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十九章 十日齊出  
   
正文 第十九章 十日齊出

自多寶道人離開金鼇島後,四百年時光,如白駒過隙,翛然逝去。在這四百年里,巫妖罷斗,洪荒平靜,各族一時興盛不已!

極東西垂之地,洪荒與天界接壤之處,有一島,曰瀛洲,本為洪荒陽神之首東王公的府邸,後東王公身死于帝俊與東皇太一之手,瀛洲就成了妖族的一處別府。瀛洲上有一巨木,樹高千丈,盤結東海,方圓萬里都是此樹的根須觸及之地,巨大無比。樹身分有十枝,蜿蜒伸出近有百丈之長。這巨木乃是洪荒有名的神樹,名叫扶桑。

扶桑樹身堅無比,刀劍難傷、水火難破,樹身本身就是一巨大的法寶。不過卻沒有人用其做兵器、法寶,實乃其太過堅硬,根本就不可能將樹身破開。

扶桑樹每近萬年自動休眠一次,具體時間卻是不固定,休眠時間長短也不定,但都是很短,一閃即現,一般人都反映不過來就已經結束了。每當休眠時,樹身會自動脫落一部分的枝干。但枝干入水即化、遇光即燃,故此,扶桑木雖每萬年脫落一次,但洪荒中甚少有扶桑木的身影。

自巫妖兩族在鴻鈞老祖的干預下,兩族分治天地後,天帝帝俊命其十子憩于扶桑木上。這天帝十子乃是三足金烏,一身太陽真火足可焚天滅地。這十只金烏卻又沒能修成將自身太陽真火隨意收發的境界,無法待在天宮之中,于是天帝帝俊就命他們居于東海扶桑木之上,囑咐他們好生修煉,早回天宮,不可隨意到那洪荒大地。

扶桑木堅硬無比,不懼水火。三足金烏的太陽真活雖然厲害,但卻也無法對其造成傷害。這十只三足金烏分居十枝枝干之上。每當離開之時,紅光閃耀、熱湯沸沸,附近東海海面一片焦枯。待得其返回之時、同樣是如此這般景象。使得方圓萬里的海域成為禁域、生命絕跡。

開始幾位妖族太子尚且遵循父皇的嚴令,三足金烏拖著太陽東升西落,一天一位太子輪流轉換,十位太子這幾萬載兢兢業業,到也沒出什麼差錯。但時間一久,眾金烏就呆不住了,時常偷偷跑到洪荒中去玩耍。好在每次出去都是一只金烏獨自出去、其他的留守,輪流著偷跑出來。金烏到洪荒時也是盡量改變身形、收起太陽真火,時間一久倒也沒人察覺。

一日,那三足金烏中最小的一位太子陸壓突發奇想,對另外九位太子道:“各位哥哥,我等每天只能一人出去,如此幾萬載,太過單調了,不如我等兄弟結伴而行,一同去洪荒大地游玩一番。”

眾太子一聽,頓時心動,齊齊離開那扶桑之木,向洪荒大地飛去,卻不知這一走他們中間只有一個能回來了。

十只金烏離了大海飛到洪荒看著這數萬年沒有見過的景色不禁呱呱直叫,不過他們卻沒發現,只要是他們飛過的地方都是河流干涸,生靈盡滅。草木干枯隨即著火燃燒。

只因這十只金烏繼承了帝俊的血脈,體周天生便燃燒著太陽真火,這太陽真火可說是除開天辟地時生成的先天靈火最厲害的火之一,而這十只金烏由于貪玩,數萬年來還不能很好的控制。今天玩的太瘋,使體內的太陽真火泄露了出來,使得洪荒遭了大劫。一時巫族、人族死傷無數!

這樣一來可惹怒了洪荒一大神通之人!便是後土部落地誇父大巫!巫族一向以修煉體術而著名。但大多數巫人皆有一種天生就能控制地能量。或水。或火。或空間等。而誇父大巫卻是巫族中唯一不會法術地。作戰只憑他們地身體。

祖巫後土化身六道輪回。成為平心娘娘。出不得輪回地獄。後土部落便由誇父和後羿兩位大巫領導。

本來誇父坐在帳中。想著數天前在祖巫殿中幾位祖巫所商量地對付妖族地對策。突然感覺一陣燥熱。又聽見了帳外族人地慘叫聲。忙跑出去看發生了什麼事。

等他出了他那頂用北海冰蛟皮做地帳篷。卻發現帳外已將成了一片火海。許多弱小地族人在火中掙紮呼號。只剩下三五大巫在徒勞地救助。而天空中十只三足金烏正在嬉戲。直氣地目嗔欲裂。指著空中地十只金烏罵道:“有人養無人教地扁毛畜牲還我族人命來。”

