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十五章 風雨飄搖夢未醒  
   
正文 第十五章 風雨飄搖夢未醒

多寶道人思來想去,覺得還是應該派幾個人去北海牽制一下西方教的幾個修士,如此可以讓聞仲早點將北海的戰事結束,因為此時殷商朝中已經是爛透了,最後想了想決定派自己的善尸化身明心道人和龜靈聖母,外加金光仙,虯首仙和靈牙仙。此行前去志在牽制,不在殺敵,當然若是有機會,也不會放過。

不說明心等人前往北海,只說那王後姜娘娘一路來到壽仙宮,見宮中燈火通明,絲竹管樂之聲不絕于耳,不禁心頭火氣,更是大怒。那紂王此時已經是喝的迷迷糊糊,聞聽王後來訪,既命蘇妲己將他引進宮來,還安排那蘇妲己親自為她跳舞助興。只不過那姜娘娘此刻哪有心情欣賞歌舞,當下起身對著那紂王與蘇妲己一陣斥責。也不管那紂王反應,便自拂袖而去。紂王見狀大怒,心道這姜娘娘真是不識抬舉,又有那蘇妲己趁機在一旁搬弄是非,煽風點火,不由的動了廢後另立的念頭。

次日,那蘇妲己前去給那姜王後請安,誰知道那姜王後卻是當著西宮黃貴妃和馨慶宮楊貴妃的面對著她劈頭蓋臉的一頓斥責,回來之後,蘇妲己暗思報複,便令門下侍女鯀捐暗自聯系紂王的寵臣費仲。

那費仲奸猾無比,當即派門下姜環冒姜王後之命前去刺殺紂王,以此來嫁禍姜王後,那紂王聞言大怒,命人將那姜王後拿下交由西宮黃娘娘審辦。那姜王後賢良淑德,如何會做下此等惡事,自是不會承認。蘇妲己又生毒計,上奏紂王欲挖去姜王後雙眼,紂王絲毫不念多年夫妻之情,竟然欣然答應。黃娘娘與姜王後交好,趕緊回到宮中,勸那將王後認下此事。只不過那姜王後雖是柔弱女子,性情卻是剛烈無比,甯死不認,被剜去一目。那蘇妲己見她仍是不招,又生一計,命人用銅爐炮烙其雙手,可憐一代王後,無端遭此大難。

有那東宮太監楊容,乃是姜王後親近之人,見她無端遭此大難,心中憐惜,當下便報于那兩位王子殷郊和殷洪,此時殷郊年方十四歲,二殿下殷洪年方十二歲正在東宮嬉戲,聞聽楊容來報,二人當即跑到西宮。只見母親渾身血染,兩手枯焦,臭不可聞。那姜王後見親子來到,不由悲痛欲絕,當即斃命。

那殷郊和殷洪此時怒火中燒,提劍斬殺姜環,隨即又欲進那壽仙宮誅殺妲己。紂王聞言大怒,命晁田、晁雷領了龍鳳劍誅殺逆子,殷郊和殷洪兩位殿下此時才知道闖了大禍,在馨慶宮楊貴妃護送下來至朝堂之上,尋求武成王等人庇護,楊貴妃也因懼怕受刑,自縊而死。

殷郊和殷洪兩位殿下驚慌失措的來到朝堂之上,將來龍去脈講給黃飛虎等人聽,眾人聞聽王後突遭此難,無不落淚。便在此時,就聽一個聲音道:“紂王無道,殺子而絕宗廟,誅妻有壞綱常,今日我等欲保二位殿下往東魯借兵,除了昏君,再立成湯之嗣。我等反了!”二人背負殿下,徑出朝歌南門去了。眾人見開口之人,乃是鎮殿大將軍方弼、方相兄弟二人。眾人趕忙將此事上奏紂王,紂王聞言,命殷破敗和雷開前去緝拿。

二人自武成王黃飛虎處領了兵馬,那黃飛虎有意偏袒殷郊和殷洪二人,故意撥了一些老弱殘兵給他二人,二人帶著這些老弱病殘,如何能追得上,當下只能干著急。且說那方弼、方相二人帶著兩位殿下走了一兩天,決定分開逃亡。一路由大殿下殷郊前往東魯,請自己的外公與舅父起兵,一路由二殿下殷洪前往南都借兵不提。

不說那二殿下殷洪從小嬌生慣養,如何受過這等苦楚,行了不久,便自身體困倦,來至一處軒轅廟中,在聖座之下沉沉睡去。而那大殿下殷郊則是沿著官道一路往東魯奔去,走了有四五十里,天色已晚,見前面有一所官宦府邸,上書太師府,當即決定借宿一宿再走。上前敲開大門,竟是那致仕的老丞相商容。商容見竟是大殿下殷郊,衣衫襤褸,極其狼狽。商容見狀大驚,忙問起緣由。殷郊忍著悲痛將這段時間朝中發生之事講了一遍,商容聞言垂足頓胸,同時也是心痛不已。命下人服侍殿下下去洗涮休息,自己則到書房之中准備修書上奏。

