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輪回妖道 第二十七章 起因  
   
第二十七章 起因

聽到"你這個不知從哪里冒出來的家伙"中年黑狐的臉抽搐了一下,然後瞬間恢複了過來,以一副極致討好的笑容道,"呵呵,部族長老已然仙去,所以在部族重新選取部族長老之前暫由在下處理此間事物.至于剛才的事——呵呵!誤會!都是誤會!"如此著,卻絕口不提事的起因.

聽到"仙去"兩個字,尾巴心中一堵,難受不已.

再看那中年黑狐假得不能再假的笑容時,頓時有種不出的討厭,然而他剛想開口尋根問底卻被身後的叔叔打斷了,"這事也怪不得軍衛大人,都是民失察,沒有發現那幾個躲在床底叛逆,軍衛大人只是例行公事而已."

聽了叔叔的話,那軍衛眼神微閃,連忙道,"呵呵,讓這位兄弟受苦了,在下實感慚愧啊!"著,還深深的對著叔叔拱了拱手,誠意十足.

"無妨!都是為了狐族嘛!"忍著疼痛,叔叔眼神深邃的望向了軍衛,出了一句意味深遠的話.只是也許,只有他自己能懂得這句話的含義.

不明所以的望了望叔叔,尾巴深深的皺了皺眉頭,雖然不知道叔叔為什麼要替那個軍衛話,但是叔叔這樣做一定是有他的理由的.出于對叔叔的信任,尾巴識趣的沒再追究,他只是去青丘當一個雜工而已,能夠借此唬住那個軍衛就已經是件幸事了,繼續追究只會弄巧成拙,"現在,我可以帶著叔叔離開了麼?"

"當然!叛逆已經伏誅,兄弟快些帶著令叔療傷去吧,那些狗東西真不知道分寸,居然下這麼重的手,回頭我一定好好的教訓教訓這幫兔崽子!"一臉討好的躬了躬身,中年黑狐惡狠狠的轉向了躺在地上呻吟不已的士兵們,一下子就將自己的責任推得一干二淨了!

尾巴皺著眉頭瞥了瞥軍衛,然後扶起了傷痕累累的叔叔,走向了遠處.只是,在離開之前,陰冷的掃了聶林一眼——他對自己那所謂的父親,徹底失望了!

尾巴的目光並沒有任何的掩飾,那種赤裸裸的冰冷目光仿佛一道利劍,深深的刺痛了聶林的雙眼.聶林不敢與之對視,于是,羞愧的低下了頭.

看著消失在遠處的尾巴和叔叔,軍衛深深的舒了口氣,他是真的怕了!如果,尾巴只是青丘某處的一個普通居民,他還不會這麼害怕,但是糟就糟在,那子居然在中央聖山當值!中央聖山是什麼地方?狐族幾乎所有的巔峰高層都是出自那里呢!在那里,就算是個掃地的門童,都不是他得罪得起的!

回到家之後,尾巴一面給叔叔處理著傷口,一面問起了事的經過.聽了叔叔的敘述之後,尾巴深深的皺起了眉頭.

這件事的起因乃是三個叛軍殘黨.

不久前,大耳狐部落發生了一起大規模的叛亂,起因是一群後天狐妖和先天狐族中的普通民眾在新城的建造過程中被活活的累死了!起初,那些激憤的低等先天狐族和後天狐族並沒有叛亂,他們只是以游行的形式來要求高層放寬對于他們的苛刻待遇.然而,那些權貴高層並沒有給予任何口頭上的回應,而是招來了軍隊,將那些妖族通通的抓了起來,戴上了鐐銬!

以此,貴族高層們表達了他們的強硬態度——那些先天妖狐和後天妖狐徹底地淪為了奴隸!

這件事仿佛一根點燃炸彈的引線,所有的低等先天妖族和已經開化了的後天妖族們暴怒了!他們拿起了武器,殺向了城主府,殺向了貴族莊園!唯有鮮血,才能洗盡他們滿身的傷痕以及山岳般沉重的屈辱!唯有這樣,才能祭奠那些本不該逝去卻永遠消失的兄弟!

盡管擁有赴死的意志,但叛軍並未取得勝利!帝國的鐵騎刀鋒一般的割裂了他們團結的陣形!那些妖級,靈級的高手們仿佛一個個死神,收割稻草一樣的收取著叛逆妖族們的生命——叛逆妖族們潰不成軍!

