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月老牽線 昊天搭橋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月老牽線 昊天搭橋



說那二郎顯聖真君楊戩帶著化為黃神魚的西海敖甯船之後,便尋了一處江邊,准備把它放生。誰知他剛自手捧黃神魚走到江邊,就見那黃神魚尾巴一翹,頭一抬,撲通一聲躍進了大海。海面上咕嚕嚕一陣響,泛起一朵朵銀白色的浪花,浪花中間冒出一個姑娘,嬌滴滴,水靈靈,長得又年輕又美麗,一雙大眼睛直盯著自己。那楊戩見狀心中微怒,心道:貧道終日打雁,今日竟是被雁啄傷了眼,竟然是被這小妖給糊弄了。只聽他對那敖甯喝道:“大膽妖女,竟敢戲弄本神君,當真是不知死活。”

那龍公主敖甯也是個膽大包天的貨色,聽到這楊戩喝罵,當即是反唇相譏道:“哼,戲弄你?你當本公主很閑嗎?若不是你在那瞎吹那勞什子的笛子,怎麼會令本公主分神,掉進那該死的漁夫網中,還敢在這對本公主大吼大叫,我看你才是壽星老上吊,活得不耐煩了。待本公主回到龍宮,定讓我父王和兄長帶兵來砍你的頭。”說完還小嘴一撇,下巴一抬,很輕蔑的看著楊戩。

豈料她這番作為卻是把個楊戩直接逗笑了,心道:這小妞感情是個不通世事,偷偷溜出龍宮的公主,卻不知是哪座龍宮的公主,看她這年紀,再結合這刁蠻的性格,恐怕應該是西海龍王敖手心中那顆明珠了吧。心中雖然是猜出了這小妞的身份,口中卻自說道:“什麼公主,在本神君眼中不過是個刁蠻任性,恩將仇報的小丫頭而已。



這西海公主敖甯被西海眾長輩寵愛,平日最喜歡裝成小大人,今日被眼前這人喊作小丫頭,當即是惱怒不堪,只見她伸出青蔥般小手指,指著那楊戩道:“你這無賴,竟然敢喚本公主作小丫頭,本公主哪里小了?”說完還一挺那剛剛開始發育的胸部。

那楊戩見狀也是輕蔑的道:“你不過就是個乳臭未乾的小丫頭,還學人家裝大人,依本神君看,定是私自從家中溜出來的,活該被人家捉住。”

敖甯公主被楊戩說了糗事,當下是脹紅了臉,惱羞成怒的指著楊戩,你,你,你的也沒說出個所以然來,恨恨的一跺腳,撲通一聲躍入海中,回西海龍宮了。楊戩見她離去,不知為何心中有些失落和不舍,又擔心這小丫頭路上再遇到什麼危險,當下也是施了一個避水決,偷偷跟著這小丫頭,一路護送而去。便在此時,天界太陰星上,月桂樹下,一個滿頭白發地老嫗看著眼前的鴛鴦譜,微微一笑,自袖中取出一條紅線伸手一番施為,將兩個人名連了起來,再往鴛鴦譜上看去,可不正是那楊戩與敖甯?

也是無巧不成書,恰在那楊戩調侃敖甯公主之時,天庭之上的昊天上帝正在以昊天鏡探查三界,剛好看到這一幕,當即是大喜過望。當初他以仙藥交好西海龍王敖,原本就打算與敖聯姻,只是他自己那八太子乃是個標准的紈绔子弟,雖然貴為天庭太子,不過想來那敖恐怕也不會放心讓自己的掌上明珠嫁給他。這昊天一脈本就人丁稀少,想來想去,也就只有這個自己妹妹云華仙子與凡人所生的外甥符合條件,而且這楊戩也是儀表不凡,堪為一方人傑。

打定主意之後,昊天便瞞著眾人親自來到清微天彌羅宮中,求見元始天尊。那原始天尊此時正在為通天教主得到混沌鍾而苦惱不已,在他看來,截教有誅仙劍陣,實力已經是堪稱恐怖,自己當初費了偌大心神,合三教之力才將它破掉。如今再得到這攻防一體的混沌鍾,雖說這混沌鍾攻不如自己的盤古幡,守不如大師兄太上老君的太極圖,但是聖人不死不滅,又能溝通天地補充元氣,自己想要破開混沌鍾防禦,簡直是癡心妄想。

元始天尊在封神大戰中請來西方雙聖,破了誅仙劍陣,落了通天教主面皮,更是幾乎將他諾大截教毀于一旦,說是不怕通天教主報複,卻是有些違心了。只是自己只要不與通天教主斗陣,那通天也自拿自己無法。如今卻是不同,通天教主有了混沌鍾,再加上那誅仙劍陣,自己可以說是毫無勝算,雖然有大師兄相助,也是怕大劫來臨後,通天教主前來算賬。

