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十六章 通天堵門弟子身死  
   
正文 第十六章 通天堵門弟子身死

不說殷商朝中忠臣慘死,江山處于風雨飄搖之中,只說那多寶道人在派出自己的善尸化身明心道人的人前去援助困在北海的太師聞仲之後,便起身來到通天教主的修道之所,剛到門口,便聽到通天教主道:“多寶,你有何事?”

多寶道人知道通天教主發現自己來了,當下躬身道:“師尊,弟子日前發現西方教准提道人妄自插手東方封神之事,如今又派門下弟子在北海相助于袁福通,將我截教弟子聞仲滯留在北海,老師知道,如今我截教弟子多在殷商為官,若是此時殷商國力消耗過大,對我截教將來多有不利,是以弟子想請師尊能夠滯留下西方教兩位聖人,由弟子等人前去給他們一個教訓。”

通天教主聞言沉吟片刻,道:“你既知我截教將來可能會成為眾矢之的,如今又妄自與那西方教結下因果,不怕將來他們趁機落井下石嗎?”

多寶道人道:“老師,我教擋了西方教大興之路,與西方教必有一戰,與其等他們將來找上門來,不如先下手為強,趁現在封神未起,斷其手臂,將來再做謀算。”

通天教主想了一下,最後道:“既然你決定了,貧道便舍下這張面皮陪著你為我截教拼出一條生路來。”隨即也不多言,起身往西天極樂世界而去。多寶道人也起身往北海而去。

西方,極樂世界,由于准提道人和接引道人將僅有的幾位弟子派出去相助袁福通,是以也沒有講道,二人坐在蓮台之上探討西方教教義,看有什麼有要補充的地方。就在此時,虛空之中飛出一卷畫軸,猛然展開,將整個西天極樂世界都攬在圖中,誅仙四劍分別落入四方,煞氣沖天,將極樂世界堵了個嚴嚴實實。

接引道人與准提道人見狀大驚,當空喝道:“通天,你好是無禮,如今大劫降臨,你不閉關靜頌黃庭,緣何以誅仙劍陣堵住我極樂世界。”

通天教主聞言哈哈大笑,在虛空之中現出身形道:“准提,你當真不要面皮,你既知大劫降臨,還敢派門下弟子到我東方搗亂,今日貧道便來看看,幾百年不見,你道行是不是又有精進,才敢將我東方諸聖,如此不放在眼中。”

那准提道人聞言一咽,不知道通天教主如何知曉自己算計,當下將七寶妙樹拿在手中,接引道人在一旁拉住他,搖了下頭。須知這誅仙劍陣當日道祖曾言非四聖不可破,豈是妄言,如今通天教主雖是一人前來,但是他有誅仙劍陣在手,如果與他動手,若是贏了便是以二敵一,若是輸了平白丟了面皮。況且通天教主背後還有太上老君與原始天尊兩兄弟,焉知他們不會出手。如今自己師兄弟二人理虧在先,只能忍氣吞聲。通天教主見狀也不挑釁,只在虛空之中盤膝坐了下來。

話說多寶道人在通天教主離開之後,也是前往北海,如今接引道人與准提道人被困在誅仙劍陣之中,不能通過天機通曉世間之事,正好方便多寶道人算計西方教弟子。

北海袁福通之所以會起兵造反,並不是因為紂王無道,而是有人慫恿他,說是他命中有帝王之象。于是袁福通糾結手下諸侯,許下重賞,這才起兵造反。而那慫恿他之人正是西方教門下四大弟子,藥師,彌勒,俱那含,與迦葉。卻說龜靈聖母等人來至北海來到北海軍營之中,請見聞仲。聞仲聞聽幾位修士來援,當下大喜。待幾人進入大營,竟是截教的幾位師叔,當下連忙見禮。

明心道人上前道:“聞仲。明日你且派人前去叫陣。至于袁福通背後地高人。自有貧道幾人前去應對。”

聞仲聞言大喜。上前道:“多謝幾位師伯。師叔相助。為了弟子之事。勞煩師伯。師叔輕履凡塵。真是罪過。”

龜靈聖母溫言道:“你也不必客氣了。須知我截教與殷商糾纏太深。想要脫身恐怕是不可能了。如今只能盡力扶助爾等。為我截教將來在大劫之中爭取最大地利益。”

聞仲聞言點點頭。見過禮之後。起身走出大帳安排去了。

且說聞仲整頓三軍。于次日一早投了戰書向袁福通大軍壓去。明心道人等人則是隱于眾將士之中。袁福通正在大營之中與部下飲酒作樂。聽說聞仲提兵來攻。當下對部下冷笑道:“本王天命乃是帝王之象。帳下又有四位仙長相助。聞仲老兒如此不識天時。今日本王便將他擒來。讓他自取其辱。”

袁福通在眾人地陪同下出地陣來。見商軍軍容齊整。不禁暗暗驚心。不過想到帳中地幾位高人。又平複了下來。當下拍馬來至兩軍陣前。喝道:“聞仲老兒。難道日前給你地教訓還不夠嗎。今日又來自取其辱。還不下馬受降。非要本王親自出手不成?”

