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輪回妖道 第二十二章 妖技的演變  
   
第二十二章 妖技的演變

望了望窗外的大雪,尾巴往床榻前的火盆里加了點碳,然後給墩兒倒了一杯熱酒.

"杆兒,離大比只有七天了,七天之後,你有什麼打算?"的喝了一口熱酒,墩兒擔心的道,"那蘇角可是殺不得的!"

"車到山前自有路,我和蘇角之間的決戰並不會取消,所以無論是我還是他都無法逃避!"尾巴輕輕一笑道,"我現在什麼都不能做,也什麼都不需要做.我和蘇角生死相斗,死的一定不是我.所以——"

"你的意思是,會有人搗鬼,來破壞這場決斗?"

"不!決斗不會被破壞,但是決斗卻不會再是一場生死決斗……"抿了一口酒,一股熱流湧進了心窩,尾巴淡淡的道,"解決這場糾紛的最好辦法就是,我贏,蘇角敗,黑戟歸還蘇墨,然後我離開聖子學堂…"

聽了尾巴的前半頭話,墩兒愣了愣,疑惑不已,當聽到尾巴的後面的話時,他愕然的抬起了頭,"他們會趕你走?"

"不是他們要趕我走,而是我必須走,我不走,蘇墨豈會甘休?我不能走的話,那麼這場決斗就還是一場生死決斗,即便他們服了蘇角,他們也無法服已經命在旦夕的我,為了活命,我一定會傾盡全力殺了蘇角…"苦澀的笑了笑,尾巴拍了拍墩兒的肩膀,"我不在了之後,肯定會有很多人欺負你的,對不起…"

"看我了不是?"看著一臉愧疚的尾巴,墩兒開朗的一笑,"打不贏,我還躲不過麼?上次是我沒注意,被他們堵住了,下次心點,不會有事的!就算有事,也不過就是挨一頓打.哼!總有一天,我會讓他們加倍奉還的."完猛地灌了一口酒.

聽了墩兒的話,尾巴心中一酸,沉默了下來.

良久,墩兒看了看低頭不語的尾巴,一絲難過與不舍自眼眸中一閃而過,"離開了聖子學堂,你有什麼打算?"

"打算?"輕輕的呢喃了一聲,尾巴抿了一口酒,"先回家吧,然後再作打算."

(已經,一年了呢!再過兩年我就成年了…)

妖族和人類不同,人類都是十八歲才算成年,但是妖族十五歲便已經算是成年了.

"呵呵,經你這麼一,我也有些想家了!"聽到尾巴要回家,墩兒憨憨的撓了撓頭,一臉憧憬的望向了窗外,仿佛外面的雪——曾經也在家鄉飄蕩過.

墩兒和尾巴雖然同屬于狐族的大耳狐部落,但是所居住的地方卻是相隔甚遠.尾巴居住的地方乃是部族的行政妖城——大耳城,而墩兒住的地方卻是一個偏遠的山村.

"我們那的雪,一定比這里的雪還要大!"故鄉的回憶在腦海里翻滾著,墩兒緬懷的笑了.

望了望窗外的大雪,尾巴也露出了緬懷的笑容.大耳城雖然是個行政妖城,但是實際上也就是個大點的鎮而已.但是,就是這樣一座鎮,卻寄托了尾巴十二年的酸甜苦辣——那是一種強烈的歸屬感,哪怕是離得再遠,也能夠看到大耳城的雪景以及余暉下的狐祖聖像.

(以往的這個時候,自己一定是扛著鏟子,清掃著路面的大雪吧——)

"想家就回去吧."

良久,尾巴微微一笑,出了自己的心聲,然後望向了墩兒.

"我不能回去……"墩兒苦苦一笑,"在沒有混出頭之前,我若回去,一定會被人笑話的!我被笑話倒不要緊,但是爸媽一定會很難堪…當初,爸媽可是拿出了全部的身家才將我送到聖子學堂呢!"

"…"

沉默的喝了一口酒,尾巴歎了一口氣,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啊!

咚咚咚~

輕輕的敲門聲打斷了二人的回憶以及緬懷,尾巴心中一動,走下了床榻打開了門,望向了門口微笑著的美豔老師.

"不請我進去麼?"殷輕輕一笑,然後不等尾巴回答便自顧自的走了進去.

苦苦的笑了笑,尾巴輕輕的關上了房門,這時墩兒已經和殷見過了禮.

"殷老師,是不是學院高層有了什麼消息?"給殷倒了一杯茶後,尾巴直接問道.

"呵呵,你都猜到了?"殷輕輕的笑了笑,大有深意的看了眼尾巴,也直接了當的道,"你願意離開聖子學堂麼?"

