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輪回妖道 第二十四章 決斗場的正視  
   
第二十四章 決斗場的正視

時光仿佛狂風中翻飛的雪花,漸行漸遠,一轉眼,已是年終.

將周身最後一絲九彩流光吸入了體內後,睫毛微動,尾巴乍然睜開了雙眼.感受了一下體內澎湃的妖力,尾巴滿意的笑了.

經過六天的修煉,尾巴的妖力等級重新回到了獸級二階,因為經曆了一次輪轉,他現在的修煉速度極快無比,和以前的修煉速度簡直就是云泥之別.

如果狐族中那些三尾的修煉速度是一百的話,那麼尾巴現在的修煉速度完全可以表上一個大大的"萬"字!

爬下了床,將已經收好了的包袱扔在了床上,尾巴一臉笑意的走向了決斗場,打敗了蘇角,他就可以回家了.

此刻的決斗場很是擁擠,到處都是各式各樣的妖狐,喧嘩無比.

聖子學堂的校長蘇乘風端坐在裁判席上,望了望下面三五成群的少年妖狐們,深深的皺緊了眉頭,"那個尾巴怎麼還沒來?"

"校長大人,您還在考慮那所謂的打破妖技等階限制的法?"蘇乘風一旁一個年邁的白狐輕輕的笑道.

"其實我已經猜到了一個大概了,只是,心存一絲僥幸而已."蘇乘風搖了搖頭,皺著眉頭望向了台下一臉陰沉蘇角.

此刻的蘇角渾身上下都透露著一股凌烈的寒意,他靜靜的坐在選手席上,身邊的人已經被他趕走了!

他很不甘心,他並不怕輸,也不畏懼戰死.但是,他卻無法忍受家族那所謂的"保全策略"!

未戰就已經輸了,這是他畢生最大的恥辱!

冷冷的望了望決斗場的大門,蘇角再次低下了頭,捏緊了拳頭.

(還沒來麼?難道,我就連讓你提前准備准備的資格都不夠麼?)

一場接一場的比賽,在眾學子的助威以及呐喊聲中,一一結束了.尾巴依舊沒有到來,然而,一個不速之客卻不期而至.

蘇乘風凝重的望了望下方的老者,然後帶著微笑迎了下去.這時,其他的教師以及學子們也發現了老者的存在,當下整個決斗場沉寂了下來.

"您是來討回您的大戟的麼?決斗可還沒開始呢!"蘇角冷冷的望著蘇墨,淡淡的道.

"決斗已經不重要了,勝負已分."淡淡的看了看不遠處的弱存在,蘇墨帶著一絲嘲諷的笑了.

咯咯~

指骨輕響,蘇角緊緊地捏起了拳頭,掌心之中一絲絲的殷緩緩流淌了下來,蘇墨點中了他的痛處!

良久,蘇角憤怒的將背後的黑戟取了下來,扔到了蘇墨身前,然後漲了臉,顫抖著低下了頭.

看了看一臉挫敗的蘇角,蘇墨冷冷的笑了笑,一招手,黑戟消失在了他那寬大的衣中.

"黑戟已經歸還!讓我和他堂堂正正的打一場!"

地上的黑戟消失之後,低著頭的蘇角,咬著牙,吼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聽了蘇角的話,蘇墨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緬懷,然後便是一絲難以抑制的怨毒,"你還真是和你那狗屁爺爺一個脾氣呢!輸贏在你們眼里就那麼重要?你想和他堂堂正正的打一場?行!去求你那個混蛋爺爺,讓他到我面前來磕三個響頭!否則,要麼死,要麼認輸!"

聽了蘇墨強硬的表態,蘇角整個臉漲成了紫色,"認輸"這兩個字狠狠的捏碎了他強烈的自尊心.

"為什麼——上上代的恩怨要牽連到我的頭上!"蘇角憤怒的吼了起來,額頭的青筋仿佛騰蛇一般,"你和爺爺的恩怨關我什麼事?為什麼你總要想方設法的戲弄我,折磨我?"

"因為你像他!"冷冷的笑了笑,蘇墨怨毒的道,"我覺得,折磨你,就等于折磨他!"

聽了蘇墨的話,蘇角只覺得胸口苦悶無比,一股吐血的沖動油然而生.

蘇墨戲弄他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這次他強搶黑戟本是想氣一氣蘇墨,然而事與願違,最後的"贏家"還是蘇墨.

"咳咳!尾巴怎麼還沒來?"場面已經失控,蘇乘風干咳了幾下,望了望門口皺著眉頭道.

聽了蘇乘風的話,蘇墨也是皺了皺眉頭.其他的比賽已經結束,現在就只剩下蘇角和尾巴的決斗了,可是身為主角之一的尾巴卻還沒有來!