商軍這半年來本就是打得憋屈,本來己方實力要遠遠超過那袁福通,豈知本方一旦有所調動,便會被那袁福通抓個正著,此戰已是失了先機,處處受制,就像一個巨人被人吊在半空,空有一身的力氣,卻使不出半分。見主帥主動邀戰,當下是士氣高漲,要將這半年來的火氣盡數發泄出來。如今見主帥受辱,當下都是怒火中燒,呼喝之聲不絕于耳,有如九天雷動。那袁福通帳下士兵當下被商軍驚天的氣勢所攝,未戰便輸了一成。袁福通見狀也是面色一變,對身邊親兵言語了一聲,那親兵聽後點點頭,轉身往後營跑去。不多時便見幾個身著袈裟,面目怪異的修士跟著那個親兵走了出來。

袁福通見到幾人,顯得分外尊敬,或者是內心還有一些恐懼,當下回到本陣之中,離得很遠便下馬迎了上去。那袁福通來到幾人面前,道:“幾位仙長,如今看這聞仲老兒的架勢,象是要與本王決戰了。還請幾位仙長出手將這老兒擒下,助本王破了商軍,本王定當遵守承諾,將來轄地內只准仙長門下前來傳功布道。”

幾人聞言漠然的點了點頭,當下有那藥師上前,鼓動周身法力,只見空中憑空出現了一只黃燦燦的巨掌,散發著祥光,伴隨著梵音陣陣,向著聞仲當頭拍去。戰場之上的眾人見到如此威勢,不由心神動蕩,眼現迷亂之色。便在此時,只見聞仲端坐馬上巍然不動,隨即大喝一聲,額間神眼霍得睜開,一道白光自神眼之中射出,碰的一聲,將那巨掌擊的粉碎,一時間金光四射,漫天梵音也是消失于無形。藥師身體微微一晃,抬手看了看紅腫的手掌,默默地點了點頭,太師聞仲卻是面色一陣慘白,顯然是消耗了太多的元氣,在馬上也是渾身顫動,良久才止住身形,好懸沒有直接跌下馬來。陣後的明心道人等人也是暗自點了點頭,以截教三代弟子身份能硬接藥師一擊,也可以引以為傲了。

明心當下對龜靈聖母等人點點頭,隨即排眾而出。藥師身旁迦葉見藥師在小輩面前吃了暗虧,當下大怒,便要上前結果了聞仲,就在此時,感覺到商軍陣中五道仙氣,沖天而起,其中威勢便是比之自己眾人也是不遑多讓,當下微微變色。這時聽到一個聲音道:“西方教的幾個賊子,便只能出手對付我等門下小輩和這些凡夫俗子嗎?”幾人順著聲音看去,見到幾個截教二代弟子,開口之人正是金光仙。

彌勒也是微微變色,隨即恢複平時笑呵呵的的模樣,想到老師的交代,不可與三教弟子直接照面,當下上前來道:“原來是截教幾位道友前來,我等不知聞道友乃是截教弟子,如今既然知道了,我等退去就是。”

虯首仙聞言上前道:“你西方教當真是各個算盤打得精得很,有便宜就占,沒便宜可占便拍拍屁股走人,真是盡得那准提聖人的真傳,只是這世間哪有如此便宜之事。”

明心道人見他言及聖人,頗有不敬,臉色微變,當下喝道:“師弟,小心禍從口出。”

西方教幾位弟子此時也是臉色大變,那迦葉最是暴躁當下祭出自己法力凝聚的舍利子,與那虯首仙戰作一團。截教眾人見他們動手,也不客氣,紛紛拿出自己的法寶,加入戰團。在此時便能看出西方教的貧瘠和截教的財大氣粗了。西方教弟子能拿得出手的的寶貝不過是以自身法力凝聚,又打磨數萬年的舍利子,而截教這邊,明心道人的多寶金塔,龜靈聖母的日月珠,金光仙,虯首仙,靈牙仙的飛劍,都是不可多得的法寶。西方教眾人雖是法力精深,但吃虧在沒有上好的法寶。當下便處在了下風。

藥師眼見爭斗下去,自己一方絕對得不到任何好處,當下跳出戰團,喝令眾師弟退走。就在此時感到背後一陣惡風襲來,彌勒站在他面前更是臉色大變,一聲小心還沒有喊出口,就見一方大印自藥師頭頂砸了下來,藥師連反應都沒有,便自腦漿迸裂,肉身被砸了個粉碎,只剩下一顆斗大的舍利無助的飄在空中。彌勒見狀卷起舍利,倉皇的往西方逃去。這時一個身著大紅道袍的道人自虛空中顯出身形,出手之人多寶道人,他方自趕到北海,就見藥師等人要逃走,當下祭起鎮天印,將藥師毀去。

便在此時,西天極樂世界通天教主撤了誅仙劍陣,飄然而去。他剛走,接引道人便面色大變,准提道人見狀忙自推算,也是面色鐵青,當下便要去追通天教主。接引道人趕緊將他攔下道:“師弟,今日之因,便是明日之果,此因果我等日後自會向他截教討回來。”

上篇:正文 第十五章 風雨飄搖夢未醒     下篇:正文 第十七章 姬昌得子多寶奪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