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輪回妖道 第二十六章 不愉快的重逢  
   
第二十六章 不愉快的重逢

蘇墨並沒有任何表態,所以,尾巴還是在學堂高層們的歎息聲中被驅逐了!

背著包袱,沖著遠處送行的人群揮了揮手,尾巴微笑著踏上了回家之路.

遠處,墩兒,殷靈兒,殷天煞,聶無蹤,毛狐妖,蘇角以及一些曾經在試練中與尾巴並肩而行的狐妖們,靜靜的矗立著,不舍的揮著手…

(原來,不知不覺,已經有這麼多人認可了我!)

感慨的笑了笑,尾巴自信的踏上了自己的道路,他的理想已經觸手可及了——

——成為狐祖一樣的存在,獲得整個狐族,甚至諸天萬界的認可——似乎,並不是什麼難事呢!

初升的朝陽,散發著暖暖的光,融化了冰冷的雪,以及冷漠的心…

踏著雪水,尾巴的步伐堅定不已!

回家的路是漫長的,聖子學堂距離大耳城極遠,以尾巴全力施展風行的腳程,也用了整整一個月!

這一個月走走停停的趕路,尾巴的妖力等級也終于再次達到了獸級八階!

看著不遠處的熟悉城鎮,尾巴歡快的裂開了嘴,雖然只是離開了短短一年時間,但是,卻仿佛過了十年一般.

叔叔還好麼?聶林大人升職了麼?媽媽的咳嗽病好些了麼?部族長老現在還經常去狐祖聖像下靜坐麼?

深深的吸了口氣,帶著一絲絲激動,尾巴踏進了熟悉的大耳城,然後筆直的走向了家的所在.

矮的茅屋仍舊靜靜的矗立在原處,一點沒變,大門開著,叔叔應該在家吧!

高興的走進了熟悉的茅屋,尾巴隨手放下了手中的包袱,然後原本欣喜的表頓住了——叔叔不在,屋子有打斗的痕跡!

尾巴皺著眉頭環顧了一下四周,然後走出了茅屋,踏地速閃乍然發動,配合著風行,尾巴迅速的飛向了天空——

——破障妖瞳掃視之下,妖祖聖像下,一個渾身是傷的金色巨狐無力的喘息著!周圍是指指點點的看著熱鬧的村民,以及一群兵甲齊全的妖狐士兵!

看著遠處包圍著叔叔的一眾狐妖,尾巴緊緊地捏緊了拳頭,沖向了妖祖聖像!

"我已經對著妖祖聖像起誓了,你們還想怎樣?"叔叔喘著粗氣低吼著,憤怒的望著周圍的士兵,以及一臉冷笑端坐在一只巨大的走獸狐狸頭上的首領模樣的中年黑狐.

"哼!就算你沒有窩藏叛軍,但是,你方才對本官出手卻已經犯下了大不敬之罪!按律當誅!"中年黑狐戲謔的笑著,對著周圍的士兵做了個攻擊的手勢.

"你們剛才根本就沒有給我解釋的機會,我若不反抗,現在已經死了!"叔叔一面奮力的抵擋著周圍飛舞的兵刃,一面大聲的辯解著,然而,一切都是徒勞,那些人根本沒有聽他解釋的打算!

聶林看著弟弟身上的無數傷痕,緊緊的捏緊了拳頭,閉上了眼睛,他不敢挺身而出!

無數的刀劍在叔叔的背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傷口,死亡的陰影已經籠罩在了叔叔的心頭.他並未害怕,只是出奇的憤怒,他一輩子心翼翼,低調不已,就算是進階到了妖級也沒有驚動任何人!他怎麼也想不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他會落得這樣一個下場!

(幸好尾巴不在家里,否則,肯定要受牽連的——真後悔啊,當初應該將這身本事都傳給他的,看來…沒機會了…)

絕望的望向了聖子學堂方向的天空,朦朧之中,叔叔的眼眸中仿佛倒映出了尾巴的身影…

那空中的少年,那白白的耳朵,俊俏的臉龐,妖力水晶一般純淨的眸子,真像我的尾巴啊——

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覺的叔叔,苦笑著閉上了眼睛,等待著死亡的來臨…

死亡並未如期而至,一個巨大的白狐幻影乍然而現,將四周的俠級士兵們仿佛灰塵一樣掃了開來,然後便嗖的一聲消失了蹤跡——仿佛一切只是夢幻!

叔叔呆呆的看著眼前的瘦身影,眼中熱淚噴湧而出——老天終于開眼了麼?特意讓我見尾巴最後一面?

周圍的民眾們更是使勁的揉了揉眼睛——我沒看錯吧?那個飛下來的高手居然是那個廢物尾巴?

他們覺得很不可思議,曾經那個公認的廢物,居然只憑一擊就將一群俠級妖狐士兵像掃落葉一樣掃到了一邊!

聶林睜大了眼睛,起初,懵然發現自己的弟弟是妖級高手就已經讓他呆傻了好一會,現在,自己的那個廢物兒子居然也成了高手——他已經完全失去了語.

