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五十七章 兄弟  
   
第五十七章 兄弟

這下不僅是雨,在場的所有人都全部怔住了.c

誰也沒有想到,一個突然跑出來的神秘少年,竟然在這麼多人面前,會對高雄傭兵團最傑出的天才出"死"這個字.

冷場了半晌,忽然眾人全部都哈哈大笑起來,海天看起來比瑞卡還要,竟然想讓他死,這簡直就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就連瑞卡自己也被海天這話給逗樂了:"子,你沒睡醒嗎?知不知道我是誰?"

"還有一秒鍾,你可以選擇死,或者消失!"海天冷酷的瞥了一眼瑞卡,並沒有去理會瑞卡的嘲諷.

瑞卡沒想到海天竟然這麼不給他面子,剛想要狠狠的教訓海天一下,但海天卻轉過了身體,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了火云劍:"你不走,那麼就只有死!"

話間,海天手中的色火云劍猛然間迸發出一股澎湃的劍靈力,火的劍神瞬間燃燒起來,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中,直向瑞卡飛去.

此時的瑞卡已經完全呆住了,他沒想到海天得竟然是真的,龐大的劍識讓他竟然有一種無所遁形的感覺,絲毫不能動彈.

眼見瑞卡幾乎就要喪命于海天手中,一直站在後面沒動的沈羽書急了,他冷哼一聲,掌中噴出一股強大的白色劍靈力,直接和海天手中的火云劍對了上來.

"嗤嗤……"兩股劍靈力在空中激烈的纏斗著,刺耳的尖叫聲讓在場的眾人瞬間反應了過來,這不是開玩笑,而是現實!

"這子瘋了嗎?居然敢和團長動手!"高雄傭兵團的團員們都震驚的望著海天,他們之中大部分人的年紀都要比海天大得多,但卻誰也不敢和沈羽書動手.

經過別人的輪番提醒,瑞卡這才清醒過來,摸了摸背後的衣衫,早已被汗水所浸濕.此刻他才感覺到,剛才自己似乎到鬼門關走了一圈.

"那家伙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給我這樣龐大的壓力?"瑞卡在心中咆哮著.

冰火傭兵團這一邊也都大吃一驚,特別是雨,他深知沈羽書的實力,怕海天不敵,急忙對邊上的西克團長叫道:"團長,快點救救天哥,他肯定不是沈羽書的對手的."

"雨,他是你親哥哥嗎?"西克團長並沒有去救援,不答反問道.

雨雖然不知西克團長是什麼意思,搖了搖頭道:"是我堂哥,在家族里和我玩得最好.團長,天哥他快要支撐不住了,你快點去救他吧."

"不急.雨,你真是關心則亂.難道你沒有看出來,你的天哥一點都沒有落入下風嗎?雖他本身實力不怎麼樣,但他手中的玄階劍器卻是為他抵擋住了大部分的壓力."西克團長心中可是極為的吃驚.

雨這天哥真是神秘,不僅膽大無比,膽敢直接對連他都沒把握對付的高雄傭兵團團長沈羽書動手,而且手中更是有著一柄連他都沒有的玄階劍器.

也許是有了西克團長的提醒,雨望向了海天和沈羽書對峙的場面中,這才發現海天手中緊握著一柄火的長劍.

"這是火云劍!天哥竟然奪回來了."雨立即驚訝的叫了起來,同時依然為海天擔心,"天哥,你沒事吧?"

此時的海天雖然不能動,但雨和西克團長所的話他可是完全聽在耳里,心中感動之余,也是更加堅定了保護好雨的決心.

"雨,我沒事!你就放心好了,他一個三星劍師,還殺不死我!"海天臉上帶著一絲冷酷的笑意,微微眯著眼睛,仿佛還沒有出全力似的.

聽了海天的話,沈羽書臉色頓時一變:"子,雖然我不知道你從哪得到一柄玄階劍器,但是我清晰的感覺到,你的實力完全不如我,想死我就成全你."

