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三十九章 聯絡金兜 勸慰冥河  
   
正文 第三十九章 聯絡金兜 勸慰冥河



在孫悟空跑到靈山找釋迦牟尼求援之時,那金兜大也是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首發此時那金兜大王正在洞內與一眾妖將飲酒作樂,卻見一個紅袍道人道人突然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自己洞府之內,眾人大驚,見過來人模樣之後,那金兜心中不由得有些惶恐,心道:他怎麼來了?忙將洞內的一眾妖將,小妖趕出洞去,待洞中只剩下自己與那來人之後,才自上前來對來人施禮道:“不知大師兄突然來到貧道這金兜洞,所為何事?”

卻聽來人道:“師弟在此力阻唐三藏師徒四人前往西天取經,卻是大利于我道門之事,只是佛門大興乃是天道所定,若是他師徒幾人在此耽擱太久,恐怕師弟會招來西方佛門高手。雖說師弟神通法寶俱是上乘,只是俗話說的好,好虎斗不過群狼,好漢架不住人多,恐怕到時候吃虧的還是師弟。”

那青牛聞言點點頭,向那道人問道:“師兄言之有理,卻不知貧道該如何行事,既能給西方佛門一個教訓,又能及時抽身而退呢?”

卻聽來人道:“這正是貧道來此的目的,師弟可暗中邀請我道門道友前來相助,防止受到佛門眾人圍攻,佛門眾人不來也就罷了,若是真敢前來,那貧道正可聯絡三界道友趁佛門眾人來此之時,突襲西方,總之是不會令他佛門好受。”金兜大王點點頭,對于來人的計策深表贊同。

那道人見狀,便起身告辭,來到金兜洞洞府之前,卻見一眾妖將,妖兵聚在一起議論紛紛,不知這突然出現的紅袍道人是何來曆,竟然的大王如此看重。他們雖然盡力壓低聲音,卻又如何能逃得過那道人的耳朵。道人一聽,知道他們在議論自己的來曆,當下微微一笑,不理眾人,架起祥云離去。那將他送出洞府的金兜大王見道人走遠,從懷中取出一枚傳訊玉符,在上面刻畫一番,只見那玉符化作一道流光,直往九天之上而去。

做完這些,這金兜大王將手下的幾個妖將招進洞府,交代他們謹守洞府,自己不在之時,不要理會旁人的挑戰,便也自架起祥云往東方而去。

卻說金兜那傳訊玉符飛過九天,來到三十三天外混沌之中地一處宮殿前,只見巍巍道德之風,果然漠漠神仙之宅。層層殿閣,迭迭廊房。三山門外,巍巍萬道彩云遮;五福堂前,豔豔千條紅霧繞。兩路松篁,一林檜柏。兩路松篁,無年無紀自清幽;一林檜柏,有色有顏隨傲麗。又見那鍾鼓樓高,浮屠塔峻。安禪僧定性,啼樹鳥音閑,好一處道德仙府。此時正有一個道人自殿內走出,身著玄黃道袍,頭戴道冠,身著麻履,面上無悲無喜,氣質淡然,正是太上道德天尊大弟子玄都**師。

玄都**師見玉符飛到面前,伸手一招,取在手中,只見玉符之上清光一閃,便已明了金兜所說之事,只見他眉毛一皺,知道干系重大,忙手持玉符轉身進入兜率宮中。太上老君此刻正在殿內閉目悟道,聽到動靜,睜開雙眼見玄都**師去而複返,開口問道:“玄都,你怎麼又回來了?”

玄都**師將手中玉符交給太上老君道:“弟子剛出大殿,便接到那青牛師弟的傳訊玉符,弟子看過之後,卻是不知道多寶大師兄又要打什麼主意,不敢決斷,特來詢問老師。”

太上老君接過玉符看過之後,沉思片刻,對玄都**師道:“不管多寶此刻打什麼注意,都是對我道門有利之事,此刻佛門勢大,想來他也不會冒天下之大不韙算計爾等,你持這玉符到你二師叔彌羅宮中走一遭,便說是貧道的意思,讓他盡量配合。”

玄都**師點點頭。接過玉符。轉身出了兜率宮。往清微天而去。那來到金兜洞內地道人自然就是多寶道人。他在救出了虯首仙之後。知道那普賢今後恐怕是不敢再將那靈牙仙派出來了。佛門高手眾多。自己此時又是受三界大神通者嫉恨。卻是不好操作。便在此時。聽到唐三藏師徒四人被金兜擋在金兜山。心中一動。想到此時正是將佛門眾人調出婆娑淨土地機會。隨即便來到了金兜山。便出現了文中開頭地一幕。

