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序之章  
   
序之章

七月的武漢高天流火悶熱非常時間剛過上午九點那毒辣的太陽就已經開始威了曬得人毛孔里癢癢地想出汗.

漢正街.

來過武漢的人知道這條街沒來過的也聽過這條街名這條街可謂名聲在外.

這里自古乃是商賈聚集之所當代也不例外上午時間街面兒上就忙碌起來.開店的買貨的批的倒手的來搗騰點玩意的都從四面八方彙聚而來街道上熙熙嚷嚷熱鬧非凡一派火熱的交易景象.

不過此刻迎面走來的三位卻明顯不是交易之人.

領頭的男子黑T恤黑皮褲二十幾歲的樣子頭長長短短黑里帶白披肩而下戴個黑墨鏡仔細看倒有幾分帥氣.

他斜叼著一根香煙走路搖搖擺擺左晃右蕩走幾步還用指撓撓頭皮然後也不管旁邊有人沒人就是那麼一彈.不過就算真有人"中獎"了最多也就是心里惡心一下不敢去招惹這些人因為他臉上仿佛寫著四個大字……我是流氓.

漢正街上的流氓當然不簡單帶著的兩弟也都彪悍非常寸頭黑色緊身背心勾勒出力量十足的虎背熊胸膽的朋友看見這兩哥們腿肚子就有點不由自主地顫了.

三人一路走來很快來到了此行的目的地一家門口地上滿是鞭炮皮顯然是剛剛開張的店鋪門前.

"龍虎相面館."

領頭的流氓用手扶著墨鏡抬頭觀看看完懶散地打了個哈欠一推玻璃地彈門走進店鋪中.

店中裝潢倒是很簡潔白牆白頂點綴著幾盆的蘭花看得出沒在裝修上花太多的錢.不過店內大堂擺放著幾張木沙那是價值不斐更何況這才幾點這家店的空調就已經把屋里整得涼風習習舒爽飴人.

那流氓男子也是眼光驚人的主默默點點頭這店主八成是不差錢的今天這保護費應該不難收.

"這面館環境不錯可就是沒桌子莫非客人都是站著吃面?"後邊的彪悍弟一聲嘀咕惹得內室出來的一個姑娘咯咯直笑.

這姑娘不錯明眸漆點唇齒白一笑自有種動人的明媚∏領頭的流氓青年眼前一亮回頭罵道"日他仙人板板平時也不知道多看點書沖沖電沒文化出來盡給我丟臉什麼面館這她媽明明是相面館!記住!出來混也是需要文化地!"

流氓青年罵完弟回頭沖著姑娘露齒一笑自我介紹道"不知姑娘貴姓在下葉空附近商戶給面子都叫聲空哥."

雖然葉空彬彬有禮可他罵弟的出口成髒給姑娘印象深刻又看他話間掉下團老大煙灰姑娘頓時眉頭一皺不客氣地道"大叔請你不要站在這抽煙!"

葉空是誰?這條街的流氓混混地頭蛇.平日里旁人都得給個面子聽姑娘這一頓時心里不爽更何況還有那個稱呼."大叔"真是可惡哥們今年才二十四正經女朋友還沒有呢.

"不要站這抽煙?莫非大姐要安排張床給哥們躺下抽?"葉空斜了姑娘一眼很不客氣地反問道.

遇到這麼有性格的人還真不好對付.不過姑娘也不是一般人根本不接話頭而是柳眉倒豎也不話一雙美眸就瞪著葉空.

大眼瞪眼互不相讓.

也不知道這流氓是不是良心現大約十來秒種之後葉空舉手無奈道"好了好了算我怕了你了我這就滅了還不行?唉這年頭連個抽煙的地方都沒有了."

這人倒是不壞還知道好歹就是太有性格了.姑娘忍住笑意對此人的惡感減了不少等對方出門扔掉煙頭才又開口道"我姓趙是這兒的老板三位大叔是要相面算運程還是要取名取字號."

算命取名一般干這行的都是越老越好最好是白皓三綹長須一看就是長壽神仙的模樣要不就是戴個墨鏡充盲人今天卻是個姑娘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蒙人的.

不過葉空卻也管不得那些走回來道"趙老板我從來不相信封建迷信也不會讓別人幫我選擇命運所以你是騙不到我的錢地."