看著死死的將叔叔護在身後的尾巴,聶林突然間生出了一股強烈的內疚感,自己的親弟弟卻要讓自己的親兒子去救?然而內疚歸內疚,他卻沒有挺身而出的打算——我也只是俠級巔峰而已——這是他給自己找的理由,實實在在,而且有理有據!

尾巴的母親濕著眼眶,看著自己朝思夜想的兒,心中酸楚不已,同時也生出了一陣強烈的欣慰——我的兒子,並不是一個冷漠的人呢!

皺了皺眉頭,中年黑狐妖看了看四周哀嚎不已的士兵們,輕輕一躍,跳下了巨狐,冷冷的道"你是什麼人?敢阻礙帝國軍士處理軍務?"

"帝國軍務?"聽了中年黑狐的話,尾巴心中一凜,然後強自鎮定,冷漠的道,"殺害一個卑微的農民,就是你們的'軍務’?我可不認為這個農民有什麼可以威脅到帝國的地方!"

"放肆!"中年黑狐大怒,身上強大的靈壓排山倒海一般的壓向了尾巴,"帝國軍務如何,豈是你區區一個獸級賤民能夠非議的?"

"尾巴!快走,他是靈級高手!"在中年黑狐散發強大靈壓的同時,叔叔大聲的叫喊了起來.能見到尾巴最後一面他已經很滿足了,自己死不足惜,但尾巴卻千萬不能有事!

聶林頭一次,為了自己的廢物兒子,提心吊膽了起來,然而,他還是沒有挺身而出!他只是,死死的拉著哭喊著要沖過去保護尾巴的妻子,沉默的低下了頭.此刻,他痛恨于自己的懦弱!

山岳般的靈壓撲面而來,尾巴咬著牙發動了斗戰魂衣——他不能退縮,他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那些士兵殺死叔叔!

雖然頂著斗戰魂衣,但是尾巴還是被壓得趴在了地上!

尾巴的母親眼見著這一幕,心中仿佛滴血一般,淚如泉湧了起來,沒多久便昏了過去!聶林懷抱著妻子,顫抖著將臉撇到了一邊——他還是沒有挺身而出!

強忍著骨骼斷裂所產生的疼痛,尾巴猙獰的抬起了頭,咬著牙自胸口掏出了一封信箋,信箋右下角,一個猙獰的狐狸頭像散發著懾人的神光,"你——不——敢——殺——我!但——只——要——我——不——死!你——就——得——死!"著,狠狠的將信箋扔給了中年黑狐.

聽了尾巴的話,中年黑狐輕蔑的笑了,正准備再度發力將眼前的弱白狐壓成肉餅——然而,下一刻,他卻被尾巴扔出的一封信箋給深深的鎮住了!(青丘!)

顫抖的捧著手中的信箋,中年黑狐連打開的勇氣都沒有了,他只是一個外圍軍衛而已,根本沒有資格觸及那些和"青丘"二字有關的事物!

周圍的民眾們感覺自己的腦袋快要短路了,那封信箋上的標志——他們豈能不識?

聶林目瞪口呆的看著中年黑狐手中的信箋,心中仿佛堵了一塊石頭.

叔叔則是驚喜的望了望中年手中的信箋,然後一臉欣慰的望向了尾巴——他果然沒讓我失望呢!

中年黑狐的靈壓緩緩的消失了,尾巴冷笑著站了起來,然後單手一攝將信箋取了回來,"現在,咱們是不是可以心平氣和的談談了?"

尷尬的強笑了一下,中年黑狐眼珠轉了轉,卻試探著道,"不知兄弟在青丘何處任職?"

聽了中年黑狐的試探之語,尾巴沒有話,只是冷笑著看著眼前的中年黑狐,然後緩緩的打開了信封,取出了一塊雕刻著一只栩栩如生的狐狸的玉佩——那是進入中央聖山的信物,沒有他,就算是狐主也不允許進入中央聖山!

周圍的所有人包括聶林,轉醒過來的尾巴的母親以及虛弱的趴在地上的叔叔都大大的長大了嘴巴——中央聖山!雖然一次次的心理沖擊,已經讓他們麻木了一些,但是在看到玉佩的下一刻,他們還是止不住的一陣呆傻!

在看到那塊玉佩的下一個刹那,中年黑狐原因的一絲僥幸——熄滅了.他惶恐的低下了頭,焦急的想起了對策.

(眼前的這個少年,不能得罪!)

如是想著,中年黑狐一臉討好的抬起了頭,然後連忙道,"原來兄弟是在中央聖山高就啊!失敬失敬!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老哥我活了大半輩子還不知道青丘長什麼樣子呢,就更別是中央聖山了——"

"我沒工夫和你閑扯,我只是想知道我的親叔叔,到底犯了什麼法!還有,就算我叔叔犯了法,為什麼出面的不是部族長老大人,而是你這個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家伙!"冷冷的打斷了中年黑狐的胡扯,尾巴毫不客氣的道,他很憤怒,叔叔身上的傷口還在潺潺的流著鮮血呢!

(PS:這是最後一次求票了,以後只發文,不求票了)

上篇:第二十五章 對決     下篇:第二十七章 起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