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輪回妖道 第八章 殷天煞  
   
第八章 殷天煞

凜冽的風沙,輕輕的拍打著尾巴蒼白的臉,然而他卻毫無察覺,他只是輕輕的將依舊沉睡著的殷靈兒交給了蘇雨,然後踉蹌著向著遠處的絕望沙漠蹣跚著移了過去…

他不知道該去哪里,也許,用無盡的黃沙去掩埋那失落的夢想,會是個不錯的選擇…

灰狐妖看著緩緩前行的瘦妖狐,面無表,他想看看那只背影滄桑的狐妖,在絕望之中,還能走多遠…

良久,當眾人只能在風沙中模糊的看到三道鮮豔的血痕的時候,那個弱的狐妖輕輕的倒在了地上.

"祭祀叔叔…"蘇雨哀求的望向了灰狐祭祀,聲的喊了一聲.

淡淡的看了蘇雨一眼,灰狐祭祀冷漠的道,"族群的規矩不能改!"

"可是,那些人是怎麼回事?"聽了灰狐祭祀淡漠的話語,蘇雨激動了,她惱怒地指著聶云以及聶塵等人,"既然規矩不能改,那為什麼他們能夠通過第一關?"

灰狐祭祀冷漠的看了看已經快要被風沙掩埋的尾巴,淡淡的道,"族群的試煉規則里,沒有不准家長護送這一條!所以,他們通過第一關是附和規定的!"

蘇雨聽了灰狐祭祀的話,漲了臉,捏緊了拳頭,卻再也不出一個字來!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每當看見尾巴受到不公平的待遇,她都會莫名的憤怒以及哀傷!

"跟這樣一群人,同為預備聖子,殷某感到非常的羞恥,告辭了!"就在這時,一個淡淡的聲音自一個一直沉默著的二尾妖狐口中傳了出來.

那是一個英氣逼人的黑狐妖,當初他也是跟著尾巴一路趕到血脈道場的,只是他在路上從不話,所以大家都沒怎麼注意他.

"是殷天煞!"有幾個眼尖的認出了那只黑狐妖.

"就是那個人稱熒惑災星的殷天煞?"其他狐妖亦是聲的議論起來,顯然,他們雖然不認得殷天煞,但卻是聽過殷天煞的名頭的!

"是啊!聽,這個人邪門的很,克親克友呢!"

"我也聽了!據傳,凡是和他關系親密的人都會死于非命呢!"

殷天煞神色漠然的向著尾巴走了過去,仿佛沒有聽到四周的議論以及詬病!

看著緩緩前行的黑狐妖,蘇雨咬了咬唇,然後輕輕的對著灰狐祭祀道,"祭祀叔叔!您太令我失望了!"

完之後,蘇雨亦是跟著殷天煞的腳步,抱著殷靈兒,走向了倒在風沙中的瘦白狐妖!

灰狐祭祀看著漸漸遠去的蘇雨,眼神微閃,卻沒有阻攔,而是開始醞釀起了接下來的辭.他本就沒打算就這麼將尾巴遣回,至少,在排名戰之前,尾巴不能走!他可是收了某人不少好處的呢!他只是想借此賺一些面子,他要讓蘇雨等人記住他的恩.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灰狐祭祀還沒開口,一個意外的聲音徹底打亂了他的計劃.

"算了!這個聖子咱也不當了!某些人的靠山太厲害了,令人惶恐不安啊!想來,本少爺就算勉強混進了聖子學堂,估計十二年後也是個被遣回的下場,咱還是不丟這個人的好啊!"一個手執紙扇,毛色淡藍的少年狐妖嘲諷的沖著聶云和聶塵笑了笑,跟上了蘇雨的腳步.

死死的盯著那個毛色淡藍的少年狐妖,聶塵眼神怨毒無比,卻沒有話.

灰狐祭祀聽了藍毛妖狐的話,頓時大叫不妙,這藍毛子在煽動人群!他連忙張開了口,想要些什麼,卻又被一個更大的聲音給打斷了!

"無蹤得對!如果老子技不如人,被遣回也就罷了,老子最煩的就是明明對手沒老子厲害,偏偏他媽的有個厲害的老子或者老娘!拼爹拼娘的事老子還真干不來!"那毛色淡藍的少年狐妖的不遠處,一個高大的毛妖狐惡狠狠的看了看聶塵和聶云,奕奕然地走出了狐群.

聶塵和聶云似乎對那只毛狐妖很是忌憚,聽了毛狐妖的粗魯辭只是把頭撇到了一邊,卻並未怒目相視.

而這時,灰狐祭祀的臉色已經很難看了,他的嘴唇蠕動了幾下,但是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因為,毛狐妖的話音剛落,狐群就已經失控了,聶無蹤和毛狐妖的話,已經到了很多家勢不顯卻又實力非凡的妖狐們的心坎里!

"對!被遣回也太丟人了些,倒不如直接棄權,回去了也得通,不必受到責罰!"聽了毛狐妖的話,其他的狐妖也叫了起來.只不過,他們的"挺身而出"並不是為了幫助尾巴,他們是為了他們自己的前途!聖子試煉的黑幕太嚴重了!

