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輪回妖道 第六章 血脈道場的蹤跡  
   
第六章 血脈道場的蹤跡

"咳."灰狐妖祭祀輕咳了一聲,重新的將周圍預備聖童們的目光吸引了過來,然後緩緩的道,"既然大家都已經清楚了試煉的內容,那咱們這就動身前往血脈道場吧."

完之後,灰狐祭祀一晃身變成了一只房屋大的灰色狐狸,然後輕鳴了一聲,望向了眾預備聖童,示意他們也變成走獸形態.

見此形,眾預備聖童不解的互望了一下,然後便紛紛的按照這灰狐祭祀的作法變成了走獸形態.

眼見著身邊的預備聖童們都變成了走獸形態,尾巴尷尬的撓了撓頭,然後無奈的搖晃了一下身軀,變成了走獸形態,只是…似乎…了一些…

那些化身走獸形態的預備聖童們看著尾巴的身軀,再次發出了一陣哄笑!

妖族走獸形態的大,是根據妖族體內的妖力大決定的.所以,尾巴理所當然的成為了所有預備聖童中的——最者…

"好了,不要笑了,時間不早了,快些上路吧!"看著四周仍自嘲笑尾巴的眾預備聖童們,部族長老皺了皺眉頭,威嚴的道.

灰狐祭祀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飛地向著遠方狂奔的過去.他的速度極快無比,轉眼就到了很遠的地方.回頭望了望身後預備聖童們,灰狐祭祀輕輕的裂開了巨大的嘴角,一臉戲謔的道,"十日之後,落日之前,無法抵達血脈道場者,淘汰!"

完之後,灰狐祭祀便不管不顧的再次狂奔了起來,絲毫沒有等一等的意思!

聽了祭祀的話語,尾巴心中一驚,原來所謂的試煉現在已經開始了!想到這里,尾巴直接無視了此起彼伏的嘲笑,向著灰狐祭祀離去的方向,飛奔了過去!

殷靈兒本想替尾巴出頭,但是見尾巴仿佛沒有聽到嘲笑之聲一般,便皺了皺眉頭,跟在了尾巴的後面,亦是拔足狂奔了起來…

後方,原本還在嘲笑著尾巴的眾狐妖,眼見著灰狐祭祀的巨大身影已經消失在了地平線之下,盡皆大急了起來,哪里還顧得上其他?當下便一哄而上,追尋著尾巴和殷靈兒的身影狂奔了過去!

……

三日後,一座荒蕪的高原之上,尾巴和殷靈兒拖著疲憊的身軀停住了腳步,焦急的四處張望了起來,盡管他們追得很緊,但是還是失去了灰狐祭祀的蹤跡…

在尾巴和殷靈兒身後不遠之處,一群氣喘籲籲的狐妖們亦是焦急的張望著,他們實在沒有想到,灰狐祭祀會跑得這樣的快!

他們的況很糟糕,即便是化身成了走獸形態,但是三日的奔波仍是將他們累得夠嗆!而如今,又失去了祭祀的蹤跡…

"媽的!都是這個廢物害的!"一身黑毛的聶云找不到灰狐祭祀的身影,焦躁的在原地轉了幾圈後,猛然間惡毒的盯著尾巴.

他現在很煩悶,他必須找一個出氣筒來疏解心中的壓抑!

"告訴你!廢物!要是老子失去了試煉資格,你別想活著走出血脈道場!"聶塵現在的心和聶云差不多,而且他比聶云做得更絕——出這句話的同時他的前爪狠狠的抓到了尾巴的身上!

尾巴忍著痛,沒有叫喚,只是緩緩的退後了幾步,然後死死的盯住了聶塵!

背上三條巨大的傷口,潺潺的流淌著鮮的血液…

見尾巴一臉平靜的死盯著自己,聶塵惱火不已!

這不是他要的結果,他要看到尾巴委屈的哭泣,他要看到尾巴痛苦的嘶吼,只有這樣,才能讓他空虛的心靈略微的平靜!

聶塵猙獰的,緩緩的,移向了尾巴,他有種撕碎那個弱白狐的沖動!

然而,一個粉色的高大身影擋住了他的去路!

"這里不是血脈道場,你敢再動手試一試,我立刻將你法辦!"蘇雨冷冷對著聶塵著,鮮的眼珠死死的盯著聶塵.

憤恨的望著尾巴,聶塵緩緩的後退了數步,惡狠狠的沖著尾巴吼道"你就只會躲在女人背後!"

尾巴靜靜的看著聶塵,沉默了良久,然後緩緩的張開了口,"你若沒有身後的家族,我一口就咬死你!"

種種跡象表明,聶云和聶塵是不會放過自己的,所以尾巴已經沒有了忍讓的理由.打不過你,咱先過過嘴癮!

"你——再————一——遍!"被尾巴點中了痛處,聶塵憤怒的低吼著,一字一句逼向了尾巴.

"沖著我一個妖力等級才一階黃品的廢物吼,算什麼本事?"淡淡的看著暴怒的聶塵,尾巴一臉蔑視的道,"很有成就感?"

停了尾巴的話,四周的妖狐們都哄笑了起來,不過這次,他們嘲笑的並不是尾巴,而是一向高高在上的聶云,聶塵…

聶塵漲了臉,卻不知該如何反駁!

