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輪回妖道 第三十一章 行蹤暴露  
   
第三十一章 行蹤暴露

春風徐徐而過,吹動著路邊的花草樹葉,叢林四周喜人無比,唯有一支沉默的車隊,格格不入的緩緩前行著.

進入叛軍領地已經五日了,這五日沒有任何人話,所有的語都是用手勢代替的.

這段時間,侍女和姐都未下過車,不過尿壺倒是給尾巴送出了幾個…

警惕的注意著四周,尾巴百無聊賴的練習起了自己的妖技——破障妖瞳.一會兒看看地上的螞蟻,一會兒看看樹葉上的青蟲,再一會又看向了樹梢的鳥巢,不知不覺間,尾巴已經對四周做了一個全面的探查——什麼動靜都沒有.

躺在粗大的車轅上,枕著頭,尾巴望向了樹梢嘰嘰喳喳的鳥兒們,神游太虛一般的發起了呆.

"尾巴,咱們到什麼地方了?"就在這時,一只芊芊玉手狠狠的捏了一下走神中的尾巴的胳膊.

尾巴吃痛的叫了起來,然後一臉無辜的望向了一旁悄然出現的侍女,"應該到了叛軍領地的中部了吧,距離離開叛軍領地大概還有七天的腳程."

"哼!什麼叫應該?我要的是准確的回答!"聽了尾巴的回答,侍女並不滿意,而是狠狠的數落了尾巴幾句,然後才心滿意足的回到了車廂.

侍女走後,尾巴噓著氣摸了摸被掐的地方,一臉頹然的再次躺了下來.

樹上的鳥兒依舊在樹枝上嘰嘰喳喳的叫著,卻似乎沒有歸巢的打算.

"有個溫馨的家,你們怎麼就不願回去呢?"望著樹梢不願歸巢的鳥兒們,尾巴輕輕的呢喃了起來…

想起了自己的母親,想起了叔叔,想起了父親,如果我得父親不是那樣一個冷血的人,我願意一輩子留在家里,什麼理想,什麼追求,都比不過在家里住上一天!

這樣想著,尾巴越來越覺得這些不肯歸巢的鳥兒有些莫名其妙了起來——

——多麼的莫名其妙啊,鳥巢就在面前,它們卻駐足不前,只是自顧自的叫著——仿佛——仿佛——有人占據了他們的巢穴!

有人占據了他們的巢穴!?

遮眼!一個熟悉的妖技名稱仿佛一顆巨大的石頭,落入了尾巴的心海,激起了滔天巨浪!

幾乎是想也不想的,尾巴猛地打開了妖力護盾以及石膚術,跳到了車廂頂部,"有敵襲!"隨著一聲大叫,尾巴的右手三支冰箭成品字飛向了樹梢的鳥巢所在!

在尾巴叫出聲的下一刻,警惕的聶月也發現了不妥.只見他張開一吐,一把銀光閃閃的大戟便出現在了手中.

手中大戟輕輕一劃,一陣無形的波動傳向了空中,無數樹枝飄然落下,夾帶著某個不知名存在的鮮血.

尾巴的冰箭也得手了,雖然敵人沒有現身,但是三支冰箭只剩下了兩支,已經可以明問題.

"哼!藏頭露尾之徒!"感應到敵人的遠去之後,聶月冷哼了一聲,陰沉著臉走到了車廂邊.他的心很不好,方才雖然擊退了敵人,但是他們的行蹤已經暴露了!前哨終于還是出現了紕漏!這可是致命的!

感激的沖著尾巴點了點頭,聶月對著車廂行了一禮,"卑職辦事不力請姐責罰!"

"該來的,終歸還是來了,他們不敢光明正大的出手,證明他們還顧忌著年邁的父王.盡快離開叛軍領地吧,我們死在這里的話,所有的罪責都會落到叛軍頭上,帝國的形勢將更加混亂!"這次,姐沒有刻意的避諱尾巴,輕柔的話語一字不漏的落在了尾巴的耳中!

(父王!?)

聽了姐的話,尾巴的愣住了——不會這麼巧吧?這樣就遇到了一個皇族?

大有深意的看了尾巴一眼,聶月轉向車廂道,"姐,若是急行軍的話屬下有把握在四日內走出叛軍領地,只是——只是那些東西恐怕——"

"一樣都不能少!他們都是根本力量,失去了他們,我們就算平安到達了青丘也將寸步難行!"姐的話語輕柔無比,但是卻充滿了力量,"叛軍也好,帝國衛軍也罷,就算是聖山的聖徒到來,我身後的他們都必須與我同在,無論生死!"

"可是——"聶月還要勸解卻被姐毫不客氣的打斷了.

"你隨我奔走萬妖世界十載了,應該知道我的脾氣的."淡淡的著,車廂的大門輕輕的打開了,一個帶著白色面紗的白衣女子優雅的走出了車廂,身後是尾巴熟識的侍女.

那是一個仙一樣的女子,從她身上你感受不到塵土的氣息,她沒有毛茸茸的耳朵,身後也沒有尾巴,手背上更沒有絨毛——活脫脫的就是一個人類!

