精,露出了不願意的表情。

“本大爺是沒問題啦,反正這些山妖精早該屠殺了。”五色雞頭磨著爪子,顯然就是一路殺到底的打算。

“不要對這些東西有無用的同情。”看了狩人一眼,摔倒王子毫不留情的丟了一句冷話:“到底什麼時候你才要改掉。”

被摔倒王子一罵,阿斯利安好像火氣也來了,狠狠的瞪了回去,“並不是所有的生命都無用,肯定能有什麼方式將這些山妖精引領帶回。”

“哼!”

我說……我才在想剛剛回來時候你們兩個好像融洽了不少,現在又要反目了嗎?早知道就晚點再回來了,大家好好相處不是很好嘛。

‘唉唉,這兩天才沒聽到對罵的說。’顯然也很有相同感慨的色馬趴在學長身上,正在藉保護之名行吃豆腐之實……

“給我下來。”一秒過去把色馬推開,他居然在短短幾天就把鹹豬手……鹹馬手給我伸得如此徹底!

‘擋人姻緣是會被馬踢的!’說完,馬蹄子還真的要往我臉上蓋下去。

“趁人不備才會被豬踢!”連忙把馬蹄揮開,我趕快把學長扶起來,避開魔爪。

“喂!快點把這個結界打開,本大爺要把這些該曼的山妖精都送地獄!”被隔在堶悸漱郎熆頭已經開始焦躁了。

摔倒王子更幹脆,一個彈指,森林堿藒M就爆炸了,位置離我們不遠,剛剛好就在最多山妖精的地方,立刻就看到血肉隨著爆炸橫飛。

“住手!”阿斯利安抓住他的手腕,制止他第二次動作。

我看別人還沒打來,我們這奡N先內亂了。

看著旁邊還想湊過來的馬臉,我一巴掌再把他推開,“如果你再來,我就把陰影叫下來。”聽說他超怕這個的。

‘卑鄙啊──’色馬發出悲淒的哀號,‘沒天理啊,美人又不是你家的──嗚嗚嗚嗚嗚──’不過他倒是真的不敢再湊過來了。

就在我們堶惕n成一片、讓我思考著要不要讓米納斯幹脆再來一記安眠彈把所有人都擺平時,外面突然傳來奇異的聲響。

先是那只我認識的山妖精抖動了下,原本正在沖撞結界的身體用一種很匪夷所思的方式抽搐著,接著頭與手扭轉了幾乎一百八十度,堶悸滌念f發出了喀喀喀的不自然聲音,甚至在噗哧一聲之後看見了血淋淋的骨頭穿出來。

我完全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欸?鬼族化了。’

隨著黑鷹的聲音一落,山妖精的外皮突然整個炸開來,接著黑色的東西瞬間沖往前,巨大的力量將魔使者的結界撞開一個洞。

看見變化,其他的山妖精根本沒有什麼驚嚇反應,反而是跟著撞進來,在其中也有零散好幾個開始扭曲變形。

那種畫面比我在湖之鎮底下看見的還要恐怖。

外皮撕裂之後,根本不知道變成什麼東西的山妖精就是黑黑的血淋淋一球,身上張開了無數青色的眼睛,看起來非常惡心,尤其他黑色的肌肉還一跳一跳得異常明顯。

端起黑刀,魔使者在山妖精沖進來的同時直接將那個已經鬼族化的妖精給劈成兩半。

“都已經這樣了,你認為他們還能夠得救嗎!”摔倒王子抓住阿斯利安的領子罵了句之後才將人丟開,接著轉頭面向了那堆沖破結界的山妖精,“身為奇歐妖精,無法容忍扭曲之物存在于世上。”

“但是,身為狩人,則是希望將迷途者引領回返。”阿斯利安偏過頭,不再去看一個一個裂開的山妖精。

我突然知道為什麼他們這麼容易起沖突了。

就像五色雞頭有著獸王族好戰的血液一樣,一個是不容許塵埃,一個是希望保護迷途者,所以才會不斷的抵觸。

為什麼之前我會沒注意到呢,明明就是這麼容易發現的事情。

看來人真的是會長大的,在經過這段時間之後,我突然看得更多了。

那些山妖精那麼執著黑石力量,將之藏起然後殺害了旅團,到最後因為這些讓自己扭曲變形,滿腦子都只想要那個東西、執意的不斷追殺我們,渴求的心變得肮髒,連形骸都已經不像是原本的樣子了。

總有一天,會有更多“山妖精”為了欲望放棄一切,然後扭曲自己,只為了掌握吧?

總有那麼一天,鬼族會覆蓋世界的吧?

等到白色種族都不再純潔那天,等到人心都輕易的被扭曲時候,黑暗就會降臨大地,阿斯利安的種族將無法再為迷途者領路,摔倒王子的種族將會厮殺到最後一人都不剩,當那些都開始扭曲之後,就會如此的推倒樹木,連原本應該守護山脈的使命都拋之在後。

我已經不再像以前那樣什麼都不懂了。

站在被保護的後面,這一瞬間我突然好像透過那些山妖精,透過了黑鷹的眼睛,看到了重疊在上面的某些畫面。

那一個一個的古老生命們殺人、被殺、周而複始的,搶奪著。

就像刻印在陰影的記憶當中,現在鮮明的出現在我面前,就像某種滑稽的劇碼一樣重複上演。

總有一天,黑暗會真正降臨大地的吧。

然後那個時候,就不再會有白色的種族,因為黑色種族才是正義,撕裂著世界上任何一切屬于白色的東西。

直到那一天,陰影才真正的降臨,而妖師與夜妖精們,才會打開應該沈眠的兵器,讓所有失衡的世界完全終結。

那個,才是妖師真正的使命吧。

有刹那間,我不確定我是不是真的笑了,但是察覺這些事情之後的確讓我的心情非常好,然後我伸出了手臂,讓黑鷹停在上面。

“你還是出手吧。”

因為現在還是白色種族的時代啊。

所以,妨礙妖師的石頭,早早消失吧。

黑鷹笑了聲,身體瞬間整個化為大片的黑暗。

“對了,不要毀壞到草跟樹。”

黑影越過了摔倒王子、擦過了阿斯利安,像是洪水一樣卷入了山妖精當中,那近百個會呼吸的東西在瞬間連個聲音都沒有,就這樣被黑暗完全吞噬了。

毛毛的山妖精、凶猛的傭兵端姆,連一點點都沒有剩下,在陰影席卷過後,四周空蕩安靜到可怕。

然後陰影收回,重新變成了黑鷹落在樹枝上,滿意地發出了短短的鳴叫聲。

真的很簡單,一下子威脅全都消失了。

阿斯利安轉過頭,帶著驚恐的目光看著我,摔倒王子和色馬也幾乎都是不敢相信的目光,連五色雞頭都講不出話來。

“……呃、這個……”我抓著頭,有點尷尬的笑了聲,“對不起,我不曉得會這樣,陰影好像真的、很恐怖喔……”

阿斯利安和摔倒王子幾乎是在瞬間松了口氣。

“漾∼差點被你嚇死!”五色雞頭一巴打在我肩膀上,直接把我打到矮一節,“不過好你個仆人,居然把本大爺的獵物都殺光了──”

“啊!別拘泥這個嘛,下一個會更好啊!”

“這樣說也是,反正那些山妖精也不夠打牙祭,本大爺還是去找更強的敵人才對。”直接轉手勾住我的脖子,五色雞頭咧開笑,“果然本大爺的仆人最了解本大爺!”

是說,你一點都不難了解啊。

然後,我也跟著笑了。

上篇:第九話  異界的分線     下篇:第八集  停頓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