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九星天辰訣 第一章 連云十八堡  
   
第一章 連云十八堡

~~蝸牛玄幻轉型之作,剛開始稍微有點不適應,但後面越來越jīng彩,這絕對是一本與眾不同的玄幻!請大家多多支持推薦~~

西武曆8329年,時逢亂世,人命賤如草芥,藩王割據,群雄並起.明武帝登基,鎮壓三大藩王叛軍,殺人盈野,宇內為之一清.

西武帝國中部東林郡,連云山脈深處,樹木高聳參天,山岩陡峭奇峻,幽深的密林深處,座落著十八座岩石砌築的堡壘,這些堡壘恢宏矗立,不知道前人廢了多少jīng力,才把一塊塊方整的巨石從外面搬移至此,修建了這些雄偉的建築.

十八座城堡,每一座城堡都居住著一批同姓同宗的族人,號稱連云十八堡,是東林郡小有名氣的一股勢力.

葉家堡演武場.

清晨的陽光透過遠處兩山之間的縫隙投she進來,天剛破曉,這里已是人頭攢動.

"武之一道,勤能補拙,初晨陽光升起,正是一天中元氣最為活躍澎湃之時,若是此時勤加修煉,可以收到事半功倍之效."一個身形健碩的中年人正在教一幫少年修習武藝,葉家堡居住著數千葉家族人,十到十八歲適合修煉武藝的少年,也有兩三百之多.

這些少年站成一個方陣,習練拳法,拳腳干脆利落,整齊劃一.

"不動如山,動若奔雷.克敵制勝之道,首先一個字,就是要快,天下武藝,唯快不破.我們葉家的武技,講究的,正是快這一字!"

那個中年人演練了一套拳法,虎虎生風,出拳時隱隱帶著奔雷之音,那是葉家的奔雷拳法,獨特的拳法配上葉家人修煉的雷鳴內勁,向來以霸道威猛著稱.

雷鳴內勁帶起的獵獵拳風,刮得這些少年臉頰生疼,宛如刀割一般,他們一個個都退出兩丈開外.

"三叔好厲害!"

"那是當然,三叔現在可是葉家的第三人,實力僅次于家主和執法堂堂主."他們都向那個中年人投去了崇敬的目光.

這個中年人叫葉戰雄,專門負責教導家族後輩,在族內聲望極高.

場上的少年們爆發出一陣又一陣喝彩之聲,葉戰雄jīng彩的拳法令一眾少年們目眩迷離.

距離喧囂的人群大概百丈遠,一個少年正盤坐在演武場角落的一塊石頭上,他閉目盤坐,宛如一尊佛像一般,清晨的陽光照she在他身上,卻照不進他的內心.

他只有十七八歲的樣子,身材頎長,五官猶如刀刻一般,長眉如劍,鼻如懸膽,英氣勃發.不過他眉宇間的神情,卻有著一絲與年齡不相符的沉穩和專注.少年名叫葉辰.

不知道已經是第幾次了,每當他按照雷鳴內勁的方法呼吸吐納,聚集起來的玄氣很快就在破碎的經脈中消失殆盡,他的身體根本無法積蓄任何玄氣.

兩個家族子弟從旁邊走過,看到盤坐不動的葉辰,露出鄙夷和不屑的神情.

"他經脈盡斷,已經不可能凝聚玄氣了,每天還在這里裝模作樣."

"虧他每天都要用掉這麼多丹藥,要是那些丹藥給其他人,不知道能培養多少家族高手,給他簡直是喂到狗肚子里去了.如果換作我是他,早就跳河自盡了,哪還有臉面活著."

"小聲一點,他畢竟是族長的兒子."

"族長的兒子又怎麼了,我們葉家子侄輩向來不分貴賤,憑什麼他就金貴一點!"

那兩個家族子弟故意說得大聲,落在了葉辰的耳朵里,葉辰閉著眼睛,充耳不聞,硬生生地忍了下來,內心自嘲地一笑,要是換做以前的自己,肯定會沖上去跟他們打一架,但是現在,他已經學會了忍耐.現在的他,只是廢人一個,根本不是這兩個人的對手.

以前的葉辰,十二歲達到玄氣五階,十三歲達到玄氣六階,十四歲到達玄氣六階巔峰,是葉家堡年輕一輩中當仁不讓的第一高手,被譽為葉家堡百年難得一遇的天才.後來在一次家族任務中,葉辰跟五個家族年輕一輩高手進入連云山脈深處獵殺妖獸,結果被人伏擊,那五個家族年輕高手全軍覆沒.那些敵人似乎是有意折磨葉辰,將他經脈盡廢,雖然被族人救了回來,但從那之後,葉辰便成了廢人.

在西武帝國,實力為尊,沒有實力的人只能任人欺凌.如果不是因為早晨元氣充沛,最適合恢複經脈,他也不願意到這種人多的地方來.

"轉眼已經三年了,恐怕我的經脈再也不可能愈合了."葉辰心中有一種深深的不甘,他不甘心就這樣變成一個廢人.

葉辰繼續嘗試凝聚玄氣,但是毫無疑問,還是失敗了,體內破碎的經脈,如同被蟲蟻蛀空的枯木,沒有一絲生機.