雖然遭到了帝國大軍的鐵血鎮壓,但是還是有不少叛黨頭目沖出了重圍——而其中三個,逃到了大耳城,並且躲在了叔叔的床底下!

後來一隊帝國軍士追到了這里,找到了叔叔的家里,然後,那三個叛逆集體自殺了.這讓領頭的軍衛憤怒無比,他所要的可不是三具冰冷的死尸!于是,他決定將叔叔抓回去,就他是叛黨的同伙,以此換取高層的賞賜!然後,就有了以上的那一幕!

尾巴眼神閃爍的望了望叔叔的後背——叔叔,似乎隱瞞了什麼呢.這樣想著,尾巴卻沒有出來.他只是一邊仔細的清理著叔叔背上的傷口,一邊和叔叔起了聖子學堂的趣事,諸如鬧鬼的歸墟閣樓以及陰森的妖道森林…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每個人都應該為了自己的夢想而奮斗…"當年,叔叔就是這麼的…

(也許,叔叔也有著自己的夢想吧!)

這樣想著,尾巴會心的笑了.

接下來,尾巴問了很多和帝國叛軍有關的事.他即將遠行,前往叛亂最為嚴重的青丘屬地,一些和叛軍有關的事他必須做一些了解,免得到時候死了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叔侄二人久別重逢,一聊就是整整的一夜.

叔叔對于尾巴的成長很滿意,當下毫不猶豫的將自己珍藏的妖技拿了出來,交給了尾巴,並給予了尾巴一些修煉上的指點.身為妖級高手,他的修煉經驗對于尾巴來可謂是字字珠璣呢!

認認真真的聽著叔叔的教誨,尾巴忘記了時間,他現在八階的修為,就算幾天幾夜不睡也不會有什麼問題.

當叔叔結束自己的教時,第二天的太陽已經高高的掛在了天空.

咚咚咚~

輕輕的敲門聲傳入了屋里,尾巴疑惑的站了起來,打開了門.

一男一女兩個身影陷入了眼簾——

看著尷尬的笑著站在門口的聶林,尾巴的臉瞬間陰沉了下來!以前,不管聶林怎麼對他,他都只是失望,卻並不會對聶林徹底絕望.但是這次,聶林居然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親弟弟身陷囹圄卻無動于衷!這讓自和叔叔相依為命的尾巴出奇的憤怒,這種憤怒已經上升到了對聶林徹底絕望的程度,他這一輩子,都不想和眼前之人再有任何交集了!

尾巴的母親苦澀的看著一臉陰沉的尾巴,她知道,尾巴已經不再是以前的那個尾巴了,他已經長大了,他有了自己的對錯好壞判斷,他再也不能容忍他那惡劣的父親了.

"你來干什麼?咱們房子,貢不下你這尊大神!"良久,尾巴惡毒的開口了,一個連自己至親之人都沒有勇氣去保全的人,根本不值得他給予應有的尊重.

"尾巴!"母親哀求的望向了尾巴,她很不願看到這樣的場景,這讓她心揪無比.

聽到了母親哀求的呼喊,尾巴心中一軟,賭氣一樣的摔開了門,然後走到了自己房里,緊緊地關上了房門.只要一看到那個人的身影,他就會莫名的憤怒!

薄薄的牆壁根本無法阻隔聲音的傳遞——

靜靜的聽著隔壁的對話,尾巴煩躁的躺在自己的竹床上,痛苦的抱起了頭,輕輕的抽泣了起來.

聶林沒有開口過一句話,開口的只有母親和叔叔.

母親想要叔叔和尾巴搬回去住,叔叔沒有答應,但卻代替尾巴答應了下來…

叔叔的自作主張並不是尾巴的痛苦所在,尾巴痛苦的是,母親的挽留——太遲了…

他已經徹底對父親失望了,他根本不可能和他共住在一個屋簷之下,若是一年前,他會毫不猶豫的答應搬回去,因為那本就是他一直以來的夢想!然而現在,且不提不久之後的青丘之旅,就算不去青丘,他又該怎麼面對聶林?他可不想母親痛苦的夾在他們兩父子之間!

很多人,很多事,根本無法挽回——

——若不珍惜,當它逝去之時,你就只能無力垂首…

上篇:第二十六章 不愉快的重逢     下篇:第二十八章 妖俠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