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修仙狂徒 第一章 奪舍  
   
第一章 奪舍

第一章初到

滄南大陸安國南都城.

時值深夜天空卻並不平靜.

黑沉沉的烏云翻滾著陣陣狂風從天空肆無忌憚地卷向地面濃厚的云層縫隙中條條電蛇帶著哧哧的尖嘯聲游zou不時有白光照亮一塊黑云的邊沿仿佛正在聚集著暴躁無比的能量隨時在等待著降下那威力驚人的一擊.

驀地.一點金光從烏云的中央縫隙出現筆直地向地面遁去.

那金光准確是一道金芒細無比度也是驚人的快.

眨眼間金芒劃破夜空隕落在安國南都城鱗次櫛比的民房中再也不見動靜.

有風∏片濃厚龐大的云層以肉眼可見的度分解消散露出黑色幕布一般的夜空和一輪大的明月.

"轟!"

不知道渾沌了多久的葉空只覺得自己靈魂深處一聲驚雷炸響瞬間他就清醒了過來.

昏迷了太久他的腦子還不太清楚思想里猶自晃動著那個姑娘的臉接著又變成了幫里老大的臉……

心!有握!

葉空心里突然一凜有種握的感覺襲來.

只見一個白色的光球葉空不知道這是什麼可是他卻可以明顯感覺到這個光球的憤怒它無比仇視自己氣勢洶洶不顧一切.

光球怎麼會有緒?

葉空顧不上多想看見那光球惡狠狠撲上來他心里還是有些恐懼的匆忙中他只想逃走.

不對呀老子是流氓呀!我是流氓我怕誰?葉空一下汀了.

等他再審視自己他忍不住笑了.原來他自己也變成了一個白色光球只不過……他要比撲過來的那個光球大上好幾倍.

對面那個光球不但而且給人一種很虛弱的感覺光球的亮度也是非常灰暗.

"ma的你凶什麼凶老子比你大好幾倍怕你不成?"葉空本能地也對著光球沖過去.

那光球只是虛張聲勢本來只想把外來侵略者趕出去現在看見葉空大肆反撲它的氣勢一下弱了扭頭就跑同時傳出一道哀求的意識.

葉空哪顧得上對方哀求他的意識里只有一個來自本能的聲音.

"有你無他只有干掉他才能活下去!"葉空毫不猶豫撲上去大光球就把光球輕易包裹光球掙紮了兩下就被大光球慢慢消融……

很快那片空間中只事代表葉空的大光球自*自在地在空間里晃蕩.

"這就是傳中的奪舍嘛?"

大約一個時辰以後葉空這回終于真正的醒了.他有了身ti一具新的身ti.而這具身ti原來的主人也在光球大戰中被葉空吞地一干二淨.

剛才奪舍過程中見到的光球那就是這具身ti原來的主人一個十二歲男孩的靈魂.

"才十二歲造孽呀."葉空不由得歎了一聲雖然刀不血刃可事實上他跟殺了一個男孩是一樣意思.

他雖然是個流氓可並不是殺人犯想不到剛來這個世界就殺死了一個無冤無仇的靈魂……不過就算重來一次他也不會改變行為畢竟他只是個流氓沒有高尚到為了異世界大陸一個陌生男孩犧牲自己的地步.

葉空不但把孩的靈魂給吃了個乾淨順便也消化了孩靈魂里殘留的一些記憶.

孩的記憶有些支離破碎不過通過那些記憶的零碎片段讓葉空對他所來到的世界有了一些了解.

這片大陸叫滄南大陸他所在的是大陸上無數國家之一安國♀片大陸上的文明……大概就相當于地球上中國古代的樣子不過語是不一樣的好在葉空從孩思想里傳承了語不用擔心語不通了.只是文字孩一個都不認識葉空以後還得自己學習.

實話得到的信息有點少.讓人奇怪的是十二歲的孩子應該懂得不少事在地球那都是四年級學生了再不濟也不會一個字都不認識吧?

莫非這是一個苦哈哈家庭的孩子上不起學?

葉空再把孩記憶里的身份信息一搜索現並不是這樣事實截然相反孩家不是一般的有權有勢.

這里竟然是鎮南將軍府孩他爹就是安國鎮南將軍叫啥名孩也不知道.

"真是個糊塗畜生老爹叫啥名都不知道."葉空笑了笑繼續下去.

雖然孩不知道他爹叫啥名可姓葉卻是肯定的因為這個孩也叫葉空.兩人竟然同名同姓!這讓葉空感歎看來讓他來到這個陌生的地方是冥冥中早有安排不然也不會這麼巧.

至于更多的信息孩也提供不出來了不過孩意識深處最深刻的念頭有三個非常強烈的念頭稱之為執念並不過份.

一世間只有娘對我最好我長大一定要讓她吃好的穿好的.

"倒是個孝順子."葉空含笑點頭上一世他是個孤兒從來沒有享受過家庭和母親的溫暖這下多了個娘也讓他有些許的安慰.不過很快他就笑不出來了.

孩的執念二為什麼爹爹和那些同父異母的兄弟都不喜歡我呢?

"恩看來人緣不太好."

執念三我不是白癡!!!