他盤坐在石頭上,如老僧入定,將意念沉入意識海中.意識海中浮現出一把飛刀的影像,這把飛刀通體血紅,薄如蟬翼,晶瑩剔透.正因為這把飛刀的存在,他的心里總還有那麼一些希望沒有完全破滅.

葉辰不過是一個尋常的普通人,無意中找到了這把飛刀,才穿越到了這個世界.

到目前為止他還不知道這把飛刀到底有什麼作用,每當他的意念沉入意識海之中,便會發現它就這麼靜靜地懸浮意識之中.不管葉辰用什麼方法,都無法觸及到它.

三年了,從巔峰跌落谷底,一般人都無法承受這樣的落差,但葉辰依然憑借著強韌的xing格,在無數人的嘲弄中,苟且偷生了下來,這三年時間,葉辰磨平了身上的棱角,心xing變得沉穩了許多.

葉辰運起雷鳴內勁,小腹中傳來一絲熱感,一股玄氣凝聚了起來,緩緩順著經脈運轉,但是每次運轉到經脈破損的地方,這些玄氣就會迅速地流散,沒過多久,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玄氣,便化為了烏有.

"該死,為什麼還是凝聚不起來!"葉辰憤懣地一拳砸在石頭上,拳頭上滲出鮮紅的血跡,唯有劇烈的疼痛,才能緩解內心的壓抑和痛苦,難道他這輩子注定是一個廢人了麼?

以前實力巔峰的時候,他以非常驚人的速度,突破了一個又一個境界,身體就像一個漩渦,瘋狂地吸收外界的靈氣,迅速地轉化成玄氣,六階巔峰的時候,他的玄氣強度甚至可以跟七階的高手抗衡.而現在,他的身體想要保存哪怕那麼一絲玄氣,都變得格外困難.

葉辰許久才把沮喪的情緒平複下來,他沒有退路,如果放棄,他這輩子都將是一個廢人!

跟往常一樣,沉下心來,繼續凝聚玄氣.約莫一柱香的功夫,經脈的斷裂處稍稍有了一絲氣感,不過極其細微,而且隨時都會流逝殆盡.

葉辰勉力地運轉,額頭上滲出了一絲汗跡,終于,那些氣感緩緩凝聚成了一支涓涓細流,以小腹氣海為中心,向上湧動,但是每移動一小段距離,這些玄氣都會流失掉幾分,眼看著就要散失殆盡了.

絕對不能失敗!

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玄氣即將崩潰,葉辰仿佛感受到了某種奇異的召喚,內心突然沉靜了下來,進入了一個古怪的境界,內心仿佛有一縷清風吹過,空明澄澈,沒有一縷塵念.

葉辰腦海中再次浮現出那把飛刀的模樣,蟬翼般的刀刃,突然發出一陣奇異的嗡鳴.

這把飛刀上,蘊含著某種奇異的力量,讓葉辰想要一探究竟.是它帶自己來到了這個世界,不知道這把飛刀里面到底有什麼秘密.

最近一段時間,飛刀經常會規律xing地顫動,振動的頻率非常頻繁.

葉辰拼命地延伸著自己的意念,想要觸及那把飛刀,想要試試看能不能引動飛刀.

突然間,腦海里嗡的一聲巨響,葉辰的耳膜不停地震顫,就像什麼東西在腦海中炸開一般,一股駭然磅礴的力量從飛刀上傾泄而出,猶如肆虐的洪水,順著殘碎的經脈奔湧,葉辰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玄氣,瞬間被沖散.

葉辰驚恐地發現,這股力量完全不受掌控,他趕緊把自己的意念抽了回來,那股力量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仿佛從來沒出現過一般.

"到底怎麼回事?"

葉辰睜開眼睛,身體虛脫了一般,沒有一點力氣,他大口大口地喘息著,查看了一下身體,斷裂的經脈依然沒有一點起se.

飛刀安靜地懸停在他的腦海里,剛才那股力量跟玄氣有一些相似,但好像更加強大,令人感覺神秘莫測.

葉辰忽然感覺手上有些發癢,低頭看了一下,他驚奇地發現,雙手皮膚上覆蓋了一層薄薄的皮屑,將那些皮屑撣掉,發現自己的雙手就像脫胎換骨了一般,晶瑩剔透,鮮紅粉嫩,猶如初生的嬰兒.

"沒想到僅僅只是引發了飛刀的力量,居然就有如此效果."

葉辰心中微凜,這把飛刀果然神奇,他很想繼續深入探究一番,不過想了想,還是等夜深人靜了再說.

教導完一眾家族子弟,葉戰雄負手而立,目光掃過一眾恢複晨練的少年,落在演武場角落的葉辰身上,不禁惋惜的喟歎了一聲,神情極為傷感,如果葉辰沒有遭遇伏擊,現在的修為,說不定已經凌駕于他之上,成為家族年輕一輩中的第一天才了,未來也能承擔起守護家族的重任,可惜天妒英才.

其實葉辰的xing格,他還是很喜歡的,前些年有些浮躁,但這三年來,xing格卻是沉穩了很多,若不是經脈盡斷,ri後必成大器,只是命運這東西,總是讓人難以捉摸.

沉默片刻,葉戰雄向葉辰走去.

    下篇:第二章 斷續丹?(求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