元始天尊正自苦惱間。那白鶴童子卻是突然來報。言說昊天上帝來訪。元始天尊卻是納悶。這昊天怎麼到自己彌羅宮來了。當即命白鶴童子去將他請進來。昊天上帝本為鴻鈞道

童子。也算是與幾位聖人有同門之誼。只是卻不被雖然如今貴為天帝。在極為聖人眼中依舊是螻蟻一只。

那昊天也是知道幾個聖人地想法。雖然心中憤恨。卻因為形勢比人強。也只能忍氣吞聲。昊天見元始天尊只是令個童子來迎自己。心中不滿。無奈之下也只能隨著白鶴童子來到彌羅宮中。向元始天尊微施一禮。那原始天尊端坐云上。也不回禮。只是淡淡地擺擺手道:“昊天師弟怎麼有空到貧道這彌羅宮?”

昊天見狀心中微怒。卻沒有表現出來。見元始天尊相問。開口道:“貧道此來卻是有一事要與原始師兄商議。貧道那外甥楊戩如今天賜良緣。也是到了成婚之時。只是卻不能不知會原始師兄這師門長輩。是以貧道此來卻是征詢師兄意見來了。”這昊天雖然在旁人面前以天帝自居。然而在幾個聖人面前卻是不敢端那天帝地架子。是以只以貧道自稱。

那原始天尊聞言。眼中精光一閃。隨即問道:“如此。也是我闡教地喜事。卻不知女方乃是何人。楊戩雖為三代弟子。卻也不能辱沒了他。”

那昊天見元始天尊並未反對。忙道:“這是自然。貧道一脈本就人丁稀少。自然不會讓楊戩受委屈。女方乃是西海龍王敖獨女。喚作敖甯。”

元始天尊一愣,眼之中精光大盛,只聽他哈哈大笑道:“好,很好,昊天師弟當真是好算計,好手段。”那昊天見狀,以為原始天尊惱怒自己算計他門下弟子,心中惶恐,想到此人的護短,冷汗都是不由得順著脊背留了下來。

卻見元始天尊自懷中取:一枚清光閃爍的玉符,交給昊天道:“師弟可持貧道符詔,與太乙等人商議此事,相信他們必定會鼎力相助。”那昊天聞言,這才松了一口氣,上前接過原始天尊手中的玉符,不敢再作停留,告辭而去。出了清微天,昊天摸了摸背後被浸濕的黃袍,心中暗罵:奶奶地,把老子搞得都濕了。

且說昊天帝穿過層層罡風,回到天界天庭。與王母娘娘商議之後,自己手持玉清神符前去游說眾位闡教高人,王母娘娘則是親自偷偷的來到西海,見西海龍王敖夫婦。說起這夫妻恩愛,那就必定有一人強勢,一人弱勢,若兩人都很強勢,肯定是火花四濺,同樣的若都很弱勢,生活就過于平淡。

不巧的是那西海龍王敖正是處弱勢的一方,他雖然在外乃是坐鎮一方的龍王,在家中卻是個地地道道的妻管嚴,什麼事王後點頭才敢答應。

這王後雖然也算是賢良,只是畢竟是婦人,目光不免有些短淺,見這三界至尊的王母娘娘親自前來提親,對方又是威名赫赫的二郎顯聖真君,天帝地外甥楊戩,就旁勸說敖答應此事。敖雖然知道這事沒有表面那麼簡單,只是這一來也是相中了那楊戩家世人品,而來如今截教勢微,只有幾個弟子與多寶道人一脈苦苦支撐,也是泛起些其他的心思。在他看來,無論你是哪方大興于世,都不能不給這道祖親封的天帝面子,若是自己這愛女能夠成為天帝的親戚,又是闡教的媳婦,自然是兩全其美。又有那王後在一旁時不時的吹吹枕邊風,便答應了下來,只是卻還要將自己的幾個兄弟瞞上一瞞。

只是他們雖然是定下事,卻不知那當事人是何種態度,畢竟敖對于自己地女兒可是清楚的很,保不准她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若到時大鬧,恐怕會令自己等人下不來台。那西海王後顯然也是對這個有些擔心,隨即用過飯之後,隨女兒一起來到她閨房之中,要探探她風。

那敖甯公主初始之時自然百般的不願意,只是那王後一味的勸說,最後還拿出那楊戩地畫像來給敖甯公主看。敖甯一見之下,馬上就認出正是那灌江口,害自己被漁夫捉住,事後又戲弄自己的無賴。想到自己地父王每每在母後面前吃癟的樣子,心中一動,當即是答應下來,打定主意,也要讓那無賴嘗嘗這滋味。而那楊戩在西王母前來告知自己此事之後,聽到乃是自己師門長輩之命,又想起那刁蠻任性地小丫頭,不知為何,也是點頭應了下來,于是便有了日前凌霄寶殿上的一幕。(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www**,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首發

上篇:正文 第二十七章 姻緣天定 江頭巧遇     下篇:正文 第二十九章 大鬧天宮 火眼金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