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十四章 海云的丑惡嘴臉  
   
第十四章 海云的丑惡嘴臉

緊接著,海天又在整個石室內尋找了一圈,把九重劍神所的玩意兒都收集了起來.只不過這些所謂的"玩意兒"也夠讓海天觸目驚心了.

一枚儲物戒指,要知道在整個魂劍大陸上擁有儲物戒指的人絕對不超過兩位數.

很快,海天便咬破了手指,滴了一滴血到戒指上面.刹那間那儲物戒指上光一閃,海天心中多了一種玄妙的感覺,仿佛和那儲物戒指完全融入在一起似的.

他可以輕易的感覺到儲物戒指那巨大的空間,只是很快他便怔住了,因為儲物戒指里的空間十分的巨大,足足有上萬立方米.

要知道即使是過去海天擁有的儲物戒指,也不過才十幾立方米,這也讓他相當的得意了.現在他才體會到,這個世界上的牛人太多了,遠遠不是他所能比較的.

在儲物戒指里還有一些煉器材料,海天此刻也不認識,只得回去以後再學習辨認了.另外還有好一些玄階級別的劍器,只不過卻連一把地階劍器都沒有.

這讓海天心頭微微有些失望,不過轉念卻是笑了起來,即便現在給他地階級別的劍器也無法使用,而且以他的實力來太低了,肯定會被別人所搶奪.

"不愧是九重前輩,果然是大手筆."海天由衷的贊歎,這次他偷偷的跟著出來果然是來對了,正應了那句老話,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唯獨讓他有些不滿的是自己的修為並沒有太大的提升,看樣子回去以後得努力修煉了.

將寒冰玉床放進了儲物戒指之後,海天掃視了一眼整間石室,確認沒有東西落下,將自己的那柄玄階初級劍器也扔進了儲物戒指中,便啟動了石壁上的禁制.

瞬間,石壁上亮起了一片紫色的幽光,海天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吸力陡然傳來.他明白這是傳他出去的禁制,倒也沒有抵抗.

不一會兒,他的身體便被這禁制完全吸納了進去,眼前一片亮光.

等他恢複視線時,發現自己竟然是在第二層禁制的位置,他有些擔心雨他們的安危,立即向著劍塚的方向跑去.

還沒等海天靠近呢,就傳來一陣呼喝聲.

緊接著一陣"叮叮當當"的聲音在整個洞府內不斷的回蕩,海天心中焦急,迅速來到了劍塚的門口.

只見三大家族的高手們正在為了爭奪那柄玄階高級的劍器而大打出手呢,只不過他們並不是在互相殘殺,爭斗的對象正是那吊在半空中的劍器.

見父親等一幫人並無大礙之後,海天這才松了口氣,目光一下子聚集到了盤膝而座的雨身上,驚喜的叫起來:"雨!"

"天哥!是你嗎?"一直沉浸在修煉之中的雨聽到海天的叫聲陡然間睜開了眼睛,尋著聲音望去,果然見到海天好端端的站在門口,他簡直有些不敢相信,用手背揉了揉眼睛.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他不可能還活著!"海云也是一下子便發現了海天,心神立即緊張起來,他做夢也想不到,那個曾經被他殺死的海天竟然活著回來了.

邊上的李天翔也是一臉的驚詫,學著雨的樣子揉了揉眼睛,似乎也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嘴里更是不住的喃喃自語.

感受到了雨語氣中的關切,海天直接無視了海云跟李天翔,緩緩的走到了雨的身旁:"不錯,的確是我,雨,我沒死!"

"哇!天哥,真得是你,太好了."雨見真是海天,直接撲倒在他的懷里痛哭起來.

海天也是憐愛的摸了摸雨的腦袋,他的這個弟弟十分的可愛呢.

"你是人是鬼?告訴你,我可是不怕鬼的!"海云那討厭的聲音忽然在海天的耳邊響了起來,讓海天心中的怒火一下子提升了上來.

"我是人是鬼?哼!海云,恐怕你做夢也想不到我會回來吧?"海天放開雨站起身來微微眯起了眼睛,凶狠的目光直射而出.

"我一直都忍讓于你,看你是大哥的份上不與你計較,可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我,更想置我于死地,那麼就別怪我不講兄弟分了!"海天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那柄玄階初級的劍器,逼人的劍光讓海云直打哆嗦.

"你不能殺我!這不是我的本意!"海云完全被海天的氣勢給嚇壞了,他以為海天凝聚成劍靈,已經成為了正式劍者.僅憑他那六段劍之力,絕對不會是正式劍者的對手.所以他此刻已經完全放棄了反抗的想法.

可他絕不會想到,海天的確是凝聚出了劍靈,只不過卻只有一段劍之力而已.

"不是你的本意?不用再和我解釋了,就去那地下世界懺悔吧!"海天陡然間瞪大起眼睛,手中的玄階劍器猛然落下!

"住手!"忽然一陣猛喝傳了過來,一團乳白色的光芒直接打在了劍器上面,那劍器雖然不錯,可海天的實力太低了,在這強大的力道之下直接脫手而出.

只聽"咣當"一聲巨響直接掉落在了地上,頓時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一道白影以極快的速度閃到了海云的跟前,只是當他看清楚眼前的人影時,卻怔住了:"天兒!你是天兒!你不是已經……"

來者正是海無涯,他在爭奪那柄玄階初級劍器的時候,猛然用眼角的余光發現海云相當的危險,便直接發出了攻擊,也沒看清楚攻擊的對象是誰.