著,沈羽書另外一只手也抬了過來,掌心處再度噴出一道恐怖的劍靈力.

"天哥心!"雨見狀立即緊張的大叫起來.

實際上不用雨提醒,海天就已經注意到了沈羽書的動作.冷笑一聲,身形立即潛入地下,但在眾人眼中,海天卻是這麼突然消失了.

"人呢?那子怎麼沒了?"海天的突然消失,讓在場眾人一楞,特別是沈羽書,他更是四處尋找起來,可是依然沒有找到海天.

澎湃的劍靈力失去了目標,直接按照著預定的方向轟去,西克微微皺了幾下眉頭,那里還有著他不少團員呢,冷哼一下,立即竄了出來,同樣揮出一掌,將沈羽書發出的劍靈力給完全抵消掉了.

"老沈!希望你別自作聰明,不然我絕不介意和這位兄弟一起攻擊."要是讓剛才那一掌成功轟過去的話,冰火傭兵團的團員們肯定會有許多傷亡.身為團長的西克自然是不爽,他也看得出來沈羽書的用意,故意在這里警告一下.

見自己的伎倆被拆穿,讓沈羽書的臉色多少有些難看.但他更在意的是海天的下落,他剛才已經試探出來了,海天的實力離他還有一大截呢,只要用劍識將海天找出來就行了.

自信的一笑,沈羽書立即將自己的劍識猛得擴散開來,然而他很快發現,自己的劍識竟然完全沒有發現海天的蹤跡.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要知道劍師級別的高手劍識也有方圓幾十米了,就這麼短短的瞬間,海天不可能跑這麼遠的.

"一定是我哪里漏掉了!一定是這樣的!"不信邪的沈羽書再度用劍識探查了一遍,可是結果和剛才一樣,完全沒有發現海天的蹤影.

"這怎麼回事?為什麼我的劍識沒有發現那個子?"沈羽書驚訝的張大著嘴巴不出話來,他剛剛明明感覺到海天的實力不如他,可他現在居然發現不了.

其實不止是沈羽書,就連西克也是一樣的.

在感覺到沈羽書劍識擴散開來的時候,他就已經明白了沈羽書的意思,同樣將自己的劍識擴散開來搜尋海天的蹤跡,但也沒有發現海天.

整條大街上一片死寂,雙方之間都大眼瞪眼著.

普通的團員們都還以為他們的團長在認真的搜尋著海天,但他們恐怕不知道,就憑他們團長的這點實力,還發現不了海天的蹤跡吧.

沉寂,依舊是一片沉寂.

此時的海天,不再別的地方,恰巧就在沈羽書腳下的那片土地里.劍師不愧是劍師,讓他剛才消耗了太多的劍靈力,現在必須抓緊時間恢複才行,至于上面的沈羽書,就讓他先等著去吧.

時間一分一秒的在流逝,地面上的沈羽書和西克兩人正大眼瞪眼的互相對視著,他們都能看出對方眼中的驚駭來.

一名十幾歲的少年,竟然能從他們眼皮子底下消失的無影無蹤,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地底下的海天,正抓緊時間恢複著劍靈力,失去了劍靈之後,海天恢複起劍靈力來速度要比以前快上了許多,轉化天地靈氣的速度更是不同以往.

連日來的戰斗,讓他體內的劍靈力不斷的消耗,又不斷的補充,這仿佛對修煉很有好處.至少他發現自己比上一世的時候修煉快上了許多.

然而,就在海天打算出來的時候,忽然感覺到自己體內的漩渦還運轉速度加快了,越來越多的天地靈氣開始瘋狂的朝他的身體湧來.

"居然在這個時候就要突破了!"海天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開始突破了.

他急忙盤膝坐下來,認真的調理著劍靈力,一個調理不好,就有可能使劍靈力失控,導致體內漩渦發生爆炸.

真到那時,海天就算不死也得殘廢了.