但是,尾巴知道,那不是人類,萬妖世界里沒有人類!那是皇族!在萬妖世界,完全以人類形態現世的,只有兩種妖族,一種是修為通天徹底的大妖,一種則是血脈高貴的皇族!

"草民尾巴,拜見公主殿下!"姐走出車廂的下一刻,尾巴便拜在了地上,自在狐族最底層生活,這種跪拜他早已習以為常了.

尾巴一拜之後,其他的一些呆滯著的妖族們也反應了過來,他們毫不猶豫的跟著拜了下來.他們雖然驕傲,喜愛自由,但是應有的禮儀他們並不會排斥,何況,他們拜的是這樣一個高貴迷人的存在!

"你們都起來吧."輕輕的扶起尾巴,姐輕柔的聲音傳入了眾人的耳中.

眾人起身之後,公主靜靜的掃視了眾人一眼,最後目光落在了最的尾巴身上,"將諸位卷入這場風波,本宮很抱歉,大家不必知道我們的敵人是誰,大家只需要知道那些人不會放過在場的任何一人就好."

"唯有盡快走出這片土地,咱們才有活命的可能!"道這里,公主平靜的望著四周眼神閃爍不定的妖族們,話鋒一轉,"當然,如果有人覺得僅憑自己的能力就可以安全的逃出這里,本宮也絕不阻攔."

"想要離開的,可以來云兒這里領取你們應得的報酬."著,公主便回過了頭來,望向了尾巴.其他人走不走她並不在意,她只是在想眼前這個特別的少年,會不會勇敢的留下來,與她並肩作戰.如果,如果他能留下來,並且她們順利的經過了這一段危險的旅程,她一定要給他一個完美的前程!

看著一臉期待的公主,尾巴很想點頭同意留下來,但是,他並沒有因為一時沖動的就此決定,而是鄭重的問道,"公主殿下,現在幾乎每個部族都有著叛軍存在,咱們走出了這里,在不久的將來是不是還會遇到同樣的況?那些敵人阻攔您的決心究竟有多大?"

聽了尾巴的問話,所有的妖族都豎起了耳朵——這也正是他們想知道的.

聶月皺了皺眉頭,尾巴的問題讓他有些惱怒了.他可以肯定,經此一問,很多人都會選擇離開.

雖然他並未太過高看那些妖族的戰力,但是,多一份力量就能多一絲到達青丘的機會這卻是不容置疑的.

聽了尾巴的問話,公主也是皺了皺眉,然後失望的歎了口氣如實道,"不錯,就算平安的度過了這段路途,在長毛狐部落以及藍眼狐部落,咱們還會遇到同樣的甚至是遠勝于此的危險!那些人會拼盡所有力量來阻止我或者殺害我!就算是咱們平安的經過了三處叛軍領地,他們也不會罷手,雖然我死在叛軍領地是最好的結果,但是,當這一點辦不到時,他們就會退而求其次——反正就是要殺死我就對了!"

他們的行蹤已經暴露了,敵人一定會在前面等著他們,阻礙他們的力量只會越來越大!

公主的話音剛落,所有的受雇而來的人都議論了起來,公主已經將形勢得很清楚了,他們也有了自己的選擇.

幾乎所有人都選擇了離開!

他們低著頭,一語不發,除了幾個臉皮較厚的,其余的人都是直接的走向了來時的路.

看著那些遠去的身影,公主心灰意冷的歎了口氣,她突然之間覺得很累很累…

看著一旁心力憔悴的公主,那被稱為云兒的侍女漲著臉,沖著尾巴喊罵道,"都是你這個害人精,要走盡管走,偏要問那樣的問題!"

聶月也是一臉陰沉的望向了尾巴,尾巴在他心里原有的良好形象已經轟然崩塌了.

抿了抿唇,尾巴也知道了自己所犯下的過錯,但是他並不後悔!不問清楚的話,可是要搭上自己的命的,他和這些人本就不熟,之間的關系也就是一紙合約而已——完完全全的金錢關系!

"最後一個問題,如果我不問的話,您會主動告訴我嗎?"沒有理會云兒和一旁怒目而視的聶月,尾巴認認真真的問出了這樣一句話.

聽了尾巴的問話,云兒和聶月都沉默了,他們這才意識到——尾巴並不是他們的人,他們也並不會將他當成自己人…

如果是這樣,他們又有什麼理由去指責一個以自己性命為重的孩子?

咬了咬唇,公主羞愧的低下了頭,輕輕的吐出了兩個字,"不會!"

聽了公主的回答,尾巴皺了皺眉,深深的舒了一口氣,"對不起,公主!"

完,尾巴不帶一絲猶豫的走向了來時的路,既然只是金錢關系,而我也不是接取的護衛任務,那麼,我還有什麼理由陪著你們生來死去?

連最起碼的信任以及坦白都沒有,尾巴更加沒有了留下來的理由.

哼!留下來?活著得罪了青丘的某些權貴,死了又有誰會記得?

上篇:第三十章 進入叛軍領地     下篇:第三十二章 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寬恕