"父親,是我,我沒死!"感受到了海無涯語氣中的關切之意,海天的鼻子也是有些發酸.上一世身為孤兒的他已經不是第一次感覺到了家庭的溫暖,但依然讓他有些感動.

"是天兒!你怎麼沒死?"海家的一眾高手們也都紛紛閃了過來,欣喜的望著海天.只不過他們一個個都灰頭土臉,原本乾淨整潔的衣衫都破破爛爛,而且大多都掛了彩.

李家和撒魯家族的高手們也都發現這里的況,一個個眼睛瞪得比牛蛋還大.

很快,海無涯便從見到海天的巨大欣喜中清醒了過來,回想起剛才海天竟然要殺海云,雖然他心中已經猜到了一些原因,但依然詢問道:"天兒,你這是在做什麼?為什麼要殺云兒?他是你的親哥哥啊!"

"親哥哥?他從來沒有把我當親弟弟,就在剛才還想置我于死地!"海天滿臉煞氣的笑道,本來他是不打算去理會海云的,畢竟他現在最渴望的就是重新修煉到過去的實力.

可海云實在是太心眼了,心里根本容不下別人比他出色.一心想要置海天于死地,那麼他海天便也不再會手下留了.

"云兒!這到底怎麼回事?"海無涯聽了後臉色十分的陰沉,他做夢也沒有想到先前雨得竟然完全是真的,他的兩個兒子竟然要互相殘殺,這是他最不願意看到的事.

"大伯!這回你相信我的了吧?明明就是他把天哥踢到那個門上去的,還天哥是自己撞上去的,要不是天哥命大,恐怕還回不來了!"和海天站在一邊的雨自然對海云是嫉妒的痛恨.

"云兒!天兒和雨的都是真的?"海家大長老也是趕緊湊了過來.

被海家一幫人凝望著,讓海云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汗水不住的順著額頭滾落下來,海云忽然抬起頭來咬牙切齒般的大笑道:"就是我,一切都是我干的!"

"云兒你!"猜測是一回事,可親耳聽到卻是另外一回事了.

一旁沉著臉的大長老歎息了一聲:"云兒,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現在你還來對我為什麼?"海云站起身來瘋狂的大笑道,"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逼我的!誰叫他來搶我的風頭?誰叫他表現的這樣出色?修煉才短短幾天便凝聚出了劍靈,將我遠遠的甩在身後.在這令人生畏的洞府里,他卻能險險的避過一次又一次的危機.我嫉妒!我嫉妒他的一切!"

眾人愕然的望著發狂的海云,誰也沒有想到他的氣量竟然這樣狹.

只是另外兩大家族的高手卻是滿臉的驚愕,他們都聽到了剛才海云所海天僅僅修煉幾天便凝聚出了劍靈,這實在是太出人意料了,已經不是用天才可以來形容的了.

即便是他們恐怕也容不下這樣一個遠超過自己的弟弟,對海云的心也大多能理解了.

"云兒,你這又是何必呢?天兒表現的更加出色,只會讓我們海家將來更加的輝煌,你應該感到高興才對,怎麼能把他作為你的對手呢?"海無涯苦著臉,心十分的難受,兩邊都是他的兒子,他實在不知道幫哪一邊好了.

"高興?我做不到,有他在我就別想出人頭地,你們也別想注意到我."海云的目光中仿佛快噴射出了火焰似的瞪著海天,"所以他就只有死!"

"怪不得你先前會問我那禁制上的威力如何,原來是一早就置我于死地的打算."海天冷笑了兩聲,"也算是我的幸運,那禁制竟然只是一個傳送禁制!"

"是啊,沒想到這樣都殺不死你,也算我倒黴.不過下一次我是不會再失手了!"海云的目光充滿了冷淡與殺意.

海天輕蔑的瞥了一眼海云:"下一次?你認為我還會給你下一次機會嗎?"

"你想殺我?可惜你做不到."海云出人意料的平靜,只是眼中卻充滿了諷刺的意味,"即使你們所有人一起上,也絕對殺不死我!因為我有劍王前輩的保護!"

"劍王?"海天心頭一震,他總算明白自己先前為何會有那種陰冷的感覺了,原來這一切的操控者都是那白衣老者.他先前只注意到了白衣老者,卻沒有注意到海云這才會被設計.

海家眾人都不是傻子,一聽這話便明白過來難怪海云會如此的大膽,原來還有著這樣的後台.

海無涯更是冷冰冰的叫道:"李前輩,你挑唆我的兩個兒子互相殘殺,到底是何居心?"

"居心?我沒有任何居心.你的兩個兒子互相殘殺那是你們自己的事,和我完全沒有關系,我更沒有過要保護這個子的話."白影一閃,那白衣老者陡然落了下來.

只是海云聽了這話卻是瞪大著瞳孔,揪起那白衣老者的衣服:"什麼?不是你要保護我的嗎?還出了事你來負責,你可不能反悔!"

"子?我什麼時候對你過了?"白衣老者不屑的冷哼了一聲,同時在海云的腦海里冷笑道,"我只不過是在你的腦海里傳音而已,並沒有出來."

"你!"海云沒想到這位劍王前輩也這樣的無恥,一瞬間他最大的靠山也完全消失了,身子一下子癱軟了下來,眼神變得相當的空洞,他明白已經沒有任何人能夠救他了.

.....

PS:大家看豬碼字如此辛苦的份上,投點推薦票吧

上篇:第四百二十九章 名聲大噪     下篇:第四百三十一章 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