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劍神重生 第六十四章 對不起,我又突破了  
   
第六十四章 對不起,我又突破了

聽著自己手下的一聲又一聲的慘叫,沈羽書已經近乎發狂了.他沒有想到海天竟然這麼生猛,吃了一顆藍色藥丸後竟然連續施展玄階高級劍技.

"萬劍歸宗!"海天的聲音又再度響了起來,氣得沈羽書直接吐血了.

每當海天體內的劍靈力枯竭時,他便吞下一顆靈云丹,使得自己的劍靈力總是保持充沛,可以不間斷的釋放著玄階高級劍技.

別是沈羽書了,旁邊的冰火傭兵團的西克等人也都已經完全呆住了.

他們本以為海天肯定要堅持不住了,誰知道此刻竟然變得這麼厲害?望著高雄傭兵團劍者成片成片的倒下,他們的頭皮都有些發麻.

"團…團長,這個海天到底是什麼人?怎麼還會這麼恐怖的劍技?"那位九星劍士連話都已經不連貫了,語氣間帶著一絲顫抖,目光中充滿了恐懼.

西克又何嘗不是如此,他的眼神中也是充滿了驚駭,海天所殺的可都是高雄傭兵團的精銳,每一個都至少有著三星劍士的實力.

這幾百號人,短短十來分鍾便倒下一半,這如何讓他們不震驚?

難怪海天剛才要自己一人來解決,看樣子他真有那樣的實力.一名七星劍士,單挑整個高雄傭兵團的精銳,不僅沒敗,而且還殺了大量對方的高手,想必這一消息明天就會在整個朝陽鎮傳揚開來.

"團長,你要是換作我們,能夠頂得住嗎?"九星劍士在旁邊顫巍巍的詢問道.

頂住?西克團長一絲苦笑,他們冰火傭兵團和高雄傭兵團也就半斤八兩,雙方實力差不多,高雄傭兵團都被打得如此淒慘,他們怎麼可能頂得住?

"萬劍歸宗!"海天的聲音再次響起,成片的高雄傭兵團劍者們不斷的倒下.

無論是沈羽書還是西克,都已經完全無語了,海天這麼不間斷的釋放下去,還有誰會是他的對手?

"殺!統統給我殺,誰要敢後退,我現在就宰了他!"沈羽書已經完全瘋狂了,他那通的眼睛里,只有場中的那個瘦身影.

巴魯見自己的兄弟們一個接一個的倒下,早就心痛得不行,他趁亂跑到沈羽書的旁邊,急忙建議道:"團長,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不然的話我們高雄傭兵團就完了!"

"放屁!只有海天死,才能為那麼多死難的兄弟報仇!"沈羽書此刻眼神里只有海天,他一心想要殺死海天,即使付出再大的代價也行.

"可是團長,我們現在傷亡已經過半,就剩下的這些兄弟也都早已累得不行,根本殺不了海天,冰火傭兵團還在一旁虎視眈眈,我覺得我們應該先撤退,日後再."巴魯哭喪著臉叫道,"團長,你還不知道吧?沈副團長已經死了."

"什麼?你我弟弟死了?"滿臉通的沈羽書,聽到這話突然怔住了.

"是的,團長,沈副團長死了,海天一劍就殺死他,我們恐怕也不遠了.再拿兄弟們的命去填也填不滿這個無底洞,當務之急是先撤退."巴魯苦口婆心的建議,但他明白,高雄傭兵團已經徹底完了,現在只想保存一點火種.

然而沈羽書卻是仿佛完全沒聽見巴魯的話似的,兩眼空洞無神,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動也不動,嚇得巴魯急忙高叫道:"團長!團長!你怎麼了?"

"啊——海天,竟然敢殺我弟弟,我要你的命!"沈羽書撕心裂肺般的叫道,同時發狂似的沖進了圈子里.

感受到一股龐大的劍氣陡然向自己襲來,海天急忙飛了起來,還沒等他回頭呢,就聽見"砰"的一聲巨響傳來.

"海天!我要你死!"沈羽書咬牙切齒的叫道,然而,他對飛在天空中的海天,卻沒有太多的辦法.

見沈羽書終于出動了,海天不屑的笑了笑道:"怎麼,你這個當團長的終于肯出來了嗎?我還以為你會等自己的團員全部死光了才會出來."

"你殺了我弟弟,我就要你死!"沈羽書此刻已經找不到別的話了,他和自己的弟弟從相依為命,一起長大,對弟弟是格外的愛護,但誰想今天卻是死在海天手里.

"哦?我還以為你是來為你們高雄傭兵團死難的兄弟們報仇呢,原來只是因為你弟弟的原因而已."海天故意挑撥道,"實話,我真為那些死在我手里的高雄傭兵團的劍者們不值!"

海天這話一出,殘余的那些劍者們互相對視了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悲哀.

他們辛辛苦苦奮力沖殺,死了幾百個弟兄不,竟然連一句安慰的話都沒有換來.沈羽書之所以跳出來,還只是因為他的弟弟而已.

高雄傭兵團殘余的劍者們,都感覺到心涼了,原來他們這麼多人的性命,還比不上一個沈副團長.

如果是平常的話,沈羽書一定會注意到團員們的氣氛變化的,可是他現在眼里只有一個海天,一心想為弟弟報仇,哪還顧得了其他?