多寶道人離開金兜山之後。並沒有回自己地洲仙島。而是來到了冥河教主地幽冥血海。多寶道人來到血海。卻是碰到了帶兵巡查地阿修羅太子摩羅。多寶道人暗耍詭計。算計三界大

之事。三界消息靈通之人此時都已經知道了。當年人。如今更是淪為三界笑柄。便是那喜怒不形于色地冥河教主。也為此在幽冥大殿之上大發了一頓脾氣。這摩羅自然也是知曉。此刻摩羅見多寶道人竟然還敢來到血海。自然不會給他好臉色。

多寶道人也是知道自己此時不受阿修羅族人待見。只是多寶道人畢竟修行幾萬年。自然不會與他這個晚輩一般見識。笑道:“原來是摩羅太子當值。貧道也知道與冥河道友之間有些誤會。此次前來一來乃是與冥河道友化解誤會。盡棄前嫌。二來卻是要為冥河道友送上一份大禮。此事對阿修羅一族大有好處。還請摩羅太子為貧道通報一聲。”

那摩羅太子也是不敢過于給這位聖人之下第一人難堪。又聽聞他有要事與教主商議。隨即磨磨蹭蹭。不情不願地去給多寶道人通報。未幾。摩羅回到多寶道人面前。開口道:“教主請你進去見他。跟我來吧。”

多寶道人隨著摩羅太子來到幽冥大殿。卻見冥河教主端坐大殿之上。見多寶道人進來。陰沉著一張臉。屁股都沒有抬一下。多寶道人見狀也在意。微微一拱手。自己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還未坐穩。就聽那冥河教主冷哼一聲。冷聲道:“多寶。貧道一心一意對你。你是如何對待貧道地。貧道在你眼中便是一杆任意使喚地長槍嗎?”

多寶道人微微一笑道:“貧道知道,此時如何解釋,冥河道友都是不會相信地,只是還要說上一說。那鴻蒙紫氣雖然確實在貧道手中,只是冥河道友應該知道,在封神之時貧道誤入空間裂縫,機緣巧合之下從那太陽神宮之內得到了當初東皇太一的東皇鍾。這鴻蒙紫氣也是在那時所得,是以當初貧道並未欺騙妖師鯤鵬。之所以在~鵬道友舊事重提之時沒有點破,卻是因為無論是那東皇鍾,還是鴻蒙紫氣都是這世間難得的至寶,若是在老師未煉化東皇鍾之前,被人知曉,恐怕我師徒又要重現封神之時的情形,貧道甚至有可能因此落得個當年紅云道友一般地下場。是以此時除了貧道與老師之外,便是截教眾位師弟,師妹,門下弟子都沒有告知,還請道友見諒。”

那冥河教主臉色稍霽,心中明白便是自己遇上此事恐怕也會秘而不宣,只是自己因此被三界之人嘲笑,大失面皮,卻也全是因為這多寶道人師徒之故。是以依舊是冷冷的道:“便是如此,你師徒利用貧道,令貧道與那西方准提結下因果,如今又淪為三界笑柄,難道不應該給貧道一個交代嗎?”

多寶道人見他口氣有些松動,當下鼓動自己那三寸不爛之舌,繼續道:“冥河道友雖然因此與准提佛母結下因果,只是道友難道以為沒有這層因果,那准提佛母若是有機會,會放過道友嗎?至于說交代,貧道此來便是給冥河道友送上一份大禮,只是來此之後,便被道友冷眼以對,哪有機會分說?”

那冥河教主聞言,心中也是明白,所謂一山不容二虎,此時幽冥可謂是三足鼎立,一方是祖巫後土以身而化的六道輪回,幽冥地府,一方便是自己的幽冥血海,再就是地藏王菩薩的華蓮淨土。幽冥地府有平心娘娘和太乙真人化身坐鎮,背後是巫族和人闡兩教。佛門要想大興,必定要控制幽冥,只是他們雖然勢大,也不會輕易去招惹道門,如此只能將目光會將瞄向自己的血海。

自己雖然是自血海之中誕生,號稱血海不枯,冥河不死,卻也是相對而言地。而且佛門金光先天克制自己的阿修羅一族汙穢之氣,若是抓住機會,佛門自然不會放過自己,並且佛門渡去自己族眾無數子弟,雙方早已是因果重重,而截教與阿修羅一脈可以說是同病相憐,這才是當初自己甘心將弟子送給多寶如來為徒,又與截教聯姻地原因所在。

多寶道人雖然當初算計冥河教主,卻因為此刻心系阿修羅一族,便觀三界,也只有截教教義能容下冥河教主這一脈,是以才勉強維持著與截教的關系,沒有與多寶道人撕破臉皮。聽到多寶道人此來有意給自己些補償,冥河教主故作沉吟地道:“那老祖我就看看,你今天要如何給貧道一個滿意的交代。”(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首發

上篇:正文 第三十八章 青獅回家 金兜擋路     下篇:正文 第四十章 多寶立誓 冥河歸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