不說殷郊這邊巧遇老丞相商容,且說那殷破敗和雷開二人帥大軍追擊二位殿下,一日才行三十里,三日行了百里,這一日來到一處三岔路口,二人決定將老弱病殘留在此地,只選精銳兵分兩路,一往東魯,一往南都,分頭行事。這雷開領五十名軍卒,行軍速度大為增加,來到晚間,忽然雷電交加,大雨傾盆,無奈之下,只得尋找住處,休息一宿,明日再追。眾人來至一處村落之前,見松林之中有一處古廟,便決定在此暫且休息一下。眾人來至廟中,見一人正酣睡于聖座之下,上前一看,正是眾人辛苦追趕的二殿下殷洪,當下眾人將殷洪喚醒,騎馬冒雨往來時三岔路口行去。

且說那殷破敗順著官道一路奔行,這一日來至風云鎮太師府前。這殷破敗乃是老丞相商容的門生,知道此處乃是老師府邸,當下下來拜見。進得門來,只見那大殿下殷郊正與老丞相商容在殿上用餐,這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殷郊見他進來臉色嚇得慘白,商容見狀上前安慰,決定與他一起回朝歌上奏。那殷郊本以為可以以自己一命可以掩護弟弟殷洪逃走,誰知來至三岔路口,見弟弟竟是早被拿了,不覺心如刀絞,頓足捶胸,聞者無不落淚。

殷破敗與雷開二將押著二位殿下。回到朝歌。眾文武百官知曉之後。忙自進宮上奏。請旨望紂王回心轉意。不料紂王受妲己蠱惑。心意已決。眾人無奈。又不願就此散去。便紛紛聚集在朝堂之上。卻不知那行刑地旨意早就發往午門了。

這殷郊。殷洪兩位乃是封神榜上有名之人。此時自然有貴人相助。眼見五時三刻已到。眾人正待行刑。就見塵土飛揚。飛沙走石。地暗天昏。一聲巨響。如崩開華岳。折倒泰山。嚇得圍宿三軍。執刀士卒。監斬殷破敗等人用衣掩面。抱頭鼠竄;及至風息無聲。二位殿下卻是不知所蹤。殷破敗忙令人報于紂王。紂王聞言目瞪口呆。只得作罷。你到那怪風從何而來?原來是那太華山支霄洞赤精子。九仙山桃源洞廣成子因犯了殺戒。受元始天尊之命下山應劫。只因如今封神未開。而人無事。結伴游覽三山五岳。這一日真好路過朝歌。被兩道紅光擋了云路。暗自掐算。便知來龍去脈。知道此殷郊殷洪兄弟二人與自己有師徒之緣。將來也是要助姜子牙助周伐商地。便令黃巾力士將二人救下。帶回山門悉心教導不提。

且說那老丞相商容跟在殷破敗等人後面往朝歌趕來。只是他年老體衰。不似殷破敗等人年輕力壯。是以騎馬不如殷破敗等人快。趕到朝歌之時。已是過了五時三刻。來至午門。見眾人圍觀。心不由沉下了底。卻問說是二位殿下被一陣怪風卷走。暗道天不亡成湯江山。吉人自有天相。

當下來到王宮之中。見眾人聚集在朝堂之上。眾官將見是老丞相前來。紛紛前來見禮。商容見到眾人。少了不少地熟悉面孔。不甚唏噓。隨即上前對眾人道:“今日老夫前來。只為以死勸諫天子。希望以老夫一條殘軀。使得天子回心轉意。如此也有臉面去見九泉之下地先王。”當下命執殿官擊鼓請架。紂王此時因為殷郊。殷洪兩個逆子被怪風卷走。悶悶不樂。聞聽有人擊(web用戶請登陸#9312;⑹k.сΝ下載TXT格式小說,手機用戶登陸wap.1⑥K.Сn)鼓請架。鍾鼓不絕。當下大怒。命人擺架。來至大殿之上。卻是見到商容也在朝官之中。驚異道:“老丞相既然已經致仕。不在家中頤養天年。如今還來參與朝中之事。當真是不知進退。”商容聞言不覺心中冰涼。自己為殷商耗費一生心血。卻換來這一句不知進退。心痛流淚不已。跪在朝堂之上。奉上奏章。

紂王無奈之下接過來翻看。看完之後大怒。當下命人要將他拿下以金瓜擊頂。商容聞言大喝道:“誰敢拿我?我乃三世之股肱。先帝托孤之大臣!吾死不足惜!帝乙先君:老臣今日有負社稷。不能匡救于君。實在無臉在九泉之下面見先君!你這昏君。天下只在數載之間。便將為他人所取代!”商容往後一閃。一頭撞倒龍盤石柱上面。可憐一代老臣。落了個腦漿噴出。血染衣襟地下場。眾臣見商容撞死在朝堂之上。一時面面相覷。紂王尤自怒聲不息。命人將商容遺骨。拖出城外。拋尸荒野。大夫趙啟見商容為殷商大業。死諫與朝堂之上。竟還落得個拋尸荒野地下場。連一句棺槨也得不到。當下站到紂王面前指著他大罵。那紂王余怒未歇。見他如此。當即命人將他拖下去炮烙致死。如此殷商朝堂之上精華盡失。江山處于風雨飄搖之中。可歎紂王還沉浸于酒色之中。尤不自知。

上篇:正文 第十四章 丹心碧血諫朝堂     下篇:正文 第十六章 通天堵門弟子身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