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二十一章 異寶妙用 感恩戴德  
   
正文 第二十一章 異寶妙用 感恩戴德



北方玄元控水旗護身,看著撲向自己的朱洪三人,有了先前的慌亂,只見他將北方玄元控水旗迎風一展,護住自身,當空喝道:“且慢,幾位朋友,貧道此來乃是有要事求見鐵成山石神宮主人的,幾位既然從昆侖山中而來,想來與那石神宮主人定然有些聯系,若是一味糾纏,耽誤了貧道大事,就不怕石神宮主人怪罪?”

聽到劉伯溫的喝問,剛要上前動手的芙蓉行者孫福腳下一陣躊躇,眼神閃爍間,不由的停了下來。病維摩朱洪也有些驚異,顯然沒有意識到這個名不見經傳的書生,是如何竟然與血神君丁引扯上了關系,只有那火翼金剛胡式腳下不停的,一邊揮舞著一雙金光閃閃的鐵拳向劉伯溫砸去,一邊向著師兄病維摩朱洪和師弟芙蓉行者孫福喝道:“休要聽他故弄玄虛,先將他拿下再說。



病維摩朱洪和芙蓉行者孫福此時也是醒悟過來,既然得罪了面前的書生,想到那丁引護短的性情,便由不得自己在遲,此地人跡罕見,正可將這書生拿下,即便是將來那血神君丁引知道了自己今日之作為,只要能夠奪取這書生手中的兩件異寶,日後自己也未必會懼他丁引。想到這里,只見那病維摩朱洪和芙蓉行者孫福對視一眼,紛紛手持飛劍,向著劉伯溫殺來。

劉伯溫見他們打定主意要將自己毀在此地,也知道今天的事情是不能善了,當下以北方玄元控水旗護住自身,將自己微薄的法力注入手中的鎮天印中。誰知法力剛剛注入一點,就感到自己身上那一點微薄的法力仿佛是絕了堤的河水一般,只一瞬間就被這一方小小的印章給吸了個一個二淨。不過好在印章吸完了法力之後就停了下來,不然劉伯溫今日不死在這三個強盜的手中,也要被這一方印章給吸**干。

就在劉伯溫被鎮天印吸光了全身那一點法力,面容慘白,有些搖搖欲墜的時候,病維摩朱洪,火翼金剛胡式,芙蓉行者孫福三人也是一前一後地殺到了劉伯溫的面前。此時劉伯溫只感到雙腿戰栗,仿佛馬上就要撲倒在地,再也無法躲開三人一擊,只能寄希望于身上的寶旗。就在此時,突然見他手上的青翠印章猛的顯現出一陣明亮而不刺眼地清光,接著便見那印章竟是自行擺脫了劉伯溫的控制,沖天而起。那鎮天印脫出劉伯溫手掌後,飛到虛空之上,迎風而漲,在朱洪三人手中寶劍拳頭打在劉伯溫身上之前,猛的化為磨盤大小,截斷了朱洪三人的進路,自虛空之上砸了下來。

朱洪三人見狀大驚,他們雖然能夠強行上前,將飛劍斬在劉伯溫的身上,但自己也勢必會傷在這青翠寶印之下,更何況那怪書生還有一件無名小旗護身,到頭來吃虧地還是自己。他三人志在奪寶,自然不會與劉伯溫做這種生死之博,在鎮天印氣勢壓迫之下,馬上選擇了自己認為的最為正確的方式,只見三人不約而同地變化步伐,想要躲過鎮天印的轟擊。只不過朱洪三人想的未免有些太簡單了,這鎮天印乃是多寶道人這位煉器大宗師結合道祖鴻鈞的分寶崖煉制而成,豈是如此簡單就能避過地。就在三人腳步變化間,就見那鎮天印如骨之蛆一般緊跟著那朱洪砸了下來。

由于朱洪與胡式二人距離劉伯溫最近,是以二人在鎮天印砸下之時,選擇了相同的躲避方向,就在二人滿以為此次出手不過是無功而返之時,覺察到耳邊的風聲已經是為時已晚,伴隨著一聲不大不小的轟隆聲,外加一聲夾雜在轟隆聲中,微不可察的撲哧聲,二人已經是在鎮天印下化為一灘爛泥。便是病維摩朱洪費盡心機煉制的飛劍,也在鎮天印下化作一堆廢鐵,被他強行攝入其中地陰魂惡鬼被鎮天印上的清光一罩,也是化作青煙徹底消失在天地之間。而孫福因為出手較晚,則是僥幸躲過了這奪命地一擊。撫著額頭上冒出的冷汗,孫福再也沒有了殺人奪寶地念頭,唯一能想到的,便是盡快逃離此地,向自己地老師太乙混元祖師報告這個噩耗。

看著芙蓉行者孫福倉皇奔逃的身影,劉伯溫沒有半點趕盡殺絕的意思,此刻他的全部精力都被那方大印所吸引,劉伯溫做夢也沒有想到,老師賜給自己的這方大印竟然有如此威力,三個身懷異術的,曾經在自己的眼中高高在上有如天神一般的人物,竟然是一個照面便落得個粉身碎骨的下場。