灰狐祭祀看著紛紛走向尾巴的妖狐們,皺起了眉頭道,連忙大聲道阻止道,"各位稍安勿躁!"

一眾選擇棄權的狐妖聽到了灰狐妖的聲音都沉默了下來,但是依舊沒有停下自己的腳步,他們必須表明自己的立場,這將是一場關系到他們的未來的談判!

灰狐妖看著已經將尾巴圍住的一眾棄權了的狐妖們,深深的皺起了眉頭,他實在沒有想到,事會嚴重到這種程度!原本,他是打算借著蘇雨的面子,給尾巴一個留在聖子學堂打雜的機會的,可是聶無蹤的一句"某些人的靠山太厲害了"以及毛狐妖的一句"拼爹拼娘"徹底的打亂了他的原有計劃!

近半數狐妖的棄權可不是一件事!處理得不好的話,他這祭祀的位置只怕是保不住了!

"大家稍安勿躁!關于試練規則的紕漏問題,本祭祀定然會上報族群,予以完善!"沉思片刻後,灰狐祭祀緩緩的開口了,然而出的話卻讓人感受不到意思誠意!

"祭祀大人,若是淘汰試煉中也出現了所謂的'規則紕漏’,而那時我們已經被淘汰掉了,試問,就算事後您上報了族群,對我們又有什麼用?"毛色淡藍的聶無蹤聽了灰狐祭祀敷衍之詞淡淡的道,"難道給我們一個心理安慰?"

"我們不要這樣的心理安慰!"其他的棄權的狐妖開始了起哄.

開玩笑,人都被遣走了,規則完善了有個屁用?

凝重的望了望聶無蹤,灰狐祭祀一臉肅然的道,"淘汰試煉乃是一場神聖無比的聖子試煉,應該不會再出現類似的'規則紕漏’的!"

"祭祀大人的'應該不會’是什麼意思?在下駑鈍,還望祭祀大人解釋一下!"聶無蹤依舊面無表,但語之間卻鋒芒畢露.他很惱怒,到了現在祭祀居然還想蒙混過關,當我們都是傻子麼!

盯著聶無蹤,灰狐祭祀額頭的青筋跳動了起來,眼前的少年太難纏了,"本祭祀可以保證——"

"我們不需要保證,尾巴必須進入聖子學堂,祭祀大人您也不必保證或者解釋什麼."灰狐祭祀的話還沒完,坐在尾巴身邊的殷天煞便開口了,"事實是怎麼樣的大家心知肚明,不要繞彎子了."

聽了殷天煞的話,灰狐祭祀暗暗的松了口氣,他等的就是這句話,于是,他道貌岸然的張開了口,"就這麼將尾巴遣回,本祭祀也覺得有些太不近人了.既然你們都如此為他求,那本祭祀便做主,招收尾巴為我聖子學堂雜工,每三個月給予一次進入藏書閣的機會!各位以為如何?"完,重點的望了望一臉欣喜的蘇雨.

其他的狐妖都沉默著,沒有話,這不是他們想要的結果!

"可以."殷天煞淡淡的著,抱起了尾巴,向著血脈道場走了過去,他等得就是這句話.

從一開始,他就在等著祭祀的這句話,只要祭祀出了這句話,他就可以毫無顧忌了…

其他的狐妖被殷天煞的自作主張給弄愣住了,似乎,好像,咱們的目的還沒達到呢!

灰狐祭祀看著面無表的殷天煞,微微的笑了,終于搞定這幫臭子了!

然而,下一刻,他的微笑便凝固了!因為,一直隱忍不發的殷天煞,終于露出了他的"獠牙"!

"至于規則紕漏的事,祭祀大人就不必操心了,家祖父正好在青丘任職,所以,這些事家祖父會全權處理."殷天煞不帶任何感色彩的話語落在灰狐祭祀耳中,仿佛晴日里一陣驚魂的雷響!

青丘?多麼神聖的一個地方啊!

灰狐祭祀嘴唇蠕動著,卻再也不出一個字來,他知道,他完了!讓青丘的高層來處理這件事的話,他的下場已經成了定局!

而其他的狐妖聽了殷天煞的話,先是一愣,然後猛烈的歡呼了起來,爭先恐後的沖進了血脈道場!

目的達成了,誰還吃飽了撐的玩棄權?

聶云和聶塵等人額頭掛滿了冷汗,畏懼的望著殷天煞!直到今天,他們才知道有一個貴少無聲無息的生活在他們中間,而自己卻不知不覺間就將這個貴少給得罪了!

蘇雨抱著依舊沉睡著的殷靈兒,看著遠處緩緩前行的黑色身影,輕輕的笑了,這似乎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呢!

相視了一眼,毛狐妖和聶無蹤緩緩的走到了一起,輕輕的互捶了一下,然後微微的裂開了各自的嘴角…

(碼字辛苦,給點動力吧!)

上篇:第七章 兄長的脊背     下篇:第九章 九轉玄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