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五十六章 兄弟重逢  
   
第五十六章 兄弟重逢

海天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幕搞得莫名其妙,這時那個二立即跑過來道:"客官,況不好了,朝陽鎮里最大的兩個傭兵團要打起來了,您還是快避一避吧.我也要跑路了."

話還沒完,那名三星劍士就已經率先跑開了,酒館內的客人們一瞬間也都跑了乾淨.老板也是緊急將酒館關閉,好像是遇上可怕的瘟疫似的.

隨著大流,海天也跟著眾人走了出來.

沒走多遠,就能看到兩撥人馬正在不斷的聚集,無數的劍者們肆無忌憚的吼叫著,互相謾罵著,倒不像是在對峙,就好像潑婦罵街似的.

許多閑散的劍者們都遠遠的圍觀著,他們可都不想被這場紛爭牽扯進去.

海天隨手拉住了一名急劇往後逃跑的劍者:"哎,這位老兄,能不能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那名劍者是一名兩星劍士,原本正想發火,但他很快便發現自己感覺不到海天的實力,這就明海天的實力比他高,臉上的怒容也瞬間緩和了下來.

"兄弟,你是外地來的吧?這是朝陽鎮兩大傭兵團為了成為朝陽鎮的老大,而爆發的爭斗.前幾天已經打了一場,死了好多人,還連累許多無辜閑散的劍者.我勸你還是跟我一樣,逃得遠遠的,千萬別被波及進去."話一完,那名二星劍士就撒腿而跑.

看樣子朝陽鎮這兩大傭兵團的爭斗,的確是給許多人帶來了困擾,尤其是那些閑散無辜的劍者,傷亡更是巨大.

對于海天來,這樣的爭斗是毫無意義的,他來朝陽鎮也不是來看別人爭斗的,搖了搖頭,隨即便轉身想要離去.

就在這個時候,海天的眼角忽然撇到一個身影,這個身影讓他感覺萬分的熟悉.海天立即瞪大了眼睛望去,奮力高叫道:"雨!雨,是你嗎?"

然而他的叫聲沒有引起一點的回應,他看到的那個身影,迅速鑽進人群之中消失不見了.

海天很是沮喪,很想鑽過人群去尋找,但此刻兩邊劍者越聚越多,火藥味越來越足,如果此刻強擠進去,恐怕會引起不必要的爭端.

"真得會是雨嗎?"海天喃喃自語著.

就在這時,兩邊對罵的劍者們,全都停了下來.兩邊各走出了一個領頭似的中年人,海天察覺到,這兩個中年人都有著三星劍師級別的實力.

"西克,沒想到你居然還敢過來?"左邊的領頭的中年人嘲諷笑道.

"我為什麼不敢過來?你們高雄傭兵團又不是洪水猛獸,就算是洪水猛獸,膽敢阻擋在我們面前也一樣只有死路一條."西克輕蔑的反擊著.

左邊的領頭中年人面色有些陰沉,冷聲笑道:"少廢話,手底下見真章.不過前幾天那場戰斗,對我們兩邊來傷亡都不.不如我們由全面爭斗改為重點爭斗."

"重點爭斗?這話怎麼講?"不僅是西克,兩邊的劍者們都流露出好奇的神.

"很簡單,我們兩邊各選出三人,進行爭斗.並且都不能夠超過二十歲,如何?"高雄傭兵團的團長沈羽書目光中閃爍著得意的笑容.他之所以會提出這個建議,那是因為對自己的手下有著充足的信心.

而且兩大傭兵團正面火並的話,無論是對他們自身來,還是對他們朝陽鎮的其他閑散劍者們來,都不是一件好事.

"西克,你考慮的怎麼樣了?"沈羽書抬起頭笑問道.

聽了沈羽書的問話,西克抬起腦袋,輕蔑的嘲諷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不就是手底下收了一個天才嘛?打算活用這一點,來對付我們?不過我們冰火傭兵團可不怕,來就來,別以為只有你能找到天才,我們這邊也有."

"這麼你是答應了?"沈羽書立即確認了一遍.

西克點點頭道:"答應了,不過我覺得這個規定應該改一改,既然讓年輕人出戰嘛,那麼就索性再壓一下年齡限制好了.這樣吧,就十五歲如何?"

"十五歲?"沈羽書低下頭沒有話,而是微微眯起了眼睛.他手下有一個天才,今年才十五歲,就已經達到四星劍士了.很有可能在二十歲之前成為劍師.

在他們高雄傭兵團里,劍師級別的高手總共才只有那麼幾個,每多一個劍師是他們傭兵團實力的巨大提升.

可如果這個天才在這里被殺的話,也就失去了晉升到劍師的可能了.但他們一旦在這里輸掉,就不得不離開朝陽鎮.