(果然——)

聽了殷的話,尾巴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勾了勾嘴角道,"但我有個附帶條件!在此之前,我需要四次額外的妖技選取機會!"

笑語盈盈的看了看尾巴一眼,殷做出一副為難的樣子道,"可是,那些老家伙給的上限可是十個呢!剩下的六個機會就這麼白白的浪費了,真是可惜啊!"

聽了殷的話,尾巴感激望向了她,發自肺腑的到,"謝謝您,殷老師!"

"你都要離開聖子學堂了,不必叫我老師了,叫我殷就好!"殷燦爛的一笑,然後,抿了口茶道,"蘇角那邊已經被他爺爺擺平了,這次決斗之後,學校會因你打傷學堂學子的事給予你處分,將你辭退.上面也已經對墨老施壓了,只要他能夠收回黑戟,就不會過多的為難于你的."

輕輕的點了點頭,尾巴微笑著望向了殷,"殷老師費心了!"

殷輕輕一笑,沒有話,這件事一直壓在她的心頭,令她深感內疚,現在事得到了妥善的處理,她的心頓時輕松了很多.

"話回來,俺這一頓揍還真是沒白挨呢!若不是這次杆兒因為俺在決斗場大打了一場,這件事只怕也不會這麼簡單就解決掉了!"看著沉默不語的殷和尾巴,墩兒憨憨的撓了撓頭,一臉邀功的望向了尾巴道,"這麼來,俺可是一大功臣呢!"

聽了墩兒的話,尾巴和殷會心一笑.

"時間不早了,我得去上課了,你們繼續吧!"殷輕輕的笑了笑,站起了身來,然而,在走出房間之前卻回過了頭來,補充道,"對了,選取妖技的時候,多注意下妖技的名字,很多高級妖技其實和低階妖技是同一妖技,只不過是略微的改動了一些而已."完之後,眨了眨眼便消失在了風雪之中.

"同一個妖技?"輕輕的關上了門,尾巴若有所思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這個我也聽了!"看了看一臉沉思的尾巴,墩兒淡淡的笑道.

"哦?來聽聽!"聽到墩兒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尾巴頓時來了精神.

"喏!自己看吧."墩兒輕輕一笑,並未回答,而是從懷中掏出了自己的黃色冊子,遞給了尾巴.

接過墩兒的冊子後,尾巴便急不可耐的翻了開來,然後迅速的找到了關于妖技的記載.

原來,所謂的妖技,其實都是根據妖術演變而來的.而且,並不是向人們所想的那樣先有低階妖技再慢慢的推演成高階妖技,而是先有了高階妖技,然後才一步步的發展出了適合低階妖族修煉的低階妖技!

太古時期,在先天妖族還沒有誕生之時,所有的妖族都不會任何妖技,他們只會最原始的拼殺以及自己的天賦神通!那個時期亦被稱之為蒙昧時期亦或者神通太古!

隨著時間的推移,妖族的智慧越來越高,然後一些存活萬年以上,智慧通天的妖修在天賦神通的基礎上,開發出了妖術!自此,妖族有了強大的戰斗能力以及學習能力!這個時代的妖族被諸天萬界稱之為妖修!而這個時期也因此而得名為:妖修世紀!

再後來,先天妖族誕生了.那些一出生就擁有人類一樣的形態與智慧,但卻生命能源急缺的弱生命,根本無法使用妖術.因為妖術所需要的生命能源太大了,在通天徹地之前,一個先天妖族想要施展一個妖術,和自殺沒什麼區別.這,也是妖術沒落的原因.

先天妖族數量的劇增徹底的改變了萬妖世界的格局,那些無法像後天妖族一樣——在妖力等級為妖級時就可以施展妖術——的弱族群脆弱無比.于是,狐祖那一代的天才妖族們,耗費了大量的心血,創立了無數的妖技.然而,那些妖技的施展要求還是太高了!于是,妖技越來越過,很多高階妖技一改再改,直到連獸級一階的存在都有能夠學習並施展的妖技,他們才停止了自己無止盡的妖技修改.

放下了手中的冊子,尾巴微微一笑道,"也就是,其實,我們現在學的妖技都是廢物,隨著境界的提升,這些妖技都會變得不堪重用?"

聽了尾巴的話,墩兒無奈的攤了攤手,"還是後天妖族好啊,可以直接學習並施展妖術."

"有得必有失!後天妖族像我們這麼大的時候,意識都還是混沌的呢!咱們雖然生命能源遠不如後天妖族龐大,但是咱們智慧超群,沒什麼好抱怨和羨慕的."輕輕的搖了搖頭,尾巴眼睛微微一亮道,"現在算來,我總共有了十二次妖技選取的機會,這些妖技應該夠我使用好長時間的吧…"

上篇:第二十一章 少一道添十道     下篇:第二十三章 青丘的許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