"海天,你要是有種的話,就下來,我們在地面上公平決斗!"沈羽書見海天一直飄在空中,急忙吼叫道.

"你要是有種的話,就飛上來,我們也可以在天空中公平決斗!"海天故意氣氣沈羽書,他明白在臨戰狀態下,冷靜是多麼重要.

一旦失去冷靜,被對手激怒,那麼就等于丟失了性命.

"你!"沈羽書很顯然氣壞了,在地面上不斷的跺腳.

忽然間,沈羽書感覺到自己的手腳竟然被人束縛住了,轉頭一看,駭然的發現讓自己動彈不得的,竟然是他手下的團員.

"你們這是干什麼?還不趕快放開我?"沈羽書氣急敗壞的吼叫道.

巴魯走了出來,冷聲笑道:"沈羽書,虧你平日里得花巧語,把我們都當兄弟,可是你竟然就是這麼對待我們這些兄弟的.我們出生入死,為你打下了這麼大一個局面,竟然還不如你那個只有一星劍士的弟弟,實在是太讓兄弟們寒心了."

"放屁,趕快放開我,不然有你們好看的!"沈羽書試著掙紮了下,但是他的身體卻是被十幾人死死的按住,根本動彈不得.

"放開?為什麼要放開?再讓你拿兄弟們的性命去拼嗎?"副團長巴魯抬起頭對著半空中的海天道,"少俠,我們都是按照沈羽書的命令做事,我們決定不再跟隨他了.希望少俠能夠網開一面,放過我們吧."

"你們這是背叛!"沈羽書氣得暴跳如雷,但他卻沒有絲毫辦法.

海天緩緩的從空中落了下來,畢竟舞空術對于劍靈力的消耗可是太大了,他不可能一直這麼飛在空中.

走到完全不能動彈的沈羽書跟前,海天輕蔑的笑道:"看到了嗎?這就是民心,現在大勢所趨,你還會是我的對手嗎?"

"哼!如果不是他們幫你,你會殺得了我嗎?"沈羽書很是不服氣的叫道,再怎麼他也是三星劍師,絕不會認為自己會輸給一個的七星劍士.

"好,這可是你的."海天對著束縛著沈羽書的劍者們笑道,"麻煩你們把他放開吧,我要和他光明正大的一對一戰斗."

"啊?可是……"殘余的劍者們全部都傻了,他們沒想到海天會放棄這麼一個好機會,就連沈羽書自己都沒有想到,目光有些呆滯.

"你們放心好了,無論我與他誰勝誰敗,我都不會為難你們的.就算是現在,你們也可以安然離去,畢竟你們也只是聽命行事而已."海天溫和的笑道,仿佛是春風一般,讓心已經冰寒的眾高雄傭兵團殘余的劍者們感覺到了異樣的溫暖.

眾劍者們互相看了看,也都放開了對沈羽書的束縛.

沈羽書一能夠活動,立即遠遠的跳了開來,要是再被身邊的人背叛,他恐怕不會再有這麼好運氣了,同時大聲嘲諷道:"海天,你真是個白癡,居然放開我,這下我絕對會取你的命."

"是嗎?只要你有這個本事."海天毫不在意.

倒是不遠處的西克等人急了,那位九星劍士更是叫道:"這個海天怎麼能放棄這麼好機會呢?要趁現在殺了沈羽書就沒事了."

西克望著場中海天的身影,沉吟了片刻:"或許他真得有把握殺死沈羽書吧."這話連他自己都不太相信.

場中的海天將目光聚集到了滿臉塵土的沈羽書身上:"已經准備好了嗎?我開始了!"

"哼哼,我倒要看看,你子有什麼能耐來殺死我?"論單挑能力,沈羽書相信自己絕對在海天之上.

"九轟掌!"海天快速逼近,與此同時,右手掌心前沖,發射出一道刺眼的色光柱.

"哈哈!就憑你這招,根本就沖不過我的防護罩!"一道亮麗的青色防護罩出現在了沈羽書的身前,任憑海天發射出的色光柱怎樣的襲擊,也動不了分毫.

"是嗎?"海天微微一笑,吞下一顆靈云丹,突然面色一冷,高聲吼道:"游龍步!九轟掌!火云斬!萬劍歸宗!"

四種劍技一個接一個的釋放了出來,澎湃的劍靈力呼嘯著沖向了沈羽書,色的光柱,火的劍氣,以及無數白色劍,摧枯拉朽般的轟破了沈羽書身前的防護罩,並且狠狠的擊中了他的身體.

"砰!砰!砰!砰!砰!"無數道血柱猶如噴泉一般瘋狂的湧了出來.

沈羽書震驚的望著自己身體上那無數的血窟窿,他做夢都沒想到自己竟然會敗得這麼快,這麼慘.

"為…為什麼會這樣?"沈羽書呆呆的望著海天,剛才海天還無法轟破他的防禦,可是偏偏這一刻的防護罩卻仿佛豆腐一般.

他想不通!非常想不通!

目光已經開始渙散,沈羽書知道自己活不長了,希望海天能夠給他一個結果.

海天倒提著火云劍,仰起頭望著那蔚藍的天空:"對不起,我又突破了."

上篇:第四百七十九章 各方動靜     下篇:第四百八十一章 煉制聖顏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