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多寶道人 正文 第三十二章 金猊狂妄 至寶逞威  
   
正文 第三十二章 金猊狂妄 至寶逞威



赫赫雄姿重新立于天地之間的上古龍子金猊,卻是絲在自己絕世風姿之中的眾人,只見他猛地張開血盆大口,將飄在空中的煙霧珠子吞入口中,隨即仗著強橫的肉身,向著呆住的眾人蠻橫而直接的撞了過來.

對于危險的預知,已經進化完全的人類比之那些被自己棄之如敝~的野獸差了不止一截,就在申公豹還沒有從沉思之中清醒過來,而青銅怪獸金猊即將撞上眾人之時,就聽申公豹胯下的神俊黑虎也是一聲虎嘯,馱著申公豹一個縱身,閃到了一旁.

與此同時,不知道是什麼品種的雪白毛驢也是與劉伯溫一起,躲過了金的一記撲殺.而站在申公豹師兄弟二人身後的冷魂神君干鵲與波旬婆夫婦,無行尊者與五鬼天王尚和陽師徒就沒有那麼幸運了,雖然他們也在黑虎厲嘯之時發現了金猊的動向,只是在他們手忙腳亂的騰空而起之後,還是因為些許的遲緩,被金猊帶起的腥風幾乎是帶倒在地,只能通過懶驢打滾這種不露臉的方式僥幸的躲過這一劫.反而是與步虛仙子蕭十九妹及其弟子林素娥相距不遠的綠袍老祖,可能是因為金顧及與她們師徒的一絲香火之情,而沾光沒有遇到絲毫的危險.

或許也是意識到這樣的攻擊方式不能給眾人帶來什麼實質性的傷害,在一擊未果之後,金猊也就放棄了這種看似費力不討好的攻擊方式,轉而使用它未曾多用的法術攻擊.世人皆知金防護強橫,性好火煙,卻很少有人知道他是因為本身屬火,所以性好煙火.無論是道家還是佛門,都有跳出三界外在五行中的說法,也有人偏頗的認為只要證得仙道,達到道家天仙之境,不受轉世輪回之苦算是不在五行中了,其實這些說法不免有些偏頗,畢竟就連當初阿彌陀佛的鎮教法寶十二品蓮台都被六翅蚊王以金克木的方式破除,真正能符合不在五行中,也恐怕是只有那些證得大道的混元聖人的大道之體了吧.

金猊身上自然也是具有五行屬性的,既有五行屬性,本身自然就有屬性技能,也就是人們所說的秘法神通.隨著金嘶聲狂吼,只見它周身驀地亮起眩目的紅光鬃迸炸,火尾搖擺,突然張開血盆大口,就見三顆碩大的火球帶著嗚嗚的呼嘯之聲先後向著申公豹等人席卷而來.火球表面是熊熊燃燒的三昧真火,內里卻是稍帶紫光,號稱無物不焚的炫殛天火只見火球一路之上所過之處香爐化為飛灰,磚石煅為靡粉,足見其言非虛.

躺在地上的劉伯溫見狀大驚,高喝一聲"眾位道友速來!"旋即自懷中飛速的取出一面烏光凜凜的不知名小旗,催動身上僅剩的真元,在千鈞一發之際拋了出去.首先聽到劉伯溫喊聲的申公豹還以為生出了什麼變故自轉首,卻見劉伯溫將北方玄元控水旗祭了出來,先是一喜,隨即便是大驚.五行循環,火克水有北方玄元控水旗護身,幾人安全自可保得無余.只是劉伯溫本身有幾斤幾兩申公豹此刻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單單催動鎮天印就已經是力有未逮是再催動北方玄元控水旗,只怕躲過了金的攻擊會因心神枯竭,為心魔所乘.要知道此次劉伯溫要面對的可不是當初病維摩朱洪之輩,這金猊可是實實在在的大羅金仙,又加上劉伯溫還要分心照顧自己與干鵲等人,所耗心神法力不知比之當初第一次使用北方玄元控水旗多出幾十倍.

申公豹思索間,已經是禦使著黑虎來到劉伯溫的身邊,抬眼瞥見劉伯溫果然有些不對頭,清秀蒼白的臉上和著絲絲灰暗之色,申公豹心中一驚,單單從授予劉伯溫鎮天印與北方玄元控水旗,就知道老師對這個關門弟子的喜愛,或者說是重視,若是他在自己面前遇到什麼不測,申公豹當真是不知道日後該如何向自己的老師交代.

便在這時,金猊發出的第一顆火球終于是與北方玄元控水旗來了第一次的親密接觸,沒有碰碰巨響,甚至沒有發出一絲的聲音,就見天空之上水汽蒸騰,火花四濺.而作為執掌北方玄元控水旗之人的劉伯溫,也是在這次攻擊之下哇的噴出一口鮮血,儒袍的胸前瞬間便染紅了.申公豹大驚,忙自伸手向著空中的北方玄元控水旗一招,將其持在手中,隨即催動自己的真元灌入寶

方玄元控水旗中多寶道人遺留的真靈感受到與先前劉出的真元氣息後,一掃先前的頹勢,猛的長成一面巨幡,將金猊隨後發出的兩個火球輕松的擋了下來.

