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輪回妖道 第二十一章 少一道添十道  
   
第二十一章 少一道添十道

"狂妄也要有個限度!"十八人中的一個冷冷的盯著尾巴,輕蔑的笑道.

"像你這樣的貨色,本少爺一個人可以捏死一打!"

"殺了這個廢物,免得髒了蘇角老大的手!"

"殺了他太便宜他了,打斷他的手腳,廢了他的修為!"

十八個人旁若無人的討論著,猙獰的目光時不時的瞥向一旁沉默靜立的尾巴.

"喂!那十八個個家伙,趕快解決那個一階的垃圾吧.讓咱們瞧瞧現場版的狐族十大酷刑!"

"哈哈!這個一階的廢物還真是英勇呢,直到現在都沒有兩腿發軟!"

"可憐啊,走火入魔傷了心智,這種人還是殺了他的好,反正他活著也是一件痛苦的事!"

場外的人也開始了起哄.

殷咬著唇,一臉擔憂的望向了擂台上的尾巴——還是來遲了!應該趁他還沒上台之前趕來的!都是殷赤哪個混蛋!

心里想著,殷憤怒的望向了一旁的殷赤.

殷赤輕輕的勾起了嘴角,然後裝作仿佛很擔憂尾巴一樣,臉上掛著一絲淡淡的憂愁道,"都已經上台了,就算是咱們也沒有辦法阻止了呢!真是傷腦經啊,您是不是啊,殷老師!"

看了看惺惺作態的殷赤,殷漲了臉,卻不出一句話來.殷赤的沒有錯,聖子學堂的決斗場的規矩就是如此,一旦上了決斗場就必須將決斗進行到底,誰也不能阻止,否則嚴刑處置!

(希望他不是因為一時的沖動吧!)

"辱人者,人痚d之."就在整個決斗場喧鬧無比之時,尾巴淡淡的聲音卻毫無阻隔的傳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我不會殺你們."

決斗場的執事震驚的皺起了眉頭,其他一些稍微有點見識的人也都皺起了眉頭——

——這個一階的廢物,似乎有些本事!

"我在想,如果,你們連一階的我都無法戰勝的話,你們將會活得何等的羞辱?"

尾巴的話音落下,整個決斗場再度哄笑了起來——除了少數幾個有些見識的人.

淡淡的掃了那些或不信,或質疑,或蔑視的眼神,尾巴輕輕的踏了一下黑色的地面,踏地速閃悍然發動了!高速飛行的身影更是一個旋轉直接在空中施展出了三段彈踢!

"咔嚓~"

一聲脆響之後,十八人的其中一個像一只龍蝦一樣弓著身子倒飛了出去,一直飛出了十來丈的距離才在翻滾了幾下後停了下來!

整個決斗場頓時響起了無數倒吸涼氣的聲音,仿佛抽風一樣.

台上剩下的十七人原本猙獰的臉也抽搐了起來——這他媽的是一階的實力?剛才那一腳,在場沒有一個人能夠完好無損的擋下了!

"不可能!一階怎麼可以施展全套的三段彈踢?而且,你怎麼能同時使用兩種妖技?"決斗場執事手中的書本啪的一聲掉到了地上,而他本人更是豁然站了起來,一臉不可思議的大叫了起來,"你絕對不是一階!"

輕輕的拍了拍衣擺,尾巴淡淡的轉向了執事,"前輩這是在懷疑妖力水晶的公信,還是在質疑老祖宗的智慧?"

聽了尾巴的話,決斗場執事眼神閃爍了幾下,然後緩緩的坐了下來——是啊,妖力水晶怎麼可能出錯?如果,眼前的少年能夠混淆妖力水晶的辨識,那麼他該有多強大?

帶著無盡的疑惑以及不可置信,執事沉默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決斗還沒結束,他可付不起延誤決斗的責任.

"所謂的妖技的等階的限制,並不是無法打破的,為了打破這些初階妖技的限制,我付出了我所有的修為!"淡淡的,仿佛解釋所有人的疑惑一般,尾巴冷漠的掃了眾人一眼道,"人們總是在不知道的況下就直接否認某件事物的存在,數十萬年以前,所有的狐族都在否定四尾的存在——如今,你們全都在否定我的存在——"

講到這里,尾巴單手一揮,一道一道的冰箭下雨一般的襲向了台上僅剩的十七人,"這就是你們的弱點,你們永遠,無法以平等的目光,來審視他人,自以為高人一等的廢物們!"

完,尾巴一聲大吼,咆哮發動之下打碎了台上一個妖族少年的妖力護盾,然後一個氣彈術將之打飛了出去.

尾巴的話像是陣陣的雷音,深深的震撼了在場的所有人.殷靈兒一臉崇敬的望向了兄長,妖力肆意的狂風之中,兄長雜亂的頭發,非常的帥氣——

蘇角不可思議的看著台上漫步拼殺的尾巴,一股強烈無比的寒意襲上了心頭!他這是一階嗎?踏地速閃和三段彈踢還可以這樣用?

尾巴的攻擊並不是有多強,但是那些流暢的妖技仿佛信手拈來一般,所有的動作都自然無比,不存在一絲阻礙,而妖技之間的配合更是達到了一個諸人想都不敢想的高度!

整個決斗場先是集體抽風一樣的吸了口氣,然後千萬語化作了鴉雀無聲!

尾巴的低階妖技的多應用,深深的刺激了在場的眾人.

