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二十章 飛熊入夢訪賢臣  
   
正文 第二十章 飛熊入夢訪賢臣

卻是姬昌回到西岐之後命人造了一處靈台,紀念自己的長子伯邑考,同時也是為世人祈福。這日姬昌在靈台之上宴請眾文武官員,夜間歇息,三更之時,見東南一只白額猛虎,脅生雙翼,向帳中撲來,當下驚醒,詢問左右,言是吉兆,有大賢相助,當下大喜,派人四處查訪。

卻說那姜子牙自與馬氏離婚,獨自一人來到西岐,便在渭水河畔住了下來,他為了聞達于諸侯,故意以直鉤釣魚,以求百姓口口相傳,只是聲名卻只能傳播于鄉野,不曾聞達于朝堂。

這日他依舊在渭水釣魚,遠處一個樵夫作歌而來,姜子牙見他面相,心中一動,攔住了他。那樵夫奇怪,忙問緣由。

姜子牙道:“你左眼青,右眼紅,今日進城必會打死人。”

那樵夫聞言大怒,心道:“你個老鰥夫,平白無故詛咒與我。”當下罵罵咧咧的走了。

那樵夫進得城來,恰逢姬昌出來尋訪,怕擋了君侯車架,忙自躲閃,誰知扁擔一擺,把看城門的給打死了。近處姬昌見了要將其圈禁,誰知這七尺高的漢子竟是當街痛哭起來,姬昌心道,欠債還錢,殺人償命,有什麼好哭的,問明緣由,才知這漢子名為武吉,想到自己家中有老母無人奉養,這才痛哭。姬昌可憐其孝順,准他回家與老母告別。武吉回到家將今天發生的事情講給老母聽,母親讓他趕緊去找那姜子牙。姜子牙以道術為其度過就劫數,武吉心中感激,遂拜姜子牙為師。

那姬昌聞聽武吉逃跑,忙以八卦之術,算其行蹤,誰知卦象顯示武吉因為內疚跳崖身亡,此事只得作罷。這日姬昌與臣下出城游玩,來至渭水畔,見遠處一個樵夫甚是眼熟,定睛一看,正是武吉,忙領兵士追趕。武吉見狀,拔腳飛奔而去。眾人一路追著武吉,來到渭水河邊,見一位老叟,正在那釣魚,武吉此時跪在他身前苦苦哀求。

姬昌上前來道:“武吉,我明明算到你已墜崖身亡,如何會在此地?”

武吉聞言慚愧的道:“君侯,小的家中有老母要奉養,是以懇求師傅施法度過了劫難,保的一條小命。”姬昌聞言大驚,自己的占卜之術傳自上古伏羲聖皇一脈,如今聽聞竟有人能破,心知此人必是大能。當下問道:“不知尊師何人,竟能破了老夫卜卦之術。”

這時就見那釣魚叟,站起身道:“吾乃東海許洲人也,姓姜名尚,字子牙,道號飛熊。便是這武吉的老師。”

姬昌聞言,此人道號飛熊,難道就是自己夢到得大賢不成,當下借機攀談起來。二人從卜卦之術談到治國之術,姬昌聞子牙所言皆治世之良言。當下起身相請,這正中姜子牙下懷,欣然而往。那武吉也被姬昌赦免了罪責,一同回西岐去了。回到西岐,姬昌拜子牙位相,勵精圖治。

話說此時朝歌城中。鹿台在崇侯虎地日夜督建下。終于完工。紂王聞言大喜。當即派人擺架。前去觀賞。只見樓閣重重。雕簷碧瓦。亭台疊疊。獸馬金鸞。殿當中嵌幾樣明珠。夜放光華。空中照耀;左右鋪設。俱是美玉良金。輝煌閃灼。紂王和妲己下了七香車。設宴招待陪同而來地王叔比干和崇侯虎。那蘇妲己想到明日乃是月圓之夜。自己與孩兒們久未相見。便騙紂王說是欲在明晚請仙女下凡參見宴會為紂王增壽。實則是要找軒轅墳中地孩兒們前來相聚。紂王聞言大喜。忙讓妲己去安排。妲己趁深夜。潛出鹿台。來到軒轅墳交代。眾小妖都是歡呼雀躍。欣然而往。

月圓之夜。妲己將紂王誑去休息。獨留比干作陪。比干見來地女子各個仙風道骨。以為真是神仙。誰知酒席過半。這些小妖一個個因為飲酒過量露出了狐狸尾巴。比干見狀大怒。又不敢發作。只做不知。暗暗留心。待酒席完畢。眾狐妖散去。比干暗自尋來黃飛虎。讓他派人查詢。果然在離城三十五里軒轅墳。尋到了那些醉酒地小妖。比干聞言。當下令黃飛虎帶領兵將。抱著柴薪趕到軒轅墳。堵住出口。一把火將一眾小妖燒了個乾淨。比干尤嫌不夠。他先前被蒙騙。為這些個妖狐陪酒。以為奇恥大辱。當即又令兵士。進入軒轅墳中。將那些狐狸精撥皮拆骨。用那些狐狸皮做成一件袍子。才自罷休。