算命的一恨人不信二恨人騙子葉空這句話一下就犯了姑娘的忌諱剛放下的怒意頓時又湧了上來.

"那各位來店有何貴干?沒事還是不要耽誤各位的工夫了!"這就下逐客令了.

葉空沒動猶自一笑"趙老板我們是漢正保安公司的看貴店安全方面做得不盡人意所以給您送保安來了."

姑娘沒明白對方話里的潛意思立即回絕"謝了本店地方生意也養不起保安更何況也沒地方讓他站."

看見姑娘不懂事葉空繼續道"趙老板這話就不對了這敞開門做生意難免有流氓混混搗亂或者偷mo上門再不然還有人算完命不給錢請個保安有備無患至于沒地方站就更別煩惱了不出事……本公司保安是決不上門的."

姑娘心里好笑流氓混混你們自己就是流氓混混不出事不上門難道你們想白拿錢不成?

姑娘不明白不代表別人不明白這時後邊內室又走出一個年輕帥男男子年紀不大可那腳步動作卻有種不出的出塵飄逸手中更是托著一本青卷古籍.

"他們這是來收保護費的."年輕帥男把書一收背在身後款款站定姑娘身邊.

"啊?真的有收保護費的?"姑娘大概剛出來混社會的樣子有些詫異接著她又輕喚了一聲"師兄……"意思讓這男子出頭.

葉空一看壞了壞了帥師兄靚師妹青梅竹馬深意長哪里輪得上自己插一腿呢?

那就公事公辦吧干脆也就挑明道"這位朋友的沒錯也可以是保護費在漢正街做生意都得受我們漢正幫保護."

那被叫做師兄的少年倒是在社會上混過的立即問道"不知道每月交多少呢我們這本生意又剛……"

不過這師妹卻又不悅了本以為師兄要大神威趕走地痞流氓誰知道一來就討價還價了.

"師兄怎麼能向這些流氓無賴社會惡勢力低頭呢?難道你還怕他不成?"趙姑娘打斷道.

葉空冷冷一笑震震虎軀道:"趙老板這是我們漢正街的規矩你去打聽打聽這條街哪有一家不交保護費的?你們也是運氣好剛好是我葉空管的地盤一個月不多只收3oo再往前邊傻強收的那才叫個多."

其實這對師兄妹是龍虎山當代掌門座下弟子出來曆練的這年頭和尚道士都富得流油特別是這種名山大寺香火善款前邊沒花完後邊就又有人巴巴地送來根本不在乎這點錢.

那師兄雖然不怕混混可知道這些混混難對付可那師妹卻是年少氣盛疾惡如仇.

"不行!我們不能對這些丑惡行為低頭我要報警!"姑娘怒道.

葉空嘿嘿一笑"報警那你就報好了我們砸你店還是搶你東西了?我們是給保安公司聯系業務來著警察可以jin止我們聯系業務嘛?"問完以後葉空和兩弟哈哈大笑.

姑娘氣得臉通卻也打消了報警的念頭.

這時葉空扭扭脖子回頭吩咐道"大呆二呆從今天開始你們每天都來這里感受傳統文化的熏陶多跟人家學點文化有文化才好找媳婦嘛記住要風雨無阻開門就來關門才准走!還有如果來客人的時候你們要分外虛心寸步不離!"

這些話威脅的意味就很濃了傻子也聽得出這是要每天都來搗亂了有這兩愣頭青杵在這別上門算命的客人怕是收電費的都不敢進門了.

姑娘雖然不想低頭可也知道這些流氓手段不好對付看著不停勸自己的師兄歎道"就不能讓人平平安安做生意麼?"

葉空知道今天保護費又沒有懸念了再接再厲道:"mei女你明白平安這兩字的涵義嘛?所謂平安要想安就只有平怎麼平?擺平!怎麼擺平?用錢呀.所以你想平安地做生意就不要舍不得花錢只有花了錢才有機會掙大錢舍得舍得你不舍又何來得呢?"

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流氓有文化.葉空此一出對面一對nan女都覺得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心道這是剛才那個口出穢怎麼看都象是流氓中的流氓出的話嘛?他怎麼能出如此文藝的台詞呢?

而葉空後邊倆弟更是佩服死了.

