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八章 幻禁  
   
第八章 幻禁

無論是海家眾人還是李家一幫人,心底里都吃了一驚,兩家都急忙迎了上去,海無涯率先開口道:"撒魯族長,你們怎麼會變成這樣?"

"還能因為什麼?不就是那個神秘的洞府嗎?"前來的中年人,正是撒魯家族的族長,海天感覺得出來,此人的實力比起他父親來還要弱一點.

只是現在的他沒有過去的實力,察覺不出來撒魯族長的真正實力,僅僅有大致的感應.

"撒魯族長,那個洞府真得那麼厲害嗎?就連你一個五星大劍師都會受到如此的重創?"李家主臉上也是表現得相當的驚異,他邊上的那個白衣老者也是一臉的嚴肅.

撒魯族長苦澀的笑了笑:"也不怕告訴你們,我們這次前來的高手,個個都受了傷,卻只進入了那洞府的第一層而已."

"第一層!"在場眾人一個個都驚呼起來.

海天也是豎起耳朵,仔細的聽著撒魯族長所的話.看樣子這位高手並沒有趕盡殺絕的意思,不然的話恐怕他們連第一層都進不去.

可僅僅在第一層便發現了一柄黃階高級的劍器,這足以明了洞府里面還有更多的寶貝.無論是海家眾人還是李家眾人一個個呼吸都急促起來了.

不過他們也並沒有完全被寶貝給沖昏頭腦,都知道這里面的危險性.李家主心翼翼的詢問道:"撒魯族長,那你們現在還有沒有其他的發現?"

"沒有,我們被一層看不見的薄膜給擋了下來,里面的地方根本進不去.所以我就想請你們兩家來和我們一起破除掉這個看不見的薄膜."撒魯族長滿臉的苦澀,如果可以的話,他真想將洞府里面的寶貝全部據為己有,可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海無涯和李家主兩人瞬間思考起來,盤算著其中的得失.

海天也是在一旁沉吟著,如果他料想沒錯的話,那個看不見的薄膜應該是一種禁制,而且是防禦類型的,不然撒魯族長他們也不會這麼輕松出來了.

能夠布置禁制的高手絕對不止劍皇級別,很有可能是劍聖級別的高手,搞不好還可能是劍神級別的,一個劍神高手遺留下來的洞府,即使是海天這位前劍神都十分的動心.

忽然間,一股冰冷的氣息掃過海天的心頭,這讓海天心中一驚,立即抬起頭來巡視周圍.可那股冰冷的氣息又完全消失不見了.

"天哥,你怎麼了?"見海天四處張望,雨不解的問道.

"沒,沒什麼."海天搖了搖腦袋,難道剛才是他自己的錯覺嗎?

"兩位,你們想得怎麼樣了,這個洞府相當的危險,如果你們堅持要去的話,我建議還是讓年輕子弟回去,這里不是他們該來的地方."撒魯族長一臉的嚴肅.

海無涯瞥了一眼海天三人,抬起頭笑道:"撒魯族長就放心好了,到時候我會讓他們守候在洞府門口不准進入,不會讓他們遇到危險的.至于我們,來都來了,可能還會去嗎?"

"不錯,海家主得很對.這可是讓年輕子弟增長見識的好機會,我也不會讓翔兒進去的,就讓他在外面和三位海家的賢侄做伴好了."李家主立即附和道,臉上也是流露出一抹笑容,只是海天覺得這個笑容多少令人有些毛骨悚然.

撒魯族長聽後,也點頭道:"既然如此的話,那麼我們立即就出發吧.這里距離那個洞府還有大半天的路程呢."

頓時,眾人紛紛開始行動起來.海無涯讓海天三人走在中間,以保護他們的安全.同時一路上還不斷的給他們講解這七品山脈中的所見所聞,也好增長他們的見識.

對于這些東西,海天是早已知道,倒沒有太大的興趣.而雨卻是聽得興高采烈的,一雙眼睛來回的眺望著,恨不得再長一雙眼睛.

走在這深山老林之中,海天的心也是漸漸的舒緩下來,忽然間,先前消失的那股冰冷的氣息再次湧上他的心頭.

海天立即警覺性的四處張望起來,可那股冰冷的氣息竟然再度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天兒,你怎麼了?"海無涯發現了海天的異常,低聲問道.

"我沒什麼,只是感覺有些奇怪."海天搖了搖頭,並沒有將自己心底的那種感覺告訴海無涯.他明白那絕對不是他的錯覺,而是有高手在監視他.

"奇怪?"海無涯呵呵笑道,"這也難怪,你還是第一次跑到這深山老林之中.這七品山脈可是連綿數百里,橫跨桑瑪帝國,僅在中間有一個出口可以讓兩邊通行.即使在整個魂劍大陸上,七品山脈也是數得著的."海無涯以為海天只是被這七品山脈的廣大給震懾住了,倒也並沒有懷疑其他.