"我靠!你不是白癡怎麼連你爹叫啥名都不知道?"葉空簡直要抓狂了要死不死的穿越就算了穿到異世大陸也算了可怎麼奪了一個白癡的身ti?老天呀!你不帶這麼玩人吧.

不過瞬間葉空又出現一個想法一個白癡的記憶能夠相信嘛?誰知道是不是這個白癡玄幻書籍看多了呢?據神經病都喜歡在腦子里編故事.

葉空一喜不過隨即他又否定了因為他感覺到這兒跟地球不同哪不同?

空氣不一樣!

在地球你能感受到空氣的存在嘛?不能°最多只是體會和判別空氣的新鮮和混濁.

可是在這里葉空如此清楚地感受到空氣這里的空氣非常稠密濃厚是地球的無數倍∏種感覺不上來不太習慣也並不太舒服就好象習慣喝涼白開的人突然改喝芝麻糊.

更為重要的他竟然可以從吸進鼻子里的空氣中感受到幾種不同的氣息.

"莫非這就是靈氣?"葉空看過幾本修仙類的心里一喜.

地球人都知道有靈氣就可以修仙了呀!

"不管了出去看看是不是真的異世界."此刻的葉空還是不敢確定到了異世界他跌跌撞撞下了床穿過擺放著陳舊家具的房間拉開那扇斑駁的對開花欞門……

"哇!好巨大的月亮!"葉空一拉門就被天空掛著的如同大圓桌一般的月亮驚了個半死.

"完了完了看來真的是來到異界了."葉空仰面望著天空那大亮的明月緩緩走進的院落中央把自己瘦的身ti沐浴在皎潔的銀輝中.

"姓趙丫頭我不就收你三百塊保護費嘛!一掌把老子打到異世界……你至于這麼狠毒嘛你!"靜謐的院落里猛然響起一聲撕心裂肺的呼號.

這里的月好圓這里的夜好靜♀聲無奈的呼號卻驚起了不少未眠的人.

陳九娘剛做完縫補的針線活吹了燈才要掀開帳簾睡覺聽見兒子這一聲不知道生了什麼趕緊邁著碎步走到門口拉開門.

不過她卻沒有跑出去.月光下兒子瘦的身ti更顯得單薄那仰天長歎的悲切.一股沒來由的苦楚從她的心底湧上她半倚著門扉黑暗中兩顆晶瑩閃閃的淚珠滾落了下來.

"如果我上輩子造了孽那就懲罰我吧天老爺你為什麼要這樣對空兒呢……"陳九娘心里想著又擦擦眼角的淚又走回房間拿了一件略厚的衣服.

等她再次走到門口還是又抹了一下臉生怕讓兒子看見自己落淚.兒子雖然傻可非常孝順.

"空兒是不是做噩夢了?半夜亂喊吵醒別人多不好空兒是乖孩子快回去睡覺啊."陳九娘走到葉空身後把一件衣服披在兒子單薄的身ti上.

葉空出了一口氣苦笑一下他在地球已經二十好幾了象這種哄孩子一樣的語氣讓他極不適應.

"媽哦不對娘……"葉空本來以為這個娘會很難出口不過真的喊出來貌似也不那麼難.

不過當他轉過頭時他還是被嚇呆住了.

天呐!這就是我的娘麼?是人還是鬼!陳九娘臉上非常奇怪甚至可以恐怖.

用地球話來就是陰陽臉.從她臉右側看這還是一個相貌清秀的窈窕佳人;可如果你從她左側看……

那臉絕對要嚇得你晚上睡不好覺半邊臉都是一塊大黑疤黑里還透著上還有幾根毛總之就跟夜叉惡鬼似的.

而葉空剛好就站在陳九娘的左側.

天呐!怪不得老爹和別人都不喜歡這個葉空!

自己白癡就算了!居然還有個二皮臉的娘!

天呐天呐!老子這是招誰惹誰了竟然把老子穿越到這樣的家庭!拜托請問哪可以買到回程票?

現兒子很失禮地盯著自己的臉陳九娘慌忙用手遮臉低頭躲閃道"空兒娘……娘……嚇到你了……"

陳九娘並沒有怪罪兒子嫌她丑她是個很自卑的人連自己生的兒子都被嚇到了她恨不得挖個坑把自己埋了.

"哦沒有沒有."葉空反應了過來趕緊擺手.

雖然對這便宜娘沒什麼感可畢竟剛滅了人家兒子再無打擊這可憐女人僅有點的自尊葉空做不來.

他趕緊收回驚恐的眼神面色如常嘻笑道:"娘別介意我……沒有什麼別的意思兒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貧嘛.再你這算什麼比你丑的多了去了……"葉空完又覺得不對味趕緊改口"不對!應該娘你不丑還是很漂亮的……"

想想又不對這模樣能叫漂亮?這不擺明了諷刺人嘛?

"娘這個……丑點沒事所謂丑妻家中寶美妻跟人跑別人玩的多自己玩的少……"

陳九娘聽見這些話都要暈倒了♀是自己兒子嘛?自己傻兒子平時話都不利索今天怎麼這麼流利了?

還一tao套的天呐還知道別人玩的多自己玩的少?

莫非……他不傻了?

上篇:序之章     下篇:第二章 惡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