"高哇!空哥就是厲害!你聽聽平安要想安就得擺平這麼有道理的話我怎麼就想不到呢?"

"就你那豬腦子空哥那是文化人沒聽空哥嘛出來混也是需要文化地!"

"怪不得幫主大哥都佩服咱空哥呢."

倆弟正對葉空的文藝腔贊歎不已只聽那文化流氓又話了兩人都心想仔細聽著不能漏過這些有道理的話.

這次葉空舉了個例子"就象我以前也開過店那時我也不願交保護費心想我辛苦掙的錢憑什麼給你們呢?不過很快出事了有一天我剛進廁所蹲下就被人用麻袋套住頭一頓暴打呀."葉空好象想到當初臉上流露出一絲哀傷搖搖頭淡淡道"現在想想其實就是幾百塊而已弄得我現在每次大便的時候都控制不住地東張西望."

後邊兩弟簡直要暈倒空哥給點面子好不?剛誇你有文化的呢你這例子舉地也太……有個性了吧.

姓趙的姑娘一聽笑了.葉空一看有門這是要給錢了.

可誰知姑娘笑完一抬玉手道"我這下明白了對付你這號人那就得把你們打怕了!"

姑娘打就打抬手對著葉空胸口就是一掌葉空動都沒動心道就你那蔥段手給哥們撓個癢癢還差不多.

可旁邊師兄知道厲害慌忙叫道"師妹!不得出手!"

可這時已經遲了姑娘出手比話還快.手掌就快擊中葉空胸口那師兄急中生智出手如電把手中抓著的一物快擋在葉空胸前以圖緩沖掌力.

"啪!"一聲微不可聞的脆響.

一擊之下詭異的一幕出現了.葉空這個大活人竟然在瞬間消失了沒有留下任何蛛絲馬跡仿佛上一秒這里本該就只有空氣.

兩弟眨眼睛又抬頭看看那姓趙的姑娘他們眼中的恐懼越來越濃……終于齊聲叫了句"女俠饒命!"接著狂奔而出.

這對師兄妹也被按了暫停似的一動不動好一會姑娘才收回手疑惑地看著手心道"師兄我就是想教訓他一下我沒用多少功力呀!再就算把武功都用上又怎麼能……把人打得消失呢?"

"不知道."那師兄眼睛瞪得老大也是不得其解呐呐道:"從來沒見過龍虎陰陽掌把人打消失聽都沒聽過."

姑娘懊惱萬分"怎麼會這樣?他怎麼這麼不經打?這家伙不會有事吧?"

那師兄這回反安慰道"算了你也別難過了不過是個流氓就當為民除害了……"話音未落他突然想起什麼看著空空的雙手驚道"不好!我剛才手里拿的書……哎呀那可是我們龍虎山傳了幾千年的鎮山之寶符咒大全!"

"啊!"姑娘也被驚呆了可隨後她又道"那書沒什麼用里邊九成九的符畫出來都不管用丟了就丟了吧."

"唉!倒黴呀回去怎麼跟師尊交代……"

要倒黴最倒黴的是葉空此刻的他仿佛進入了一個由灰色云朵構成的大旋渦眼前是看不見前方的層層灰云.

穿越過層層灰云他不知自己來到哪里既看不見前方也停不住身ti他覺得自己就象龍卷風中的一片樹葉大海旋流里的一根水草被一種強大而神秘的力量扯向旋渦深處……

那旋渦非常遙遠遙遠到無邊無際沒有盡頭終于他的眼睛有些困倦思想開始糊塗……他想強撐著.

可是這一去太過遙遠.

"我葉空大惡沒做過惡善也做了不少唉這保護費收地消醒來……就是天堂吧."他喃喃道終于閉上眼睛.

不知道多少年過去他的衣服殘破了.

又是無數年他的身ti也殘破了.

最後他的一切都在這空間亂流中成為塵埃唯一所剩的就只有他的靈魂.

而保護著他靈魂的就是那本符咒大全此刻符咒大全的本體也以煙消云散只是其中殘留的一縷金色光芒護佑著葉空的魂魄穿越億萬里的灰云漩渦不知終點何時出現也不知道盡頭是否就是天堂……

上篇:章節目錄 三一五八 我要自創功法     下篇:第一章 奪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