話說王叔比干將一種狐狸精做成了袍子。想到這些人都是妲己請來地。便懷疑妲己與他們地關系來。他可不認為妲己是受人蒙騙地。為了證明自己地猜想。他翌日冒著風雪來到鹿台。此時紂王與妲己正在殿上賞雪。聞聽王叔比干前來進獻狐裘。紂王心下感激。卻完全沒有注意到旁邊妲己臉上慌亂地神色。

妲己見比干捧著狐裘進來。更加驗證了心中地想法。一時間面色慘白。心如刀割。此時妲己心中對比干恨極。心念急轉。想到了一條計策。此時紂王穿著狐裘進來。見妲己模樣。不知何故。妲己傷心過度。又將平日媚術收斂。看起來不似先前美豔。妲己看到紂王眼中失望之色。不驚反喜。想到自己一人于宮中勢單力薄。當下為紂王引薦自己姐妹雉雞精胡喜媚。紂王本是好色之人。聞聽妲己地妹妹比她還要美豔。當下內心有如被貓撓一般。只是幸好他還沒有精蟲上腦。當下奇怪地問道:“美人兒。朕只知道你有一個哥哥。何時又有了這麼一個妹妹。”

妲己一驚。忙道:“這妹妹並非親生。乃是當初臣妾在冀州外出游玩之時交地好友。她自幼外出學道。精善保養。面目比之臣妾更見嫵媚。”

紂王雖然被她說地心中癢癢地。不過也不敢當面講出來。當下道:“美人兒。其實你已經很美了。不過如果你妹妹有時間。喚她前來朝歌。游玩幾天也是無妨。”妲己看著紂王那副假正經地樣子。心中暗罵道:龜孫。跟老娘這裝什麼裝。

第二日,蘇妲己傳信將那雉雞精胡喜媚帶到鹿台,姐妹二人初一見面,抱頭痛哭。紂王以為她二人乃是久未見面所致,是以還在心中贊歎她二人姐妹情深,完全不知到二人乃是為了軒轅墳中的孩兒們哭泣。紂王借勸說妲己的功夫,偷偷在一邊偷窺那胡喜媚,只見她身穿大紅八卦衣,絲絛麻履,肌如瑞雪,臉似朝霞,海棠風韻,櫻桃小口,杏臉桃腮,光瑩嬌媚,色色動人。紂王觀喜媚之姿,複睹妲己之色,如天地懸隔,紂王見妲己只顧與胡喜媚敘舊,絲毫不提當初所說之事,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當下咳嗽一聲,沖著妲己擠眉弄眼。

妲己見火候差不多了,當即將自己的意思告知了胡喜媚,胡喜媚早就與妲己溝通過了,故作羞澀後點頭答應,紂王見狀大喜,當夜便爬上了胡喜媚的床。自此紂王與她二人朝朝**,夜夜酣歌,把那江山社稷之事徹底的拋開了。這日三人正在用早餐,誰知旁邊的妲己突然大叫一聲,哇的吐出一口血,昏死過去。紂王見狀大驚,忙問胡喜媚,道:“妲己跟著朕已經多年了,身體向來安康,今日怎會突然犯病?”

胡喜媚道:“姐姐這是舊疾,一直是用藥物壓制,從來不曾根除,想來姐姐是不願讓大王擔憂,發病之時故意躲著大王,是以大王不曾知曉。”紂王聞言想到這妲己每個月確實是有那麼幾天不方便,原來是不想讓自己擔心故意躲著自己呀。心中感歎,得賢妻如此,夫複何求。

當下對胡喜媚道:“賢妻如此厚待我,朕必定請遍天下名醫,也要將她治好。”

豈料胡喜媚卻道:“陛下,這良藥易得,可藥引難求,沒有藥引,便是治標不治本。”紂王忙問:“需何藥引。”胡喜媚曰:“玲瓏七竅之心”。紂王忙問道:“何謂玲瓏七竅之心,可知何人擁有?”胡喜媚道:“玲瓏七竅之心天下唯王叔比干擁有。”紂王此時早已色迷心竅,別說是王叔的心髒,便是讓他去取帝乙的頭骨,他也絕不會有二話,當下傳見比干。比干不知紂王何故召見,以為是國家大事,忙自騎馬往王宮中趕去。

便在比干起身前往王宮之時,朝歌城外,正在上清觀中打坐的多寶道人張開雙眼,對凌霄道:“凌霄,去將你申公豹師弟叫來。”凌霄不敢怠慢,忙起身往朝歌城中而去。他乃是九天云鵬之身,便是不顯露真身,云路也比常人快上三分,是以不到一刻便將申公豹接來。

申公豹進入觀中,來到多寶道人面前行過禮,站在一旁聽從吩咐。片刻之後,多寶道人對他道:“那妖狐蘇妲己設計陷害王叔比干,令他受剜心之刑,姜子牙糊塗,以為用一張符咒便能保得比干性命,豈知他能保得了比干一時,還能保得了他一世不成?比干也算是一代忠臣,將來投入神道也要比經受輪回要好得多,況且封神榜上名字不齊,大劫便不會停止,你且去朝歌北門送比干一程吧。”申公豹也不多言,點點頭出了大殿,反正死的不是截教弟子,他才不管呢。

上篇:正文 第十九章 忍辱負重脫劫難     下篇:正文 第二十一章 聞仲伐周封神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