"再等等吧,沒來也沒關系,反正輸贏已定."戲謔的看了看蘇角,蘇墨自顧自的向著評委台走了過去.

看著悠然而過的蘇墨,蘇角的雙眼已經赤了,蘇墨的話仿佛一根利刺,狠狠的紮進了蘇角的心窩.

"我會拼死一戰的!"望著已經行到遠處的蘇墨,蘇角的憤怒終于爆發了,他惡狠狠咆哮了起來.

看著暴怒的蘇角,蘇墨一臉的得意,眼中的怨毒卻越來越盛.

緩緩的平複了一下自己的心,蘇角再度陰沉著臉坐了下來,在決戰前,他必須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否則,死路一條!

時光飛逝,整個決斗場因為蘇角和蘇墨的糾紛而變得沉寂無比,所有人都沉默的等待著尾巴的到來.

殷靈兒吃著自帶的糕點,時不時的望向決斗場的大門,她並不擔心兄長,只是好奇為什麼兄長這麼遲了還沒到.

殷天煞望了望蘇墨,皺了皺眉頭,然後便沉默的靠在了牆角的陰影里.

看著一臉淡然的殷天煞,蘇雨皺了皺眉頭,她現在的心很複雜,有期待有懊惱有失望,百味交雜!

當尾巴的瘦弱身影奕奕然的走進決斗場的時候,所有人都輕輕的松了口氣,決斗場的氣氛太壓抑了!

疑惑的望了望寂靜的四周,尾巴皺著眉頭走到了決斗場,然後淡淡的笑著沖著妹妹揮了揮手.

"怎麼現在才來?"看著正和妹妹打著招呼的尾巴,蘇乘風皺緊了眉頭,帶著一絲惱火道.他是真的惱火了,蘇角和蘇墨的況可都不怎麼穩定呢!這家伙居然還和沒事人一樣!

掃了蘇角一眼,尾巴淡淡的道,"剛才去食堂吃了頓飯,所以遲了些."

聽了尾巴的話,在場的所有人都生出了一股吐血的沖動!殷靈兒嘴里的糕點直接就噴了出來,殷天煞更是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蘇角是最不堪的一個,此刻他的胸膛已經劇烈的翻滾了起來,隨時有可能吐出一大口血來!

(吃飯?這麼重要的決戰,這家伙居然還有心吃早飯!)

蘇乘風煩悶的吐了口氣,然後皺著眉頭道,"把手伸過來."

尾巴不明所以,但還是將手伸了過去.蘇乘風將手指輕輕的搭在了尾巴的手腕上,數息之後,失望的歎了口氣,自顧自的走開了.

看著一臉失望的離去的蘇乘風,尾巴疑惑的撓了撓頭.

(這是鬧得哪一出?)

裁判席上,那個年邁的白狐輕輕一笑道,"怎麼樣?"

蘇乘風苦笑著搖了搖頭,"和我們猜的一樣,他的體內有散功的痕跡,應該是達到了高階之後通過散功降到了一階,所以可以在一階使用高階妖技."

聽了蘇乘風的話,裁判席上的其他人都了然的點了點頭.

"算了,不談這個了,先結束這場糾紛吧!"完之後,蘇乘風煩躁的沖著台下做了個手勢.

"最後一場決斗即將開始,請尾巴以及蘇角兩位選手上台就位!"看見了蘇乘風的示意,司儀緩緩的走上了擂台,望向了尾巴和蘇角.

聽見了司儀的聲音,尾巴甩開了腦中的疑惑,緩緩的走向了擂台.此時,蘇角已經急不可耐的跳上擂台.

靜靜的望著不遠處的蘇角,尾巴淡淡的道,"雖然你仗著自己修為高深于我,卑鄙的從我手中搶走了黑戟,但是,這場戰斗無關乎黑戟,我會給予你應有尊重——全力一戰."

聽了尾巴的話,殷靈兒兩只眼睛冒起了無數的星星,她以一種極度崇拜的目光望向了兄長.若不是此刻四周靜悄悄的,她一定會大聲的給兄長加油助威的!

殷天煞望著遠處一臉鄭重的尾巴,會心的笑了.而蘇雨,則是神色複雜的望著那個瘦弱的身影,緊緊的捏緊了拳頭.

尾巴的這句話深深的打動了蘇角,他那原本接近暴走的心緩緩的平靜了——他在正視我?

而此刻,台上的蘇墨卻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心潮澎湃的望著不遠處的瘦白狐,蘇角的心中突然生出了一股強烈的幸福感.在他看來,沒有什麼,能比得過被自己的對手認可了!

尾巴的慎重態度,將他那破裂的自尊緩緩的縫合到了一起…

平靜的望著彼此,兩個少年狐妖——戰意萌動!

上篇:第二十三章 青丘的許可     下篇:第二十五章 對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