大長老也是呵呵笑道:"即使是劍王級別的高手,沒有地圖的話,走個三五年也別想走出七品山脈."

"哇,這麼厲害,那要是我們呢?"雨瞪大著眼睛好奇的問道.

"雨,即使給你地圖也別想安全的離開.在這七品山脈中可是存在不少靈獸的,有的實力不亞于我們這些大劍師,遇到他們你還是先跑為妙."雨的父親頗為嚴肅的道.

對于這些海天也是點了點頭,他明白在魂劍大陸上也是有不少高級靈獸存在的,有些厲害的甚至能夠和過去的他分庭抗禮.

"大家注意,我們已經快到那個洞府了!"撒魯族長的聲音忽然從前面傳了過來.

原本一直輕松的眾人,精神一下子緊張了起來.特別是海天,念頭一直不斷的擴展出去,只可惜由于受到實力的限制,距離很短.

"天哥,你這洞府在哪啊?我怎麼沒有看到?"雨張望了一眼四周,低聲問道.

"哼!前輩高人的洞府,肯定隱藏得很深,又豈會讓你一個還未修煉的子看見?"沉默多時的海云輕蔑的冷哼了一聲.

雨聽得這話緊皺起了眉頭:"你這麼厲害,那你這隱藏在哪里了?"

"我……"海云臉色脹得通,四處望了幾眼,卻根本就沒有發現所謂的洞府存在.

雨得意的嘲諷道:"我還以為某人那麼厲害呢,已經能夠看穿隱藏的洞府了.原來只不過和我一樣而已啊."

"你!哼,我不跟你一般見識!"海云氣呼呼的轉過頭去,他發現自己每次和海天雨斗嘴,都不會有好下場的.

"洞府被一層幻禁給隱藏起來了,普通人是發現不了的."海天忽然出聲道.剛才他將念頭延伸出去,很快便發現一處地方有著微弱的能量波動.

所謂幻禁,便是指幻象隱蔽一類的禁制.眼前的這個幻禁不是很高明,不過這也多虧了他曾經對幻禁有著不少的研究,要是換作別人就很難發現.

只是他這話一出,頓時讓在場的眾人完全靜了下來,原先走在最前面的撒魯家族的人一個個都震驚的望著海天,特別是撒魯族長,更是脫口而出:"你怎麼會知道?"

撒魯族長這話,很顯然證明了海天剛才的話完全正確了.在場眾人一個個都像看怪物似的望著海天,讓海天很是不自在.

要知道在場的除了幾個輩外,一個個都至少有著大劍師級別的實力,而李家更是來了一個劍王級別的高手.可他們一個個都沒有發現洞府的存在,反而是讓一個剛剛開始修煉沒幾天的輩發現了,他們的老臉還能掛得住嗎?

李家的那白衣老者臉色是相當的難看,一雙眼珠子不停的在滴溜溜的旋轉著.

雨可不在乎這些,見海天對了,洋洋得意的望著海云:"怎麼樣?我天哥厲害吧,你不知道的事不代表他不知道."

海云被雨這話氣得滿臉鐵青,可是偏偏卻拿不出像樣的話來反駁,只得轉過頭去.

"天兒,你是怎麼知道的?"海無涯反應很快,立即詢問道.

撒魯族長也是迅速靠了過來:"實際上能夠發現這里的洞府也算是相當的巧合.我們一個家族子弟來采藥的時候不心跌進了那個洞府.這才知道這個洞府的外面布置了一層我們看不見的東西,將洞府給遮掩了起來.賢侄,你是怎麼察覺出來的?"

眾人一個個將目光都完全集中在了海天身上,讓海天覺得相當的不舒服,他不喜歡這種被人凝視的感覺,特別是現在他的實力在這群人中是屬于倒數的.

"我也是猜測的.我曾經看過一點這方面的書,撒魯族長你又已經快到了,可周圍沒有一點痕跡,我就想可能是被禁制給隱藏起來了."海天急中生智,胡亂編撰道.

"哦?是嗎?看樣子賢侄還真是博學,連禁制都有涉獵.老海,看樣子你們海家可是有了一個了不起的繼承人啊."撒魯族長由衷的贊歎.

海無涯干笑了兩聲:"哪啊,家伙還太年輕,還需要很多的鍛煉."嘴上是這樣,但他的心里卻是在回想,他們家族內有這方面的書籍嗎?

只是其他人都沒有注意到,這時的海云滿臉怨毒的望著海天,拳頭緊緊的握在一起.

"好了,大家准備一下,輩們就留在這里,我們進入洞府."撒魯族長帶著眾人很快就趕到了洞府外面,郎聲道.

上篇:第四百二十三章 再遇明輝     下篇:第四百二十五章 賭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