沉吟了一會兒,沈羽書抬頭冷聲道:"好,我答應你的條件.但我們必須事先清楚,一旦輸得一方就必須立即撤出朝陽鎮,並且永遠不得再進入."

"好,我正求之不得呢!"西克也是瞬間答應了下來.

這時,兩邊的劍者們都不由得嗡嗡聲交談起來,畢竟這個賭注可是太大了.一旦離開朝陽鎮,那麼就意味著失敗者將變成流浪傭兵團,很容易被別人消滅的.

很快,在兩位團長的壓制之下,團員們都停止了討論,並且商討派哪三人出戰,這將關系到傭兵團日後的命運.

海天倒是站在一旁遠遠的旁觀著,並且不時的在西克的冰火傭兵團里尋找著雨的身影,但他一直都沒有找到.

"奇怪,難道是我眼花了嗎?"海天很是不確定的自自語著.

沒過一會兒,西克和沈羽書各自派遣了一名年輕的劍者走了出來,只不過西克派出的是兩星劍士,而沈羽書派出的是三星劍士.實話,在他們這個年紀能夠修煉成為正式劍者,就已經可以算作是天才了.

兩人很快打了起來,無數道劍氣亂飛,縱橫睥睨,飛沙走石,聲勢漫天.看得遠處旁觀的那些閑散的劍者們好不過癮.

很快,西克一方的劍者首先敗下陣來,年齡相當,但實力上卻差了一截,失敗也是意料之中的.

"怎麼樣?西克,你們可是先輸了一局哦,如果這局再輸了,那麼就可以滾出朝陽鎮了."自己的手下獲得了勝利,沈羽書這個做團長的臉色也分外有光彩.

"哼!這才是第一場,下面一場我們一定會嬴回來的!"西克臉色陰沉,很快又派出了一名三星劍士,而沈羽書也同樣的派出了一名三星劍士.

兩邊打得是不可開交,大街上變得一片狼藉.

如此白熱化的戰斗,在別人眼里是十分的精彩,但在海天眼里卻是漏洞百出.為了尋找雨的蹤跡,海天倒也沒有心去品評兩名劍士的戰斗.

沒過多長時間,西克一方的劍士終于是戰勝了沈羽書一方的,兩邊也是再度打成了平手.

"哼哼,我就猜到,這戰局果然不到最後一刻是不會明朗的.不過很可惜,西克,這場戰斗的勝利,我是要定了!我下面決定派出瑞卡,由他代表我們高雄傭兵團出戰!"沈羽書十分輕蔑的冷笑了一聲.

西克陰沉著臉,對著身後的手下指了一下,一個同樣十分年輕的少年快步走了出來.

然而,當海天見到那個少年身影的時候,卻怔住了:"是雨!絕對是雨!"

話音未落,海天一邊擠了過去一邊高叫道:"雨!雨,是你嗎?"

也許是聽到了海天的叫喚,場中央的少年也是身體一怔,望著奮力擠過來的海天,驚喜的叫道:"天哥!真得是天哥!"

聽到"天哥"這聲呼喊,海天不再懷疑,十分肯定眼前這人就是自己失散了三年多的弟弟,雨.

三年不見,雨已經長大了,模樣也有了些變化,但海天卻是一眼就認出了雨的樣子,他們童年的時光,仿佛又出現在眼前.

"雨,真是太好了,我終于找到你了."海天激動的雙手抱著雨的肩膀,這麼多年來,他還從來沒有如此的興奮激動過.

家人,這麼一個普普通通的詞語,對于他來,現在卻是變成了奢望.

這次前來朝陽鎮,只是想調查一下三年前的況,但誰能想到,他竟然在這里遇見了失散多年的弟弟,不得不,真是天意.

雨也是十分的興奮,緊緊的抱著海天哽咽著.

回想起三年前的那天,雨的淚水就止不住的滾落下來:"天哥……"

"好了好了,別了,一切都過去了.以後只要有我在,我就絕對不會讓別人欺負你的."海天安慰似的拍了拍雨的肩膀.

然而,海天與雨的重逢,卻是打斷了兩大傭兵團之間的爭斗.

西克還好,畢竟雨是他這邊的人,雨能夠找到自己的親人,他也為之高興.但是另外一邊的高雄傭兵團卻都是等的不耐煩了.

"你們到底好了沒有?要打就趕緊打,不打就趕緊認輸滾蛋!"瑞卡冷冷的叫道.

十五歲就達到四星劍士的他,看不起周圍的任何人.雨和海天看上去比他還要,自然是更加不放在眼里了.

正沉浸在和雨重逢的溫馨氣氛中,這突如其來的打攪讓海天很不爽,站起身來冷冰冰的望著瑞卡:"給你三秒鍾,立即消失,不然就是死!"

上篇:第四百七十一章 比試煉器     下篇:第四百七十三章 失敗?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