因為,尾巴的,都是事實.

"我看你還是將你過盛的精力用在正事上吧,再找不到祭祀大人的線索的話,咱們都得淘汰!"看著吃癟的聶塵,殷靈兒微微的笑了笑,然後冷冷地對著聶塵道.

聶塵看了看殷靈兒身後雪白的雙尾,黑著臉退到了聶云身邊,然後一臉不甘以及憤恨的和聶云聲的討論起了什麼,只是一雙猙獰的大眼卻時不時的瞟向背後依舊流著鮮血的尾巴.

尾巴直接忽略了聶塵仇視的目光,靜靜的走到了一堆黃沙邊,然後咬著牙在沙子里打了個滾.

細的黃沙沾到了巨大的傷口上,漸漸的止住了潺潺流淌的鮮血.

做好了止血工作之後,尾巴便靜靜的蜷縮在了黃沙之中,仿佛一團飄逸的白云,只是,被調皮的夕陽染上了些許刺眼的鮮…

殷靈兒望了望兄長因疼痛而略微顫抖的身影,心中不禁微酸,他不知道兄長這些年是怎麼過過來的,但是她從那嫻熟的止血技巧看得出來,自己那瘦弱的兄長,受過的傷,絕對,不止一次…

良久,尾巴緩緩的站了起來,平靜地望向了東北方,一根細的灰色毫毛緩緩的在風中翻滾著,越來越遠…

西南風!

尾巴豁然轉身,眼神堅定的望向了西南方向!

確定了方向之後,尾巴便發足狂奔了起來,只是在此之前大聲的提醒了殷靈兒一遍,"殷靈兒大人,祭祀大人在西南方向!"

尾巴的聲音很大,他並沒有刻意隱瞞,所以很多人都聽見了尾巴的提醒,但是,真正跟著尾巴離開的卻沒有幾個…

他們或不屑,或不信…

尾巴沒有去管其他的人是否跟了上來,他只是一臉欣喜地奔跑著,望了望和自己齊頭並進的殷靈兒和蘇雨!

只要她們是信任我的,我就滿足了…

六日後,尾巴,蘇雨以及殷靈兒恢複了人形,站在猶如懸崖一般的高原斷層邊緣,望著下方無邊無際的沙漠,徹底的失去了語…

在三只狐妖的四周,數十只狐妖亦是一臉茫然的望著下方的沙漠,同時,一臉質疑的望向了尾巴!

難道方向錯了?這是所有人的疑問.

"方向沒有錯!我自古籍上看到過有關血脈道場的描述,血脈道場應該就在那片沙漠的某處!"良久,蘇雨的話打消了周圍眾狐妖的質疑.

"可是,我們怎麼下去呢?"其中一只女狐妖焦急的道.

"繞過去吧,這里太高了!"有人提議道.

"不行!時間不夠!"殷靈兒立馬否決了.

開玩笑!現在只剩一天了,還繞過去?

"跳下去!"眯起了眼睛,望向了遠處的沙漠,尾巴堅定的道.

周圍的狐妖們聽了尾巴的話,都倒吸了口涼氣,試煉而已,沒必要這麼拼命吧…

他們擁有一切修煉所需,所以他們永遠無法了解這次試煉對于尾巴的重要性,更無法理解尾巴眼眸中那猶如實質的堅定光芒!

"你在開玩笑麼?這里至少有百丈來高!這樣跳下去不死也得殘廢!"其中一個膽的狐妖心的望了望下方,顫聲道.

"不會死!你們都穿著長衫,將下擺綁到腳上,將口束緊,就像我這樣!"尾巴淡淡一笑,然後將衣和下擺綁在了身上,然後張開了雙臂,"跳下去的時候記得張開手臂!"

眾人一臉驚愕的望著尾巴,徹底的失去了語,這家伙真打算跳下去?

看著眾人一臉的驚愕,尾巴郁悶的歎了口氣,他必須用實際行動來證明他的策略的可行性,所以下一刻他便猛的轉過了身,跳下了懸崖,只留下了一聲模糊不清的呼喊,"如果我沒死,你們就按照我的方法跳下來!"

所有人都呆住了.

他就這麼跳下去了?

殷靈兒本想攔著尾巴,可是,太遲了,尾巴跳下去的時候根本沒有任何的先兆,也沒有任何的猶豫…

然而,就在眾人茫然無措時,一個瘦的白色身影猛的自斷層之下升騰了上來,就像一塊毫無重量的破布…

尾巴感受著下方不斷上升的灼熱氣流,興奮的大叫了起來,在強勁的氣流烘托下,他飛了起來!

殷靈兒捂住了嘴,看著向著遠處在沙漠上空緩緩滑翔的尾巴,徹底的失去了語.

其他的妖狐更是眼珠都快瞪了出來,那家伙在飛?我沒看錯吧!

看著遠處興奮的大叫著的尾巴,蘇雨微微的笑了,當下便學著尾巴的樣子綁好了衣物,然後毫不猶豫的跳了出去…

良久,良久,當遠處的天空中出現另一個粉色身影的時候,所有的狐妖都激動了,他們爭先恐後的綁好了衣服,然後歡騰著加入了滑翔者的行列!

自由飛翔的誘惑,又有幾個人能夠抗拒?

上篇:第五章 兄與妹     下篇:第七章 兄長的脊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