為了避免發生那樣的況,海天心翼翼的疏導著體內的劍靈力,將自己的劍識完全收了回來,地面上的況他是暫時不會去管了.

海天長時間的沉寂,讓地面上的眾人已經漸漸失去了耐心,特別是沈羽書,在他看來,海天恐怕已經逃走了.

"西克,那子恐怕已經不在了,我們是不是繼續剛才的決斗?"沈羽書將目光對准了西克,這可是關系到兩家傭兵團誰能夠繼續留在朝陽鎮的關鍵性戰斗.

西克猶豫了一會兒,見海天依然沒有出現,遂點了點頭道:"也好,那麼我們這邊依舊由雨出戰,你們那邊還是瑞卡嗎?"

"這個自然!瑞卡,到你了!"沈羽書點了點頭,隨即對著瑞卡叫了一聲.

然而令他吃驚的是,瑞卡竟然沒有理他,這讓他再次叫道:"瑞卡,你在做什麼?我叫你沒聽見嗎?"

"額?"在旁邊同伴的提醒之下,瑞卡這才清醒過來,"對不起."

"哼!對不起以後再,現在給我繼續去剛才的戰斗."沈羽書冷聲哼道.

瑞卡點了點頭,走上前幾步,可是一望見雨的眼睛,就讓他不由自主的聯想到海天剛才那凶悍逼人的眼神,那種仿佛完全被人看穿似的感覺,讓他心中非常不安.

雨此時也非常擔心海天的安危,這麼長時間依舊沒出現,肯定是遇到麻煩了,臉上有些忐忑焦急.

"好,第三場戰斗快點開始吧!"隨著西克團長的一聲令下,戰斗再度開始了.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雨和瑞卡兩人誰都沒有先出手,仿佛都有心事.

"混蛋,還楞著干什麼?趕快給我上,殺了那個子!"沈羽書在後面見瑞卡楞神,氣得直接叫罵道.

被沈羽書這麼訓斥一番,瑞卡緊咬了下牙,口中低喝一聲,右手一翻,掌心瞬間變得通,一股澎湃的劍靈力猛然射出.

此時的雨還低著頭想著海天的況,渾然沒有注意到對方已經率先攻擊.

急得旁邊的西克大聲叫道:"雨!快點反擊!"

被這麼一叫,雨也是立即反應過來了,可是這時已經太晚了,瑞卡發出的色劍靈力已經到了雨眼前.

"該死的!"西克暗罵一聲,剛想沖出去營救雨,可是卻被沈羽書給攔住了.

"你想干什麼?該不會想違反規定吧?"

"你!"西克氣呼呼的瞪著沈羽書.

色的劍靈力瞬間命中了雨,發出一陣劇烈的爆炸聲,漫天的煙塵飛上了天空.

"雨!"西克驚道,要知道雨可是他們冰火傭兵團最天才的劍士了,可惜現在就要隕落在這里了.

忽然,從煙塵中傳出一陣熟悉的聲音:"放心,有我在雨就絕對沒事!"

"你是?"不僅是西克,就連沈羽書此刻也都怔住了,誰也沒有想到這個時候竟然還活冒出個人來.

煙塵漸漸的消散開來,外面的人也都能見到,煙塵里面一個少年正將雨擋在自己的身後,剛才的爆炸使得少年的衣衫上沾滿了灰塵.

"天哥!謝謝你!"雨望見擋在自己身前的海天,哽咽著道.

沒錯,眼前救下了雨的少年,正是海天.他剛剛突破完畢,立即察覺到雨有威脅,直接用地遁術趕了過來,如果他再晚來片刻,恐怕雨就要魂歸西天了.

寵膩的拍了拍雨的肩膀,海天的臉上泛出幸福的笑容:"誰叫我們是兄弟呢,我不保護你,誰還來保護你?"

"兄弟!"雨在口中喃喃嘀咕了幾句,忽然抬起頭,大笑道,"對,天哥,我們是兄弟!"

上篇:第四百七十二章 煉制天階劍器     下篇:第四百七十四章 器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