說完便現出本相來。只見一身高數百丈兩耳各穿一條黃蛇。兩臂之上亦各纏一條黃蛇手拿桃木杖地巨人立于天地之間。

誇父現出本相後便揮杖向十只金烏打去。只聽“砰”“哇”兩聲。一只金烏被擊飛。空中落下幾根羽毛落地即燃。又引起一片大火。

十只金烏正在嬉戲只聽得下方有人在叫罵,旋即變為一巨人,一杖便將老五擊飛,眾金烏頓時大怒,紛紛高聲喝罵。正罵的歡時只見老五搖搖晃晃的飛回來了,眾金烏忙上前安慰。

只見大太子飛出對誇父說道:“誇父,我等兄弟在此游玩,汝不但無故辱罵我等,更將老五打傷,今日不將汝剝皮抽筋難消我等心頭之怒。”說完便與中兄弟一擁而上。

誇父聽完大太子所說的話直氣的渾身發抖,大吼一聲便向十只金烏沖去。這一戰直打的山崩地裂,河水倒流,一個是盤古血脈,大巫之身。一方是太陽之精,妖皇之後,俱有不凡神通。

那誇父不愧為祖巫之下有數大巫,本就是為戰而生,自誕生以來不知經曆了大小多少戰,戰斗的經驗卻不是十只金烏這種嬌生慣養的紈绔子弟可比的,十只金烏漸漸落在了下風。

只聽老十喘著氣對老大說:“大哥,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不如我們把誇父引到極西荒漠,那里靈氣稀薄,太陽之力旺盛,我們也可占優。”正說間又有一只金烏被誇父擊中,羽毛紛落于地,大太子一看也急了,忙喊道:“好,弟兄們點子硬,扯乎!”這大太子一急連黑話也喊出來了。說完便領著眾兄弟向極西荒漠而去。

金烏一口太陽真火噴出,邊噴邊跑。誇父擋住太陽真火,見金烏逃跑,奮起直追。追便了大半洪荒大地,誇父全身著火,饑渴難奈,遇見長江,一口吸干長江,不夠。遇見黃河,一口吸干黃河,還是不夠。

眾金烏一直將誇父引到荒漠深處,估摸誇父就是跑一時也跑不出去,便返身向誇父撲去,這次卻不是一窩蜂般齊齊上陣,而是五個一組輪番上陣,慢慢誇父不複先前之勇,速度越來越慢,喉嚨中亦如風箱般呼呼直響,大太子一看喊道:“弟兄們,他快不行了,我們一起上。”說完便與其他四只正在休息的金烏一擁而上,也不再顧忌真元的損耗,太陽真火不要命的瘋狂噴出。

只見誇父身上的汗毛,頭發,胡須慢慢的變黃,卷曲。身上的四條黃蛇也不複先前之活力,誇父愈加暴怒,一時怒吼連連,手中桃木杖瘋狂的揮舞,卻再也無法擊中十只金烏,想那金烏本就以太陽真火及速度在洪荒中聞名,況且誇父此時由于靈氣的吸收跟不上損耗的速度,已經愈來愈弱,又怎能擊中。

誇父饑渴難奈,全身筋疲力盡,正在此時六太子趁誇父一時不察,突破桃木杖形成的杖影在誇父身上留下了三道血淋淋的爪痕,直痛的誇父身子一顫手中桃木杖一緩,讓更多的金烏鑽過杖印影在他身上留下了更多的爪痕,慢慢的誇父身上的傷痕越來越多,最終被十太子抓住機會,一爪將心髒挖出,只聽誇父一聲大吼,轟然倒地,手中桃木杖落地化為一片桃林,後人稱之為鄧林。

卻說妖族十位太子趁著誇父被曬得得一陣迷糊,趁機偷襲,瞬間功夫便被眾金烏打死!十只金烏也是傷痕累累,在十太子將誇父的大巫精氣收取後便欲回東海療傷。

這日多寶道人一路游蕩,來到了首陽山,便進的山門拜見大師伯太上老君,剛剛走到八景宮前,見一年輕道人迎了出來。道人上前道:“來人可是多寶大師兄?”“正是貧道,你便是大師伯新收的弟子,玄都吧!”多寶道人問道。

“正是,師尊知道師兄前來,特命我來迎接。”玄都道。

“我也好些年沒有見過大師伯了,近日游曆洪荒,正好路過首陽山,便來給大師伯請安。”

“如此就請師兄與我進宮吧。”玄都說完領著多寶道人進了八景宮。

見到太上老君,多寶道人忙上前道:“弟子多寶見過大師伯,大師伯金安。”

“恩,你起來吧,一別五百年,你如今法力道行是越發的精進了,不枉我師兄弟三人教導你萬年,不墮我三清之威,恩,不錯,不錯。”太上老君原本就對多寶甚是喜愛,如今見他越發勉勵,當下贊道。

“弟子不敢當大師伯盛贊。”多寶道人趕忙道。

“如今我手上正有一事要人跑跑腿,只是玄都道行低微,你來得倒正是時候。”

“弟子願為大師伯分憂。”多寶道人趕忙道。

“卻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不過做好了也當有你的一段緣法。”說完自袖口內拿出一顆精光閃閃的仙丹。多寶道人只覺濃郁的藥香撲面而來,多年不變的道行也好像有所精進。

“這是我閑暇之時煉制的九轉金丹,你拿了去後土部落一趟,至于什麼事情,去了便知。”太上老君說完便閉上了眼。

多寶道人知道太上老君的習慣,忙用玉瓶受了九轉金丹,便起身施禮之後告辭離去。

上篇:正文 第十八章 化身輪回     下篇:正文 第二十章 後羿射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