殷玉容通,一臉興奮的望向了台上四處奔走襲擊的尾巴,雖然尾巴用的都是低階妖技,但是那些妖技的配合以及連擊實在是令人目眩!

等到確定了尾巴已經立于了不敗之地之後,殷諷刺的望了眼殷赤,然後亦是裝出一副擔心的樣子和殷赤出了一樣的話,"都已經上台了,就算是咱們也沒有辦法阻止了呢!真是傷腦經啊,您是不是啊,殷赤老師!"

聽了殷的嘲諷,殷赤的臉狠狠的抽動了幾下,然後冷冷的哼了一聲,轉過了身,走向了遠處,台上可是有他的幾個得意弟子的呢!

到目前為止,台上能夠面前站立的已經只有除尾巴以外的七個人了.這七個人拼命的鼓吹著妖力,噴出了一個個的氣彈,不停的打向尾巴.然而,讓他們絕望的是,尾巴的妖力護盾仿佛永遠打不破一樣,無論他們怎麼賣力的攻擊,那層淡淡的白色圓盾還是完好如初,莫是晃動,就是顏色也沒有一絲的變化!

"這,就是你們的攻擊?"淡淡的著,尾巴站在原地,似乎已經沒有了攻擊的打算.然而,尾巴越是這樣,那七人的壓力反而越大了起來,"我必須為我先前的話,表示道歉!"

聽了尾巴的話,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不是贏了麼?還道歉做什麼?

台上的七人更是愕然無比!

緩緩地,尾巴輕輕的裂開了嘴角,"先前,我你們只會欺負弱,我在這里向你們鄭重道歉!因為,你們連欺負弱,都已經辦不到了!"

聽了尾巴的話,所有人都恍然大悟了起來,看客們都一臉鄙夷的望向了台上或站或躺的十八人——還真是呢,十八個人打不過一個人,而且人家還是一個一階存在——雖然,不是普通的一階!

但是,一階就是一階,不是麼?

"我過,要捏碎你們的尊嚴!"鏗鏘之詞轟然迸發,尾巴眼中寒芒四射的道,"我不需要你們下跪或者磕頭."

——墩兒淒慘的模樣仿佛一塊烙印一般,深深的印在了尾巴的腦海!每次想起,他都會有一股難以壓制的殺意!

"我朋友身上的傷痕,我記得很清楚!"看著不遠處停止了攻擊,戰戰兢兢的站立著的七個少年妖族,尾巴再次淡淡的開了口,"你們自己動手,還是我來?"

擦了擦眼角的淚滴,墩兒開心的笑了,盡管全身布滿了大大的傷口,但是他並沒有在意!他突然覺得,自己一切的堅持以及長久以來的堅定都是值得的!(朋友麼?就算,我是個這麼弱的廢物,你也承認我這個朋友麼?就算,我從來沒有幫到你什麼,你也要這樣的為我出頭麼?)

七個少年妖族看了看不遠處血跡斑斑,人事不知的十一個伙伴,顫抖著走到了一起——讓他來,和廢了我們有什麼區別?還是哥自己來吧…

看著台上互相攻擊的七人,決斗場的所有人都沉默了,尾巴的強大已經超出了他們的想象!雖然並不一定能夠和高年級七階八階的存在相抗衡,但是,五階以下,他基本上就是無敵的了!更重要的是,他此刻,也才一階而已啊!

幾個高年級的少年妖族都是一臉慎重的望著尾巴,若不是親眼所見,還真是讓人不敢相信呢!

這——他媽的——是什麼狗屁一階?

這家伙真的找到了破解妖技等階限制的方法?

殷天煞靜靜的站在一個陰暗的角落里,看著那個雖然依舊瘦弱,但卻強大無比的存在,深深的,溫暖的笑了!然後,他緩緩的望向了遠處人群中,掛滿了傷痕擦著鼻涕和眼淚的墩兒.

(朋友麼?)

聶無蹤和身邊的一個毛狐妖看著決斗場上的形,駭然的對視了一眼,然後苦澀的笑了.雖然不得不承認,但是,似乎那個出了名的禿尾廢物——超越了我們這些自詡的天才呢!

蘇雨咬了咬唇,緊緊的捏緊了拳頭,她的指節已經發白了.好強的她實在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自己一向看不起的尾巴居然早已遠遠的超過了自己,難道,自己的三條尾巴只是擺設嗎?

她對尾巴的感覺很複雜,她每次看到別人欺負尾巴都會莫名的生氣,但是,她又經常以俯視的目光去看尾巴.一旦,那個她原本俯視的存在,需要她去仰望時,她便會生出一種強烈的危機感以及失敗感!

殷靈兒嘴角掛著得意的笑,滿意的看了看四周那些凝重無比的人們——哼哼!叫你們看不起哥哥!他可是九尾呢!豈是你們這些所謂的天才能夠比擬的?

"身上的傷痕,只可以更多,不可以少一條!"就在眾人都有所思之時,尾巴冷酷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

"誰若是少了一道傷痕,我就給他再添十道,不信的話,大可試試!"

聽了尾巴的話,七個人的身軀不自主的顫抖了一下,原本的一絲僥幸消失殆盡了!

墩兒則是開懷的笑了,惡狠狠的盯向了台上的七人,眼眶上的裂痕流下了大股大股的鮮血他卻渾然不知,他要記住那些人可悲的下場!

唯有如此,才能平複他飽受欺凌的身軀以及心理!

上篇:第二十章 妖力等級獸級一階天品     下篇:第二十二章 妖技的演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