雖然有沖天之志,只不過作為一個標准的手無縛雞,此前不要說殺人,便是一只雞也沒有殺過。看著那方青翠大印之下汨汩流出的混雜著碎肉內髒的鮮血,看著印身之上點點的紅白之物,劉伯溫再也忍不住腹內的翻騰,只聽撲通一聲,就見他翻身從異種坐騎的身上跌落下來,三步並作兩步的來到一株大樹前,哇的一聲,將腹內還沒有消化完全的食物吐了出來。吐完之後,依舊是干嘔不停,看那架勢,仿佛要連苦膽也一並吐出來才肯罷休。

如此折騰了好一會兒。估計是實在沒有什麼東西可以吐了。劉伯溫這才步履蹣跚地走回小毛驢地跟前。自布袋中取出一方濕布。抹了一把臉上地鼻涕和眼淚。又躡手躡腳地取回因為失去法力支持。恢複巴掌大小。躺在血泊中地鎮天印。細心擦拭地一陣。這才翻身上驢。往西昆侖深處走去。

西昆侖。鐵成山石神宮在群山環繞。夕陽映射之下。顯得分外地神秘和莊嚴。此時地大殿之上。血神君丁引正與一眾邪道高人把酒言歡。經過十來天地相處。憑借著強大地交際能力。又有身後神秘而強大地師門做依仗。申公豹已經是成功地與一眾邪魔外道打成一片。此時他正攬著當初見面之時被他一扇打成重傷地綠袍老祖地肩膀。神神秘秘地咬著耳朵。二人時不時地發出一陣令人骨頭發冷地猥褻地笑聲。綠袍老祖因為申公豹地一顆仙丹。脫胎換骨之後果然是神通大進。不僅舊疾盡除。便是因為吞食人心而生出地一些爛瘡也是好了不少。一些蛻變較早地皮膚上。閃著健康地光澤。仿佛初生嬰兒。隱隱有返老還童地味道。這使得一些有著特殊癖好地魔道妖人時不時地將淫穢地目光。極其隱蔽地撇到他地身上。若不是攝于其龐大地戰力和赫赫凶名。恐怕就要將他擄去。肆意褻玩一番了。

綠袍老祖心中對于申公豹地芥蒂。早已是隨著身上傷勢地徹底好轉而煙消云散。他雖然性情沖動暴戾。不過既然能夠在後世坐穩南方魔教教主地位子。自然也不是個全無腦子地笨蛋。通過這些天地相處。也是明白當初救治自己地恐怕不是出自那個一向以武力著稱。而不以岐黃之術為名地血神君丁引之手。不過綠袍老祖見申公豹沒有戳破地打算。也沒有當面提起。畢竟他如今也算是丁引心腹之人。若是講出來。除了能給自己地主子增加些尷尬外。對各方面都沒有什麼好處。而這正是綠袍老祖等人不願意看到地。

雖然申公豹沒有點破。綠袍老祖也沒有當面致謝。不過對于這份人情。綠袍老祖還是甚為感激。因為自己不單單是保住了一條命。更加令他心存感激地是困擾他多年地暗疾也因此被治好。對于修道之人。死亡雖然可怕。但還有轉世重修一途。但是若是道基毀掉。就可以宣布不治了。綠袍老祖因為修習殘缺地玄牝真解。元神被真陰之氣所侵。不得不借助活人心頭地一點至陽之血化解陰氣對于自身元神地蠶食。這才養成了他吞食人心地惡習。

作為一個心智正常地人。哪怕他是一個窮凶極惡地左道巨凶。也不會樂意自己有吞食自己同類地習慣。綠袍老祖不是沒有想過轉世重修一途。只不過。一來他玄牝**未曾大乘。對于轉世之事沒有多大地把握。二來百蠻山雖說揚威于南疆。卻也是靠他一人苦苦支持。門下弟子也因為綠袍老祖吞食人心一事。對他這個授業恩師忌憚非常。難保不會在他轉世之時。搞出什麼是非。若真是在他轉世之時被屑小所乘。那綠袍老祖就真是哭都找不著墳頭兒了。

申公豹地出現不但是治好了綠袍老祖多年來地暗疾。避免了綠袍老祖必須轉世重修地尷尬局面和危險境地。而且仙丹之中所含地仙靈之氣。更是一舉沖開了他郁結多年地一些奇經八脈。令他道行神通大進地同時。對于玄牝真解也是有了更加深刻地認識。因此。申公豹對于綠袍老祖可以說是有再造之恩。雖然這份恩情表面上被那血神君丁引給竊取了。但也只不過是表面而已。

就在申公豹高明的交際和綠袍老祖刻意的感恩戴德中,二人貌似情真意切的杯盞杯盞交觥時,突然聽得碰的一聲,一個人影連滾帶爬的沖進了石神宮的大殿。(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m,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首發

上篇:正文 第二十章 攻守兼備 貪念蒙心     下篇:正文 第二十二章 未聞其聲 未見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