這時干鵲等人也是來到了申公豹師兄弟的身旁,干鵲夫婦上前將毛驢之上搖搖欲墜的劉伯溫扶下,留波旬婆在一旁照料,冷魂神君干鵲則是與無行尊者師徒一起取出自己的法寶,遠遠的禦使著向此刻已經是飛出大殿的金斬去.那金見狀也是連忙向著一旁躲去,卻因為身軀過于龐大,不但沒有躲開,反而是顯得有些滑稽.就在干鵲幾人的期待之中,自己的法寶終于是帶著特有的光華,斬在了金的身上,只是令他們驚訝的是,通過心神的感應,法寶之上並沒有傳來入肉的感覺,反而是仿佛擊在了頑石之上.開始雖然被他三人的一通攻擊弄得有些手忙腳亂,卻在他們的幾輪攻擊之後,發現他們的武器除了與自己的肉身迸射出些許火花之外,並未受到什麼實質性的傷害,金猊也是逐漸的看清了幾人的色厲內荏.在無視干鵲與無行尊者幾人的攻擊之後,反而是追著他們的屁股殺將起來.

看著干鵲等人被金猊在身後瘋狂追殺地狼狽樣子.申公豹真是不知道當初選他們幾個究竟是對是錯.只是讓他們就這樣死在金猊地爪下.卻也無法向丁引交代.打定主意地申公豹隨即將北方玄元控水旗交到左手.右手掐了一個禦器仙決.向著玄女廟大殿方向一引.就見早先擊空了地鎮天印又是滴溜溜地飛到空中.被申公豹地心念牽引著.向著在接云頂上一邊騰挪跳躍.一邊吞吐煙火.噴射火球地金猊砸去.

此刻地青銅巨獸金猊被這幾個螻蟻幾番調戲.看著在自己威猛地追擊之下還不忘抽空在自己神聖地肉身之上撓幾下癢地干鵲等人.感到自己作為上古龍神之子地威嚴受到了不可原諒地挑釁.已經是有些殺紅了眼地感覺.雖然看到了向著自己當頭砸下地青翠寶印.卻把它也當作了先前干鵲與無行尊者等人地手段一般.直接是無視了.金地肉身不可謂不強橫.可是比之打熬幾萬年地多寶道人又如何?比之巫族大巫又如何?前世之時.便是肉身強悍如多寶道人依舊在廣成子番天印跌了個跟頭.更何況如今肉身比之多寶道人差之千里地金猊.對上比之番天印強上不止三成地鎮天印!就在金猊帶著輕蔑地目光之中.仿佛知道自己受到輕視地鎮天寶印猛然間清光大盛.帶著仿佛撕裂了空間地尖嘯聲.在申公豹冷冽中帶著三分壞笑地目光中.砰地一聲.不偏不倚地砸在了金猊那顆碩大地.閃爍著青黃之色地腦袋上.

塵埃落定之後.看著穩穩地站在原地.仿佛沒有受到一絲傷害地青銅巨獸金.冷魂神君干鵲呆住了.無行尊者與弟子尚和陽呆住了.一直未曾再出手地綠袍老祖與步虛仙子師徒也呆住了.他們一方是因為被寄予厚望地一擊.仿佛再次無功而返.一方則是驚訝于自己一直以來棄之如尿桶一般地香爐竟然隱藏著這樣驚天地秘密.而且這秘密明顯還有很多有待解釋地地方.只是作為當事人地申公豹與金猊卻是一直那樣呆立著.不發一言.

這種沉悶地氣氛持續了足有三息.終于在這死寂之中.眾人聽到了一聲幾乎是微不可察地聲音."咔嚓"這聲音仿佛在眾人地心頭響起.接著就聽一連串地咔嚓聲響起.

"咔嚓.咔嚓嚓!"

眾人循著聲音望去.就見金那原本清亮地腦門上出現了一些縱橫交織地.如同蜘蛛網一般地縫隙.順著紋理.向著青銅巨獸金猊地全身擴展而去.原本洶洶燃燒著炫殛天火地雙目.此刻也是驟然暗淡下來.

"哈,哈,哈!"隨著申公豹清亮的笑聲,本著趁你病要你命的原則,申公豹又是禦使浮在虛空之上的鎮天印再次向金猊砸去.此刻尚沉浸在自己萬物不破的強大肉身突然間即將崩潰的震驚中,不能自拔的金,也終于是在鎮天印的尖嘯聲中回過神來,只見他猛的吐出一顆光怪陸離,閃爍著五彩光華的珠子,向著半空之上的鎮天印迎面擋去.

"嘭"………(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上篇:正文 第三十章 金猊真容 功德鼎身     下篇:正文 第三十二章 辣手摧花 身死魂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